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是宇智波斑 > 70第六十三章

70第六十三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雷之国,出云城。

    一群明社的学士乃至学宗在冬季凛冽的朔风里伫立,淡蓝色和淡青色的束腰长袍连成一片,恍若青天碧海横在城门,清一色的冷色调透出几分肃穆萧瑟之意。

    人来人往的人见到这番阵仗不由好奇地打量几眼,却也不敢多作逗留。因为城门口可不仅仅站了明社那群没什么攻击力的普通人,宇智波家的内卫也来了。

    有大人物要来了?有人悄悄猜测,询问城里的住户——自然是得不到答案的:两大家主的消息还不是普通人能接触到的层面。

    宇智波在田站在卫队最前面,看着门口堵着的一溜明社的人,脸色微变,正想说什么。其后一个比宇智波仓年纪还大的老人缓缓走来,直至与他并立。

    老人须发皆白,眼皮半阖,身上没有丝毫查克拉的气息,气度却非常镇定自然。他的身后跟着十个武士,身形挺拔,右手紧按腰间的刀柄。长刀没有刀鞘,银亮细长的刀身光滑如镜,刀尖侧指地面斜下三十度角。除了脚上的靴子是纯黑的,其他衣饰、包括脑后那裁成标准两指宽一尺长的发带都是白色。

    这白不染尘垢,如云如雪,干净到让人不敢逼视。配合他们不动如山的身姿和窒息般的沉默,气势竟丝毫不弱于另一边宇智波的精英忍者。

    看到这个老人,方才还安静有序的明社学士隐隐骚动起来,像找到主心骨一般朝老人身边靠近。宇智波在田皱了皱眉头,放下询问的念头对他欠身行礼:“巫元先生,日安。”

    “在田君,日安。”老者朝他点点头。

    短暂寒暄后,宇智波在田目光扫了他身后一眼,装作若无其事地转过来,努力忽略后面那帮武士。

    一开始他对这些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武士很纳闷。身旁这个老头他倒是见过一面,地点是家主大人的内书房。能让宇智波斑亲自接见的人当然不简单。听大长老说,这个叫巫元衍的老头先前跟在先家主夫人身边,现在更是身负要职。这样的人……不是他能动的。

    但是这些武士是哪儿来的?他以前从没有见过!

    事前他出于安全考虑派人调查这些武者,却被大长老宇智波仓驳了回来,进一步询问实情也没得到具体答案。

    是明社自己的武力,还是家主大人的某个隐藏底牌?……

    他摸摸下巴,思忖片刻便丢开了——本就不擅长处理这类关涉机密的事情,何况无论背后是明社还是家主大人,都不是他该插手的地方TXT下载。

    这点小事不至于让他郁闷,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这些武士居然打败了族里的精英上忍?!

    ——当时的宇智波在田张着嘴半天合不上,扒着家族训练场边的木桩内心怒吼:这不科学!

    有幸围观这一颠覆常识的比试,所有抱着“想也不用想肯定是我们赢”的忍者集体恍惚了。宇智波在田第一次抛开形象对手下的小子们破口大骂:“你们的忍术和查克拉什么的都喂给狗了吗?!!”

    输了比试的宇智波很委屈,他们也不差啊!开了三勾玉、进过内卫队、上过战场,实力经验一样不缺。可是对面的武士真的很强啊!知道不能和宇智波对视,对方居然扯下发带绑住双眼;手里剑没近身就被避开;影□没用,对方的刀直刺本体;最变态的是,己方替身术用到一半,那个最强的武士居然看也不看出现在原处的木桩,瞬间侧身翻手一个凌空直刺,刀刃霎时溅出一串血花!

    我靠隔了个空间都能感觉到?你们那什么剑心通明域绝六感乱七八糟说得玄乎其玄的武道绝对是开挂吧开挂吧!这是泥轰的忍者世界不是大天朝的玄幻武侠啊!

    绝、对、不、科、学!

    成功单挑十多个精英上忍的武士队长淡定地将刀入鞘,略略欠身后退一步,气息平稳、神情平静地说道:“承让。”

    被武士打败了被武士打败了……脑袋里回荡着句话,宇智波在田整个人灰暗了,一瞬间有向不知身在何处的家主大人自杀谢罪的冲动……

    还好,这种水平的武士几百年都出不了一个,而具备同等杀伤力的忍者每代都会有,这让大家略感安慰。想来也是,如果每个武士都有如此彪悍的实力,他们利益至上的家主大人早带着家族集体转职了还当什么忍者?虽然斑没有直言,众位长老或多或少察觉到他对忍者这个职业的排斥。

    晃晃脑袋把那些令他不快回忆抛诸脑后,宇智波在田定神将思绪转回正事,沉吟片刻,向旁边的老者问道:“巫元先生,明社战中受波及之事,家族对诸位已有交代。碍于目前前线各方干系甚多,不宜贸然动作,具体处置只能徐徐图之,相信诸位都能理解……”

    他的目光扫过老人身后一众青衣和蓝衣,明社成员们互相看了看,最终沉默着点点头。

    宇智波斑失踪后,宇智波在田长期驻守族地斡旋家族与藤原氏、明社、附属藩国的关系往来,独当一面,历练了不少,言辞上自然有所长进。他环视周围,顿了顿继续说道:“家主归来之事,诸位定然有所耳闻。”宇智波阵营内最大的情报源有三处,与各国底下工会勾勾搭搭的情报组织“绯色”,因有其特殊的使命和关注方面而地位超然,余下的一个是商盟,另一个便是明社了。“然家族已向明社提前下达通谕,静待即可无需多事,诸位今日作为是何意?”

