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冷魅首席戏娇妻 > 204:惊喜:唇里面的伤

204:惊喜:唇里面的伤

作者:画村如锦2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却说,柴安安回到家关上了门,然后安静地听了听门外,听不到任何声音,她也就放弃听了。心里还不解气地说:不回家,你就在车里坐一夜吧。

    因为跳舞时出了很多汗,柴安安这时很渴,接了一杯水正要喝时,听到了摇控锁车的声音。

    她知道那是郝麟回家了。

    端在唇边的水突然就慢慢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喝了起来,本来她是想一口喝干的。

    不知她想到了什么,竟然喝着喝着就开始笑了,至到把水喝完,她才嘟喃一句出声:“那脸拉的,原来吃醋时,是这个样子的。比平时更难看!不过比平时有趣一点。”

    接下来,回房间、洗澡、上床睡觉,柴安安心情都很不错!今天应该是能好好睡一觉了,没有任何心思了——陆晓晓都有安全消息了。

    柴安安忘记了一件事,就是郝麟是那么容易罢休的人吗?

    感觉刚睡着,柴安安的手机就响了。

    她一看是郝麟,想着不接电话直接关机的,可是一想到这么近说不定下一刻郝麟就杀过来了,也没有不可能。

    于是,柴安安滑开接听键,直接呛白:“都几点了,你不用睡觉的?”

    “我睡不着。”确实是郝麟的声音。

    “睡不着,为什么呀?”柴安安这就是有些明知故问了。

    “你说为什么?”郝麟声音里突然变了一种声音问:“你的唇洗干净了吗?”

    “你说什么?”柴安安坐了起来,准备开骂,可一时没想到骂什么?

    “你过来陪我睡。”郝麟真是不要脸的说,要求说得这么直白。

    柴安安想也没想就拒绝了:“想得美。”

    “你得补偿我。”郝麟像是很有理似的。

    “我也是受害者。”柴安安大声吼着,可是又突然捂着嘴巴,她不确定自己睡着时爸爸妈妈有没有回来。

    “你不来。我就去你那,你自己选择。”郝麟一点也不讲理,好像今天不和柴安安睡就不会罢休。

    “你敢来我就——我爸爸妈妈都在,他们会打断你的腿。”柴安安假装声音很小,像防自己的爸爸妈妈听见一样。

    “只怕他们现在不浪沧城了吧。”郝麟顺口一句。

    “你怎么知道?胡说的吧!”柴安安根本不信。

    “我猜的呗。估计陆薏霖夫妇也不在浪沧城了。做长辈的知道自己失踪那么久的女儿突然在某地出现了,会沉得住气?”郝麟像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不信你可以打电话给你爸爸妈妈。

    柴安安就真的放下手机。抓过床头的移动电话打给了妈妈柴郡瑜。

    竟然如郝麟所说,柴郡瑜在电话里说不在浪沧城了,说没在离开前告诉柴安安是因为觉得她可能睡觉了。

    放下移动电话,郝麟的电话又来了,第一句就是:“来吧,要不我就去你那。不过说实话,我的床你比你的床大点;再说了。也防着你父母有个什么事又突然回了浪沧城。”

    “能不能让我自己好好睡一觉?”柴安安有些招架不住了。她也不愿意去郝麟那里。更不愿意郝麟来她的床-上。因为她的床比较窄,郝麟总喜欢找理由把腿放在她身上睡,最后她就是半夜被压醒。

