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冷魅首席戏娇妻 > 214:误会:纤指上的功夫

214:误会:纤指上的功夫

作者:画村如锦2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柴安安看到的是领班的胸牌。

    只听领班小声提示:“杨总,刚进来的这一拔人是财政上的人,平时他们来,前总经理杨默都会去敬酒相陪的。今天你看怎么办?是不是——”

    “没见我有客吗?你自己看着处理。”杨瑛的声音很轻很落漠,轻飘飘的没有份量似的。

    只所以说没有份量,是因为那个领班站在那犹豫着没有动不说,嘴里还在说:“可能他们被前杨总惯坏了,觉得只要来都得最高级别的管理人来接待。”

    “三句话之间提了杨默几次?我好像对你说过,杨默是杨默;我是我。”杨瑛的声音还是不大,也没有发怒的前兆。

    “我知道,可是眼下是不是先应付一下,出面敬个酒也行。”这领班可够坚持的。

    只见杨瑛把剩下的酒喝干,然后把杯子拿在左手,还是轻飘飘地问:“怎么了?我说话好像没有一点用呀。”

    接着,杨瑛手里的玻璃杯突然就碎了!

    柴安安怔住了,那玻璃杯很碎,慢慢地散落在桌子的一端。她想,杨瑛的手可能麻烦了,肯定会被划破。

    可是杨瑛只抖了抖手,然后看了看手心没事人一样:“给我换支杯子来。”

    领班看得有点傻了,本想还说什么的也打住了。这时听到杨瑛的吩咐忙点头:“是,我这就去。”

    见领班离开,柴安安担心地问:“你的手真没事?”

    “没事,经常做这样的事,开始总是会见血;后来就没有事了。”杨瑛还是笑的轻飘飘的。

    “你的功夫很好!杨默的功夫也很好。”柴安安一眼的羡慕。

    “从生下来泡澡就都是药酒,会走路就有几个退休老人在天天指点着;这种状况下长大想身手不好也不行。”杨瑛说得轻描淡写,眼神横扫了一圈场中。却让人感觉她并没看眼前,而是看穿过了眼前的一切阻挡物扫向了遥远的地方——或许她在看自己有杨珞存在的童年!

    柴安安不出声,很希望杨瑛再说下去。

    可是杨瑛什么都没再说,收回眼光时,只极力的对柴安安一笑。

    这种笑让柴安安感觉到了一种浓浓的伤感。柴安安甚至突然觉得自己也伤感起来了。至于伤感什么,柴安安也说不明白。她就在心里说:伤感也是一种传染病。可千万要抵制。

    一时间,柴安安就在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打破这种伤感。

    这时领班把酒杯拿来,想帮杨瑛倒酒的,杨瑛用手势制止了。

    杨瑛自己倒好了酒,对柴安安举起了酒杯。

    柴安安也跟着端起了手边的酒。在喝酒时,柴安安喝得很慢;因她一直看着杨瑛的手。

    杨瑛的手。她白天就看过,那双手除了指甲修剪的很整齐的和其它任何美女的手比起来没什么异样,如果一定要找找差别那就是更细更苍白。

    看了杨瑛的手,柴安安又看了看自己的手,突然放下酒杯把手放到了桌下。在心里。她不得不承认:我怎么和杨瑛连手型都类似,除了指甲!

    柴安安的指甲至少有两厘米长。要不是影响用键盘,她会留得更长。郝麟经常扬言有时间一定要把她的指甲剪了。还好,郝麟好像一直也没有找到剪她指甲的空余时间。

    杨瑛注意到了柴安安的举动,轻轻地笑问:“是不是觉得我们的手都很像?除了指甲!”

    柴安安连连点头:这杨瑛也太厉害了,怎么连我想什么也能看得懂。

    “我也留过长指甲,不过很快就断了。有时候连指甲肉也撕下来,后来我就不留了,只是看着别人的指甲时就多看两眼。”杨瑛说到这时又解释:“指甲断也不完全是因为不注意碰了硬物拆断,和体质有关。有的体质很适合留长指甲;因为她们的指甲柔韧怕强。有的人不行。指甲很脆,缺失水分,容易断。我就是容易断的指甲,跟我偏食厉害有关!”

