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云疏 > 第八百五十章

第八百五十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不过是想看看云蘅的纯净之体是个什么情况,然后好回去和师傅商讨一下,看看这到底是好是坏,哪想,却有着这么重的反噬?

    见千冰和林云蘅仍然是面有忧虑之色,昭和笑道,“我没事的,歇会儿就好。”

    “那你——”林云蘅想到刚刚昭和那撕心裂肺的咳嗽,那声音,就像是要将自己的五脏六腑给咳出来的,怎么能不让人心惊?

    他现在还说自己没事情,这不是骗人的,这又是什么呢?

    可是,刚刚他又与自己使了眼色,不让自己告诉千冰。

    这——

    诶……

    林云蘅现在,也只能在这儿看着。

    “那要不要我给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情况?”林云蘅传音问道。

    昭和大惊,连声拒绝,“不用不用不用。”

    连说三个不用,足以说明他现在大概是个什么情况了。

    诶呦喂我的小祖宗哦,你怎么现在还想着要过来哟!

    你要是再过来的话,那我现在的这个情况,就会变得更加的糟糕了啊!

    也不知道是谁,在小祖宗的身上,下了那么大的禁制,但凡想探查林云蘅的纯净之体的人,都会受到极其强烈的反噬。

    轻则,就会是像他这个样子,吐上几口血什么的。

    重则,被这个样子的反噬直接的冲击成一个傻子,甚至于傀儡,那也不是没可能的。

    那个人,到底是谁?

    下了这么大的手笔,似乎只是为了保护林云蘅?

    可是,又是谁,有这么大的手笔呢?

    昭和想来想去,最开始想到的是林楚狂,不过,一下子就被否决了。林楚狂是厉害,是不错,可是要他有这样子的能耐,自己是绝对不会信的。

    可是,这个能力,恐怕即使是大罗金仙,也是做不到的啊!

    昭和想了一会儿,还是想不出个头绪出来,只得作罢。

    罢了,反正,那个人,看样子是要保护云蘅的,这个人至少是友非敌,总也不是一件坏事。

    不过,这个事情,还是先不要告诉云蘅吧,不然她知道了,恐怕又是会对自己心生愧疚的。

    “这样,云蘅,你过来。”看了林云蘅站在自己两三米开外的地方,像是想要过来,可是一直在迟疑着犹豫着,昭和便招了招手,让她就这么的过来。

    他不过是想看看云蘅的纯净之体是个什么情况,然后好回去和师傅商讨一下,看看这到底是好是坏,哪想,却有着这么重的反噬?

    见千冰和林云蘅仍然是面有忧虑之色,昭和笑道,“我没事的,歇会儿就好。”

    “那你——”林云蘅想到刚刚昭和那撕心裂肺的咳嗽,那声音,就像是要将自己的五脏六腑给咳出来的,怎么能不让人心惊?

    他现在还说自己没事情,这不是骗人的,这又是什么呢?

    可是,刚刚他又与自己使了眼色,不让自己告诉千冰。

    这——

    诶……

    林云蘅现在,也只能在这儿看着。

    “那要不要我给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情况?”林云蘅传音问道。

    昭和大惊,连声拒绝,“不用不用不用。”

    连说三个不用,足以说明他现在大概是个什么情况了。

    诶呦喂我的小祖宗哦,你怎么现在还想着要过来哟!

    你要是再过来的话,那我现在的这个情况,就会变得更加的糟糕了啊!

    也不知道是谁,在小祖宗的身上,下了那么大的禁制,但凡想探查林云蘅的纯净之体的人,都会受到极其强烈的反噬。

    轻则,就会是像他这个样子,吐上几口血什么的。

    重则,被这个样子的反噬直接的冲击成一个傻子,甚至于傀儡,那也不是没可能的。

    那个人,到底是谁?

    下了这么大的手笔,似乎只是为了保护林云蘅?

    可是,又是谁,有这么大的手笔呢?

    昭和想来想去,最开始想到的是林楚狂,不过,一下子就被否决了。林楚狂是厉害,是不错,可是要他有这样子的能耐,自己是绝对不会信的。

    可是,这个能力,恐怕即使是大罗金仙,也是做不到的啊!

