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新苗 > 第二章 阿苗的家

第二章 阿苗的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苗刚来这个世界,心里不踏实,不敢冒冒然的说话,所以就以不变应万变,一边“傻”着,一边细心观察着这一世的家,等阿苗终于弄清楚家里的“历史”,已经过了好多个月,就这还是听人家东一句西一句说了自己拼凑出来的,毕竟已经过了这许多年,很多事都得老头老太太讲古的时候自己才听得到。

    这一世,与阿苗所知道的历史不同,历史在宋太祖时期拐了个弯,开宝九年,太祖并没有去世,反倒是太祖的亲弟赵光义,因恶疾去世,几年后,朝廷还夺回了燕云十六州,太祖驾崩后,太子赵德昭继位,是为太宗,太宗时期,政治清明,歌舞升平,又因太宗爱民如子,多次减赋,兴修水利,老百姓对宋室江山感激涕零,阿苗撞着头的那一年,正是崇宁二十四年,第二年,太宗使用新的年号,为元丰元年,阿苗也突然变好了,村里反倒是有人说阿苗是皇帝保佑的孩子,一时之间,刘家阿苗又从别人嘴里的“傻姑娘”变成了有福之人。

    说起阿苗,她是刘继宗最小的女儿,刘秀才果然没看错姚家姑娘,哦,现在得叫刘大娘了,自刘大娘嫁进刘家,统共生了5个儿子,除老三夭折外,其余的儿子都已经长成,到老大都可以说媳妇的时候,刘大娘发现自己居然又有了,刘继宗倒是高兴得很,可刘大娘却有点难为情,等孩子生下来,是个姑娘,这下整个刘家并吴家都轰动了,这可是这一代里唯一一个女孩。跟阿苗同辈的,除了自己的4个哥哥之外,吴家还贡献了三个,无一例外不是儿子,这样一来,阿苗反倒是独一份的了。

    所以可想而知,当阿苗从山上摔下来还摔傻了的时候,刘大娘有多揪心,这个刘家连新年都没过好,刘继宗跟刘大娘想了无数办法,后来都认命了,大不了养闺女一辈子,连刘秀才也因为阿苗从床上摔下来而大病一场,老人家刚过了九十大寿,在村子里是数得上的高寿,原来虽小病不断,大病却是从来没有的,唬的刘继宗两口子又是请大夫又是伺候汤药,生生瘦了一大圈,连吴家树根跟家里的媳妇都来看了一次又一次,这是家里唯一的长辈了,吴家的老爹老娘因逃荒,身体一直不好,树根成亲之后两个老人便不好了,刘继宗跟树根的娘,也因为在生树根的时候落下了病根,一直缠绵病榻,后来也走了,娘一走,爹就跟失了魂似的,没过多久,也跟着一道去了,刘秀才连女儿女婿走在他前头也没被打倒,反倒是阿苗这一摔,生生把个刘秀才给弄得大病一场,虽然有惊无险,可刘秀才的身子却更差了。

    既然定下了养一辈子闺女,这也是得告诉儿子们的,虽然儿子也疼妹妹,可不保证以后的媳妇们也能对阿苗好啊,看来还得给女儿多留些田地才是。没成想,阿苗后来自己好了,会叫人,会跑回跳,刘继宗两口子立马又请了大夫,老大夫看了也惊讶地不得了,这女娃娃,他当初是来看过的,分明是已经痴傻了,现如今却又好了?老大夫把把脉,看看阿苗的眼睛,头摇了半天,说了一堆的之乎者也,最后丢下一句“已经大好”便走了,连药都没开,听十里八乡都有名的大夫都这么说,阿苗她爹娘才放了心,连刘秀才也更有精神头了点,他是真的喜欢阿苗小丫头。

    阿苗现在的这个家,有太爷爷一枚,老人家虽然上了年纪,眼不瞎耳不聋,连背都不怎么驼,算得上是家里的老祖宗了,因着她摔了,生了一场大病,后来虽好了,可看着也比原来老了很多;爹娘各一只,哥哥四个,大哥哥刘正兴,已经娶亲,有一个小侄子,小名叫柱子,在家帮着刘继宗打理家里的田地,另外三个哥哥,二哥如刘正安,如今在镇上饭馆做活计,十天半个月回家一次,小阿苗最喜欢他,只因这个哥哥会给她带好多好吃的,二哥如今也到了说亲的年纪,只是他看不上村里的姑娘,一心想着等自己有出息了娶个镇上的姑娘;三哥刘正源,是个“老夫子”,十四五岁年纪,天天书不离身,小小年纪已经考上了秀才,四个男娃里面,刘秀才最喜欢他,就盼着他能有出息,日后做个举人老爷,最小的哥哥刘正文,如今十岁了,虽名字里有个文字,可最淘气不过,喜欢逗小阿苗,每一次都得把她逗哭,接着被刘继宗打一顿,就算这样也改不了这臭毛病,打完照样逗,小阿苗原来最讨厌他,后来阿苗“傻”了,没想到这个哥哥最伤心,天天陪着阿苗说话,没回应也没关系,他能一个人说好半天。

