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冷魅首席戏娇妻 > 206:惊喜:沾便宜

206:惊喜:沾便宜

作者:画村如锦2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戴个丝巾。”柴安安不喜欢郝麟这样的口气。

    郝麟话变了,有些冷:“我昨天晚上的话,你真没听进去?”

    “那能怎么办?浪沧夜唱是什么地方呀,我们一定要把事情讲明白的,该承担的一定要承担。我都没什么,你的钫钜刚在浪沧城不久,是不能得罪杨默的。虽然你不用去巴结他,可是也不能和他有明显的亏欠。有时候破点财是能消灾的。”柴安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顺口说出了这些。

    郝麟听了柴安安的话之后,把她扯进怀里:“安安,你这么说,我更不会让你去了。记住,浪沧夜唱以后不要去了。其实你去,以杨默的傲气是不会要你赔偿的。那等于事情还是没有解决,白跑了一趟。这样吧,我让安容去一趟。处理这样的事安容比你有经验。那样,杨默也不会因为面对熟人不好意思开口讲条件。”

    “这一说,还真不错。安容出面是比我强得多。”柴安安像是同意了郝麟的意思,这时往郝麟肩膀上一抑,靠在他的肩头说:“以后别那么冲动。我见过杨默的身手,不说你不是他的对手吧。可是要赢他不容易!”

    “我冲不冲动是你决定的!”郝麟不想告诉柴安安,他对输赢没有太多的想法。他经历的都是生死之战,赢了就是能活着,输了就是活不成了。他和杨默之间还没到那种程度;如是那种程度了,那他会自己和杨默单独约,不会让安容去处理这件。再说郝麟相信在柴安安的心里他比杨默重要的多。而且以他对柴安安的了解来看,柴安安虽然有些叛逆,可是骨子里是单纯的,继承了很多的传统观念。柴安安的脑子里,虽然没有坚守三从四德这一说。可是她是真情至上的。现在柴安安都能为他的钫钜考虑了,这难道不是说明她对他郝麟这个人很上心了吗?

    “我决定你的冲动?”柴安安想了想:“好吧,以后我在你面前尽量不做让你冲动的事。”

    “好吧。可是我现在就在冲动。”郝麟的身体对柴安安做了个动作。

    “你怎么回事呀。去客厅看电视去。”柴安安红着脸掰开郝麟的手就跑。跑到门口,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脸为难地说:“对了,我刚约了杨默,得给他打个电话说我不去了,安容去。”

    “不用打,发个短信就行了。”郝麟在柴安安的前面抢着了她的手机。

    “给我,我自己发。你发吧,言辞会太锋利。”柴安安说得好像是有些道理。

    “好吧。你发,不过不能带任何的。”郝麟这句强调其实有些多余,柴安安又没有想着对杨默怎么样,还?

    果然。柴安安很鄙视的刮了郝麟一眼:“你才呢。”

    或许觉得自己的话说得有些过,郝麟的证据很软了:“说得对,我就是和你。”

    “你赶紧给安容打电话呀。”柴安安摧郝麟。

    郝麟就去打电话了。

    最后,柴安安给杨默发的短信如下:

    杨总,不好意思。我刚要出门时,接到了公司上司的电话,说有急事要我去办一下。一会儿上司会代我去谈昨晚的事。她叫安容。

    …

    接下来的这一天,是柴安安过得普通又顺心的一天,郝麟就陪她看了一天的电视剧。虽然中途郝麟睡着了。可是柴安安感觉不错。

    中午饭和晚饭都是叫的外卖,因为柴安安说要吃现做的果冻。那叫哪里的外卖呢?还是浪沧夜唱的。

    送外卖的来了时,郝麟赶紧往房间跑,乐的柴安安大笑不止:郝麟,你也有如此狼狈的时候!

    晚上,郝麟总算可以洗脸了。那也是因为他极度陪小心的情况下,又保证晚上睡觉老实不对她用强,才得到柴安安的允许的。

    柴安安的卸妆水郝麟差不多用了一瓶。

    一个小时后,郝麟那张脸终于得到了还原。

    郝麟感觉脸上舒爽异常,走到柴安安面前:“没有你折腾的这一天,我从来没感觉到脸上没东西是这么舒服。”

    “看你表现了,如果表现不好,下次我直接用油漆把你整个人给漆成黑色;让你做个表里如一的人。”说这些时,柴安安眼里放着光彩,好像她真得看到了一个全身黑油漆的郝麟在那求饶“安安,让我洗了吧!”

