69书吧 > 修真美利坚 > 第两百章 画中仙

第两百章 画中仙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凯瑟琳喝了点饮料,对张诚说:“你去玩一会吧,我回房间去陪斯蒂芬妮说话。*顶*点*小*说 .”

    凯瑟琳这边前脚刚走,后脚一个头发染成金黄色的洋马坐了下来,对张诚说:“不请我喝一杯?”

    张诚示意酒保给她来一杯,金闪闪的大洋马发话:“鸡尾酒。”

    叫了一杯鸡尾酒的大洋马开始在张诚身边卖弄,张诚相信如果不是自己身前的盒子里有五百万美金筹码的话,这位早就有多远闪多远了——张诚的跑车在大街上几乎能起到和面前筹码相同的效果。

    虽然说在美国华裔泡洋妞没有几十年前那么难了,不过现在的情况多数是美国洋妞倒追的比较多。总体上看华人并不是一个热情奔放敢爱敢恨的民族,倒是明里暗里各种利益计算的非常精明,外国人了解中国越多看中国人就越来越像犹太人——中国和尚们卖梁武帝倒是和犹大卖耶稣有一拼了。

    面对送上门的大洋马,张诚就是不吃也觉得有个陪着的人也不错,除了身上香水味道大一些(张诚怀疑可能是为了压制体味)大胸大屁股大长腿的也没什么不好——既然在贵宾厅钓凯子想来还是要有些身体本钱的。

    喝了两杯,张诚和这个化名为布兰妮的洋马勾肩搭背去了牌桌。张诚在德州扑克牌的牌桌上坐下,布兰妮坐在张诚的大腿上胳膊搂着张诚的头靠在自己胸前。等到新一局开始,张诚示意荷官给自己发一份牌。因为位置的关系张诚上了小底。

    一连三把牌,张诚的手牌和底牌都是哪都不挨,有的直接pass,有的是跟着看了几张底牌才死心pass。

    张诚不觉得这是倒霉,碰上冤家牌你又是牌小的那一方才算真倒霉。然后张诚接下来的几把就真的碰上冤家牌了,自己的两对碰上人家的三条,自己的顺子遇到对方的同花。贵宾厅玩的又大一局动不动就是几十万一百万的,几局下来,张诚在下面赢来的筹码就没了大半。

    正当腿上坐的大洋马对输掉大半身家的张诚性质大减之际,张诚忽然又开始咸鱼翻身。牌运又翻了过来。本来张诚觉得运气不好,想输完回房和凯瑟琳深入交流下的,手上没什么牌但这一局就这么一直跟了下去,结果原来大家都是小对。开牌的时候张诚的一对k到最后反而成了桌上最大的牌。

    利用这局偷鸡的不是一两个。张诚前面输掉的赢回来了一大半。张诚看着桌子上一张张面无表情的扑克牌脸,心中吐槽说:都是些老油条。

    看着这些面无表情的老油条,这时张诚还真有些怀念起21点来了。不管怎么说,21点是唯一一个对闲家有利的游戏。不用些手段的话,这些老油条还真是很难对付。

    想到这里张诚扔给荷官一个筹码,带着大洋马和近四百万筹码离开了,一群老油条暗呼倒霉,上一局本来想给他些甜头,勾引他一点点泥足深陷的,没想到这位溜得这么快。

    看张诚现在赌性不大,一边的大洋马抽空说道:“要不要去试试我女儿们的功夫?在这个酒店我长期包了一间总统套房。”

    原来是妈妈桑,也罢,偶尔出去打个野味符合张诚的性格,不过张诚的问题来了:“等等,我记得拉斯维加斯是禁止卖……”

    金发大洋马妈妈桑:“当然是你暂住她们上大学的费用啦,用筹码就好。”说着金发大洋马比划了一下,完全不懂哑语的张诚突然明白了这个手势的含义,一个夜晚要一万美金筹码。张诚很大方的支付了双倍赞助费。

    原来如此,不给钱就不是嫖啦——在美国有时候要学会钻法律空子。

    金发妈妈桑带着张诚来到房间,屋内七个青春活力的小洋马围了上来,妈妈桑留下了一句:“好好招待客人。”就和总统套房中的24小时服务员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七个身着洋装的小洋马立刻就将张诚当做熟的不能再熟的客人围了起来,张诚心说,这莫非就是王子和七个小公主的故事展开?