    吴家的叔叔,也就是树根,媳妇是当时的吴老爹做主娶的,吴家婶婶娘家姓叶,在娘家时日子过得艰难,原来她爹娘还打算把她卖到镇上的富户家做丫头的,后来吴老爹出了两匹布、二十两银子、一头猪跟一头牛做聘礼,把吴家婶婶给娶进了门,吴家婶婶进门后,孝敬老人,跟妯娌相处也好,其实刘大娘说起来也算不上妯娌,只是毕竟刘继宗跟吴树根是亲兄弟,他们两个的媳妇相处得好,当时的刘家娘子也是开心的。吴家叔叔跟婶婶有三个儿子,除了大儿子吴时旺娶了村里另一户刘家的女儿外,另外两个儿子吴时新和吴时洪,一个十六,一个十二,老二正在说亲,老三倒是跟阿苗她四哥玩得好,顺带着对阿苗也最心疼。

    自阿苗清醒之后,刘大娘就一直念叨着要去庙里还愿,大年初一的时候她可是在菩萨面前许过愿的,这不赶紧还愿,万一菩萨恼了把阿苗带走怎么办。

    “当家的,我明儿得去一趟庙里,前头阿苗摔了那会,我可是跟菩萨许了愿的”刘大娘一边解头发,一边跟刘继宗说话,间或伸长了脖子看看床上躺着睡着的阿苗。

    “是得去,得好好谢谢菩萨”刘继宗人憨厚,没成亲前是刘秀才跟他娘说了算,如今成了亲,凡是媳妇说的都对,外人看着有点夫纲不正,可他日子过得好啊。

    “你说,给老二求个签怎么样?他今年都17了,老大在他这个时候都快成亲了”,想到二儿子的婚事,刘大娘又是一阵头疼,年前本是相看媳妇最好的时候,自家偏偏因为阿苗的事情,一直也没心情招呼这件事,现在过了年,快要春耕了,没订亲的姑娘家里肯定是打算再留一年的,可这说亲、订亲、成亲一整套下来少不得得花一年多时间,要是等今年入冬了再说亲,那不得等到明年入冬才能娶上媳妇啊。

    “老二的心思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想找个镇上的媳妇,你以为跟在村里找媳妇能一样啊?”刘继宗一边‘吧嗒’‘吧嗒’抽着旱烟,一边琢磨着说道。

    刘大娘一把夺了刘继宗的旱烟袋,“不许再抽了,阿苗在屋里,你想呛死孩子啊。”

    刘继宗讪讪地笑,“这不是一下子没想到嘛”,嘴上说着,烟也不抽了,烟枪收了起来放在床头,可不能再呛着宝贝女儿。

    阿苗躺在床上,根本没睡着,现在这个时候,在她原来的那一世,顶多八九点,正是夜生活开始的时候,怎么睡得着,可刘大娘一直坐在旁边看着她,一边心肝宝贝似的拍着一边唱小曲,这小小的身体里住着的毕竟是个大人的灵魂,她可不愿意这么折腾人,只能默默地“睡着”了,所以现在刘大娘跟刘继宗说话,她可是光明正大地偷听。

    刘大娘敲定了明天上庙里还愿的事情,又在心里琢磨了一阵老二的婚事,也吹了油灯上床躺下了,现在日子是比以前好过多了,可农家人节俭的习惯已经刻进了骨子里,灯点着费油,还是早点睡觉实在。

