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楼潜水妃 > 不对劲儿

不对劲儿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了许久,丫鬟终是忍不住开口,“王爷……”只唤了一声,下面的话无论如何说不出来。悫鹉琻浪

    “嗯?”风沅宸不甚在意地回应道。

    丫鬟又看一眼慕容烟,总算鼓足了勇气,躬身,在风沅宸耳畔低声询问,“王妃这样,好吗?”

    风沅宸只是略微挑眉,甚至没有抬一下头,看似思量了会儿,语意带笑,“不好吗?”

    自是冷静如杜笙,握剑的手仍是不自觉抖了,长剑险些落地。他早该明白,在王爷和王妃面前,最不该的便是太过相信自制力这种东西。再者,王爷的话细想一番,也不是不无道理。不好吗?这已经算好的。眼前忽然闪过慕容烟横扫千军的狰狞面孔,杜笙更加确定,这样很好,真的很好。

    无奈摇头,他轻声提示已然石化的丫鬟。

    他们的事,能少管,就少管,最好是什么都不管。

    “嗝!”

    一声响亮的饱嗝,慕容烟揉了揉肚子,满脸惬意,丝毫不在意四周鄙夷的目光。

    风沅宸晃了晃酒杯,“吃饱了?”

    “饱了。”都有点撑着了,皇宫的伙食,好得让人发恨,风沅宸要是肯让她在皇宫里呆上半个月,一准养得白白胖胖,哪里会像现在这样。慕容烟可怜兮兮地捏了捏脸蛋,哀怨的眼神飘向风沅宸,心里暗骂,资本家,吸血鬼,看把我压榨得,这脸蛋只剩皮了。

    余光收到慕容烟近乎哀怨的表情,风沅宸顿时有种被饿狼盯上的感觉,嘴角一抽,动作随意地将仅剩一盘狮子头推到她面前,这才转向风燕尉,“二皇兄,给父皇的礼还不打算呈上?我看,小九快要耐不住了。”

    “七弟说的是,我若再藏着,小九怕是要跑了。”说罢,风燕尉疑似无奈地叹了口气。

    风云陌本就是被逼着来的,根本就没打算在这儿待到宴会结束,先前有戏可看,还不至于那么无聊,可嫂嫂吃上了就完全消停了,不搭理她,她也不爱搭理除了嫂嫂以外的人,就那么干坐着,她闷得心里直犯堵,好几次都想溜走算了,可又实在想看二哥的宝贝,朝二哥使眼色,他也是故意装作没看见,咬牙挨到现在已是极限。她确实要跑了,动作都准备好了,可没想到,屁股还没离座就听见他们哥俩好地你一言我一语。

    什么时候,他们俩也勾搭在一起了?

    有意思!

    挑眉,风云陌没事人一样重新坐好,一只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我说,你们没事老扯上我干嘛!难道,这礼跟我有关。”

    任谁都听得出这已经是肯定句了。风燕尉也笑了笑,却不再说话,起身,信步走向大殿中央。

    慕容烟虽说饱了十分,被禁了几天肉,到底还是没忍心把送上门的肉再推回去,盘算着等会儿还可以打包回去犒劳小鸢,那丫头也跟着她吃了好几顿素了。顾煊就算了,屁股上的伤还没完全好,不能吃油腻的,不过有小鸢陪着,那家伙就该乐呵呵了吧。

    顾煊就是一根筋,她一回府,他二话不说就去领了罚,说是疏于职守,一挨就是一百,看得她又心疼又想骂人,小鸢更是直掉眼泪。

    幸好,他也算因祸得福了,小鸢那傻丫头,应该多少明白自己那点小心思了。

    想着,慕容烟又拿了根筷子直接贯穿一个狮子头,心满意足地舔了起来,眯着眼,好心情地开始看戏。

    早在风燕尉起身时,便有人在殿中央摆好一把雅致的古琴,只见他从容入座,抬手,指腹轻压在一根琴弦之上,旋即手指微曲下弦,一个单音悠扬荡开。

    他嘴角始终噙着几分笑意,抬眸看向殿门时,一阵幽然的琴音至他指间流泻。几乎是同时,殿外传来和着琴音的箫声。琴箫合鸣,声音婉转而来,悠扬缥缈有如行云流水,流畅和谐似有灵犀相通。

