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冷魅首席戏娇妻 > 017:妥协、惨叫,钻心的痛

017:妥协、惨叫,钻心的痛

作者:画村如锦2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说起穿着,柴安安还真得不想放过郝麟。她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地冲口而出:“管天管地,管不了拉什么放什么呢?穿衣穿鞋也是一样,我喜欢怎么样你也管不着。再说了,在这浪沧城里,只要我喜欢那就是时尚。我就是穿着乞丐的衣服,只要我跟晓晓上一趟t台,那就是浪沧城的流行趋势。你欣赏不了那是你没眼光。”

    “不是一般的自信,盲目的自信。无知的人就是盲目。”郝麟的话里明显地不屑,还有武断地肯定;好像柴安安是失足少女到了屡教不改的地步。

    柴安安得瑟地回剌:“我盲目。你不盲目你也去走走t台,引领一下浪沧城的风向呀。只怕你一上去,就成了水果宴。人家的水果宴是红肥绿瘦,你的水果宴就全是皮,香蕉皮呀、西瓜皮呀。其实呀,你最希望别人送你一张人皮,那样能把自己装点的像个人。”

    柴安安说到这里内心解气了很多,本以为郝麟怎么着也会吹胡子瞪眼睛,然后最好来一个气急攻心、无可救药什么的。可是郝麟只是随意的回道:“你还真是伶牙俐齿,总算这一路也不是太寂寞。要不然我还以为是拉了个道具在车上。”

    这时柴安安好不舍得地放下电话,然后言不对题地开口了:“郝麟是你的真名吗?”

    “当然,本人坐不改姓,行不改名。不像有些人,讨好父亲时跟父亲姓,讨好母亲时跟母亲姓。就是一株墙头草!”郝麟这是在挤兑谁呢?

    或许别人听了无所谓,可是柴安安一听就火了:“你什么意思?什么叫讨好?说谁是墙头草?”

    “什么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算是明白了。其实吧,做贼心虚这个词说得是很有建设性。后面还有一个词是跟着的,就是不打自招。你看吧,我也没有明说你是讨好谁就能跟着改姓的人;我也没说你是墙头草,你却非要不打自招、对号入座,我也是没办法。那你告诉我,你没跟你母亲姓时,原来是姓什么的?”郝麟心情好像很好,从后视镜里看到柴安安气得跟一只憋气的青蛙似的,他脸上实在拉不住,嘴角带着得意又扯了一下。

    “姓你个头。”柴安安又在磨牙,发出“咯吱,咯吱”响声。

    柴安安的反应好像让郝麟并不满意,他继续说道:“你父亲这个姓着实不是一般的特别,从没听说过,可是从他女儿口里说出来的也假不了。我正在发愁,以后我见他时要怎么称呼呢?我总不能见面就说:‘你个头先生,你好,我是你女儿的初吻情人加初夜情人。’这样有骂人的嫌疑,也多少显得我没休养。”

    有时候,有些事气极了,再好的涵养也是无法控制的。何况柴安安是在她“标准后妈”强权压力下才勉强做淑女的。

    只见柴安安起身快速用手肘勒上了郝麟的脖子,把郝麟的头控制在驾座上,嘴里恶狠狠地骂道:“王八蛋,你以为你是谁?得了便宜卖乖卖个没完没了就算了,还在骂我父亲。我真拿你没办法吗?现在我就要你的命!”

    先下手为强,向来都是站点先机的。柴安安此时认为控制住了郝麟的要害,那郝麟的小命还不就把玩在她手中。

    郝麟一脚蹬向刹车,车子就直直地停在了马路中央。车轮发出了被虐待之后极剌耳地抗议声。

    跟着车后传过来一连串地紧急刹车声……

    还好,这是市区限速地带,郝麟没超速,他后面的车也没超速,才没有酿成大祸。就算车后一遍叫骂声,因为现在车窗都紧闭着,柴安安和郝麟的也听不见。就算有些许的叫骂尾音传来,他们俩好像也没时间理会了。

    看车内——

    车一停,柴安安手上加力,想让郝麟快点求饶。

    可柴安安的得意想法并没延续多秒,她只觉得勒住郝麟那只手虎口一麻,跟着头发就被抓住,然后一股大力把她拖向前,她的身子就往前翻去摔在了车的仪表盘上。

    柴安安稍稍明白就发觉自己的样子很难看,也很难受,头朝下还别扭在某处。她本能地出口:“救命呀!救命——”

    柴安安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沦落到喊救命都那么吃力的时候,喊第二声就开始气短。她准备坐起来却发觉不太如意,一只大手按着她的肩膀,她就起不来。

    柴安安威胁道:“放开,要不我再喊救命。”

    “你已经喊过了,周围有人来救你吗?”郝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手却是没有松开。

    柴安安顾不得屁股还在痛,慢慢地用双肘撑起,让自己的身子一点一点从仪表盘上斜滑下来……

    终于脚够到了车板时柴安安心情稍安,可是肩膀上的抓子还没拿来。她这时才发现脖子更加不舒适,原来她的脖子就搁在了车的档把上;她往下挪身子时,郝麟把她的肩膀往下推了,使得她一只脚圈在了地上,一只脚却只能蹬在车窗上。

    “这是一个极不雅观的姿势,你却这样的展示在我面前。说实话,就算你喊救命,别人看见你的脚在车窗上乱踢,看到我这么有魅力地笑着,不用想就是小两口在*;他们也不会过来。”郝麟的话很是得意,他确实很镇静地扫视着车窗外面。

    “你要怎么样才放了我,肩膀都被你抓碎了。”柴安安是悲哀的:怎么就遇上了这么一个恶魔?

    郝麟手上的劲道有些松:“你保证不大喊大叫、乱踢乱跳,趁我开车时捣乱时,我就会放开你。”

    见柴安安在考虑中,郝麟接着说:“你觉得肩膀要碎了吧?准确地说那里是琵琶骨,我现在会手下留情的,毕竟真要碎了,我这辈子可就要对你负责到底了。看你这副德性,如果要我负责一辈子,我还真要好好地考虑一下值不值。”

    “谁要你负责了,有本事你就捏碎我呀?”柴安安才不相信肩膀上那一双爪子会有多大的力道。她咬牙:这年头的人都吹牛不打草稿的原因就是因为吹牛不要钱钱付账的。郝麟这个王八蛋属于做了坏事还要赚利息的。郝麟的本性和人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啊——”柴安安内心对郝麟的诽谤式评价还没完就叫了起来;原来她的肩膀真的痛——钻心的痛。

    【新文天天坚持更新这么久了,终于鼓起勇气开口求了:收藏个呗、票票个呗,我会更到底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冷魅首席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画村如锦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画村如锦2并收藏冷魅首席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