    阿苗生下来之后一直是跟踪刘继宗两口子睡的,刘家房子多,刘秀才当年造新房的时候是打算着以后儿孙满堂的,没想到他自己命里只得一个女儿,好在孙子争气,儿孙确实是多了,可房子却有点紧巴巴了,尤其是几个孩子大了,都得娶媳妇。刘家现在的屋子,坐北朝南,位置正得很,共有5间房、一个杂物间并一个厨房,5间房里,西间住着刘秀才,刘继宗跟刘大娘占了东边的那间,再往东一点的一间房是新造的,给了老大两口子,另外两间,一间作了书房,刘继宗在书柜后头搭了张小床,原来是打算着家里读书的累了之后躺着休息的,后来老三过了童生试,考上了秀才,刘秀才盼着刘家老三中个举人回来,便发话让老三搬进了书房,这个房间也就变成了刘家老三的房,还有一间是家里男孩的,目前的常住人口是家里的老四,阿苗他二哥偶尔回家的时候也住,原来老大也一起,后来成了亲,便搬了出来。

    家里另有一间杂物间和一个厨房,因刘家都没分家,故而吃的也是大锅饭,刘大娘人厉害能干,可在厨房里却有些施展不开,想来也知道,刘大娘在娘家时是最小的姑娘,娇宠着长大的,嫁进刘家之前几乎没怎么进过厨房,小的时候有娘家姆妈,大一点了有好几个嫂嫂,哪里需要她动手,等娶了老大媳妇,想着终于能卸了厨房的担子,没想到老大媳妇女红是一顶一的好,这厨房里的活计却是个不凑手的,烧的东西还不如刘大娘,没办法,这做饭一事还是落在了刘大娘身上,大嫂子便在厨房里打下手。

    刘家的院子大,收拾地也齐整,整个院子都围着,最高的地方比人还要高一点,院门前边连着围墙用篱笆围着,篱笆底下种了两陇菜,东边跟西边各一陇,东边靠着围墙搭了两个棚,一个棚里养牛,另一个棚里养猪,牛棚里有一头老牛一头小牛,这小牛是阿苗他四哥养大的,从小牛生下来开始就一直是四哥在放,猪圈里两头小猪,是年前新抓的,农家人一般都是年前抓两头猪,到了村里开始飘桂花香时杀一头,农忙时节的肉食便顶够了,多了的还可以换些钱财,另一头留着过年,从进了腊月开始,村里家家户户便开始杀猪,这个月也是屠户最忙的时候,有时候一天能转四、五户人家,腊月里的每一天,村子里都飘着肉香;院子西边养了些鸡鸭,能有二三十只,每天能下十几二十个鸡蛋,刘家日子过得下去,这鸡蛋便紧着自己吃,有多的了才攒着,等镇上有集市的时候,拿去买了换些其他物件回来。

    刘家大院东边往前一点有个池塘,也是刘家的,池塘不大,也就一亩多点,这一片原来是块沼泽地,一直荒着,是村里刘老赖家的,刘老赖是个老光棍,家里老人都不在了,这刘老赖原也不叫刘老赖,只是他实在是又懒有赖皮,就得了个刘老赖的称号,他也不恼,平常也不爱侍弄庄稼,家里的几亩地都是甸给别人种的,刘老赖不干活,成日偷鸡摸狗的,过了上顿没下顿,谁家都去蹭一点,村里不管是谁说起都摇头,后来刘老赖学人赌钱把家里输了个叮当响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债,田地全卖了也还差点,眼见着就要被送到官府去了,农家人连里正都尊着敬着,更不要说衙门了,那可是有去无还的地界。后来刘老赖想起来家里这片沼泽地,死皮赖脸地磨着刘继宗给买下来,刘继宗被磨的没办法又有些同情刘老赖,便出了五两银子把那片地给买了下来,去里正处签了文书,刘老赖还了债,想想自己现在一穷二白,啥也没有,索性拿了仅剩的二两银子,出门“闯荡”去了,一直到现在十多年过去了也没见他回来。

    地是买下来了,可又不能种庄稼,若要像原来似的荒着,刘秀才又心疼,还是刘大娘拍了板,索性把地挖开,续了水用来养鱼,刘大娘回娘家央着娘家兄弟帮忙弄了些鱼苗,又有刘家兄弟淘气,去清河里捉了小鱼,也不管是啥品种,都往池塘里扔,刘家人不会养鱼,就算有这么个池塘,也没想着能养出多少鱼来,一年能收个几十条鱼也就差不离了。刘家的鸡平常都在池塘边自个找吃的,鸭子么,有个池塘便是天堂般的生活了,刘家一家人都爱吃鱼,尤其是刘秀才跟刘家老四,这一点也成了刘秀才特别喜欢老四的原因,没办法,这个玄孙连喜好都跟自己一样,可不得多喜欢一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新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子如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子如墨并收藏新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