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狐玺 > (13)甘棠

(13)甘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幽国强大,**也定是佳丽如云,其中亦有别国公主,旁的公主皆是幽王三年前选妃之时被选中的,自然嫁得风光无限。可像我这样为了休战而被送来联姻的公主,又和人质有什么区别呢,只是身为女子,不如那些在幽国做人质的公子们有价值罢了。

    可即便如此,幽国仍是不许我带陪嫁宫娥一同前往,足见幽王的警惕之心,此人必定疑心极重且不好相与,想要获取他的信任也定是件难于登天的事。

    记得太子傅说过,幽国从前乃是西戎一方小国,在诸国之中毫无地位,也并不起眼,经商羽变法之后渐入佳境,幽人奋发图强,日益强大起来。到东方甫尹继位之时,六国之中已无一国能与之抗衡。幽王残暴,幽军每占一城,必定屠城,上至七旬老人,下至襁褓婴孩,格杀勿论,幸存者无几,场面十分凄惨。

    父王当年竟会与如此凶残狡诈的人立约,怎能不被暗算?

    想到这儿,我紧咬了咬下唇,已是泪盈于睫。

    帐房里的油盏燃的正旺,映得铜镜里的那张脸恍若失了真,心如同被钝的刀子来回撕扯。

    我不忍看镜中自己的表情,凄然转过身去,捂着心口,挨那床边斜卧下来,将脸贴在那绯红缎面底子上绣了玄色飞鸟祥云鹿图样的云衾被,幽人以鸟为其先祖,故此王室的装饰、衣物、器皿以及王的随身之物等等,大都是以鸟兽为主,而非以龙虎猛兽为尊。手指轻轻摩挲着被面,凉柔若女儿家的肌骨,眼前那些玄色的图样渐渐模糊成密密麻麻的黑点,似心里的血滴子一滴滴地滴在上面。

    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听见门外有人喊着:“公主,甘棠给公主送来了晚膳,请公主用膳。”

    醒来头昏昏沉沉的痛,只懒懒地回应了句:“拿进来吧。”

    我勉强着坐起身来,芣苢见状赶紧扶了我一把,我微微晃了下头,只觉得浑身乏力,见面前跪着一个紫衣少女,双手捧着食盒。

    “如此,你便是甘棠了?”

    见我这么问,她猛然抬头一愣,不待我看清她的模样,瞬间又低下头跪下来行礼。

    “回公主的话,奴婢正是甘棠。奴婢给公主送晚膳来了,请公主用膳。”她规规矩矩地倾着身子跪着,双手稳妥地捧着食盒一动不动,给人以沉稳秀美的感觉。

    “放在小桌上便是。”

    “谢公主。”

    她将食盒放在旁边的小桌上,又俯下跪拜谢恩,才起身退在了一旁。芣苢扶了我起身,我目光有意无意地在看着甘棠,身量比芣苢略高也略纤细些,眉眼皆是灵气动人,举止进退得当,不似芣苢活泼,沉稳却不沉闷,很是顺眼。

    看得出太王太后对我是费了心思的,面上微微一笑,柔声道:“果真也是个标致的人儿,想必太王太后也是忍痛割爱才将你二人赐于我的,等到了王宫,还要劳烦二位带我前去太王太**中当面谢恩。”

    “公主谬赞了。公主即将入宫为妃,甘棠与芣苢能够服侍王妃是奴婢们的福气,日后奴婢二人定当尽心尽力侍奉公主,一来不负太王太后之所托,二来不负公主待奴婢们的恩泽。”她拉着芣苢跪拜在地,恭敬叩首,芣苢跟在一旁附和着,样子远不如她沉静。

    这更引加起我的注意。

    甘棠她年纪与我相仿,语气温软,言辞从容,虽和芣苢一样初见主子无半分怯意,但是比芣苢多了些稳妥沉着,此刻倒真觉得芣苢只是无邪单纯罢了。若不是在太王太**中精心调教过,便也是天生如此,那倒确凿凿更为难得。

    我心里的算盘琢磨得八八九九,却没有确切答案,但不管怎样,在没搞清楚状况之前,绝不能让她们看出我有疑虑。

    于是佯装着轻松的笑意,悦声道:“快起来吧,不必拘礼。既然是太王太后亲赐的人,自然都是顶尖儿的,哪里还能有不好的理儿?虽是主仆,但希望都能像自家人一样相处。我不曾带陪嫁的侍女过来,往后可真是要辛苦你们二位了。”

    二人同声应诺,伺候我在小桌前坐下准备用膳。总共有四五样小菜,有酸腌豆角、风腌牛肉、辣兔肉、烤乳鸽、醋腌白菜,样样都很精致,看上去很有食欲。

    我看着这些菜肴,真心地感叹道:“行路匆匆,郊野之中还能做出这样的美味佳肴,实在是难为你们了。”

