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冠盖六宫 > 570.第570章 驱逐

570.第570章 驱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听到“战事吃紧”这四个字,杨云溪便是心中紧了一紧:“战事吃紧?怎么回事儿?这都年关了,怎么的仗还没打完?”

    朱礼苦笑一声:“是啊,今年也不知怎么了,西蛮那边仿佛跟知道咱们这头一举一动似的,咱们越是吃紧,他们就越是打得猛烈。”

    杨云溪也不知怎么的,下意识的便是想起陈归尘来:陈归尘如今也在打仗呢,也不知道情况如何?

    只是这话她如何能问朱礼?就是再想知道,也是只能压在心底不一句话也不问。更不敢叫朱礼看出半点端倪来。

    倒是朱礼主动提起了陈归尘来:“归尘那头也是一直没有好消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杨云溪便是觉得像是有人在她心上抓了一把,登时就让她心都紧了一紧。当下她勉强一笑:“总会好起来的。咱们到底实力更雄厚些,哪里就真怕了那些蛮夷?”

    朱礼又是一声轻叹:“话是这么说,可是哪里真能这么耗下?国库亏空,本就不足以支撑。这般下去,让将士们吃什么用什么?还有那一层层贪官——”

    朱礼说得忧心忡忡,杨云溪听得同样忧心忡忡。只是却都是无可奈何:杨云溪只是个深宫妇人,根本管不得这样的事情。而朱礼呢?朱礼则是有心无力。他是可以管,可是皇帝允许吗?

    皇帝自是不允许。

    若是皇帝允许,那么也不是这个情形了。

    用过了晚膳,陪着朱礼散步的时候,朱礼却是又冷不丁的说了一句:“此番过了年,我还是打算试一试。”

    杨云溪愣神了一下,才算是反映过来朱礼口中那个试一试是指的什么。朱礼应该是想整顿一下朝中的风气。

    原本这件事情也轮不到杨云溪来置喙,可是朱礼问话的语气里,却是分明有着征询的意思。

    杨云溪几乎是没有犹豫的,便是看着朱礼道:“不管大郎你想做什么,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朱礼其实问这话也不是真就拿不定主意了,而只是想看看杨云溪的意思罢了。杨云溪支持与否,对于朱礼来说,其实也并不会对他产生任何的动摇。

    不过,有人站在自己这边的感觉,到底是极好的。朱礼几乎是有些享受的一笑,牵着杨云溪的手,也不再言语,只是默默的往前继续走。

    如今宫中四处都已经是挂好了灯笼,红彤彤的照在白雪上,便是又多添了几分喜庆来。

    “小虫儿都已是一岁了。”杨云溪看着那些灯笼,便是不由得轻叹了一声。

    “过了年,我便是着人去接她回来。”朱礼自然也是想念小虫儿的。若非局势如此不明朗,又有太多的动荡,他又哪里舍得将小虫儿一人丢在南京?

    “过了年,安王的封号便是没了,大郎你也可以安心一些了。”对于朱礼来说,其实竞争最大的,还是安王朱启,毕竟嫡子的地位在那儿摆着呢。而如今这般,朱礼倒是的确可以放心几分了。

    朱礼一笑,倒是有那么几分感叹:“母后如今还在恼我呢,如今我去请安她也不肯见我。而熙和又是如此——”

    杨云溪的手指微微用力一下,随后又飞快松了力道,故作轻松道:“母子之间哪里又哪里有隔夜的仇?也不过是一时之间气恼罢了。等到过了年之后一切尘埃落定,迟早皇后娘娘也会谅解大郎你的。”

    其实倒不是李皇后理解朱礼,而是到了那个时候,即便皇后是不理解朱礼,那又如何?安王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么李皇后唯一能够仰仗的只有朱礼,所以李皇后理解与否原谅与否却是都不重要的。

    到时候,只有李皇后看朱礼脸色过日子的份儿。

    朱礼显然也是明白杨云溪意思的,当即便是苦笑了一声,言道:“但愿如此罢。”

    杨云溪想着皇帝的金丹,便是多嘴问了一句:“那个道士呢?”

    “凌迟了。”朱礼说得轻描淡写,却是让杨云溪眉头都是忍不住一跳。凌迟这种刑罚,虽她是没见过,可是却也知道那是多酷烈的。

    将大活人一刀刀的就那么片成一片片的肉片,不说别的,只说那人心理上的折磨,便是已经足够煎熬了。

    不过杨云溪却也不是那等心软之人,在她看来,那道士有这般的结果,那是罪有应得罢了。在一开始和朱启合作的时候,那个道士就该是做好了被凌迟的准备。

    谁叫他们算计的人,是天底下最尊贵最有权势的那个人呢?

    “那金丹呢?”杨云溪沉默片刻后这般问了一句。既知道金丹是假的,那么皇帝应该是不会再愿意服用,但是……

    “换了方子,不过却是戒不了了。”朱礼轻叹了一声:“这东西就像是附骨之蛆,除非有大毅力之人,轻易是拔出不得的。父皇头疾甚重,离不得这个了。”

    杨云溪便是越发默然,也越发的觉得宫中下一场丧事是离得不远了。

    皇帝身子本就不算好,又这般一折腾,如今只怕也就好比是那蜡烛一般,烧的不过是自身精髓罢了。一旦那灯芯烧完了,也不过是只有熄灭一个途径罢了。

    朱礼叹了一口气,“若是我将来我也有犯糊涂的一日,你便是千万提醒我才是。”

    杨云溪听了这话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哪里又会有这种情况?而且,你哪里会如此?我才不信你会如此。”

    朱礼和皇帝却是不同,她怎么也不觉得朱礼会像是皇帝一样糊涂至此。

    “谁又说得清楚呢?”朱礼苦笑一声:“父皇以前何曾又是这般呢?”以前皇帝虽然多疑,可是总也不至于如此糊涂。可是现在呢?多疑,暴烈,冷酷无情,是非不分……

    哪里还有以前英明的样子?

    朱礼叹了一口气。只觉得有些骨子里都隐隐在发寒。对那些道士便是有本能的厌恶。不过想到皇帝的命令,最终朱礼又皱了皱眉:“父皇的意思是,驱逐道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冠盖六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婉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婉音并收藏冠盖六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