    曲未断,一身白衣的男子从屋檐飞下,踏着月光,缓缓步入殿中,俊美的容颜,恍若谪仙。

    所以人几乎都呆滞了,为那妙不可言的琴箫合奏,更为那突然出现的仙一般的人物。慕容烟更是一滞,连带半闭的眸子也瞪大了瞧着白衣男子。

    “他不是你该想的,小九你还惹不起!”醋意十足的语气,风沅宸说得顺口,竟全然未发现有何不妥。

    慕容烟恍然未闻,只盯着那人熟悉的眉眼,一遍遍地看,心跳骤响。

    是他,真的是他。

    慕容烟几乎就要站起身去确认,风沅宸却一把拉住她,皱着眉扭头看他,却先瞥见了直直站着的风云陌,她脸上的惊讶尚未退去,肩膀似乎都还在微微抖动,姣好的面容呈现着女儿家的羞涩,此刻的风云陌说不出地好看,慕容烟才想起风沅宸刚刚说过的话。

    风小九喜欢萧千!

    愣了一会儿,她忍不住轻笑,“我以为九公主这样的性子不会喜欢这样严肃的脸,不过,九公主眼光还真不错,这张脸我也喜欢,很可爱。”

    师父啊师父,如你所言,咱们又遇见了,不过,“可惜了!”最后的师命,她是违定了。

    就是在这儿,您也还得收我这个糟心的徒弟。

    可、惜、了?

    慕容烟遗憾的语气,遗憾的表情,比任何一次都来得真诚,真诚地风沅宸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胸口的怒火嚣张地直接吞没了他所有的冷静,挤着牙缝,却也只能吐出三个字,“慕、容、烟!”

    “九公主真幸福,有你们这么疼她,我嫉妒了,非常嫉妒。”慕容烟拿过被抢走的酒杯,倒着酒,半开玩笑半认真道,“我借酒消愁好不好?”

    可是啊,萧千,你可还认得我这糟心的徒弟。

    看着她因喝了酒微微泛红的侧脸,心口竟隐隐作痛,风沅宸下意识地捂着胸口,静静地感受这陌生,却又令他向往的涌动。

    明明这样爱笑,为何她身上总要有些无关他的孤独?

    倒完酒,慕容烟始终没有举杯,甚至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一个劲盯着杯子。

    借酒消愁,好像很久很久以前说过吧,像个傻瓜一样,那时候,比她更傻的傻瓜说什么来着?

    苦涩一笑,慕容烟端起酒杯。

    “我陪你。”你要借酒消愁,我陪你。

    抵着杯沿,只抿了一口,手下的动作被那轻飘飘的三个字惊得无法继续。耳边不断重复着,我陪你,我陪你,他的声音,然后是他的声音,明明应该模糊的记忆,却清晰地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事,胸腔像是被什么东西塞满了,涨得生疼,她却异常地留恋,留恋像这样充斥着四肢的暖意。

    许久,慕容烟才仰头将杯中的酒喝尽,几不可闻却难得认真地应了声,“嗯。”只是她不知道,自己答应的究竟谁。

    一曲吹罢,男子拂衣跪下,“微臣薛慕寒,吾皇万岁。”

    “平身,”风临显然有些激动,“暮寒,薛老头的儿子的啊,薛老他身子骨可好?”

    薛慕寒站定,脸上仍旧肃穆,“家父劳皇上记挂了。”

    光王咦了一声,快步走向薛慕寒,绕着他转圈上下打量起来,更作势凑近他嗅了嗅,“怎么会一点臭老头的味道都没有,你真是薛老头的儿子?”

    “暮寒,你别理他,”风临用眼神鄙视了光王,又笑米米地看着薛慕寒,“十几年未见,朕竟然认不出你来,长大了,都长大了啊。”

    风燕尉也已起身移至薛慕寒身侧,笑道,“父皇,儿臣的寿礼您可还满意?”

