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是宇智波斑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第一百四十四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封印解开,某种奇怪的力量波动从水池中悄悄漫溢。斑微微侧过头,盯着水池中沉睡的人。

    下一刻,宇智波斑睁开眼,隔着透明荡漾的水与初代四目相对。被他蓦然睁开的黑冷冷双眸盯着,初代的眉梢眼角却绽开温柔的笑意。

    苏醒的身体与灵魂尚有许多不协调之处,宇智波斑的手指微抬,动作间有几分迟缓,似试似探地慢慢探出水面。初代双眼闪烁着欣喜的光芒,俯身朝他伸出手。就在众人以为两只手即将握到一起的时候,宇智波斑猛地抓住初代的领口将他拖下来!

    池中液体淹没两具身体,继而一齐化作光点炸开。

    纲手大惊失色地冲过去。“爷爷!”

    原来是这股力量,呵。

    斑微微翘起唇角。果然,与自己互为半身的存在,到了这一步,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放弃一开始的计划。他们本来就是是那种……一旦做出决定就算前方是死路也会走到底的人。

    四代的身影也消失了,鸣人一手抓了个空。电光石火间,一红一青两道长光窜进宫殿,猫又勾着不情不愿的九尾化作交错的光环锁住即将消散的苏我云晴。

    二尾和九尾的力量足够护住苏我云晴的灵魂。猫又长尾一卷将她的魂魄收入尾巴温养保护,这才略放下心。

    世界对二人的压制瞬间一空,紧接着破茧成蝶般的痛苦袭遍全身。

    泉奈半跪着扶住斑,惊骇地看着他和柱间的身体从内向外发光,两个人也慢慢化作虚无。

    “哥哥——!!!”

    典允率先冲出宫殿。整片空间空空荡荡,刚才聚集的上万忍者联军不见了踪影。他站在台阶上,仰头辨别周围残留的力量。伴随着脚底的震动,飘浮在星河空间中的庞大宫殿群从边缘向中央慢慢被看不见的力量掰碎,一块块洁白的砖石消失在茫茫黑暗中。

    号称“最后屏障”的地宫,被无限月读的力量完全覆盖。

    其他人已经被这一系列的变故惊呆了。

    感觉到地宫空间的异动,九尾拖着二尾跳出来大喊:“阿允,快支撑住!这片空间要塌了!”

    暗青色的剑没入地面,地宫崩溃的趋势戛然而止——仁之剑内的空间法则稳住了剩下的区域。两股力量的碰撞导致头顶星河旋转扭曲出一个黑洞。

    定雅颤抖着抓住栏杆才不至于腿软,目光染上绝望:“定晟……那个家伙的力量为什么会进入这里!”

    “是宇智波斑。他用身体做媒介,将无限月读的力量带到了地宫。”想到某人破碎的魂魄,以及造成的目前乱七八糟后果,典允难得气恼地跺脚:“胆大妄为的家伙!”

    “我们根本不应该相信他。”佐助抱臂冷冷道。

    纲手嘴唇咬出血痕,“爷爷他们哪里去了!”

    泉奈失魂落魄地走出来,手中握着这个世界宇智波斑没带走的项链。

    “喂喂,打起精神啊。大家的未来取决于你们这场战争的结局,这幅样子可不行。”

    典允的话让大家看到了希望,鸣人惊喜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们赢了宇智波斑和那个不知名的人,大家就能回来?”

    “当然啦,这种事六百年前就发生过,我知道后续怎么处理。”想到这里,典允脸色扭曲了一下。真是的,竟然又要做这种事情,拯救世界的梗已经被六道老头子玩烂了一点创意都没有,本殿下重活一世是为了吃喝玩乐为什么又要给老头子收拾烂摊子……“啊啦~宽心,最坏的结果不过全世界一起死而已。”

    “什么叫‘一起死而已’,我们不会输的。”得到保证的鸣人立刻干劲满满,扶正自己的护额严肃的说,“一定要让大家平安活下来,对吧,佐助!”

