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冠盖六宫 > 446.第446章 千钧

446.第446章 千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云溪盯着手里的这张字条,只觉得是重于千钧。

    璟姑姑看着杨云溪沉思,自然也是没再说话,只是悄然的站在一旁等着。

    良久,杨云溪用指尖婆娑了一下那温润的玲珑香薰球,侧头问璟姑姑:“对了,姑姑,今儿殿下说他过来不过来来着?”

    璟姑姑回想了一下,却是有些尴尬:“主子,殿下今儿只怕是要去李良娣那边的。”

    杨云溪顿时回过神来,想起了的确是这样的。昨儿夜里朱礼才再她这里歇了,今儿自然也不该再来的。不过——“就说我头疼,许是病了。透露给殿下就好。”

    这么一说,璟姑姑倒是有点儿为难了:“这般抢人,只怕叫人说闲话——”

    杨云溪微微一勾唇角:“李良娣素来大度贤惠,又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儿不高兴?”熙和当日从她这里将朱礼叫走,她如今也算是礼尚往来。

    “而且,殿下也不一定过来。”杨云溪收起纸条,仔细而郑重的叠了起来,轻叹了一口气:“殿下如今对她也算是看重的。以殿下的理智,只怕也未必就会因这两句话就改变主意。”

    璟姑姑听着杨云溪这样说,倒是蓦然听出了一丝丝的不是滋味和心酸来。只是有心想要劝说两句,却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劝,最终张了张口却是什么也没说。

    杨云溪自然是看见了璟姑姑的神态,轻笑出声后摇头道:“姑姑也不必劝我,我心里有数呢。”

    璟姑姑见杨云溪似乎也真没怎么样,便是这才退了出去,打发人去给朱礼“透露”杨云溪头疼,可能是病了的消息。

    谁知朱礼竟是没等晚膳便是过来了。倒是和众人想的都有些不一样。

    杨云溪和璟姑姑对视一眼,都是有点讶然,不过杨云溪随后一笑:“想来殿下这是想着一会儿再过去李良娣那儿罢。”

    一面说着话,一面杨云溪便是让璟姑姑去将朱礼迎了进来:毕竟她现在可是“病”了,做戏也要做全套不是?

    朱礼一进屋,便是见了杨云溪半躺在贵妃榻上看书。当即微微一皱眉:“既是头疼,怎么还这般躺着看书费神?”

    杨云溪搁下书,轻笑出声:“哪里有什么头疼?不过是骗人的罢了。”

    朱礼微微有些愕然,随后便是也忍不住笑了:“这是做什么?”倒是没有责怪的意思。

    杨云溪眨了眨眼:“要不大郎你猜一猜罢?”

    “想来是有什么事儿,也不好直接叫我过来。便是借着这个法子叫我来。”朱礼一脸从容淡然的分析,又带了微微笑意:“只是下次却是不许再用这样的法子了,没得叫我担心。”

    杨云溪点点头,顺从的应了一声:“好。”顿了顿却又反问朱礼:“真担心?我以为以大郎的智慧,只怕早就猜到了呢?”

    朱礼听着便是摇头:“这种事儿怎么猜?”

    “那大郎不如猜一猜,是为了什么事儿?”杨云溪抿唇,玩笑着看着朱礼。

    朱礼略略一沉吟,又顺手拿了杨云溪的茶来喝了一口。

    杨云溪有些不好意思,嗔怪了一声:“等下宫女就将茶端上来了,大郎你喝我的作甚?”

    朱礼淡定的看了杨云溪一眼,唇角微微一扬:“你的我难道不能喝?”

    杨云溪哑口无言,半晌摇头:“罢了罢了。”也不和朱礼再争辩什么,只是催着朱礼再猜:“快猜猜看,到底我是为了什么事儿?”

    朱礼一笑:“因为曾贵妃?曾贵妃今儿叫你去,可是说了什么?”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和大郎你猜谜的话,必定是不能赢的。这事儿殿下虽然没猜对,可也是猜得差不多了。是因了曾贵妃,不过倒不是她那会儿跟我说了什么,是曾贵妃给了小虫儿一个见面礼,但是里头却是有一枚蜡丸。”

    说到这里,杨云溪看了一眼朱礼。却见朱礼果然是提起了兴趣,凝神仔细听着。

    不过杨云溪却也是不一口气说完,只是拿出了那纸条来递给朱礼。

    朱礼接过来展开一眼,随后神色便是大变。饶是朱礼这般总是淡然镇定的人,看了这三个字也是这般,杨云溪心头微微叹了一口气,总算是相信了璟姑姑的说法。

    她以前还从不知道世上还有这样的东西,竟是能让人如此疯狂。之前璟姑姑说,她只当是夸张了。如今看了朱礼这般的神色,便是知道了璟姑姑之前是真没夸张的。

    朱礼看了一眼杨云溪,一脸的若有所思:“你觉得这是什么意思?”

    杨云溪一怔,随后便是低声答道:“我觉得,应该是提醒。五石散有什么用,大郎你比我清楚。谁会用五石散,大郎你心里也是比我明白。”

    朱礼一笑,却是分明有几分冷厉的味道:“是啊,我看见这三个字的时候,就该什么都明白了才对。”

    觉出朱礼情形不对,杨云溪便是伸手握住朱礼的手掌,轻声唤道:“大郎。”

    朱礼目光一顿,随后渐渐重新柔和下来,却是苦笑了一声:“谁能想到是这么一个情况?安王再不争气,总归也是父皇的亲儿子,可是他竟然……”

    五石散是什么?除了刚被配出来的时候流行了一段时间,后来便是一直是禁药。为何会成为禁药?正是因为它的药性太特殊了,一旦染上根本就是很难再不去服用。而一旦抗拒不了诱惑,那么就是饮鸩止渴的一个下场。

    五石散这种东西,用好了是药,用得不好,那就是毒了。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朱礼的手:“不过是利欲熏心罢了。”

    朱礼沉默一阵子,却是忽然又微微眯起了眼睛来:“不过,曾贵妃又是如何知道的?她又为何这般隐晦的告诉我?”

    杨云溪自然也是想过这个问题,不过她却是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自然,面对朱礼这般的疑惑,她便是只能回答一句:“大郎你都不知道,那我就更不知道了。”

    这个答案,或许只有曾贵妃知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冠盖六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婉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婉音并收藏冠盖六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