    “朕许久未听尉儿弹奏,尉儿琴艺还是如此精湛。”风临看似不经意地瞥一眼风云陌,继而又看向薛慕寒,别有深意道,“满意,朕当然满意。尉儿想要什么,朕都答应你。”

    “谢父皇夸赞。父皇问儿臣要什么,儿臣倒还没想好,父皇,儿臣先欠着可好?”

    “好,朕也不怕尉儿提什么古怪条件,若换做小九可就说不准了。”

    风云陌涨红了一脸,低着头,小声嗫嚅,“父皇,你故意的,你们,你们就欺负我。”

    “皇上您就别拿小九说笑了,瞧她小脸羞得,呵呵。”离风云陌近一些的晴妃掩嘴笑道,连带着柔妃和其余两位安静一些的水妃和宁妃也轻声笑了起来。

    风云陌更加窘迫,气嘟嘟地扭过脸不肯看人。

    风临更是朗声大笑起来,却也不再逗她了,女儿家的心思总是不愿叫人窥得清清楚楚。

    “哈哈,来,众卿陪朕再干一杯。”

    “吾皇万岁万万岁!”

    也不知道谁起的头,总之所有人都跟着喊起来,一时间,一杯酒喝得声势浩大。

    众人歇了声又重新坐下,只有风敖站着不动,平素沉稳的语气明显添了丝丝紧张,“父皇,儿臣也有寿礼要呈上。”

    “哦?”风临挑眉,显然有些意外,温和问道,“敖儿准备了什么?”

    风敖俯身从长桌下捧出一盆文竹,看着上头的红色丝带,莫名镇定了不少。“这是儿臣亲手培植的文竹,前几日见父皇咳嗽了几次,这文竹摆在案头可吸尘除污,且以其根入药,有润肺之效。”

    “敖儿果真贴心,父皇很欣慰。”风临又笑眯了眼,示意苏盛去将文竹捧回。

    “啊呦呦,风临你有这一群混小子,要招人嫉妒的,我可连儿子的小手都还没摸过呢。”光王见风临得意,心里只泛酸,嫉妒的。不过虽然没有孩子,幸好,他还有娘子,娘子啊,为夫想你了。

    风临白了他一眼,只管去看案上的文竹,没有理他,倒是柔妃温柔一笑,“光王,您的两个女儿看着都是聪明伶俐的,想必也是极孝顺。”

    光王惊了惊,好险说漏了嘴,面色却是不变,只高高兴兴笑道,“那是自然,虽说烟儿爱闹爱玩些,可她和云儿一样都是本王的贴心小棉袄,本王是绝不许任何人欺负了她们,宸儿,你可记住了?”

    风沅宸心里清楚,是皇帝请了光王护着慕容烟的,可他说得认真,风沅宸忽然很想给她一个承诺,所以他点头,紧紧握住她的手,认真且坚定道,“我绝不会容任何人欺她辱她。”

    蓦地,慕容脸心跳乱了,包裹着她的那双大手,微凉的温度却忽然烫得她坐立不安。

    风临似乎真挺高兴的,一直到宴席结束都是笑米米的。

    许多人都许久不曾见过皇帝笑得如此开怀,很少惊讶,唯有苏盛明白个中缘由,他欢喜地看着自家主子红光满面的摸样,不禁向慕容烟投去感激的眼神。

    慕容烟倒是没留意,心思乱得很,全是被风沅宸搅得。

    她有点慌了。

    虽然有点后知后觉,可她也终于明白过来了,风沅宸不对劲儿,太不对劲儿了。

    散场了,她还恍惚着,连光王晃过来调戏她都没空搭理,只依稀听了一句,改日他再带着云儿和娘子去宸王府找她,以解思女之苦。

    “老七他媳妇?”

