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是宇智波斑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果来的只有自来也和纲手,大蛇丸说不定会拼一把。但是六对二……不撤退就是智商问题了。

    他朝千手允那处阴冷地一瞥,果断遁走。

    “站住!”自来也反应最快,纲手和静音相继追了上去。

    “可恶!别想跑!”鸣人紧随自家老师的脚步,来不及和千手允这个失踪多时的好友叙旧,于是回头大声到:“阿允你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回来~~~!”话没说完人就风一样消失了。

    千手允高挥的手下落半途变成了抓头发,笑容无奈又欣慰:“鸣人还是这么活泼呢!”

    白衣男子没有跟着他们。他敛去笑容,双脚像被钉在原地,与苏我云晴两两相望,久久凝视。侧首时长发滑落,伴随着风穿过街巷的清吟微微扬起。刚刚那声低唤消散风中,一时间静谧无声。

    他正是这个世界的晓真典允,或者说御明正典允。

    ——“御明正”是真正的姓氏,“晓真”则是典允六百年前征战和控制水之国时对外使用的,借用了他母亲晓真景的姓氏。因为,对某些知情者来讲,御明正这个姓氏实在太扎眼。他不能让御明正千年积蓄所剩的最后那些底牌不合时宜地曝露天下。

    苏我云晴望着眼前再熟悉不过的男子:除了肤色有些苍白,他的气色不差。雪锦常服是五百多年前的款式,袖口和领口用线稍稍收紧,压了一层御明正家族常用的云纹修饰。若非千手允就在自己身边,苏我云晴几乎认定他是自己亲手养大的那一个……太像了,不,是一模一样!

    苏我云晴和千手允心底同时泛起深深地疑惑:不同的世界……两个世界真是不同的吗?!

    在外游荡的生活并不美好,时刻面临着杀戮、饥饿和贫穷,但是御明正典允绝不会让自己露出狼狈的一面。苏我云晴记忆里,这个孩子永远脊背挺直,衣着举止得体,朝阳晨曦一样的笑容让人心情愉快。而非如现在这样,幽潭般深邃的目光积淀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清澈依然,却能叫人几乎失去与之直视的勇气。昔日张扬上挑的眉峰变得平缓,微垂的长睫在眼睑投下一小片阴影,透着萧索的安静。

    来不及多想,一股悲哀且沉重的情绪通过沉默的空气传递过来,苏我云晴的心阵阵的揪心疼痛,蒸腾的郁气一瞬间充溢胸口,泪珠难以控制的盈满了眼前的视界。

    千手允吓了一跳,拉住她的手:“姑姑!你怎么哭了!”

    “不知道……”苏我云晴努力忍住哽咽,“好伤心……只是觉得好伤心……”

    历史上最强大的巫女失去了以往的冷静自持,除了当年御明正典予自愿被永世封印的那次,她再没有这样失控的悲哀。莫名的情绪占据脑海让她无暇思考其中怪异之处,只剩下一个声音在灵魂中一遍遍回荡:

    ——阿允啊,吾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吾付出一切让汝重回人间,为何如此悲伤?

    为何如此悲伤……

    为何如此悲伤……

    为何如此悲伤……

    苏我云晴手按胸口,大口喘了几下让自己好受些,眼眶中积蓄的泪滴在此时簌簌而落。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明明之前从未有过交集……这种感觉……为什么会有如此悲痛的感觉……

    千手允反应过来,闪身挡在苏我云晴身前。可惜目前个头不高,无法完全隔绝两人的对视。他锐利如刀剑的视线回敬这个世界的自己,质问道:“你做了什么!”

