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狐玺 > (12)芣苢

(12)芣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是我十四年来第一次离开西州城,出远门,这三个字对我而言是极度陌生的。当然,即将迎来的一切都将是陌生的。

    西虬距离幽国路途较远,即便是日夜兼程也要三日才能到达。因是第一次坐长途的马车,一路上又颠簸的厉害,我始终昏昏沉沉的,欲睡却不得,脑袋嗡嗡的疼,胃里也隐隐作呕的感觉,十分难受。

    车马行了一整天,中途只小憩过一次,简单吃了些现成的食物及水果、糕点。随行的骑马侍卫约有三十余人,宫人约二十余人分坐在五驾载物马车上,皆是用来装载随行用品以及我那些陪嫁嫁妆。而我所乘坐的这驾车撵自然是精巧多了,从内到外都被精心装饰过。毕竟是出嫁的女子,即将入宫的妃嫔,碍于身份,我只能始终坐在马车里,不便随意下车走动。

    自额前垂下的淡紫色薄纱遮住脸,时间久了便觉得憋闷的慌,此刻也管不了许多,便将那薄纱摘了下来,总要透透气,不然还没到幽国就得被活活闷死。

    车马不知是行到了哪里,我悄悄掀开右侧的窗帷,一阵清风扑面,顿时清爽了许多。

    天色将晚,霞光微醺,云垂牧野,芳草成窠,翠微之余熏风微动,有归鸟声隐隐在耳。所谓良辰美景大抵就是这样的吧,只是此生注定没有良人在侧,怕是要辜负了这光景了。

    我心里一阵感念,风拂面而过,竟不自觉流下泪来,怕被人瞧见,只得放下窗帷,偷偷拭去。可刚要坐稳,便听见车外的马儿一声长嘶,身子不由得猛向前倾,幸好我及时扶住了窗棱,马车瞬间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是东方甫贤的声音,这声音离我如此近,听起来似乎就在我耳边。

    我将面纱重新遮上,稍稍掀开左侧窗帷一角,想透过小小的缝隙一看究竟。

    是他吗?那棕色骏马背上的男子正微微扬起的下巴有着无比精美弧度,再看一眼,才确信那果真是他,原来他一直在我的左侧。

    只见一个带刀侍卫来到他跟前,一骨碌从马背上翻下来,屈膝跪地,双手抱拳道:“启禀左贤王,已行至关山,天色已晚,且山路险阻,多有不便,天黑之前怕是过不了山头了,是进是留,请左贤王明示。”

    “嗯,行了一整天路了,大家伙都还没正经吃上一顿饭,眼看这天就要黑了。既然如此,就传令下去,今晚在山脚下扎帐休息一晚,明日再早早赶路,即便是委屈了咱们,也不能委屈了西虬公主。”

    “诺,属下得令。”

    那侍卫得了指示,便大声吆喝传令,声音如雷贯耳,紧接着便有众声应“诺”。

    这东方甫贤对待下属口气倒是亲切的很,没有丝毫居高骄纵的架子,完全不像面对我时的那副皮囊,可见此人是有多阴险多善变。

    车马继续走着,没走多远就停了下来,大约已到山脚下,选好了安营扎帐的地方。

    我静静地坐在车撵中,听见外头的各种噪杂声,悄悄从窗帷的缝隙向外探究。众人都在各尽其职,扎营的扎营,生火的生火,捡柴的捡柴,做饭的做饭,收拾杂物的收拾杂物,布置营房的布置营房,各个忙得不可开交。

    正看得仔细,忽然见到有人正走近窗帷前,我赶紧松了窗帷,略整了整额前的面纱,正襟危坐,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启禀公主,左贤王吩咐奴婢前来禀告公主,请公主暂时在车撵中休息,待奴婢们收拾妥当,再来请公主入营帐。”

    未曾看清模样,听声音知道是个年纪不大的宫娥,声音里夹着欢喜。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辛苦了。”

    我柔声回答着,心里便想着她应是个活泼的人,又或许是她第一次出宫,总之从她的声音里能听得出那种难掩的快乐。

    “诺。奴婢叫芣苢,是被分来专门服侍公主起居的,公主若有什么吩咐,只管叫来奴婢去做就是。公主一路受累,且先好好休息着,奴婢就先去为公主收拾营房了。”

    她仿佛是自顾自地说着,声音依旧是那么欢喜,虽少了些稳重拘谨,却不失可爱与明媚。

    没等我说些回应她的话,便听见她欢快离去的脚步声,踩的地面上一片细碎窸窣。

    我兀自笑笑,心里倒颇有几分羡慕她。

    可一转念,我又想起了臧儿,不知臧儿现在怎样了,太子一定会善待她吧。只愿她能保全自己,小心应付代夫人,在宫中安稳度日就好。

    在车撵中坐得久了,加之一路颠簸,这会子忽觉得肩膀和脖子都有些酸痛,连身子也有些僵了,我轻轻地活动几下肩臂,觉得浑身乏力,便斜倚着窗棂闭目养神。

    可这一闭目,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大约也没多大会儿,就被耳边一个声音唤醒了,有人隔着窗帷在和我说话。我迷迷糊糊惊醒过来,脑袋还有微微的痛,只听见那人似又重复了一遍:“公主,奴婢芣苢前来伺候公主去营帐休息。”