    “不能,赶紧决定。”郝麟没给柴安安多少时间考虑。

    “好吧,我去你那。”柴安安嘴上是答应了,可是拿下了移动电话的听筒、关了机又睡下了。

    想想还是不对,于是她起床把窗户卡上锁;把卧室门也反锁了。

    这下可以放心睡了!完全封闭、完全安全的空间!可以踏踏实实地睡一晚上的觉了。

    柴安安非常满意自己的妙招。然后放心的躺在床上睡了。

    或许是她太累了,一睡着又开始做梦了。

    郝麟不知为什么又在和别人打架。她想挡也挡不住。对方一会儿是廖镪、一会是陆铖、一会儿又是杨默。然后最后就是很多影子在围攻郝麟。

    柴安安想不担心,想说郝麟是自找的;可是这时,她又特别的担心郝麟被打伤。她很想上去拉郝麟走,可是寸步难行,她想喊,一句话也喊不出来……

    不对,好像嘴里被堵了什么东西,然后还有问题,身上很重……

    柴安安睁开了眼,黑暗里她什么也没看明白,可是她知道是怎么回事,是郝麟在吻她。

    不对,是郝麟在咬她,她感觉到嘴上的痛了。

    她想推,推不动,手就到了郝麟的背上。

    抓!就成了柴安安唯一的动作。

    她越抓,郝麟越是用牙刮她的唇。

    最后柴安安实在是感觉缺痒时,放弃了抓。

    那样吧,郝麟也放开了她的唇。

    她赶紧拯救自己的肺,吸点痒气入肺。

    郝麟放开了柴安安的唇,并没有停止吻她。边剥着她的睡衣,边往下啃她……

    柴安安感觉唇上的痛,可是来不及顾忌;因为她感觉到郝麟嘴到哪,她就痛到那。

    咬到她胸前时,她痛得弓起身,痛出了声。这一声在黑暗里也真是痛楚满满的,让夜都感觉到在痛。

    郝麟当然也听见了。

    他停顿了一下,没再咬,可是嘴一用力,柴安安又弓起了身,这一次不是因为痛,而中因为郝麟的那一吸好像触及了她的身体深处,激起了某种不安宁因素。柴安安是抗拒这种感觉的,痛她能咬牙忍着,可是她不要这种暧昧不清的感受。

    郝麟像是故意要柴安安难堪似的,又是用力一吸……

    柴安安推拒越来越没有力气,所有的气力像是被郝麟一下一下的吸走了!

    感觉到柴安安身体软的没有任何抵抗力时,郝麟挤开了柴安安的腿;挤进了柴安安的身体……

    虽然在黑暗里,两个人除了各种动作,都没有成句的话,可是柴安安明显的感觉经历了几重天。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感觉到了痛意;感觉到了某种排山倒海般的入侵。

    后来她又感觉到了郝麟的温柔……

    再后来她又感觉到了没着没落云里雾里的……

    …

    醒来时,柴安安又感觉到了重量感。

    不用说,郝麟的半边身子还禁锢着她。

    睁开眼,她竟然看到郝麟也睁着眼看着她。

    见她睁开眼,郝麟似问似是感叹地说:“醒了!”

    “你说呢?难道我是睁着眼睡觉的人?”柴安安明显的早上心情不好。

    郝麟并不在意柴安安的态度,说:“我只是在数数,我一直看着你,数到多少数时你才醒,结果还没数过千。”

    “无聊!醒了你不起床,还压着我,让我一晚上都在做恶梦。”柴安安如实说的,郝麟的到来真让她像做了个恶梦似的。

    “那能是恶梦?我在呢,应该是美梦!”郝麟欲吻柴安安,可是柴安安忙退缩;因为她感觉到嘴有些痛。郝麟眼神一收就把她压在了身下。

    一只手紧紧地捂着郝麟的嘴巴,柴安安尖叫出声:“痛,真是痛,赶紧放开。”

    郝麟有些犹豫地看着柴安安,哪里痛了,我看看。

    柴安安眼睛都痛湿了:“一说话就痛,你赶紧下去。让我起床。”

    郝麟看着柴安安的痛苦样,从她身上直接滑下了床。

    柴安安起身穿上睡衣,然后走向卫生间刷牙。

    郝麟竟然光个身子跟在她后面。

    她想着进卫生间就关门的,没成功,郝麟一只手就把门撑开了。

    郝麟竟然就在她面前上了小便,感觉硬赶是赶不走了,她就只有装着没看见,挤牙膏刷牙。

    可是牙刷进嘴里没刷两下,她就痛叫出了声。

    站在一旁准备着调水冲澡的郝麟忙回身:“怎么了?”

    柴安安模糊不清地说:“痛,嘴痛。”

    “我早上很仔细的看了的,昨天我咬那么厉害,嘴皮上一点破皮都没有呀,怎么会痛?”郝麟不太相信地看着柴安安的领口,如果柴安安说胸前痛,他还是相信的;因为现在柴安安的脖子往上露在外面的地方全是柴红的牙印。

    “里面,不知道里面怎么了。”柴安安痛的边跺脚边抽气,希望借助点吸进来的空气减轻点嘴里的痛。

    郝麟这时才内心有些慌了:“来,我看看。”

    看到牙膏泡里有血时,郝麟忙说:“先别刷牙了,来,先把口里冲干净。”

    柴安安照做了;然后郝麟再捧过她的脸,然后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好像是上下嘴唇里面都有血印,有一处还破皮了。当时太恨你和杨默那样的,就想把你的唇里唇外都刮一遍,没想到里面那么嫩,给刮破皮了。要不一会儿带你去医院上点药吧。”

    “走开。”柴安安知道是怎么回事时,眼睛又湿了,眼泪不争气地掉下来了。为了掩饰自己的脆弱,她推开郝麟后,忙用凉水搓脸。

    郝麟有些愧疚,站在柴安安身后搂着她说:“要不我去买点药。只是,这一时我还真不知道哪种药治口内的咬伤。”

    ”我知道。”柴安安对着镜子里的郝麟说:”把你的牙拔两裸下来,我就不痛了。”真的?那行呀,来,你拔。”郝麟明明是在让柴安安消气,可是因为脸上没有笑容,显得特别的认真,特别的傻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冷魅首席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画村如锦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画村如锦2并收藏冷魅首席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