    “不关他的事!”苏我云晴急忙按住千手允拔剑的手。千手允对御明正典允撇撇嘴——其实他心里挺想借机跟这个世界的自己较量一下。

    御明正典允移开了视线,苏我云晴剧烈的心悸渐渐平复,眼神有些迷茫。

    “……另一个世界的我。”笃定的语气。这句话是对着千手允说的。

    千手允对他知道这件事并不惊讶。从他所见所闻中推测,两个世界对应的人的个性、历史发展大方向都没有太大变化。仅仅一个照面,千手允能猜到的,御明正典允怎么会猜不到。千手允身为木叶千手家族除纲手外仅剩的后裔——虽然没多少人知道他还拥有宇智波的血脉——还算小有名气。御明正典允曾是全大陆首屈一指的情报头子,获取情报和分析的能力自不必说,混迹忍村、市井和城市两个月,足够他得到多数想知道的消息。再见到与自己完全一样的灵魂,以及两个月前为了救出自己而魂飞魄散的苏我云晴,什么都明白了。

    “你用的是原本的身体复活。”千手允有些羡慕,“哼,不错嘛。”

    用原先的身体复活,而不是像他一样塑造一个新躯体重生。其中差别……起码千手允苦练六年才恢复不到前世八成的实力,遇到不知在何处的叔叔还得绕着走。对方不仅完全没有性命之忧,还可以反过来追杀御明正定晟。

    云晴姑姑还在自己身边呢,被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比下去,千手允真有点羞见江东父老之感……等等!云晴?这个世界的苏我云晴呢?!

    “你是怎么复活的!”千手允目光一凛。

    “……”御明正典允没回答。

    千手允的心直直往下坠。最了解自己的永远是自己。“说话!回答我!”

    “阿允。”苏我云晴打断千手允的逼问,“不要问了,好么?”

    “不问我也知道!”千手允脸色难得一见的阴沉,抽剑直指对方,“用她的牺牲换取复活……你怎么可以坦然!你怎么能这么坦然!”

    “我没有选择。”御明正典允平静道,“我没有你的好运气。”

    苏我云晴看了垂眸不语的御明正典允一眼,对千手允的语气带上了祈求。千手允抿了抿唇,冷声道:“这件事先放一边。”

    苏我云晴担心两个人再一次针锋相对,率先开口岔开话题:“阿……典允君,你回到现世多长时间了?”

    “不长,三个月。”御明正典允神色柔和下来,“你们怎样来到这个世界的?”

    “是一个意外。”苏我云晴无奈地微笑,“阿允用苍冥划破皇陵空间将我送出来,结果空间震荡,无意之下卷入这个世界。”

    千手允:“我被御明正定晟截杀,开启极乐之匣,结果和九尾一起到了这边。御明正定晟很可能也来了。我这五年一直在木叶,没有他的消息。”

    “果然是他。”御明正典允没有一丝意外。

    千手允皱眉:“你知道了?”在原先世界,千手允对御明正定晟这个叔叔的印象很浅薄,直到定晟主动截杀自己,他才发觉这个叔叔隐藏的极深。“什么时候知道的?”

    对方没有回答,反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御明正典允当初为什么执意进入皇陵,以致被幽禁了五百年。”

    这个问题一出,不光千手允愕然,苏我云晴的目光也飘向千手允。

    皇陵内的时间和空间以特殊的方式扭曲,御明正典允的身体时间陷入停滞。这种停滞是虚假的,一旦他离开皇陵的环境,身体便会骤然崩溃。在荒芜和死寂中消磨百年的灵魂,也会因失去*的凭依而烟消云散。

    如果不是因为这种情况,已经归于冥界的苏我云晴又怎会一而再再而三挑战生死界规则,跨越两界寻找救出他的办法。若不是宇智波斑中途插手,苏我云晴很可能牺牲自己换取他的复生——就像这个世界的她一样。

    不顾家臣劝阻,抛下不到六岁的女儿,孑然一身通过了苏我氏巫女和御明正死去的先辈才能进入的地宫进入皇陵,被幽禁于此五百多年。御明正典允这个举动是御明正家至今未曾解开的谜。他不想说,苏我云晴不会逼问他,然而心里不是没有疑惑的。

    当时六道仙人封印了尾兽,大陆进入新一轮修生养息,典允用晓真的姓氏彻底掌控水之国及周边附属国家,作别众多红颜知己,与水之国嫡长公主水明辉成婚,诞下长女千云。可以说无论是事业还是家庭都在上升期,纵然苏我云晴的逝世让他伤痛不已,又怎能动摇他肩负责任的决心。

    而他却骤然抽离世间,抛下家业妻小再也没回来。

    千手允沉默。他能说什么?对家族的未来忧虑?对自身存在的怀疑?对整个世界的不信任感?还是一种……模模糊糊、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直觉?

