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是宇智波斑 > 59【走向末路的情人·中篇】

59【走向末路的情人·中篇】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凡少年,总有过一段中二的时期。

    从枯燥的训练中挣脱出来,逐渐接触到更为复杂的成人世界。少年们对成人世界的行事准则既好奇又不屑,试图融入又坚持着自己的理想。这一点在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的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不满忍界约定俗成的所谓规则,试图凭一己之力改变;无视家族的恶劣关系,固执地选择用自己的眼睛看这个世界。

    不同的是,看上去冷冰冰的宇智波斑中二得比较内敛,而个性活跃的千手柱间表现得很明显!

    对待自家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后代,千手和宇智波的做法很相像:挑选能长见识却不威胁生命的任务给他们,早早地把雏鹰放出去自己飞。身在乱世,可以没有知识但不能没有见识。

    两家没想到的是,被视为家族未来希望的两只雏鹰……撞到了一起!

    接到中长期的任务,柱间和斑经常约好地点——当然,都是千手柱间先提出来,斑甩一个冷脸给他什么也没答应然后按时赴约。两个少年欢欢乐乐地——通常是柱间欢欢乐乐地跟表情暂缺的斑一路出任务。两人一起四处闲逛、做任务、吃霸王餐、踢场子或者被人踢、追杀或者被人追杀……惹事的是柱间殿后的是斑,导致斑经常疑惑自己为什么跟这么丢人的家伙混在一起,但是这个疑问很快被抛诸脑后,因为他又要帮忙应付某人惹出来的乱子。

    “滚吧!穷小鬼!”碰的一声,大门狠狠摔上。柱间垂头丧气,斑头冒#字在某人头上补了一颗栗子。“白痴!”

    柱间揉揉头顶,又振作起精神,拉着斑的衣角小心翼翼地赔笑:“嘛~斑,你还有……”

    “门都没有!”斑一口回绝。都多少次了!某人一逮着机会就溜到赌场!他堂堂大少爷多少次跌份地吃霸王餐都是因为他输光了钱!这个家伙真是千手家族未来的继承人吗?斑觉得宇智波都可以回家洗洗睡了——跟千手死磕个什么劲啊,不用动手,等这小子做了家主千手一族会破产饿死的!

    “啊啦~只要一万元……”

    斑手扣苦无横在他脖子前,阴测测看着他,“如果我没记错,你还欠我三百六十二万。”

    柱间蔫了。

    斑冷哼,这个混蛋就要时常敲打敲打!“先去吃饭!”

    肚子填饱后,两人晃到这个镇子的小桥上看风景消食。正是夏天最盛的时候,浓密的树荫掩映木质的桥墩,深红从翠绿中偶探出头,细细暖风吹起额前的长发。柱间一撑栏杆坐了上去,晃着两条腿。

    “斑,你还有多少天就回去了?”

    “十天吧。”斑背靠着栏杆手臂环胸,微微扬起下颔感受夏风拂面,目光落到远方的天际,“家里有那老头顶着,没我什么事。不急。”

    “哦。”柱间顿了一下,又没话找话道:“我听说你还有个弟弟,不如聊一聊?”

    “弟弟而已,你不是也有。”斑斜了他一眼,“无聊也要有个限度。”

    “哎呀不要看得那么紧,我又不会跟你抢!”柱间笑道。斑撇撇嘴,目光流转间发现天际直行而来的黑点。他眼睛微微眯起,立刻伸手把坐在栏杆上的柱间推下桥!

    哗!桥下水面激起好大的水花,柱间从水里钻出来抬头喊:“喂!斑你……”话到一半他闭上了嘴,因为桥上的斑侧身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黑点飞到桥上停下,原来是只乌鸦。斑微微皱眉:“什么事?”

    乌鸦砰地一声变成一个宇智波家的女人,急声道:“斑少爷!请您立刻回家族!”

    经过不懈的努力,宗家终于收服了各自为政的分家。虽然实质上尚未取得绝对的控制权,在外看来,宇智波已经整合为一体,和北边的千手不遑多让。

    可惜,事情总是在人自以为得计松下一口气的时候变故陡生。

    匆匆赶回家,见到的是步履匆匆的族人,风从北边传来淡淡的血腥味。美西子穿着淡雅的和服姿势标准地跪坐在和室里,一如既往的温柔优雅。泉奈眉间含忧地坐在另一边。

    “斑,回来啦。”

    “父亲呢?”环顾一周,丝毫不见父亲的身影。不只是他,家族好多精英都不在族地。

    “他和家族精英队被截在了菜之国,暂时赶不回来。”美西子淡淡道,“先坐下来吧。”

    斑看了看坐在一边的泉奈,稳住心神坐在另一边,问道:“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人袭击族地吗?”

    泉奈气愤道:“忍界几大家族联手算计我们!趁父亲不在偷袭族地!卑鄙!”

    忍界几大家族?斑心里咯噔一下,不禁问道:“包括……千手吗?”

    “怎么可能没有!”泉奈鼓起包子脸。美西子摸摸他的脸蛋,点头道:“虽没有直接杀过来,千手却是幕后的推手之一。”

    斑瞳孔一缩,心一点一点地凉了。

    北边的厮杀渐渐迫近。时不我待,他压下心头泛起的苦涩,眼睛闭上,再睁开,已是一片冰冷:“母亲,你和泉奈先走,我来对付他们!”