    “公主言重了,照顾好公主的衣食起居是奴婢们分内的事。公主快尝尝吧,若是有不合口味的,还请公主恕罪,奴婢们下次一定改进。”甘棠一面为我放置碗筷,一面说着。

    我先尝了口酸豆角,脆嫩可口,酸的倒不厉害,微微有些辣味,嚼在嘴里很有味道。我点点头,又吃了一些,觉得很开胃,于是就着米饭吃起来,烤乳鸽和风腌牛肉跟我从前在宫里吃的味道很像,盐味和辣味也刚刚符合我的口味。

    见我吃的很是开心,甘棠和芣苢脸上也渐露欢喜,在一旁适时为我布菜。

    只是吃到这辣兔肉时,我又想到了叔母后。

    七岁那年父王与母后相继驾崩后不久,我被带到叔母**中生活,一切对我而言都是陌生的,于是年幼的我已经尝到孤独和恐惧的滋味,夜间我时常梦见已去的父母,惊醒之时总是又哭又闹,闹的整个景寿宫都不得安宁。叔母后总是温柔耐心地安抚我,给我讲故事,给我唱儿歌。任凭我怎样胡闹,从不厌弃和责骂。我睡眠不妥,情绪低落,再加上不肯好好吃饭,自然免不了要经常生病。

    宫医多次来诊均说是脾胃失调所致,除了汤药以外,还需依赖食补。这一味食材便是兔肉,兔肉性凉味甘,有祛病强身、开胃健脾之效。宫中兔肉烹饪方法单调,均以烤制,烤后的兔肉常有酸味,我最厌吃它。叔母后知道以后,便每日亲自下厨为我做一道辣兔肉丁,起初吃的时候并不知道是兔肉,只觉得十分好吃,每次都能多吃一碗米饭。每餐吃的饱饱的,再去喝那汤药也不觉的胃里恶心难受了。

    后来身体渐渐好转,我也渐渐安静下来,渐渐懂得乖巧。我因为喜欢吃这道菜,便问起是不是鸡肉,叔母后告诉我是兔肉。于是隔十天半月的,就嚷嚷着要吃,叔母后就给景寿宫里的厨子亲自示范烹饪方法,以备日后我想吃时随时可以让他们做。

    我至今还记得那烹饪法子,事先要将兔肉切成小块用盐巴和山椒腌制一夜,然后再过热油炸一小会儿,捞出将油沥干放在一旁,将佐料在油锅里翻炒出香味,再把这兔肉倒进去,兑进一些米酒,煮半个时辰后翻炒出锅就可以了。

    我一只手颤抖着夹了一块兔肉放入口中,慢慢嚼着,喉咙有些哽咽,和从前叔母**中做的略有不同。我极力自持,不愿在甘棠和芣苢面前落泪,可一时哽咽,辣椒沫儿不小心呛入气管,我放下筷子,扭过头捂着嘴巴猛地咳嗽起来,这眼泪终于顺理成章地垂落下来。甘棠、芣苢二人见状,慌忙一边倒了茶水,一边忙着轻拍我后背。我狠狠咳嗽,又喝了几大口水,稍微缓了一些。

    “公主怎样了?都是奴婢不好,这菜不该做的太辣,只是左贤王吩咐过,说西虬喜咸辣的食物,要奴婢们照公主家乡的口味准备膳食,奴婢厨艺不精,揣摩有误,害得公主受罪,还请公主责罚。”

    甘棠在一旁请罪,我嗓子里难受,想说话说不出,又咳嗽起来。心里却在思量着,这个左贤王面上不动声色,私下里竟连我素日喜好都掌握如此清楚,他到底有何目的?

    “公主,甘棠她不是有意的,还请公主原谅。”

    芣苢一面帮我倒水,一面替甘棠求情。

    我见她们如此紧张,柔声道:“哪里就是你们的错了?是我自己不小心才被呛到,与你们无关。”话音刚落,又轻咳了几声,看了眼甘棠,轻声问道:“这几样菜都是你做的吗?”

    “回公主的话,是奴婢做的,材料都是事先备下的现成的,奴婢又略微加工了一下。”

    “你过谦了,我虽不懂这些烹饪之道,却也大约知道这些菜即便是有现成的材料,也需要费不少功夫,已经很接近我平日的口味了。我要谢谢你,谢谢你在我远离家乡的途中精心为我准备的这些饭菜,也算解了我的离乡之苦。”

    “可是,奴婢刚才害得公主白白受罪……”甘棠噙着泪,抬头看着我,满眼感激之情。

    我笑着说:“不怪你,刚才我吃这辣兔肉时想起了我的家人,一时情难自禁,才会被呛着。”

    此时,芣苢也跪在一侧,细声说:“公主如此宽和,奴婢与甘棠今日能侍奉公主真是奴婢们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见她二人皆如此,我缓声道:“快起来吧。”

    传闻幽国宫规严苛,对宫奴滥用酷刑,或许并非虚传,否则也不至于主子稍有不妥,她们便如此胆战心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狐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姿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姿年并收藏狐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