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狐玺 > (14)青山暮雪诉衷肠

(14)青山暮雪诉衷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沉而莽莽,帐篷外面一片寂寂,只听得见虫鸣。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心口一阵阵发闷,遂不由得坐起身来,踟蹰之际,一阵笛声如潺潺清泉顿濯我心。吹的是青山暮雪,这荒山野岭,夜半三更,何人能在此肆意奏笛?一时好奇,匆匆穿好衣衫,欲出去看个究竟,竟被尚未睡熟的甘棠拦住。

    只见她跪在地上,伸出双臂以拦我去路。

    我故意装作愤怒的样子:“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拦住本公主去路!“

    甘棠满眼委屈,表情坚定,婉声道:“请公主恕罪,左贤王吩咐过奴婢,公主不可离开营帐,行进途中多有险况,且此时夜已深,公主若有任何闪失,奴婢担待不起。“

    见她不肯让路,我只好换了语气:“我只是睡不着,想出去透透气,定不会令你为难。“

    说罢我便要绕她而去,见她再次拦在我跟前,满是焦急:“公主若执意如此,奴婢只有去禀报左贤王了。“

    一听到这个人,脑海里立马浮现出那张几乎时刻冷笑的脸,气不打一出来,立刻停下了脚步。

    许是见我有些愠怒,甘棠犹豫片刻,缓了缓细声说:“想来公主是第一次离宫,颇感不适,若实在睡不下,不如让奴婢陪你一同散心可好?一来免得公主烦闷,有奴婢跟着也好照应。二来若是左贤王问起,奴婢也好说辞。“

    见她如此诚恳与惶恐,我又着实不想闷在这帐篷里,虽不想被人跟着,但总比出不去的好,遂答应了她的请求。

    甘棠动作轻快,随手拿起一件绯色大氅披在我身后,轻声道:“外头更深露重,公主可别着凉,烦请公主动作轻一些,免得惊动那些值夜的守卫。“

    “嗯。“我微笑朝她示意,心里生出一丝暖意。

    甘棠随我身后,二人轻手轻脚绕到帐篷后面。我全然是对那吹笛的人感到好奇,此番出来自然是想探个究竟。

    “这曲子奏的极好,你可知是何人?“我小声问着身边的甘棠。

    甘棠想了想,压低声音说:“奴婢也不知,这首曲子听起来有些耳熟,只是一时也想不起在哪里听过,是在哪里听过呢。“

    甘棠在我身后喃喃自语,我自顾自地寻声而去,不知不觉踏入一片丛林,笛声越来越近,由清澈空灵到明媚灿烂,转而凄哀直下,竟奏的愈发悲伤起来,衬得夜色愈发清冷孤凉。这吹笛之人虽技巧高明,格调高雅,却是个心思颇重之人,我一面走一面在心中碎念,直到那笛声逼近耳畔。大约百步之处是一方断崖,一个身形高大俊拔的缟衣男子迎风而立,双手持一方澄碧玉笛,仅看得到侧面,却有着令人惊叹的精美轮廓,月光之下,如同妖孽。一时惊奇,不由得步步走近,笛声戛然而止,在我离他仅五步之遥的时候。

    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嗖地转身欲走,却看见甘棠气喘吁吁地迎了上来,我见状赶紧对她一边摆手一边使眼色,示意她噤声离去。谁知这丫头居然丝毫没看见,只顾着上气不接下气地嚷着:“公主!公主走得好快,奴婢在后面跟不上,吓得以为要走散了,好在终于找到公主了。“

    此刻我已不敢回过头去,想必身后的男子早已发现了我们,夜半三更竟在此偷窥一个男子还被人发现了,我实在又窘又羞,脸上一阵灼热。正站在那里慌乱不知所措,忽然听见背后一个耳熟的声音如冷箭穿过:“你是怎么照顾公主的!“