    柴安安这样的威胁好像还很有震慑力。只见郝麟像是吓的哆嗦了一下,问:“这样做,你不觉得太残忍了吗?油漆用松香水泡才泡得掉的。”

    “那你就来个松香水浴呗!”柴安安说得轻描淡写。

    “那会把皮肤烧坏的。”郝麟心有余悸。

    “会吗?”柴安安近距离地看着郝麟,无公害的一笑:“所有科目里,我化学学得最差。要不你给我做个实验,我们今天试试;刚好上次漆院墙时,我家还剩了油漆。虽然不是黑色的,可以先试试。”

    “安安,姑娘家家的,别变得这么傻乎乎的。只要你开心,我掉层皮也能,不过就怕某个部位受不了那个折磨,会影响你以后的性——福!”郝麟声音说得特别的底沉暧昧,可是在最后那个词的间隔上拉了非常高调的一个长音,硬是把好好的一句话,拉变了意思,让整句话都变得邪魅有余,好意不足。

    柴安安觉得再说下去,自己也沾不到便宜,今天已经这样了也不可能真的给郝麟涂油漆了。于是白了郝麟一眼,说:“都这么晚了,赶紧回你的家吧!都赖这一夜一天了,你不嫌烦我还嫌呢!”

    “那怎么行,你一个人我不放心。寂寞了怎么办?害怕了怎么办?”郝麟说着就往柴安安的床走去。

    “你赶紧回家吧!谁寂寞,谁害怕呀?这世间还有比你更让人害怕的事吗?”柴安安紧跟在郝麟身后。

    郝麟好像没听到柴安安在他身后说话一样,自顾地把自已砸在了柴安安的床-上,然后说:“终于明白,这辈子什么最累了?”

    柴安安一怔,本来就是要赶郝麟走的,心想:你肯定说跟我在一起最累,那么更有理由让你走了。

    于是,柴安安近距离地追问:“什么最累!”

    “当然是洗脸最累呀!你只管画不管洗,我自己在那洗了一次不掉,两次还不掉……你不止在那笑,还指手划脚的。”郝麟闭着眼睛翻了个身,让自己平躺着。

    “你就直说吧,说跟我在一起特别累。”柴安安有些失望。她希望郝麟给他更多赶他走的借口的,可是郝麟没有。

    郝麟突然就伸出左手把柴安安拉进怀里,脸上还带着满足的笑,说:“和你在一起我特别的开心!安安,今天晚上不让我碰你,那你就要好好睡着,别乱动。”

    争吵不断的二人空间,突然就怪异的安静下来了!

    其实柴安安的下巴被郝麟那一拉刚好砸在了他的左肩头,又让她的嘴里痛了一下,看着郝闭着眼满足享受的样子她忍了这点痛,什么都没有再说,就默默地把头靠在郝麟的左肩上。

    闻着郝麟身体和卸妆水混和的味道,柴安安还是比较清醒的;她只单纯闻着郝麟的身上独有的味道时会迷惑。

    郝麟的五管柴安安已经很熟了,现地她清醒地看着郝麟的耳郭、脸线及喉结的。

    突然有种冲动,柴安安伸出左手想摸一下郝麟的喉结,想看看那里被摸了是怎么动的。

    可是她的手都快要角着喉结了,突然那个哈结就动了一下。

    柴安安的手就停在了离喉结两公分的地方。她知道了,郝麟虽然一直闭着眼,肯定没睡着,已经感觉到了她的动作。

    柴安安放弃了这一企图,把手就顺势搭在了郝麟的胸膛上;看了一天的电视剧,她也累了,闭上了眼。

    不一会儿,柴安安的左腿也搭在了郝麟的身上。这次她不是有意要沾郝麟便宜的,她真的睡着了。

    就算是这样沾便宜,郝麟好像很愿意柴安安这样,竟然伸出手把放在了他身上的腿往身上扶了扶……

    一夜相安无事!

    早上,柴安安醒来时,郝麟已经不在身边了;而且她身上也有了薄被盖着。

    海边的早晨,就算是夏天也是有些凉意的。柴安安裹了裹被子,她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这一睡又是一个自然醒,睁开眼,柴安安感觉精神特别好。心道:郝麟呢?

    她坐起身就看到了床头的一张字条,内容如下:

    安安:早安!我上班去了,本来你今天也应该上班了,可是你昨天没吃什么东西,那就再休息一天吧。中午,我回来吃饭。如果你做了就给我个短信,没收到短信我会买回来的。安心睡,继续好梦,梦里只能有我!

    一一你的男人留言!“去,还你的男人!”柴安安不同意郝麟的这个自称,可是又能怎么样否定呢?她没法否定,现在她和郝麟之间不正是这样的关系吗?虽然是偷偷摸摸的,可是郝麟哪有一点偷偷摸摸的样子,恨不得全天下人都知道似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冷魅首席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画村如锦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画村如锦2并收藏冷魅首席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