    “看来你也这样做了。”沉默是最好的回答,御明正典允笑叹,笑容中透着无奈的苍凉:“果然,你有那种感觉吧!即使只是一个不清晰的判断,直觉也能做出最有利的选择,我们都是被冠以御明正典允这个名字的人啊……”

    一生享受上天的眷顾,鲜少尝过失败滋味的天之骄子,那种自小被整个世界捧在手心才能养出的骄傲蕴入骨髓。骄傲之余又觉得可悲,过于顺利的人生就像一场没有多少波折的戏剧,索然乏味。典允常常觉得自己分裂成两个人,一个纵情红尘翻云覆雨,一个不为所动冷眼旁观。

    这种感觉在看完御明正史书后越发强烈,家族的秘密和历史的雾霾太多,而他所肩负的太重。自御明正世元破坏两界能量平衡开启乱世,后裔不得不背负祖先的原罪。

    因而他们最大的责任是导回整个世界的应有秩序。但是秩序又是什么?是恢复千年前德法治世吗?是大陆统一吗?是多国制衡吗?是消灭忍者吗?是控制战争吗?是守住生死两界的屏障让魔物无法入侵吗?没有任何明确的告知,只有一代代人的坚持和摸索。没有方向,没有目的,没有未来,这样的责任未免太可笑了些。

    如果没有选择而又必须做出选择,那么,对御明正来说,这也是最值得选择的选择了。高傲和血脉都不容许他们放下“责任”。

    一切的根源到底是什么?我们何时才能找到出路?御明正典允三十二年的人生里,前十六年在寻找,后十六年在验证。最后答案指向了亡者与祈求者的终点——皇陵。

    “在这个荒唐的游戏里,定晟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角色。当年他窃取典宗至宝被我下令追查,和我多次有过交手。已经知晓的和能够战胜的都不足为虑。”御明正典允恢复他风流潇洒的姿态,“需要注意的是没有露面和不可预知之物。想必你进入皇陵,和我是一样的目的。”

    千手允沉吟:“你也觉得那个地方……是个阴谋?”

    “阴谋不至于,那是个囚笼。”御明正典允的手指在胸口画了个圈,“囚禁的不仅是身体,还有意志。总之……”他扬起眉微微一笑,“这我五百年收获颇多,不如找个地方交流一下?”

    话是对千手允说的,眼睛却看着苏我云晴。千手允嘴角一抽差点说出好走不送。

    “我们还有事。”千手允扭头盯自家云晴姑姑,后者在某允(少年版)无节操星星眼攻势下默默点头。

    御明正典允一顿:“……你找那个叫纲手的小丫头?”

    ……冷场一秒。

    千手允:“我需要那条坠链。”

    御明正典允:“啊,为了联系宇智波斑吧。”

    ……冷场三秒。

    千手允:“纲手是御明正血脉。”

    御明正典允:“我知道。”

    千手允:“叫大蛇丸的人的纲手的敌人,他们有危险,我们要赶紧过去。”

    御明正典允:“三忍之二再加一个九尾人柱力对付两个人,不会出大问题的,放心。”

    ……冷场五秒。

    御明正典允(内心):呵呵。

    千手允(内心):呵呵呵呵。

    “……不愧是御明正典允。”千手允咬牙切齿地笑,第一次无法直视自己的高智商。世界上有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什么的,实在太太太讨厌了!

    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逝不对等。这边千手允从六岁长到十二岁,而另一个世界却刚刚步入深秋。

    连绵阴雨淅淅沥沥下了整整一个夏天,天空终日沉积着阴霾。这雨到秋天也没有停,反而愈发凄冷。受降雨和日照的影响,这一年粮食收成并不好。

    缺水,忍者可以用水遁应付一下,缺阳光……没人能制造太阳。

    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商量后决定推迟立国大典。

    “看样子淫雨不会停了……”斑站在窗前遥望阴暗的天际,眉宇间罕见地染上一丝忧色。转过身来,神情又恢复了沉静。“炎君,请初代火影、商盟负责人和七长老过来一趟。”

    “尊令,宗主大人。”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更晚了!_(:3∠)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是宇智波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隐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隐玉并收藏我是宇智波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