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新苗 > 第九章 前世今生

第九章 前世今生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苗看到空闻方丈的时候,一句“爷爷”脱口而出,因为方丈实在是太像阿苗前世的爷爷了,除了没有头发这一点之外,简直长得跟爷爷一模一样,只见阿苗飞奔到方丈面前,抱起方丈的腿就开始哭得稀里哗啦,眼泪混着鼻涕一起擦在空闻方丈的僧袍上,把领阿苗过来的小沙弥看得一愣一愣的,这女施主为何如此激动?

    空闻方丈笑眯眯的看着阿苗,摸了摸阿苗的头,说了声“痴儿”,又对小沙弥说:“水净,去拧个帕子过来。”

    “是,方丈。”小沙弥恭敬地退下,这时候阿苗也反应过来了,爷爷几年前就离开自己了,而且自己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怎么可能看到爷爷,自己抱着的是寺里的方丈大师啊。于是阿苗用袖子擦擦脸上的眼泪,红着眼眶给方丈行礼:“阿苗见过方丈。”

    “呵呵,小娃娃,可想起来我是谁了?”方丈又笑着摸了摸阿苗的头,轻声问了一句。

    看到阿苗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方丈便知道阿苗还是没有想起来,刚想说话,门外传来敲门声。

    “方丈,帕子来了。”小沙弥动作极快,才两句话的功夫就拧来了一条手帕,帕子上还带着点热气,想必用的还是热水。

    “给这位小施主吧,水净,你先下去,我有话要跟这位小施主说。”空闻方丈重新坐在了禅修垫上,示意水净将帕子给阿苗。

    阿苗赧然,接过帕子后用帕子敷了眼睛,顿时觉得舒服许多,稍微好受些了之后又拿下帕子,偷眼望着已经坐定的方丈,实在太像爷爷了,阿苗心想。阿苗前一世里,跟爷爷感情最要好,因为阿苗可以说是爷爷养大的,阿苗的父母在阿苗上小学的时候就因为车祸去世了,从那以后就一直跟着爷爷,只有放暑假的时候会去外婆家,可因为外公总是很严厉,外婆每次看着阿苗就想起自己苦命的女儿,所以阿苗其实并不怎么喜欢在外婆家,只是因为外公外婆只有阿苗妈妈一个女儿,阿苗就成了家里两边三个老人的精神寄托,外公总是一脸严肃,希望自己继承他的法官事业,外婆除了对着阿苗的脸发呆就是把阿苗宠上了天,只有爷爷,还像以前一样对待阿苗,闯祸了就打,成绩有进步、做了好事就表扬,所以阿苗最喜欢跟爷爷在一起。

    “痴儿,还不醒过来。”正当阿苗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时,又听到方丈醇厚的声音。“可知道你怎么来的这里?”

    “跟我阿妈一起来的。”阿苗没想到方丈知道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或者说不确定方丈知不知道,便小心翼翼地说,说完又看了方丈一眼。

    “呵呵,你可想回去?”方丈笑了笑,又问了一句,这时阿苗有点明了,方丈应该是知情者,便恭恭敬敬地给方丈磕了三个响头,说:“请大师教我。”

    方丈突然敛了笑意,严肃地看着阿苗,阿苗由着他打量,过了很久,方丈才长叹了一口气,说:“罢了,你起来吧,说起来这件事是我塘山寺对不住你。”

    阿苗听了方丈的话,更加云里雾里了。“方丈你在说什么?”

    空闻方丈又沉默了好久,看着阿苗小小的个子,有点怯怯地站在自己面前,又轻声叹了一句,“你是想回去还是留在这里?”