    昭和想了一会儿,还是想不出个头绪出来,只得作罢。

    罢了,反正,那个人,看样子是要保护云蘅的,这个人至少是友非敌,总也不是一件坏事。

    不过,这个事情,还是先不要告诉云蘅吧,不然她知道了,恐怕又是会对自己心生愧疚的。

    “这样,云蘅,你过来。”看了林云蘅站在自己两三米开外的地方,像是想要过来,可是一直在迟疑着犹豫着,昭和便招了招手,让她就这么的过来。

    到了谷中,还没有撑到看云鹤,昭和便又是吐出了一口血,在向云鹤发出了讯号之后,昭和便陷入了昏迷当中。

    谷中还可,并不是外人所说的那样,是冰天雪地的寒冷,它是温暖如春的,所以,昭和晕倒在了这儿之后,也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当云鹤赶到的时候,便看到了昭和晕倒在了草地上的样子。

    云鹤大惊,在探明是可以动昭和的身体的情况之后,连忙将他抱了起来,回到了药谷中心的那一排排房屋中。

    将昭和先行安置了一下之后,云鹤开始仔细的探查昭和的情况。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没想到,昭和受的伤,居然是有这么的严重。

    他这伤是一股子的巧劲,从外面看,是看不出来昭和受伤的,但是要是仔细的探查昭和的身子的话,就会发现,这伤,已经是深入五脏六腑了,要不是昭和回来的及时,那就死很有可能这条小命就搭进去了。

    到底是什么人?

    下的这么大的狠手?

    不知道昭和是他云鹤的弟子么?

    想想能有这个能力伤害到昭和的老家伙们,个个都是贼精的,怎么就会要这个样子与自己为难的呢?

    先像是不要钱似的,给昭和服用下去一枚银仙丹,然后,在看到昭和的呼吸变得平缓了之后,云鹤才开始给昭和打扇,轻轻地,很是有技巧。

    “师傅?”昭和醒了过来了。

    “你这小子,你这是怎么回事?告诉师傅,是谁伤的你?看师傅不去削了他的皮!”云鹤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这可真的是说到做到的。

    昭和现在的伤势,是在逆天的银仙丹的治疗之下,才一下子好了起来的。

    能让云鹤直接的用上银仙丹,那也是说明了,昭和这个伤不轻。

    “师傅,我发现了纯净之体。”昭和不回答云鹤的话,眼睛闪闪发光。

    “你怎么就还是不想回答我说的话?难不成,还是一个你认识的人不成?那就更不能包庇了,你要是不肯说的话,我就去找林家小子帮忙了!”云鹤故作生气状。

    昭和是自己一手带大的,他的性子,自己怎么会不知道?

    他现在左故言他,分明就是不想说出那个人是谁了。自己就算是去问了林楚狂,找出来了这个人是谁,那昭和也是会想法子千方百计的拦着他的。

    自己带大的孩子是个什么样子的性子,自己还是知道的。

    云鹤叹了一口气,坐在了昭和的床边。

    “师傅,”昭和拉了拉云鹤的衣袖,依旧是眼睛闪闪发亮,“我今天发现了纯净之体了!”

    到了谷中,还没有撑到看云鹤,昭和便又是吐出了一口血,在向云鹤发出了讯号之后,昭和便陷入了昏迷当中。

    谷中还可,并不是外人所说的那样,是冰天雪地的寒冷,它是温暖如春的,所以,昭和晕倒在了这儿之后,也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当云鹤赶到的时候,便看到了昭和晕倒在了草地上的样子。

    云鹤大惊,在探明是可以动昭和的身体的情况之后,连忙将他抱了起来,回到了药谷中心的那一排排房屋中。

    将昭和先行安置了一下之后,云鹤开始仔细的探查昭和的情况。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没想到,昭和受的伤,居然是有这么的严重。

    他这伤是一股子的巧劲,从外面看,是看不出来昭和受伤的,但是要是仔细的探查昭和的身子的话,就会发现,这伤,已经是深入五脏六腑了,要不是昭和回来的及时,那就死很有可能这条小命就搭进去了。

    到底是什么人?

    下的这么大的狠手?

    不知道昭和是他云鹤的弟子么?

    想想能有这个能力伤害到昭和的老家伙们,个个都是贼精的,怎么就会要这个样子与自己为难的呢?

    先像是不要钱似的,给昭和服用下去一枚银仙丹,然后,在看到昭和的呼吸变得平缓了之后,云鹤才开始给昭和打扇,轻轻地,很是有技巧。

    “师傅?”昭和醒了过来了。

    “你这小子,你这是怎么回事?告诉师傅,是谁伤的你?看师傅不去削了他的皮!”云鹤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这可真的是说到做到的。

    昭和现在的伤势,是在逆天的银仙丹的治疗之下,才一下子好了起来的。

    能让云鹤直接的用上银仙丹,那也是说明了,昭和这个伤不轻。

    “师傅,我发现了纯净之体。”昭和不回答云鹤的话,眼睛闪闪发光。

    “你怎么就还是不想回答我说的话?难不成,还是一个你认识的人不成?那就更不能包庇了,你要是不肯说的话,我就去找林家小子帮忙了!”云鹤故作生气状。

    昭和是自己一手带大的,他的性子,自己怎么会不知道?