    “你且来扶我下车吧。”

    我低声说着,用手指轻轻揉了揉太阳穴,又略整了整额前的面纱。此时,已有人掀开了车帘子,只见一双明亮剔透的眼睛正笑盈盈

    地看着我,那张脸如孩童般瓷白圆润,自有一股子天真无邪的可爱劲儿,一对酒窝浅浅地点缀在两颊,似霞光斜映在水面上,顺着如雪的香腮向两鬓渐渐荡漾开来。

    旁的宫人回话时总是低眉垂眼的,不敢抬头正视。这丫头倒是丝毫不避讳这点,说话时候总笑盈盈地看着你,眼波里流转的皆是喜气。加之年龄尚小,稚气未脱,非但不惹人厌,反教人觉得活泼聪慧,很有生气。

    “你是芣苢?”我柔声问她。

    “回公主的话,正是奴婢。”

    她声音如银铃,翠色宫衣衬得她肤色愈加雪白,说话间已灿笑伸出手来扶我下车。

    主仆二人一路朝着营帐走去,进入帐房就瞧见五六个个利索的宫娥退居在两侧,跪身向我行礼。

    “都退下吧,我想好好休息一下。”我强撑着笑容,柔声命令着,众人便唱诺退去了。

    此时身边只剩下芣苢,见我坐下,她便赶紧帮我摘了面纱,果然十分伶俐。她拿着面纱,瞬间似有些不知所措,怔怔地看着我,不知道在想什么,微微扬起眉毛,表情有些惊讶,随即脱口而出:“公主容颜果真惊世,难怪太王太后说,西虬来的公主非比寻常。奴婢虽进宫不久,可幽王宫里诸位王妃和夫人也是见过的,竟无一人能及公主!”

    “嘘!”我赶紧竖起食指,做了个让她禁声的手势。这丫头如此口无遮拦,真叫人忧心。我人尚未到王宫,便有人说这样的话,万一传了出去,岂不是令我四面树敌?

    “有些话万万说不得。”我定定地着她,她意识到了自己失言,用手捂住了嘴巴,不住地点头。

    “奴婢知错了,还请公主责罚。”说罢跪了下来,诚惶诚恐,泪珠子已挂在两颊。

    我并无心责罚她,只希望她收敛些罢了,见她慌了神,转而柔声对她说:“罢了,只是你既然来服侍我,那凡事便要谨慎一些,切勿再像刚才那般口无遮拦的。退下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诺。奴婢记下了,谢公主恩惠,以后定当小心。那奴婢就不打搅公主休息了,这山郊野外的比不了在王宫里方便,甘棠怕是一时半会儿也送不来晚膳,公主可好好歇上一会儿,若是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奴婢,奴婢就在这门外候着。”她说着一面用袖子擦了擦眼泪,一面起身准备退下。

    甘棠,芣苢,恰是一对儿好名字呢,我不由得冒了句:“甘棠?”

    芣苢已擦干了眼泪,转而又有了明媚的微笑,小心翼翼地答:“回公主的话,甘棠与我都是太王太后亲自指派来服侍公主的婢女,只是这会儿伙房人手不够,她方才去帮着准备晚膳去了。太王太后和左贤王都吩咐过,公主的衣食住行一定要仔细,不能委屈了半点儿。”

    原来是太王太后派来的人,我见她答得如此小心,全然不似之前的性子,心里竟有些不忍,便笑着朝她点点头,她亦笑着施礼退去。天底下的王宫想必都是一样子阴沉沉的,人人皆是如履薄冰,哪里还能有这份性子,她这般明媚倒也算难得。虽是这样想着,但也不敢放松了警惕,毕竟知人知面难知心。

    不过,芣苢显然没明白我不过是对她们二人的名字感兴趣,她非但不知,反倒是一股脑儿道出了自己的底细,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

    这样的名字倒不是寻常人会取得来,甘棠、芣苢皆为《诗》中国风名篇。

    宫娥若是得主子眼缘,便会得主子赐名,想必是太王太后给取的,那太王太后当是位精通诗书礼仪之人。

    可太王太后乃是幽王的祖母,何以对未曾谋面的我如此优待?竟将自己宫里的宫娥指派给我?

    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多想无益。此时身边并无熟知底细的人可用可信,这丫头言行看似单纯,也定要观察一些时日再说。

    我暗暗思量着,随手拿起妆台上的那只鸟鹊身形的桃木梳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理着襟前那一缕细密的发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狐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姿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姿年并收藏狐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