    明社的人脸色带上几分说不清的尴尬。以他们自身的影响力,这么一聚,小事也变成了大事。聪明人心里的弯弯绕绕,宇智波在田不一定清楚,但是直觉告诉他这帮人有其他目的。

    想到此处,他的手指轻轻抚上腰间的手里剑,看向他们的眼神越发锐利。倾泻而出的杀气震慑得在场的人几乎一动不敢动。

    巫元衍最终打破寂静。他微微眯眼看向远方,缓缓道:“斑大人到了。”

    四怀之城的灾难已经过去,千手柱间的存在给众人吃了一记定心丸。原先城中的居民陆陆续续回到家乡,收拾残存的家当,敛埋亲友的尸体。

    悲痛过后,生活还要继续。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城中传来民众的歌声,说是歌声,听起来更像低泣。千手柱间放下手中的笔,走出营帐遥望怀静城的方向。黑色的乌鸦掠过头顶的阴霾,淡灰色的天空像一顶密密缝合的盖子,让人透不过气来。

    哀戚的歌穿过沉重的空气,回荡旷野。

    “他们在唱什么?”他问营房门口的忍者。

    “《国殇》。”忍者的语气带着点羡慕。千手柱间不解地看了他一眼,有什么好羡慕的?

    忍者补充道:“他们在为战死的……勇士追悼送行。”战死的人不止忍者,还有普通人,他将口边的“忍者”改口称“勇士”。

    一个城池的人为忍者哀悼送行,这样的荣耀让他的心涌起一波又一波说不清道不明的热流。

    是的,荣耀!

    忍者这个职业说到底不过拿钱办事四个字,在乱世中挣扎求生,在利益中随波逐流,在情与理中跌宕徘徊。规则的克制冲突人类的本性,对强大的渴求对立安宁的向往,使得忍者们充满矛盾的特质,过于强大的力量容易造成难以估算的后果,这让他们毁誉参半,更准确的——毁多于誉。

    所到之处不是破坏就是杀戮,备受祸害的普通人怎会一一理智分析各种忍者的立场善恶?在他们看来,忍者就是灾难之源!

    让一城之人自发为死去的忍者举哀致敬,这样的事自然从没有过。所以,不只是他,在这里的所有忍者的内心都有一种破土而出的渴望。这渴望在预示着什么、呼唤着什么,让他们不禁思考:也许可以找到让他们的情感和理智能够统一的归宿,而忍者之路似乎、大概、应该可以有一些高于利益与斗争的东西……

    “守国土者为军,护国民者为英,殉国义者为烈。《礼典》上说:卫城保民,战死殉节,军英国烈、忠勇义节者,当以国礼祭!”如果注定战死,他希望听到同样的悼歌,为人铭记,死有所值。

    国?千手柱间身躯一震,双眸睁大望向不远处的城池。

    这是明社的力量?不,不只是……

    【“对,你说的没错。普通人当然有改变世界的能力。”斑笑意浅浅,手指点着藤椅扶手显得漫不经心,“从小生活在标准忍者世家的你有这种想法不奇怪,而且这也算非常普遍的观点。”

    对面的自己眉心突突跳:斑!说的你好像不是出生在忍者家族的一样!无奈之余他也没忘问道:“你呢?你有什么看法吗?”

    斑笑而不语。

    “我以为这个‘木叶’该让你有很多想法才对。不过说起来——”他抱臂,“你好像一直不太关心忍界嘛?”无论是这个世界还是原先世界。

    “交给其他人处理足矣,我有我的路。忍界是束缚——对我而言。”

    “家族也是?”

    “家族是助力。”斑的微笑透出几分尽在掌握中的自得——搞定忍界最桀骜难驯的兔子家族这件事值得他自得——不过只有对象是千手柱间的时候他才会露出来,毕竟炫耀这种事的含金量就在于……你炫耀对象的档次。“忍界巅峰”和“千手家主”这个档次,足够让喜怒不形于色的宇智波斑也暗暗开心一下。

    够闷骚。

    觉察到某人恶趣味的他很想抚额叹息,然而嘴角却不自觉地微向上翘。

    ……好吧,俩闷骚。

    “咳!我们走题了。”他移开眼不去看某人越加深的笑,“你还没回答我第一个问题。”

    斑的目光错开,落到虚空中,“如果你坚持要知道,也许有些话会让你不太愉快。”

    他看着那双琉璃黑的眸子,安然等待某些惊世骇俗的言论。沉默已然表达他的坚持。

    “忍者……也只是人类而已。”托腮,沉吟许久的斑吐出这句话。

    “既然是人类,就要生存在社会中。这个世界对每个人而言,就是他所接触的那部分世界:他的出身、他的家族、他的国家、他的派别……塑造他、动摇他、改变他本身与意志的,就是他所处的这个世界。周围人的观点会对哪怕最坚定的人也能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你不相信有绝对的意志和自由的心?”

    “不是不信,而是不存在。不存在‘初始意志’,起码人类没有。”

    这一点,千手柱间无法否认。但是跟忍界有什么关系?

    “……所以呢。”

    “即便算上忍者中最不入流的弱者,忍者也只占了整个世界人口的两成。而强大到能够动摇世界之势的忍者更是屈指可数。他们思想和意志几乎无懈可击,与其费心地想动摇他们,不如改变世界上的其他人。”

    他沉思,“你说的是明社?”

    斑不置可否:“入局者皆棋子,无关强弱。”】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红烧的榨菜虾米扔了一个地雷~~~么么哒!(这个五一打算试一试做这道菜,其实阿玉的手艺还算不错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是宇智波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隐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隐玉并收藏我是宇智波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