    当被问道叫什么的时候,张诚随口说:“叫我王子殿下就好了。”

    听到这里,七个洋装洋马小公主一起笑了起来,笑声未绝一声尖叫中,六个小公主一起动手,扒了看似最笨反应最慢的那个小公主,最笨的小公主被四个小公主在沙发上按住四肢撕了洋装,两个小公主给张诚解除了碍事的衣物推着张诚上前说:“请王子殿下宠幸这个小公主吧。”

    在张诚基本没什么抗拒的情况下,几个恶作剧中的小公主们给张诚扶杆入洞——张诚几乎是什么都没做就爽到了,看来还真是人多力量大啊。

    张诚在两个多小时之后,带着不知道是满足还是空虚,或者两者都有的心情和身体在大床上扔下一把筹码作为小费后,离开了这间总统套房。

    到了外面,不想再去赌的张诚拿了一张酒店的旅行指南,看看酒店这个时段有什么安排——拉斯维加斯到了晚上是更热闹。

    在酒店指南上张诚看到这个时间段除了电影小厅正在放午夜恐怖片之外,另一个平时做表演用的小厅正在举行一场小型拍卖会,在午夜恐怖片和拍卖会之间,张诚选择了拍卖会。

    等张诚领了一个牌子进入小厅拍卖会的时候,拍卖会已经快要进入尾声,原本拍品就这么十几件,竞争也不算激烈的情况下,拍卖速度还是蛮快的。

    很快坐下不久的张诚迎来了今天的压轴拍卖品,只听上面拍卖师讲解道:“这幅画距今已有900多年的历史,是一位中国皇帝在年轻时所画,后来又被另一个中国皇帝收藏在一处皇家园林,最后在战乱中离开中国……”

    张诚:你明说八国联军从颐和园抢去的不就行了。

    拍卖师介绍完,两个工作人员将装裱好之后近两米长半米宽的画挂起来,同时邀请专家上台鉴定点评云云……

    张诚虽然坐的远,但是眼神好,一看上面廋金体的题字就知道应该是宋徽宗的画——虽然古今中外有不少能模仿笔迹的高手,但在张诚这样的行家面前意境这种东西是模仿不出来的。画上面有一间小道观道观里有一个打盹的道人和几只蝴蝶,这么写意的画张诚捉摸着老外应该看不懂才对。

    专家鉴定完没过多久,拍卖开始了,如张诚预料的那样,哪怕中国收藏热已经很多年了但是外国人还是看不懂的继续不懂,这又不是古董瓷器,于是很自然的三百万美金的底价遭遇了冷场——中国古董中字画这一项在外国被追捧的不算厉害。

    等拍卖师叫道三百万第二次的时候,张诚懒洋洋的举起了牌子。拍卖师兴奋不已,叫道:“96号,三百万,还有更高的没有。还有更高的没有,三百万第一次。好,18号这位女士出三百万十万……”

    张诚心说:你妹,老子不举牌你们就不要价了是不是。

    不过张诚要买这张画可不是为了纯收藏,而是有大用处的,等拍卖师喊了三百八十万第二次之后,张诚喊了:“四百万。”

    哪怕知道叫价的人里面有拍卖行的托也是没办法的,谁让自己想要呢。跟着几个托叫来叫去,最后张诚用五百五十万美金的价格,买下来这幅宋徽宗的画。

    验过画之后,张诚刷卡拿到了这幅清静无为道士图——打盹可不是清静无为嘛。

    凌晨,张诚又和斯蒂芬妮坐飞机回到牧场——张诚没想到自己也有天天飞来飞去的这一天,这么快节奏的生活张诚偶尔来一下还行,天天如此的话,张诚宁可去放牛。

    反正昨天已经去学校照过面了,这一天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的张诚干脆利落的翘课了。

    张诚在书房内挂好清静无为道士图,拿出黄金羽蛇神像放在左手,在右手中捏了一个印后,一指点在图上打盹的道人身上。

    这一指下去,只见图上打盹的道人突然动了,图上的道人伸了个懒腰之后,站直身体,再看图上道人的面相却和张诚有九分相像之处。张诚看到这里,心中一动:成了。

    张诚身子一转,左手上的黄金羽蛇神像收了起来,身上已然换上了天青色太极道袍、道冠、黑色布底长靴、背上了一米高的大葫芦手持拂尘,俨然一副道骨仙风模样。

    收拾好仪表,张诚迈步向前踏入画中,这画在张诚迈入的同时起了一圈如同水波纹一般的波纹。

    张诚迈入画中只觉得眼前一阵恍惚,再看眼前已经到了一处稍显破败的小道观中。

    道观中唯一一个小道士看到御赐的画中走下一个道士来,惊得连手中的半个梨子都忘记了吃掉在了地上。

    张诚一看有个小道士,心想也好,盘盘海底问明情况再说,于是口称无量天尊和颜悦色的对小道士说:“我乃是画中仙人,应人间帝王之遥来此,不知今夕是何年何月?”

    小道士听后惊喜交集,险些晕过去,口中不住说道:“咦,神仙,神仙来了,神仙来了……”

    小道士边喊边向外跑,跨过门槛的时候还摔了一跤弄的发髻散乱狼狈不堪却不自觉。

    张诚心说这算怎么回事,来问问年代就先疯了一个,罢了,先回去吧,反正门已经打开了再来也方便。张诚一转身,又迈入画中回到牧场别墅的书房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修真美利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东方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方胜并收藏修真美利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