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楼潜水妃 > 两情相悦

两情相悦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青楼潜水妃,两情相悦

    “啊!”慕容烟低叫一声,顿住,暧昧地上下打量起玉延,“我们会不会是在……”

    “在哪?”一声低叫,玉延已是心神涣散,避开叫他毛骨悚然的目光,下意识的问句显得有些急促。ai悫鹉琻

    “没想到玉尚书一表人才,竟也如一般男子喜欢出入青楼,真是人不可貌相。”说完,慕容烟象征性地摇了摇头,表示无比惋惜。

    “你血口喷人!”玉延白希的脸瞬间涨得通红,抖着唇冲慕容烟厉声反驳,目光却下意识地飘向风沅宸。

    四下议论声又起,慕容烟满意极了,偷笑都懒得捂嘴。蓦地抬起头便与风沅宸四目相对,没有电光火石,也没有寒流四射,她却生生打了个冷颤,脑海里狠狠掠过四个字,一般男子,一般男子。

    暴风雨前的平静都这样阴风阵阵吗?

    慕容烟哭丧着脸,眼神不安地四处乱飘,手足无措。

    “可我怎么听说玉大人喜欢的是男子……”

    心里乱七八糟的,周围的窃窃私语她听不真切,可这一句却像颗不大不小的石头,投进波澜微起的湖里,立刻击起千层巨浪,世界安静了,只剩一句,玉大人喜欢的是男子,玉大人喜欢的是男子,复读机般,乐此不疲地循环播放。

    几乎是出于本能地看向玉延,却见他正一脸不安地偷瞄风沅宸,她立刻想起原先在西山时,就见过他类似的神情,当时她不明白,现在她脑子里已经可以搜索到准确的词来形容了。

    怨妇!绝对没有比这更适合的词。

    慕容烟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两眼发亮,完全忘了某人正处于爆发的边缘,笑嘻嘻地凑近,小声说道,“王爷,玉大人喜欢你。”

    看着面前眉眼带笑的人,耳边又响起了烦人的噪音,风沅宸只能认命地叹了口气,眸底的笑意却是渐深,嘴角不可抑止地上扬,勾着魅惑的弧度,“烟儿吃醋了?”

    风沅宸对慕容烟的话充耳不闻,倒不是说他不惊讶,玉尚书好男风这是朝野皆知的秘密,只是若说他喜欢自己,根本无从说起,不说他与以风燕尉马首是瞻的安楠一派向来不对付,即便真如她所说的那般,于他,又有何干?

    慕容烟怔然,风大爷笑了!笑了是不是代表他不生气了?看这样子,风大爷似乎心情还不是一般的好,难道……

    顿了顿,戏谑道,“王爷,难道你们两情相悦?”

    “噗,哈哈,哈哈……”

    光王兀自大笑起来,全然不顾形象!躬着身,朝慕容烟举了大拇指,这丫头,亏她说得出来!

    慕容烟不明所以,疑惑地看向风沅宸。他抽风了?

    “你干的好事,问本王作甚!”风沅宸气愤甩头。死女人,你敢不敢再说大点声!

    光王笑声渐稀,肩膀却仍止不住抖动,余光瞥见皇帝探究的深眸,肩膀抖动得越发放肆。风临若是听到丫头的话会不会从上面滚下来?

    笑够了,光王才慢悠悠抬眸,接过风临极具杀伤力的眼神,摆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摸样,全然不把他放在眼里。

    风临恨呐,他当初就不该见他可怜帮了他,如今被困在这皇位之上的也不会独剩他一人。

    下巴朝殿中僵持的两人努了努,更加愤然,你干得好事!你打算怎么办?

    光王无辜耸肩,我干了什么?

    你!

    风临青筋暴起,咬牙,有本事这辈子你别求我!

    视线落回到那两人身上,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无奈吐气,他知道这事跟臭狐狸脱不了干系,可究竟什么干系他真是无处可寻。

    这两人,明明方才还旁若无人地交头接耳,俨然一副浓情蜜意的样子,这会儿竟就可以冰封千里,年轻人啊,真能折腾!

    “皇上,安相也是不明真相,倒叫光王笑话了,您看?”

    上首响起一个温柔的女声,慕容烟不着痕迹地看过去,她姣好的面容没有留下太多岁月的痕迹,反倒存了一份年轻女人没有的风韵,她坐的位置最靠近皇帝,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女人应该是四妃之首的柔妃,也是风燕尉的母妃,还是安楠的妹妹安若素的姑姑。

    有个慈眉善目的娘,怪不得养的儿子也是温润如玉。

    风临眯了眼,幽幽开口,“安相?”

    安楠叩首,“臣在。”

    “你还要跪到何时?”