    “哼,还用你说。”

    无限月读是神树榨取世界本源的终极招数之一,将全世界的力量汇于一身。控制人类只是附带的作用。普通操控者最多操纵到**层面,而吞噬了神树的御明正世元则可以控制灵魂,甚至是世间物质构造。

    上一次主导灭世的人是辉夜姬,典允估摸着自己这边齐心协力、再加上六道留下的残余力量,勉强可以干掉辉夜姬那种层次的敌人,但是这次主导的灭世的家伙是御明正世元。事实上,典允的信心并没有他嘴上说的那么足。

    他拿回自己的仁之剑——宫殿群再次破碎,这时已经管不上那么多了——用剑中空间法则的力量稳固上方黑洞隧道,与仅剩的同伴一起,进入被御明正世元的力量完全渗透后的世界。

    斑在宫殿台阶上注视他们离开。

    他就站在他们旁边,典允等人看不到。因为他们处于不同的空间。这片空间与地宫一模一样,拥有冰冷的星辰光,无尽的幽暗,以及漂浮的宫殿群,但它有着另一个名字:皇陵。

    地宫的建筑在无限月读的侵蚀下化为虚无,星辰暗淡渐渐湮灭;皇陵中一切如昔。

    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人,正是这个世界刚刚拉着初代一起消失的宇智波斑。

    斑:“地宫竟然是皇陵的镜世界,真让我惊讶。”

    地宫是皇陵力量的延伸和投影,即为镜世界。

    “你能那么快斩断两个世界的牵连,我也很惊讶。不愧我的半身。”对方道。

    白送了一半的灵魂源力,效果怎么可能不好!斑想到被冥王坑了一事,心情指数立刻下降,轻哼:“世界分裂的那一刻起走向了不同的历史轨迹,有人妄图融合,当然要阻止。毕竟我可不想什么时候灵魂里多出来莫名其妙的东西。”

    斑选择成为宇智波家主,这个世界的宇智波斑选择继任御明正。要行事自由、肆无忌惮、纵横捭阖,宇智波家族是更好的选择。然而要知晓种种秘辛,御明正才能提供最完整最全面的史料。

    两个世界同出一源——这是他第一次意外来到这个世界时,宇智波斑告诉他的秘密。

    当时宇智波斑只是想让这个计划之外的家伙别插手自己的世界赶紧离开,至于所说的让他回去后“去皇陵斩断两个世界的联系”纯粹是推脱之词。真能够那么轻松将两个世界分开,御明正也不用纠结六百多年。

    没料到他真的成功了。

    斑这二十多年来与人斗其乐无穷与国斗其乐无穷玩的不亦乐乎,对世界本身的感情并不深。要不是对方那些颠覆三观的爆料,他恐怕这辈子都不会管御明正所谓的千年使命——哪怕后来知道了自己原属于这里、因为世界的本源动荡才意外流落外面世界。

    至亲逝世的“恨”和亲友羁绊的“爱”交织难分,再加上那个前世在他灵魂和记忆中烙印太深,他对火影世界始终怀有某种难以言喻的复杂感情。抱着这种既不是纯粹的排斥也不想全然接受的心思,他一方面享受世界在他手中巨变的成就感,一方面保持着隔岸观火的冷漠。

    做出奉献一半灵魂融合世界法则这个决定,不仅仅因为泉奈和柱间,更因为冥王公布的那段本来应该走向的未来。

    “应当”的未来?笑话!

    高傲偏执,重视感情,绝不承认所谓的既定命运。——名为宇智波斑的男人刻在灵魂里的性格,不会因为后天经历不同而改变。

    本世界的宇智波斑难得流露一丝愉快的情绪,“你做的不错。接下来是我的事。”他不想输给另一个自己。

    “毫无意义的傲慢。”

    宇智波斑凉凉的一瞥,“不想千手柱间出事就不要挑衅我。”

    “你不是在这儿吗?”斑对另一个自己意味深长地说。

    既然“宇智波斑”在这里,不在此处的千手柱间就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因为——

    ……能伤害他的只有我。

    ……千手柱间只能死在宇智波斑的手里。

    两人心照不宣的轻笑。

    也就这一瞬,斑才觉得在另一个世界有这么一个跟自己心性极为相似的家伙不算太糟心。

    “无限月读已经开启,这么说最后一战也要开始了。”宇智波斑饶有兴致地摸摸下巴,“可以开诚公布那个人的目的了吧?我虽然解决了自己世界的麻烦,其实运气成分比较多,对整件事还不太了解呢。”

    “你问的是御明正定晟、御明正世元、药师兜、宇智波鼬,还是黑绝?”