    竟然是他!这下更觉窘迫了,脸上如热油翻滚,恨不得挖地三尺钻进地缝里去。

    “二公子?“看得出甘棠也颇为惊讶,即刻诚惶诚恐地施礼:“奴婢参见左贤王!“甘棠跪在地上,不敢抬头,连呼吸都有些急促,支支吾吾道:“奴婢,奴婢该死,公主第一次离家不能安睡,想出来透气,奴婢本来也是劝阻的,但奴婢想着在一旁陪着公主总不至于出差池,没成想就跟散了……“甘棠的声音渐渐地下去,见她如此惶恐,我担心白白连累到她,已忍不住要开口。既然已经撞上,也没必要躲着,倒看他能奈我何。

    “不怪她,是我自己执意要出来的。“我转过身来,面上强作淡定,冷冷地说道。

    “哦?“见他嘴角再次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两鬓有发丝随风而动,微微扬起的下巴似匕首在月光中愈显冷煞。那样子美得不可比拟,却又令人生厌,堂堂七尺男儿居然生得这样美,还说不是妖孽。

    我看不得他那幅德性,不等他再度开口,便抢了话机:“还请左贤王不要责难于甘棠,一切皆是狐玺自作主张。不过真要追究起来,恐怕左贤王也难脱干系?“

    他目光里闪着些许讶异,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一字一句冷冷道:“与我何干?“

    我微微一笑,正声道:“若不是左贤王深夜在此奏笛,我也不至于左右不成眠,正是左贤王的笛声扰人清梦,因此何以怪得他人?不过,想这深山幽谷,夜清月明,能听到如此动人笛声夜不成眠也算值得。这首青山暮雪,左贤王吹得极好,如诉衷肠。“说罢却有些后悔,怎可这般轻易道破人心,窘的不过是自己。

    他仿佛未曾听见一般,并不答话,也不看我,只转向甘棠,仍是那动听的声音:“你先退下吧,回头再问你的罪,我还有要事和公主商议,片刻我便会送公主回营帐休息,今晚之事不可跟任何人说起。“

    “诺。“甘棠应了声便要起身离去。

    “不妥!“我慌忙唤住甘棠,一想到要独自面对这个妖孽,浑身都不自在,不知这左贤王是否故意要刁难我,我强装镇定:“我既为入宫妃嫔,单独与左贤王在此碰面实有不妥,若是传入他人耳中被误解,只怕既辱了我西虬体面,也坏了左贤王美誉。左贤王岂会不知男女授受不清之说?“说罢,心中只觉得恼怒,这左贤王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莫非是存心要我难堪?此人心机一等一,绝不可掉以轻心。

    谁料,甘棠竟笑着对我说:“公主请勿多虑,我家公子乃第一谦谦君子,幽国上下无人不知,绝不会因此而有损公主清誉,否则怎会有'贤王'的美誉。即便是王上知道此事也不会多心,况乎他人?公主大可宽心,奴婢先行告退。“

    我刚想说什么,却见甘棠笑着利索地转身离去。

    第一谦谦君子?这甘棠可真会奉承,一口一个我家公子,不像是太王太后派来的,倒像是他左贤王指派来的,大约这左贤王深得太王太后喜欢。

    事已至此,我索性没了先前的局促,量他也不敢拿我怎样,无非是讨厌看见他那张脸罢了。

    “说吧,找我何事?“不等他说话,我率先开了腔。

    他仍是那副目空一切的样子,面上万年不变的冷傲的笑意,却忽然换了语气,和声道:“如何知我如诉衷肠?“

    原来是为这个?看来我果真一语道破他心事,只是他竟然为了一句话留我在此,真是愚稚,倒不像他的做派。哼,你想知道,我就偏不说。

    “无心之言,左贤王不必挂心。若无他事,狐玺先走一步,不打扰左贤王雅兴。“我说罢转身便走,可没走几步,却为自己刚才所言悔青肠子,丛林里一片漆黑,虫蛭嘶鸣,已全无来时的胆量,只觉毛骨悚然。不得已,忽想起他刚才说会送我回营帐,便硬着头皮转身试探道:“此时已无来时月明,左贤王方才不是说要送我回去?“