    “皇上未叫起,臣不敢。”

    安楠的声音不高,却像是故意说给她听的,震得她耳膜发烫。

    “丫头,跟人家安丞相好好学学,怎么还跟以前一样,没点规矩。”

    看一眼满是嗔怪摸样的光王,慕容烟满不在乎地掏了掏耳朵,睁着眼睛说瞎话,“还不是跟你学的,谁叫你没事就在家里念叨,在你兄弟面前想怎么放肆就怎么放肆。我当真了,原来不该当真?”

    “哈哈,怎么当不得真!你爹唯一中听的话,怕是只有这一句了。”风临挑眉看向光王,一字一顿。

    “若是只有这一句,有些人不得扒了我的皮。”光王说着,对上风临,意味深长地一笑,风临顿觉神清气爽,笑意盈盈。

    眉毛又挑,哼,知道就好。

    光王失笑摇头,他竟然半点未变!

    装模作样咳了两声,光王板起脸,严肃道,“宸儿,我丫头的便宜你都占尽,连我这个爹的醋也吃了,你就没个交代?”

    不等风沅宸开口,皇帝已经无比自然接过话茬,“光王,由朕来交代可好?”

    光王也立刻笑米米地回道,“有交代什么都好说。”

    慕容烟不是瞎子,这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光王又是皇帝找来的托,她又怎么会看不出,他们根本就是在公然贩卖她。眼神恨恨地在他们之间,扫来又扫去,心内不住鄙夷,狐狸,丫的一窝子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

    “宸儿,父皇今日便为你指婚,你可要好好照顾烟儿,若是惹了她哭鼻子,朕可也不护着你。”

    “儿臣遵旨。”

    风沅宸语气未变,思绪却有些混乱了,这样的结果他一早便料到了,只是亲耳听到指婚罢了,心头还是会涌起一丝丝的异样。

    嘭!

    酒杯落地,一抹素白的身影应声而起,“父皇恕罪,臣媳失礼了。”

    随意扫过地上的空杯,一丝不奈于眸中转瞬即逝,风临语气如常道,“素素是累了?有了身子,要多休息,若抵不住你就先回吧,无碍。”

    安若素垂眸,神态自若,“谢父皇关心,臣媳可以的。”

    “素素……”安楠跪着,只唤了一句,暗哑的喉咙,再说不出下面的话。

    素素,你这又何苦,爹,会心疼。

    安若素循声看向安楠,眼眶微红,却是蹙眉嗔道,“爹,怎么还跪着?再跪可就算抗旨了。”

    第一次觉得安若素顺眼了。

    顺眼得让她心痛。

    慕容烟几步走向安楠,伸手去扶他。跪了这么久,该麻了。

    安楠愣了愣,疑惑地看了她片刻,没有拒绝,握住她伸向自己的手,慢慢站了起来。

    贴着他温热的掌心,胸口的刺痛一点点散开,一点点围住她,而她无路可退,也无力反抗。那些久远的记忆,久到她开始以为那或许只是梦,梦里,她骑在爸爸颈上,握着她小手的爸爸的大手,比妈妈粗糙一点温热一点,梦里,妈妈站在阳光里,笑着看着她和爸爸,她也笑着,笑得好大声好大声。

    记不清谁跟她说过,梦放在梦里很安全,那时候她问过,如果把梦拿出来呢?

    现在,她好像有答案了。

    那些幸福会在你面前一点点被撕裂,吞噬,而你只能眼睁睁看着,愈合不完全的伤口,以更加触目惊心的姿态裂开,然后你遍体鳞伤。

    “烟儿?”

    他是谁?为什么?他的眉为什么蹙得这么深?他在担心谁?是她吗?他叫的是烟儿?

    风沅宸拥着她的肩,晃了晃,“烟儿?”

    终于看清他的脸,慕容烟讶然,木讷地摇头,“我没事!”

    “当真没事?”他分明看见她无助得像个孩子,清澈一如既往的眸里,闪动的又是那一如既往的哀伤,他怕看到这样的她,脆弱得即时此刻她就在他怀里,他也不敢握紧,似乎一用力她便会碎了。

    他逼近了她,语气却渐柔,“当真?”

    慕容烟避开他过分炙热的目光,点了点头,“当真。”

    想到自己还在他怀里,才又开口,“王爷,你可以放开我了。”

    “父皇方才催我们入座,还说你迟到了,要罚。”风沅宸故意忽略慕容烟的话,拥着她,慢慢走向自己的位置。

    “哦!”应了一声,便由着他一路拥着自己,微微靠在他怀里,心莫名安静了。

    一阵暗香隐隐浮进鼻翼,有些清幽冷冽,又不乏馥郁芬芳。慕容烟皱起眉头,问道,“王爷你熏香了?”

    风沅宸听着,这女人的话音里怎么有鄙夷的感觉,不自觉地捏紧了她的肩,“胡说什么,本王是会熏香的那种人吗?”

    不得不说,这味道倒还不讨人厌,慕容烟又凑近了细细吸了吸,脑袋忽然晕晕的,甩了甩,反而更严重,慕容烟索性半倚了上去,才觉得省了不少力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青楼潜水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斯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斯年并收藏青楼潜水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