    他现在左故言他,分明就是不想说出那个人是谁了。自己就算是去问了林楚狂,找出来了这个人是谁,那昭和也是会想法子千方百计的拦着他的。

    自己带大的孩子是个什么样子的性子,自己还是知道的。

    云鹤叹了一口气,坐在了昭和的床边。

    “师傅,”昭和拉了拉云鹤的衣袖,依旧是眼睛闪闪发亮,“我今天发现了纯净之体了!”

    只是,云蘅这个也跟昭和差不读,是自己看到大的孩子,她是什么样子的体质,自己也是清楚的,怎么就突然的变成了纯净之体呢?

    “你能确定?”云鹤还是不相信,又问了一遍。

    昭和苦笑道,“不然,师傅,你想还能有谁,能够在我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伤到我?”

    “云蘅她出手伤你?”云鹤现在的思绪是一团混乱,现在乍乍的听到了昭和的这句话,顿时目光一凝。

    云蘅这个丫头敢伤她的师兄?

    这丫头这是翅膀硬了么!

    见云鹤成了这个表情,昭和怎么就不知道,他这是误解了呢?

    咳嗽了两声,昭和说道,“师傅,你误会云蘅师妹了。”

    “哦?”

    “是我自己的问题,我因为发现了云蘅师妹的纯净之体,便想着要试一试,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结果,自己反倒是受了纯净之体的反噬了,而云蘅师妹,从头到尾都是不知情的。”

    “这话不对。”才开始听着,感觉昭和说的确实是真的,怕昭和也是这个样子想的,但是细细想来的话,便会发现了一个问题。

    纯净之体,既然是有纯净之称,所有的一切都是先天的自然的纯净的,怎么会突然暴起伤了昭和呢?

    昭和一懵,自己说的句句属实的啊!没有骗师傅的啊!

    看昭和那惴惴不安的样子,云鹤便为昭和解释了起来。

    “这纯净之体,既然有了纯净的这个说法、这个称呼,便有了单纯洁净的的一个说法,既然是这个样的体质,又怎么会伤人的呢?”

    昭和对纯净之体的了解也不多,只是从云鹤的医术中,偷偷看的时候,知道了一些,要他知道的更多关于纯净之体的记载于描述,那也是不能的了。

    所以,听着云鹤这样子为他讲解,心里面,也是闪过了一丝的疑惑。

    可是,云蘅师妹,确实是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啊!

    自己与云蘅师妹在这药谷中也一起呆了不少的时间,云蘅这丫头也是个心思澄净的女孩儿,在自己这些熟人的面前,会下意识的,就将自己给出卖的干干净净。

    只是,云蘅这个也跟昭和差不读,是自己看到大的孩子,她是什么样子的体质,自己也是清楚的,怎么就突然的变成了纯净之体呢?

    “你能确定?”云鹤还是不相信,又问了一遍。

    昭和苦笑道,“不然,师傅,你想还能有谁,能够在我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伤到我?”

    “云蘅她出手伤你?”云鹤现在的思绪是一团混乱,现在乍乍的听到了昭和的这句话,顿时目光一凝。

    云蘅这个丫头敢伤她的师兄?

    这丫头这是翅膀硬了么!

    见云鹤成了这个表情,昭和怎么就不知道,他这是误解了呢?

    咳嗽了两声,昭和说道,“师傅,你误会云蘅师妹了。”

    “哦?”

    “是我自己的问题,我因为发现了云蘅师妹的纯净之体,便想着要试一试,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结果,自己反倒是受了纯净之体的反噬了,而云蘅师妹,从头到尾都是不知情的。”

    “这话不对。”才开始听着,感觉昭和说的确实是真的,怕昭和也是这个样子想的,但是细细想来的话,便会发现了一个问题。

    纯净之体,既然是有纯净之称,所有的一切都是先天的自然的纯净的,怎么会突然暴起伤了昭和呢?

    昭和一懵,自己说的句句属实的啊!没有骗师傅的啊!

    看昭和那惴惴不安的样子,云鹤便为昭和解释了起来。

    “这纯净之体,既然有了纯净的这个说法、这个称呼,便有了单纯洁净的的一个说法,既然是这个样的体质,又怎么会伤人的呢?”

    昭和对纯净之体的了解也不多,只是从云鹤的医术中,偷偷看的时候,知道了一些,要他知道的更多关于纯净之体的记载于描述,那也是不能的了。

    所以,听着云鹤这样子为他讲解,心里面,也是闪过了一丝的疑惑。

    可是,云蘅师妹,确实是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啊!

    自己与云蘅师妹在这药谷中也一起呆了不少的时间,云蘅这丫头也是个心思澄净的女孩儿,在自己这些熟人的面前,会下意识的,就将自己给出卖的干干净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云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纪柠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纪柠语并收藏云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