    “修甲的妹妹说我的指甲很有柔韧性的!可能真跟我不挑食有关。”柴安安脱口而出时,松了一口气:终于有了一些差别!和一个陌生的人突然有那么多的相同真不是个能笑得出来的事。而且和一个已经离开这个人世的人又那么像!说是有亲戚关系吧,对方又不肯说明白。要问长辈们吧,爸爸妈妈又没回来。哎,今天先什么也不想了吧,就当是新认识了一个朋友。

    想到这时,柴安安又把手放到了桌上。觉得自己的动作有些突兀,她端起杯子:“来,借花献佛。”

    杨瑛笑着端起了杯子。

    然后两个人又慢慢地吃面前的东西。

    …

    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快到晚上八点。

    全场音乐骤停。

    远处的舞台上,乐队开始了现场演奏,是柴安安不知名的节奏,她估计是乐队自己的独创出来吧。

    背景是电子大屏幕,移动着的一望无际的草原……

    有一男一女两位歌手缓缓地走了出来。

    看歌手的着装柴安安感觉有些奇怪:怎么是古代劲装。

    不过柴安安疑问突然又解开了,因为演奏突然就变了调,竟然是《铁血丹心》的前奏——那是她最喜欢的精典老歌,为了这首歌她不止去找出当年的电视剧看了,还把书买回来看了。后来还推荐给了陆晓晓及其它几位好要的同学。

    柴安安专注于台上的演奏。

    一直听到最后“……身经百劫也在心间,恩义两难断——” 。

    电子大屏幕上一双骑马的人靖哥哥和黄容已经消失。

    柴安安这时才回过神来,她看到侧身看舞台的杨瑛的竟然比她更痴迷一样的注视着舞台,好像还没从那歌里回出神来。

    柴安安从那眼神里看到了明显地向往。

    良久之后,柴安安出口道:“这歌好像很老了。在浪沧夜唱能听到真不容易!你好像把浪沧夜唱的节目单也给改了。”

    “是改了,完全按我的意思来的。取消了《时尚瞬间》,其它的内容也有所惊变。”杨瑛直言不讳。

    柴安安用闲聊的口气:“《时尚瞬间》是时装走秀对吧!”

    “《时尚瞬间》说好听点是时装走秀。说难听点就是让男人饱眼福、思淫意呗。这栏节目是给浪沧夜唱带来了不少收益。可是既然我来了,就要按我的意图走。我不想走暧昧路线。”杨瑛说到这时又说:“也不想瞒你什么,我是一个人来的,杨默也是一个人回去的。杨默的人都很听他的,很想让我快点回去把杨默换回来。”

    “那你为什么不等等再改节目呀!现在新官上任不都是求稳吗?你还就开始烧火了。”柴安安想到郝麟上任钫钜时,几个月不露面的,也算是怪中之怪了。

    现在一个小女子单枪匹马的来到浪沧城,上来就是大刀阔斧的——柴安安竟然在不知不觉中为杨瑛担心了。

    “有时候看大势也是很重要的。我在总部时对娱乐行业也是染指的。我开的那家开始清淡,入不抵出。可是长辈们可能看我心情不好,只求我有兴趣做,也没有指责我负营利。可由于我的坚持,后来竟慢慢地成了当地最高档、最有口味的消费场所。仅会员就经常处于满座状态。”杨瑛对柴安安举起了酒杯对碰一下,然后喝了一小口又说:“看来,物欲横流的世界里真正享受不是寻找剌激——而是有一椅安详之座可容歇息!我的客户群就是这么一群人。”

    柴安安除了连连点头,就是内心对杨瑛满满地佩服了。她仿佛看到杨瑛真把浪沧夜唱变了一个色调。杨默时代的浪沧夜唱在市民心里是高消费加神密面纱,里面是应有尽有。那杨瑛时代的浪沧夜唱消费门槛更高,虽然在价格上没提高多少,在人文口味上却是另一番天堂。光顾的人也由杨默时代的寻求剌激变成了杨瑛时代的只为享受清静休闲而来。

    …

    柴安安和杨瑛谈着、吃着、喝着,时间到了晚上九点。

    除了酒杯,桌上的东西两个人都没有再动了。后来杨瑛吩咐撤盘。

    撤盘的人是两人一组同时到来,又快又干净。

    柴安安从杨瑛的眼神里没有看到满意、赞许的意思,或许撤盘干净利落对杨瑛来说是看多了,或者是杨瑛的最底要求吧。

    杨瑛又对柴安安说:“这里的《疯狂瞬间》还保留着,只是从以前的两小时变成了八十分钟。晚上十点四十到零点。”

    柴安安一怔:那不是郝麟和杨默动手的节目吗?竟然还保留着!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这下真是想不通了。

    杨瑛当然看明白了柴安安的神态,还是轻飘飘地解释:“人生总有需要发泄的时候!再说了也需要锻炼身体。”

    柴安安笑了,又只点了点头。她发现今天点头点得真多,自我感觉像一只机械的点头小动物。

    舞台上,乐队没换,歌手已经换了好几拔。

    舞池里,有数对跳交宜舞的顾客。有的情宜绵绵相对,有的只为展示舞姿,男士步伐稳健、女士身姿优美……

    柴安安都感觉杨瑛已经把浪沧夜唱杨瑛化了。

    可这时,一句突兀吼声打破了这一切:“杨默,我只认杨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冷魅首席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画村如锦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画村如锦2并收藏冷魅首席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