    “我要怎么回去?”还是想回去的吧,虽然在刘家所有人都对自己很好,当宝贝一样疼爱,可是这里毕竟不是自己的家,阿苗也不可能变成小阿苗,再者,阿苗在这里,那真正的小阿苗去了哪里?阿苗总有一种抢了别人的幸福的错觉。

    “想知道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吗?”方丈又问了一句,阿苗点点头。

    “你随我来吧。”方丈朝阿苗招招手,往内堂走去,阿苗想了想,迈着小腿跟了上去。直到走到一个案几前,方丈在案几左边的木鱼上有节奏的敲着,过了一会,案几后面便显出了一个密道,方丈拿起蜡烛,看着阿苗又说了句“随我来”。

    走到这里阿苗有点害怕起来,踌躇着不敢往前走,方丈走了两步回头看着阿苗说:“跟上来吧,没事的。”也许是知道阿苗有些怕,方丈又回头安慰道“没事的。”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阿苗原来还很害怕的,突然接触到方丈的眼睛后却一下子充满了勇气,跟在方丈后面走进了密道。阿苗跟在方丈后面七拐八拐地大概走了半刻钟的样子,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禅房。

    “你来了?怎么,来看我死没死?”房间的尽头传来的声音,就像破败的吹风机一样,艰涩刺耳,仔细听还能听到一丝讽刺。本来静静的房间里突然有这样一个难听的声音,阿苗吓了一大跳,向前走了几步,靠近前面站着的方丈。

    方丈在阿苗的肩头轻轻地拍了拍,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说:“空琳,你还如此执迷不悟吗?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人的寿命自有天定,你如何能这样?”方丈的声音显得痛心疾首。

    “哼,老东西,说得好听,难道你不想延寿?”这一次的声音清楚了一点,阿苗听着应该是个女人的声音,可是方丈把女人放在密室里干什么?

    阿苗正想着,耳边又传来方丈平静了一点的声音:“方丈在世时曾告诫过我,你心术不正,要我好好约束于你,可惜我没有方丈看人的本事,又沉迷于医道忽略了你多时,造成今日的后果,也有我的责任。”

    “哈,可笑,败了便败了,有什么可说的,不用你假好心。”那人听着也有骨气的很,干脆利落的说,只是说完就听到一阵咳嗽,咳嗽声过后那人突然说:“不对,这里有生人的气息,让我看看你带了谁来。”那人说完周遭就安静了下来,阿苗有些害怕,此时方丈牵起来自己的手。

    “这,这是那个跟我抢身体的魂魄,啊~我要杀了你,若不是你,这具身体已经是我的了。”那人突然激动起来,声音也越发地刺耳。

    阿苗听到这声音,又往方丈的身后缩了缩,方丈把阿苗揽在自己手腕里,对着那人说:“空琳,你逆天行事,强抢无辜人之躯体,还想迫害其魂魄,我实在不能容你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当初敢这么做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我只恨,广心那老不死的居然给你留了后手,我技不如人,无话可说,随你怎么处置吧。”说完这句话之后那人就不再发出任何声音了,阿苗甚至连那人的呼吸声都听不到。

    “余生,你就在此好好忏悔你的过错吧。”方丈似乎也无话可说,过了许久,说出这样一句话之后就牵着阿苗往回走,从头到尾,阿苗也没有见到那隐藏在黑暗中的人一眼,方丈就像是特地带着自己走这一趟,只是为了跟那人说清楚一样。

    出了密道,方丈把手上的蜡烛放好,回到内堂之后对阿苗摆摆手,说:“坐吧。”

    阿苗听话地坐下来,欲言又止,今天听到的这一切实在是太令人好奇了。

    方丈看了阿苗好一会儿,才自说自话似的说:“塘山寺是十方丛林,历来方丈都是有德者居之,其中又以医术为最者为下任方丈。空琳是老衲的师妹,是老衲来塘山寺挂单三年后来的,她医术远高于我,悟性也甚于我,可当时的广心方丈却说空琳被凡尘所扰,不能静下心来,后来甚至直接说空琳心术不正,恐辱了塘山寺几百年的清名,不适合做方丈,最后点了我,我自觉比不过空琳,这方丈之位得之有愧,便对空琳放纵了些。”