    肩膀被撞了一下,慕容烟才回过神,入眼就是一张放大了的慵懒魅惑的笑脸,慌忙退了两步。

    “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

    “没、没什么。”见识过风泉昇的狠辣和冷血,再看他似慵懒似无赖的笑容,慕容烟顿觉瘆的慌,简单应了他,抬眼就去找风沅宸的身影,不愿和他多做纠缠。

    风泉昇顺着她视线看去,就看见不远处一脸不奈地听着玉延说话的风沅宸。

    “啧啧,老七可真是祸害,但凡见过她的女人,没有不栽在他手里的,我原以为你好歹特别些,不想也已沦陷至此。”

    慕容烟不吭声,只一心装作认真盯着风沅宸看的样子,脑袋却转个不停。

    风泉昇不会是知道了听他墙角的人就是自己,所以故意刺探来了?

    他不想想杀人灭口吧?

    这厮心太黑,不是没有可能,还是离他远一点的好。

    风泉昇也不说话,直勾勾地盯着慕容烟笑。

    慕容烟被看得毛骨悚然,心里咬着手绢暗恨,你丫的风沅宸,不是真和小白脸搞上了吧。

    才腹诽完,风沅宸忽然黑着脸快步朝自己走来,慕容烟当即愣了,不是吧,这也能听见?

    回过神时,一双指节分明的手已经揽住了她的肩,那双手很好看,白希又修长,抱着她的时候总是那么用力,那一刻,她才发现,原来,他掌心微凉的温度她并不讨厌。又听到他说,“四皇兄,烟儿已经是我的人,我不喜欢你这样看她。”呼吸忽然不稳了,闻着他身上的味道,脑子又开始发胀。

    “呵呵,七弟多心了不是,我进宫时遇见了一个女贼,她偷了我一样东西,奇怪的是我方才发现,她竟然和弟妹有几分像,便多看几眼罢了。”风泉昇笑得愈发意味深长。

    风沅宸心中疑惑,却无从说起,不由皱下眉,“四皇兄许是看错了罢。”

    也许她脸色惨白得有点过分了,风沅宸似乎还瞪了风泉昇一眼。可之后的对话,她一句也听不见,脑子全被那股冷香占满了。末了,风泉昇丢了句“那个不眨眼的女贼,本王总会抓到她的”,生生挤进脑中,一双深如墨色的眸子才渐渐清晰,触到他冷冽如冰的视线,她终是忍不住颤栗。

    风沅宸立刻察觉到慕容烟在颤抖,眉头蹙得更深,又疑惑地看了一眼风泉昇,便拥着慕容烟离开。

    臂上的力道渐重,慕容烟冷静下来的同时,又开始晕乎。

    她似乎也不对劲儿了?

    一路飘回宸王府,躺倒床上,慕容烟都还觉得飘乎乎的。

    翻来覆去折腾到了半夜,慕容烟终于清楚地意识到,她失眠了。

    砰砰砰,砰砰砰!

    “墨无涯,出来,墨无涯,陪姐姐喝酒,墨无涯……”

    杂乱无章的敲门声,掺和着慕容烟抵得上叫魂的声音,躺在床上的某人只觉得额角隐隐作痛,却又忍不住想笑,懒得再唾弃自己有多没出息,和着中衣披一件外套就下地了。

    他想见她,想了一夜,想得心都疼了。他还是想带她走,走得远远的,谁也找不到。

    墨无涯迅速开了门,却又装出被人吵醒而一脸愤然的样子。

    这丫头太没良心,头也不回地就跟风沅宸走了,他得叫她明白,他也是有脾气的。

    果然,慕容烟看到他算得上难看的脸色,不禁心生愧疚,要是谁敢大半夜打扰她睡觉,管你有什么理由,借着起床气先揍一顿再说。想着她来找他的理由,慕容烟更加窘迫,慌忙低下头,眼神像是无处安放,满屋子转来转去,可就是不敢看他。

    纠结了一会儿,慕容烟终提着手里的纸袋,在他眼前晃了晃,摆出十足讨好的笑脸,却掩不住心虚道,“墨无涯,我请你吃狮子头,从宫里偷出来,你看,我多仗义,到哪都想着你,舍不得吃,都留给你了。”

    墨无涯本来就只是装装样子,她愧疚的表情很受用,一句话更是让他美得不像话,难看的脸色果断换成了迷人的微笑,更是把她刚刚说的话舍头去尾取中间,扭曲成他想听到的话,笑问,“想我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青楼潜水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易斯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斯年并收藏青楼潜水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