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冠盖六宫 > 1170.第1170章 说不出口

1170.第1170章 说不出口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熏走的时候,神色也是不大好看。不过杨云溪却是并不怎么在意——徐熏这般,也着实无需在意什么。毕竟,又有什么可在意的呢?徐熏就好比是那快要抽干了水的池塘里的鱼,拼命挣扎又如何能?难道又能翻出多大的浪花?

    纵是翻出了浪花,可是也影响不了什么。

    杨云溪抿了一口茶水,摇头一笑。

    徐熏关切墩儿是不假,可是这方式……却是着实让人有些不大喜欢就是了。且也不合适。

    “惠妃也不知怎么了,倒是感觉这考虑事情越发不周全了。”杨云溪皱了皱眉头:“也像是在破罐子破摔了似的。竟是全然不在意这些了一般。”

    兰笙撩开帘子让奶娘抱着阿石进来,一面又笑:“主子何必管别人的事儿?不都说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杨云溪听了这话,倒是不禁笑着摇头:“你说得倒是对,我竟是无话可说。”可不是这话么?管徐熏做什么?她又不是真的闲着没事儿做了。

    将这事儿抛开去,最后杨云溪笑着领着阿石玩耍了一阵,又一同去路口等着小虫下学。这一日,翔鸾宫里自是欢声笑语。

    秦沁出宫那日,前来拜别之后,秦沁倒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徐熏,然后才又笑着拉着阿媛往外走。

    阿媛看了一眼秦沁,又看一眼徐熏,最后仍是只缓缓道:“秦妃出宫后,若是有什么难处,尽管差人向本宫回禀,旁的不说,阿媛却是不能受半点的委屈。”

    秦沁一愣,转身过来再度朝着杨云溪深深一拜,最后才又轻叹了一声:“多谢皇后娘娘开恩。”

    这一声“秦妃”,算是给了秦沁脸面。也将秦沁的地位重新提了一提,至少让秦沁离开这皇宫的时候,没再有那么的难堪。

    等到胡蔓拜别的时候,杨云溪同样是提了胡蔓的位份。虽没有封号,可却也是成了妃位。胡蔓心头一松,抬头想看一眼杨云溪,抬起来一半的时候,却是到底又生生的止住了,只是盯着杨云溪裙子上的凤纹心头一阵复杂。

    她却是没法不复杂——她以为她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可是没想到临了被贬出宫去了,反倒是还升了位份了。

    送走了胡蔓和秦沁,杨云溪便是又看一眼徐熏。然后便是下了逐客令:“我也乏了,你们也都是散了罢。”

    徐熏抿了抿唇,到底也是一句话也没多说,只是告退出去了。不过她心头却也是明白,她的选择时间是真不多了。

    而这头,朝中不少人都看着宫中动静呢。原本想着人出了宫之后倒是可以借题发挥一番,可是没想到……皇后竟是在出宫之际又将二人分位都提了一下。虽说秦沁反倒是比不上以前,可是到底比起被贬责之后强多了。

    关键是杨云溪这么一个举动,倒是显得十分的仁厚宽容了。叫人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就是护送的队伍,也是让朱礼调的精锐,务求一行人平平安安的到达行宫。

    所以,纵然觉得不痛快不甘心,朝中到底也没冒出来别的什么声音来。

    杨云溪也是微微松了一口——如今倒像是两军对垒,一个不留神就要吃亏。她这一次倒算是度过了一劫,又平安的往前走了一步。而下一步,则就是徐熏那里了。

    徐熏其实已经退无可退。只是她自己还不肯承认,所以兀自挣扎不休罢了。只是就好像是已经跌在了蜘蛛网上的蝴蝶,越是挣扎就越是挣扎不脱,也越是将自己裹得紧,伤得深。

    徐熏回了自己宫中的时候,却是发现墩儿已是回来了。

    墩儿看了徐熏一眼,见徐熏似乎兴致不高的样子,最后他便是低声问了这么一句:“母妃是瞧见阿媛她们,所以难过么?”

    徐熏看着墩儿沉静得仿佛什么都知道的目光,倒是忽然不想再瞒下去了:“是啊。怎能不难过呢?唇亡齿寒——她们都走了,下一个也就该是我了。”

    墩儿伸手攥住了徐熏的手,低声道:“母妃不用怕。纵然你出了宫去,我也必是会去看母妃的。我也不会忘了母妃的。”

    徐熏张了张口,只是还未曾发出声音,就先落下泪来。滚烫的泪水砸在了墩儿的手上,墩儿微微一颤,眼圈儿也慢慢红了:“母妃别担心我。我会好好的。”

    徐熏蓦然哭出声来:“母妃怎么能放心?我若出宫去,就只剩下你一个人——”

    “我还有父皇。”墩儿几乎是有些迟疑的憋出了这么一句话,而后又道:“就是母后,为了名声也不会刁难我的。阿石身子不好,父皇不会考虑他。而阿木……到底还小。”

    墩儿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倒是让徐熏有些意外,同时也忍不住皱眉:“这些话是谁与你说的?”

    “我自己想明白的。”墩儿自是不愿意再生出事端,最后便是如此说了一句。

    徐熏却是只有些不信,只是却也是没表现出来了,最后便是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墩儿的头道:“墩儿长大了。倒是都会说这些话了。”

    “所以,母妃只管放心出宫嫁人罢。”墩儿对着徐熏的眼睛,最后说了这么一句话。语气有些局促不安,仿若是费了很大的功夫才说出来这话。

    事实上,本来也就是这样的。

    徐熏微有些诧异,最后便是叹了一口气:“墩儿你这般说,可想过结果?且不说这事儿可行不可行——”

    “母妃却是糊涂了。”墩儿摇头,眼底亮得惊人:“父皇既是说出了口,那么必是能做到的。母妃不可质疑父皇。”

    墩儿对朱礼的维护和信任崇拜却是从心底里散发出来,徐熏一噎,反驳和劝说提点的话便是生生的噎在了喉咙口,怎么也说不出口了。最终她只能苦笑了一声——她又该如何对着这样崇拜信任父皇的墩儿说,你只有这么一个父皇,可你父皇却是不只你一个儿子,而你父皇从小便是不曾多喜爱过你。只不过如今你成了太子,他才开始看重你罢了?

    她说不出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冠盖六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婉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婉音并收藏冠盖六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