    空闻方丈看了阿苗一眼,接着说:“老衲任方丈之后,研习医术,管理塘山寺,精力放在空琳身上便少了很多,没想到,她竟然不知从哪里学来了一门邪术。空琳执着于长生久矣,这邪术就是跟长生有关的,只要找一个与自己同年同月同日同时辰出生,且命理相通的人,在农历七月十五阴气最重的那一天,可以将那人的魂魄与自己对调,达到换命的目的,而空琳选中的人便是你这身体的主人。待我知道这件事时已经迟了,空琳的换魂之术已经施展,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在遥远的时空里,还有一个与你这原身的主人命理更加相近之人,这人便是你。”

    “我?”之前听这事情的时候阿苗还不清楚为什么方丈会跟自己说这些,现在突然听到自己,难道这就是自己会来到这里的原因吗?

    “是的,你,我知道此事时,原先的阿苗还有你的主魂已经被引了出来,我学艺不精,无法让你们各归其位,且那时你坐的铁盒子与另一个铁盒子相撞,已经无力回天了,我看另一个铁盒子里有个有孕的夫人,肚里的孩子已经胎死腹中了,便出手将原先的阿苗送进了那死胎中。”

    此时阿苗听到的对她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两只眼睛瞪得比铜铃还要大,方丈又摸了摸她的头发,接着说:“可你的魂魄,我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因为那时你的魂魄已经十分虚弱,若是把你引到这里,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可把你留在那里却是万万不行的,后来,我想到经书上有种做法可以把你带过来送进你现在这具身体里,可空琳却趁我不注意想要害了你,我实在无法可想,便用了广心方丈留给我的招魂香,这招魂香乃历代方丈留下的舍利所制,广心方丈给我的是上一代太虚方丈留下的,招魂香可招魂,且招的是最契合身体的魂魄,你比空琳更适合这具身体,所以…”

    方丈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下去了,不过不用说阿苗也知道,所以自己的魂魄进了小阿苗的身体,而空琳师太,万般努力一场空,且她魂魄自行离体去争抢别人的身体,耗费了大量的精力,所以阿苗听到的声音才那么虚弱,这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那在我的世界,我已经去世了是吗?”阿苗感叹了一会突然想到自己,如果自己也去世了,外公外婆怎么办?虽然她们一个对自己严厉,一个想从自己身上找女儿的影子,可无可否认的是他们很爱自己,如果自己真的走了,他们真的能承受第二次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这一点老衲实在无能为力了。”方丈闻言摇摇头,沉重地说道:“不过,你那个世界的亲人收养了你原生的魂魄,就是那个原本已死的胎儿。”方丈突然说:“因母体已死,胎儿原来也会死去的,但是我把原来在你身上的那个孩子送进了胎儿的身体里,虽然记忆已经没有了,但总算是活了下来,胎儿母亲已死,你的亲人在将你入殓之后就将这个胎儿给领养了。”

    听到方丈这么说,阿苗总算好受一些了,“所以,方丈,我真的回不去了,是吗?”

    “若有着一日,能找到跟你魂魄相契合的濒死之体,我可以勉力一试。”方丈双手合十,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后接着说:“施主,此事是我塘山寺之过,以后你有何困难,只要我塘山寺能帮,必不推辞。”最后一句话说得铿锵有力,倒把阿苗弄的手足无措。

    “大师,你严重了,还要多谢你救了我。阿苗也不是不讲道理之人,冤有头债有主的道理还是知道的,此事与方丈无关,阿苗多谢方丈救命之恩。”说着想跪下给方丈磕头。

    “使不得,施主不怪罪是施主大肚能容,我塘山寺之人犯下如此大错,是我无能啊。”方丈说着又叹了一口气,阿苗看着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其实反过来想想,现在这样也不错,在这里自己有刘家人疼爱,那一世,小阿苗可以得到外公外婆的爱护,阿苗,你放心,我一定会孝顺你爹娘的,你在那一边,一定要好好生活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新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子如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子如墨并收藏新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