    斑:……

    “晓的事都是角都和长门在管。黑绝都收了,多一个宇智波鼬不算什么。”虽然对方没说什么,宇智波斑微妙察觉出他对贵圈真乱的吐槽,于是摆摆手表示无所谓手下的小心思,“至于御明正世元,一个早该去死却为了某个妄想而滞留在世界上的老家伙而已……”

    寻找真实,打破狭隘的宿命,超脱世界之上——御明正世元从不掩饰目的。

    具体什么意思,连定晟都不甚了解。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为此他要吞噬世界的本源,即生界、冥界和神树三处力量总和。

    最开始,御明正作为生界的支柱存在着,获得生界的力量并不难。神树处于生死两界之间,是生界和冥界能量的缓冲带和交换、融合的支点,这个简单的正负能量循环支撑着整个世界的运转。

    生界之力与冥界之力持平,御明正世元要彻底吞噬冥界,需要借助神树的力量以打破二者平衡。所以,他将自己的身躯和灵魂全部融入神树。

    神树被侵吞,冥界和生界的力量直接对撞产生空间裂痕,衍生无数间层空间和怪物,天下一夜倾覆。

    御明正世元看着世界,眼中的一切都是虚无。

    牺牲自己的后代无所谓,牺牲帝国无所谓,牺牲世界也无所谓……

    只要能得到结果。

    本来快要成功了,获得神树和生界全部力量的御明正世元剑指冥王,冥界岌岌可危。最后关头,御明正典昭制止了自己的父亲。他用一柄剑将神树劈成两半,也不慎将本源分为两半。从一个根系诞生的世界伸出了两根枝桠,又不可避免走向分裂。

    本源是什么?简单来说,是生成世界的“种子”、世界运转的根基能量,也是评价世界强大与否的根本标准。次世界的人轻而易举排山倒海,主世界的人一拳打不碎一个核桃,并不意味着前者比后者绝对强大,就如一把刀切断豆腐却切不断金刚钻不是刀的问题。

    比起那些动辄上万上亿年、物种神系更迭好几代的世界,火影世界成长至今堪堪不过三千年。劈断神树,固然抑制了世元的力量,同样也打破了世界能量转换系统的稳定。

    能量失衡,神树斫断,世界分裂,本源衰弱。四层重压让世元不得不陷入沉眠,依靠时间的力量自我修复。典昭趁他沉睡期间,将自己的生命和灵魂融入神树成为封印阵基,压制其中御明正世元。这个过程中,神树本身也产生了意识,典昭和世元两败俱伤,神树本身的意识伺机成长,也就是后来的十尾。

    “……世元的力量太过强大,他已经接触到‘神’的层面。因此御明正世世代代临终之际进入皇陵,以血肉之躯和灵魂稳固封印。”典允简单交代最终boss御明正世元的背景和御明正家史,“我们的血液与神树同源,这就是所谓‘上天赋予特权’真相。”

    【传承于血脉的馈赠,冠以御明正之姓才能获得的力量,以全然的认可换取免疫世间一切查克拉伤害的特权——其名曰法则。】

    “某种意义上说,典宗与神树力量同源,而忍者的力量来源于神树。查克拉靠近我们,就像水融入溪流。即使没接收传承,伤害也会大幅减少。”鸣人和纲手两人变态的恢复能力可不仅仅是千手和九尾的功劳。

    “所以说都是你们家的人闹出来的麻烦!”纲手吐槽。

    “什么‘你们家’,也算你家啊小公主……而且我们一直在尽力赎罪嘛。”

    纲手扭头:她一点也不想深入探讨自己的血缘问题!

    “少罗嗦啦老子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没兴趣!”九尾抓狂地趴在典允头顶,不时回顾身后密密麻麻的追兵,“快点想办法把那群家伙甩掉!烦死了!”

    典允脚下一个提速继续向前奔跑,语气颇为无奈地说:“我怎么知道出了地宫就直接掉到了风之国嘛。安心安心,前面就是水之国,进去就没事了。”

    二尾死死抓着鸣人的衣襟,毛茸茸的小身体在半空飘啊飘,闻言冲典允大喊:“允小鬼你不是号称近战之王吗!你殿后拦住那些人!”

    “我能拦住几个人?你还是尾兽呢有本事上啊,臭猫!”

    “上就上谁怕谁,谁不去谁是臭猫!——看我的猫又漂漂拳!”猫又朝典允后脑勺挥爪,被九尾一尾巴打下来:“喂喂,你们两个真是够了,什么时候了还要吵架,吵得老子头疼!”

    “没用的,这些人根本杀不死。”泉奈刚刚朝后面扔了一把手里剑。不少眉心被穿透的忍者拔掉手里剑,一抹脸上的血继续精神奕奕地追杀他们一行人。

    “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世界!”

    “无限月读嘛……”

    “嗷嗷嗷要不是用不了查克拉老子一定要把他们统统干掉!”

    “都给我闭嘴——!”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是宇智波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隐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隐玉并收藏我是宇智波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