    “既能来,便能去。“此时他已转过身去,背对着我临崖而立,语气恢复了原本的冷漠与不屑,双手抚笛,不再做声。

    翻脸如翻书,如此小气。被他呛了回来,心中颇感不快,我只得壮了胆子只身返回来时的路。没走几步,身后笛声响起,这次竟吹的是《月牙泉》,乃是一首民间广为传唱的儿歌,在这黑漆漆的路上听来十分舒适,令我想起儿时母后每晚哄我睡觉的场景,母后哼的正是此曲,心中陡然升起一层暖意,我一路随着曲调轻声哼唱,渐渐竟不觉害怕了。直到前方现出灯火的光亮,不知不觉已到了营地,身后那舒缓悠扬的笛声渐远了些。我轻手轻脚地回到营帐里,见一旁的芣苢仍在酣睡,甘棠则在等我回来,见到我只轻声施礼,便轻手轻脚为我更衣,直到伺候我躺下,方才退到一旁睡下。

    那笛声仍在耳畔,始终未停,我躺在床上内心格外宁静,渐渐有了睡意,不知不觉像被带入一片无边的花海,周身皆被暖香环绕,身子轻飘飘似乘着软软的祥云飘摇在花海之上,满眼的红黄粉绿深来浅去……

    翌日清晨,醒来之时便听见帐房外头有来来往往的脚步声,许是昨夜睡得沉,坐起身来头脑有些昏沉,不过三五个时辰,却仿佛睡了很久。手指轻轻摩挲着太阳穴,正欲唤人来梳洗,见芣苢蹑手蹑脚地进来,见我已然醒来,柔声说:“公主醒了?奴婢正怕惊扰了公主好梦,一心想着手脚要轻些,不曾想还是惊醒了公主,还请公主恕罪。”

    我伸出手指微微拢了拢额前的发丝,微微笑道:“我早早便醒了,并非你所扰。”

    话语间,芣苢已传唤门外的两名宫娥进来,二人看起来十分伶俐,穿着一式的鹅黄色宫衣,梳着一式的双螺髻,先是报了姓名,沉香和落英,遂请了安施了礼便伺候我梳洗。

    待一切收拾妥当,便见着甘棠双手捧着食盒笑盈盈从外头进来,“公主请用膳,外头马车已备好,左贤王吩咐奴婢,待公主用过早膳,即刻便要动身。“我浅笑着应允,一面吃着一面回想起昨夜之事,猛的回过神来,昨夜竟是伴着他的笛声入眠?他令我吃了冷眼,却赠了曲子于我?抑或他只是个人喜好,而我想多了些罢了?此人真是性情多变,心思古怪。是也好,不是也罢,而这又与我何干,我为何要因此而思来覆去?日后,我为王妃,他当尊我一声王嫂,仅此而已,况且我又怎会忘记自己为何入幽?切莫自寻烦恼。我思量着,竟感到有些许不自在,只匆匆吃罢饭,忙唤了甘棠芣苢前来陪我去乘车。

    出了营帐,宫人们正匆忙收拾行囊,环顾四周却不见左贤王的身影,正准备乘车之际,一位身形骠悍的带刀侍卫跪在跟前请安,双手抱拳,声音粗犷:“属下乃左贤王贴身护卫扈惊云参见公主。属下奉左贤王之命沿途护送公主,左贤王天不亮便接到密令有要事处理,王上已命他快马加鞭先行一步回都城咸城。属下定会恪尽职守,保护公主安全,还请公主放心。“

    遂命他起身,便上了马车,心中竟有一丝怅然,却说不上是什么。转头轻撩起车帘一角,看着不远处丛林愣神,昨夜正是从那个方向回来的。那莫名的怅落只一闪而过,很快便回了心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狐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姿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姿年并收藏狐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