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韩]鬼畜吧!少年! > 第55章 以虐篇-花样男子

第55章 以虐篇-花样男子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具俊表准备躲着辛杨,他已经长大了,他懂得了人类和植物的区别。

    他喜欢辛杨吗?喜欢!从他的小时候,父母姐姐都没有能陪在他的身边,只有辛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只有他和辛杨。他成长的时候,所有的经历,参与者不是他的父母;他所有的事情,知道的也不是他的父母;他所能拥有的一点点可怜的温情,更不是他的父母。这一切都是辛杨。

    这也是为什么具俊表不准备将辛杨送走的原因,在他的心中,他甚至还没有意识到将辛杨当□人,但是非常有独占欲的,辛杨就是他放在第一位的亲人。所以,在长大后得知辛杨对自己做出了那种行为,具俊表除了羞愤和愤怒之外,根本就没有想过报复。

    没有想过报复,并不代表具俊表能够接受。他是一个男人,正处于青春期自尊心非常强烈的少年。明白一切的他怎么也接受不了自己和辛杨这样的关系。所以,他想要开始重新确立和辛杨的关系。

    说做就做,具俊表下定了决心。第二天,在辛杨还没有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开始动作。

    所以,当辛杨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生活了十年的环境变了。原本他一直呆在具俊表的房间。呆在他房间里的阳台上,面朝阳光,背靠阴凉,微风和旬,无聊的时候晒晒太阳,逗逗屋里的小孩,还算自在。

    可是现在,辛杨看见自己被种在一个大大的温室里面,四周全都是各种缤纷艳丽的花朵,而他就像是所有的植物的中心一样,被众星拱月种在中央,辛杨一下子就愣了。多年没动过的脑子一时间有些打结,他还以为自己又穿了呢。等反应过来,他听到了园丁们交谈的话语。便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知道了是具俊表将他弄到这个地方来的,辛杨多少年没有发作的坏脾气又上来。他自认为,他对具俊表已经算是不错了。君不见前面的世界,那个世界的主角不都是被他虐成狗,苦得有眼泪都没地哭去。只有具俊表,他难得心情好,只是闲时逗逗他,没有痛下杀手,结果,最后的却是他被扔到了着地方。

    辛杨笑了。

    这一边,不知道辛杨已经生气的具俊表看着空旷的房间,心中有些忐忑不安。这是第一次,他没有和辛杨在一个房间睡觉。心中升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空虚,具俊表烦躁地蹂躏着自己的卷发,心烦意乱,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赌气躺在床上,具俊表的眼神一直下意识地望向阳台。当触及到那空旷的地方,他又似乎想到什么,又是一抹烦躁闪过。

    翻来覆去,具俊表就是睡不着。而就在这翻身之间,日头渐渐升起,尽职的管家敲响了具俊表的房门,催促着自家少爷快点上学。

    不同于以往磨磨蹭蹭的行为,像是受刑的人终于听到了那一声停止,他立马就坐了起来。走下床,刷地打开了门。

    管家会正在如同以前每一天一样劝说着,忽然的开门声打断了他的话,愣愣地看着自家少爷,尽职优雅的管家首次出现了不优雅的仪态。

    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家管家工作史上的黑历史,具俊表看着管家,急急忙忙地问道,“辛杨怎么样了?

    他好不好?在里面会不会冻到?刚刚搬过去,他有没有生气?我……”

    具俊表口中的辛杨管家知道是谁。就是阳台上那株养了十几年的植物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家少爷就用辛杨来称呼阳台上的植物。就像是对待一个人一样。

    不,就是把那株植物当成人了。要不然他家少爷也不会问生没生气这种问题了。

    淡定推了推装饰用的眼镜,管家有条有理地开始回答,安抚他家少爷激动的情绪。

    “辛杨很好,现在他已经移植到了温室里面,据园丁说……”

    具俊表一点点听着,原本激动的情绪终于有所缓和,不过,放心下来之后他就想看去看看辛杨。几乎是下意识的,有了这个念头,具俊表立马转身换衣服。

    看穿了自家少爷的意图,管家立刻提醒道,“少爷,现在已经七点四十五分了,车子已经准备好了。”

    具俊表的脚步顿住了,是啊,现在已经七点四十五分了。按照本来的行程他应该去上学的。可是,他超级想去看辛杨怎么办?

    为难了片刻,在一旁管家的三番两次的提醒下,具俊表收回了自己原本的心思。既然已经决定结束那种关系了,最近一段时间还是让那些花花草草陪伴着辛杨岸边。

    心里虽然有一些不爽,但是自尊心破强的大少爷还是努力的忽略了。换了衣服,戴上墨镜,坐上豪华的轿车,改变了路线,具俊表心中蛮不情愿地往学校赶去。

    呵,原来那些花花草草是具俊表给辛杨找来的后宫啊!辛杨现在正在努力变身中,根本不知道具俊表的想法。要是被他知道了,啧啧……

    只是,又嚣张又幼稚的具俊表小朋友,难道没有老师告诉你,植物是无性繁殖的吗?