    “不要急。”美西子轻轻摇头,从下方抽出一个细长的盒子,手指轻抚、目光流连,看样子甚是怀念,不过……时间不多了。她打开了盒子。

    躺在盒子内重重叠叠的纯白丝绢里的是一把……“是刀吗?”泉奈眨眼。

    美西子握柄慢慢抽出鞘,不同于常见的单锋弯型刃,这把刀是很难见的双锋直型刃,刀身中央雕刻着繁复古朴的花纹,一直绵延到刀尖。颜色也不是晃眼的银白,而是暗沉中泛青。

    “更准确地说,是剑。”

    待到完全抽出来,斑和泉奈才发现不是一把剑,而是两把,并在了一个刀鞘里。一把暗青,剑身略宽,雕有花纹,刃未开锋,剑墩上系有串白玉珠的黑色剑穗;一把深红,剑身稍细,光滑如镜,刃薄而利,无穗。

    “剑,古之圣品也,至尊至贵,人神咸崇。”美西子轻声说道,把两剑分开放到桌上,“下面我说的话,你要牢牢记住。”

    这个一直表现得温柔优雅的女人,此刻全身透出难以言喻的肃穆的威势与尊贵。白皙的手指定在剑身上,一红白相映,一青白相称。“自古所传的‘道’,无论是武士的道还是忍者的道,莫不以刚强勇武为上,忠义向死为本。其实不然。此臣之道,非主之道;人之道,非天之道。”

    “人之道……有什么不对吗?”

    美西子轻轻摇头,“人之生也短暂,向死而生,最为绚烈,身从心之志,故有‘殉道’一说。天之道则不然,生中有死、死中含生,生生不息、源源不断,方是其正途。现在不懂也没关系,记住就好。我们在谈剑。”

    北边的火焰映红了天空,喊杀声越来越近,桌上的茶水因震动泛起细细的波纹。斑和泉奈的心不由焦躁起来,美西子恍若未闻,镇定自若地继续说道:“这两把剑乃御明正氏的千年传承,一是文剑,喻仁,一是武剑,喻杀。世乱千年,王道不复现,此时,须以霸道方能成业。”定着武剑的那只手将深红色的剑向斑的方向推了推,“王道隐,杀剑出。但须记住,过刚易折,强极则辱。杀可杀,不可滥。”又将暗青色的剑推给斑,“仁可仁,不可泛。滥杀不仁,泛仁不智,智极……”说完,她顿了一下,注视着斑,美丽的眼眸中流露出悲哀,“……智极,则伤。”

    斑心里浮起不好的预感:“母亲,您什么意思?”

    “哪怕你有一天能够随心所欲,也要记住,凡事过犹不及。”她把两把剑合二为一放回盒子,交给斑,“文剑无法杀生,但是,我希望你能有用到它的一天。”

    泉奈惊慌道:“您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美西子笑着摇摇头:“族地的秘密太多,必须要守住。斑,你带着泉奈走吧。”

    “母亲!我已经三勾玉了!我可以留下来作战!”斑激动道。

    泉奈狠狠点头:“我也可以的!”

    “你们是宇智波的未来,御明正最后的血脉,不容有失。”美西子轻道,“还有,不要以为你们母亲我是个柔弱的女人啊。——直美,把少爷带出去。”

    “母亲!”

    “斑,听话。”平和的语气,却是不容反驳的口吻,“你还要保护好弟弟。”

    见母亲心意已决,斑咬了咬牙,低道:“……您一定要平安!”

    美西子轻轻颔首,目送两个儿子离去。自己打开地板下的暗间,从中拿出一把雪亮的刀,摩挲光滑如镜的刀身,心头微微惆怅。

    真是……好久没有动用了呢,不知道会不会是最后一次。

    敌人攻到族地中央,美西子就这么一身淡雅的和服,踩着木屐,手中握刀,出现在众人面前。宇智波们震惊地看着这个从来没表现出战力的女人出现于此。

    夏风扬起散落的发丝,她对着敌人微笑,“想过去,先踏过我的尸体吧。”

    一个蒙面忍者眯眼:“宇智波家主夫人?”

    “啊,没错。”美西子淡淡道,“不过,现在我更希望你称呼我为‘御明正美西子’。”

    让我看看你们凌驾世间六百年、打乱平衡的力量,到底怎样!

    “来吧,忍者们!”

    “我母亲死了。”

    这是千手柱间再一次见到宇智波斑时,听到的第一句话。

    他看着斑暗沉的眼眸,曾经漂亮如星辰的光芒似乎消失殆尽。心一痛,不知说什么才能安慰。

    斑摇摇头,“不用安慰,没有意义。”

    柱间默默坐到他旁边,想了很久,才说:“……她应该很高兴你没有事。你活着,就是对她牺牲最大的宽慰。”

    斑低着头,“没想到你也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啊,千手柱间。”

    生疏的称呼让柱间一慌,勉强笑道:“当然~你对我的了解还不够嘛~哈哈!”

    “我对你的了解……的确不够。”斑抬起头,沉黑的眸子对上他的双眼,“过来,让我抱一下。”

    柱间乖乖走过去,任他抱住腰,手臂情不自禁慢慢环上他的背。两个少年像取暖一样互相抱着,却在下一刻被刀阻断了接触。

    “信任这种东西……太危险了。”手握苦无的斑划破了柱间颈部的皮肉,抬头面色冰冷,“我刚刚就能杀了你,不是吗?”

    心口滚烫,身体冰凉。这一刻的柱间想颤抖。

    “所以,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后退一步,斑把苦无放回袖中。

    “……为什么?”

    打量对方痛苦、无错、不解各种情绪纠杂的眼眸,他轻叹:“如此明亮而且执着啊……真希望下次见到你还是如此。”

    “不,应该说,希望我们再也不见,千手柱间。”

    说完,斑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是宇智波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隐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隐玉并收藏我是宇智波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