    如此,在辛杨的努力变身中,时间悄然滑过,不知不觉距离辛杨搬家快过了一个星期。在这一个星期内,具俊表虽然十分地想念辛杨,但是这一次他意外的非常有恒心,没有过去看辛杨一眼。不过每天却都听管家汇报,以及偷偷地在辛杨旁边安装了摄像头。

    安装摄像头的时候辛杨怎么会不知道,不过辛杨没有任何表示,就像是任何一株普通的植物一样,每天一动不动,不过只有他知道,暗地里,他还是加快了变身成人的速度。

    具俊表不知道辛杨的态度是什么意思,不过他既然已经做了,就没有回头的意思。每天日行一次的,他都要和辛杨打电话,不管辛杨说不说,他都是一通诉苦和劝说。

    具俊表明显的觉得自己是用心良苦了。比起那些被自己贴了红字条的人,对待辛杨他算是体贴到家了。只是,他这一番所作所为并没有让辛杨有任何的理解。只是让辛杨觉得,想虐具俊表还真是太简单了。

    日子就暗藏心思地过着,终于,在辛杨终于消化完变身的知识,他立刻操纵了一个藤蔓,将摄像机打得稀巴烂,然后绿光一闪,变成了浑身赤果的男子。绿色的长发,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只要一靠近就闻得到的清香味道。

    辛杨走到了玻璃面前,看着玻璃上隐隐约约显现出来的人影,下意识地舔了舔唇。嫣红的舌头在淡粉的唇角缓缓舔过,带有暗示地动作,唇角暧昧的亮光。

    辛杨一愣,他现在的这张脸还真是适合做这一个动作,他原本处事都带几分懒意和任性。现如今陪上这张妖孽的脸,慵懒又肆意,微微斜过的眼神都带着几分诱惑,再加几分笑意,简直是活脱脱的勾引。

    辛杨觉得自己真心没勾引人,明明他跟原先一样的表情,生生被这张妖孽的脸扭曲了。

    不过这样也好,辛杨想到了系统给他的世界背景,除了具俊表之外,不是还有其他F3吗?那可都是美人。有一张漂亮的脸毕竟好行事。

    诶,对了,他要怎么对待具俊表呢?虐待一个不过就是需要摧残他的精神,折磨他的**。那具俊表呢?他有什么精神是可以摧残的?

    辛杨笑着用藤蔓围上了自己的身子,然后慢慢地走出了温室,随手摘了一朵蓝色妖姬,他嗅了嗅,眼中满是笑意。对啊,他在开心,为接下来好玩的事情开心。休息了那么多年,总该是好好玩玩不是吗?

    “少爷。”第二天,在具俊表还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时候,他忠心的管家非常识相地来负荆请罪了。

    具俊表还在迷迷糊糊呢?猛地瞧见自己的床边又一个人,吓了一跳,不太清醒的意识连忙清醒,大声喊道,“你到房里干什么?”

    “少爷,对不起,辛杨不见了。”

    “什么?”床上的具俊表一下子就醒了过来,瞪大了双眼,急急忙忙地下了床。“怎么不会不见呢?”

    说实话,管家也很疑惑,辛杨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动物,他只是一株植物,不会跑不会动,怎么可能会突然消失不见了呢?唯一的可能就是进贼了。而贼大张旗鼓地潜入了具家,为的就是偷走一株植物,不要太荒缪了。

    管家低下了头,心中羞愧。

    匆忙赶到温室地具俊表看着被打碎的摄像头,以及地上明显的脚印。脑中闪过了一个念头,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了。

    “少爷?”管家疑惑地看着具俊表,又看了看外面昏暗的天空,劝说道,“少爷,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您要不要再去睡一会。”

    “我怎么可能睡得着?”具俊表第一次生气没有大吼,他淡淡地说道,挥手让管家下去了。

    听着耳边的管家走出房间,具俊表蹲下来,低着头,看着地上的碎片,“辛杨,你是自己走的吗?”

    辛杨现在已经听不到具俊表的声音了,因为辛杨的关系,天亮的时候,管家已经向神话高中请假了。而在家找植物的具俊表却不知道,自己一直要找的植物竟然跑去的学校。

    “恩,这是新转来的同学。辛杨。”

    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感觉越写越没爱了,这一章挤了三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综韩]鬼畜吧!少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luome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luomei并收藏[综韩]鬼畜吧!少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