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冷魅首席戏娇妻 > 229:拯救:飞出去的酒

229:拯救:飞出去的酒

作者:画村如锦2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瑛看的那个背影是个特意加座。

    加座在浪沧夜唱是经常的事;因为在高峰期会经常客满。加座基本都是双人的、简易的情侣座——是在大堂正常桌植被做隔断的中间的一米左右宽的空隙里加。加座之后就成了两个大的普通桌中间夹着一个加座,就成了三桌连,并不影响通道。

    所谓特意加座是应顾客指定位置在不影响餐车通行时又不在普通座位间的座位。以前要这种加座是为了方便看节目的。

    今天杨瑛看到的这个加座,却刚好被一根柱子挡住了通往主台的视线。

    不过多看两眼时,杨瑛已经明白了,这个人其实是在等待。

    等待什么呢?

    如果没认错的话,这个人就是来等柴安安喝醉的。这个人今天坐的有点远,可能是不想惊动柴安安,比上次透着小心。

    也难怪要小心,自己做了不能饶恕的亏心事。想着这些,杨瑛给柴安安倒酒,然后又问:“安安,我收拾了你说的那个坏蛋,你会心疼吗?”

    “不会,你收拾了他,我付双倍的饭钱,然后再付手痛钱。”柴安安说话时两眼放光,好像她已经看到自己恨的那个已经被打的“嗷嗷”叫了。

    杨瑛饶有兴趣,问:“手痛钱!什么是手痛钱?”

    “我打过他的,每次手都很痛。他的骨头很硬,感觉打他时他感觉不到痛,我而我自己痛得不行了。所以吧,姐姐,你如果为我出手,你这细皮嫩肉的肯定也会痛。”说到这时柴安安又趴在桌子上对杨瑛说:“姐姐,你可以不出手的,让杨益壮兄弟俩上就行。记得上次他和杨默交手时,好像是平手。两个杨默上。那全肯定就不会输了。我好希望看到他输。”

    “杨益壮兄弟俩当不了两个杨默。你这一说我还真不能让益壮兄弟上了。他们俩现在是帮我稳住军心的,不能随便输。”杨瑛收敛起脸上的笑,一层天生就有的世外落漠朦上了她的脸。

    柴安安朦胧间看着杨瑛,苦笑了一下:“姐姐,我也就是一说,不方便出手就不出手吧!反正他就是那个样了。我不收拾他。他那么嚣张下去,终有一天还是会有人收拾他的。”

    “安安。你已经不止一次叫我姐姐了,是真把我当姐姐?”杨瑛这叉开话题的本事有些跨度太大了吧。

    “我什么时候叫你姐姐了?”柴安安话停住了,然后想了想就笑了:“我确实叫你姐姐了,不过不是有心的,就是那么顺口就叫了。我不希望你听到我叫姐姐,你就想起不开心的往事。”

    柴安安都想扇自己嘴巴了。

    “我喜欢听。你也应该这么叫!”杨瑛话有些动情,她想起了杨珞虽然和她前后差了几分钟出世;可是从小到大都杨珞对她杨瑛当姐姐尊重着的;不管杨珞在别人面前有多霸道,在她杨瑛面前那就是乖顺听话的妹妹。这一点杨瑛自己都不明白原因,是杨默总结出来的。说她杨瑛脸上有一种神态是别人不忍违背的——就是杨瑛收敛起喜怒静静地看着对方时的神态!杨默说他自己每次看到这样的杨瑛时就想着有朝一日为她死了也心甘。后来,杨珞坠崖后——杨默和杨瑛去杨珞坠崖的崖头给杨珞过第一个没有主人在的生日……酒后的思念让杨默不经意间说了很多对杨珞点点滴滴的记忆。他说杨珞最怕看到杨瑛收起脸上喜怒时的神态;因为杨珞会感觉自己那么暴戾,然后会觉得自己渺少的微不足道。杨瑛也是那次才明白杨珞从小到大乖顺姐姐的不是原因的原因。也就是那次,杨瑛明白杨默的成长记忆里——杨珞强势占有了他脑子里几乎整张记忆的硬盘;而她杨瑛也就是那么一个飘忽的神态时有时无地存在于杨默的脑海里。杨珞是个乖顺的妹妹,后来也多次在杨默面前忏悔自己不该管不住自己的感情;杨珞多次酒后说过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姐姐杨瑛……总之,从那后。杨瑛没有再和杨默去那个崖上一起喝酒。都是两个人叉开了时间去,形成了要不就是杨默和杨珞对饮;要不就是纯粹的姐妹对欢。

    “姐姐,姐姐,你的眼神是透明的,带着许许多多闪亮的透明。”柴安安有些痴迷的话把杨瑛拉回了现实。

    “哈哈哈——”看着杨瑛如梦初醒的样子,柴安安笑出声了,有些掩饰不住的小得意。说:“姐姐你今天是不是比我先醉了?不过你的眼睛能让我看到很多很多的东西,像是我的经历,又像是你的不开心。”

    “我会好好活着,那样杨珞才会安心,才会有可能出现奇迹。” 杨瑛的话和柴安安说得好像不是一码事,可是她举起杯时,柴安安也同时举起了杯子。

    对酒伤心时,酒是一样的酒,洒里泡着的伤心却是各有戳心之处。

    杨瑛是觉得今天的酒喝得有些急了,她如果以自己的速度喝,喝到天亮了也不会醉。她这种喝酒的节奏多年了都没有人打乱过。可是和柴安安喝呢,柴安安节奏快,杨瑛上次坚持住了,可是今天晚上她却随着柴安安改变了节奏;所以这时的杨瑛虽然明白自己的节奏改变不是好事,可是在柴安安那一声声“姐姐”里,她选择了忽略自己的坚持。

    “明白了,姐姐说有奇迹就是有。我也和姐姐一想相信,多一份相信,就多一份希望。希望的小宇宙变得强大时,奇迹就出现了。”柴安安在给杨瑛倒酒,别看她醉意朦胧,可是倒酒时手却特别稳,这让在不远处一直注视这一桌的杨益壮眼里也有了赞许之色。

    就在杨益壮盯着柴安安倒酒动作时,有一双眼睛带着黑色的不满盯着杨益壮。

    杨益壮在浪沧夜唱以前能暗中盯住这个像小体育场一样庞大的娱乐厅,也不是普通的人。有异于常人的敌视的眼光射来,杨益壮当然能感觉到的。杨益壮回视着那个敌视眼光时,只见那个人已经转身看向了柴安安和杨瑛那一桌。显然那个人看到杨益壮的眼神之后也好奇柴安安那一桌发生了什么事。

    当看到柴安安挺直着身子在稳稳地倒酒时,那个认真模样,像是在做一个重大的化学实验!那个人眼里也似乎和杨益壮一样有了笑意——他好像了解这样的柴安安,连倒个酒都这么认真时,离醉倒已经不远了!

    杨益壮这时面色恢复正常。以前杨默在时,他们兄弟在杨默身边随时听候命令,没有任何编制,像两个影子人,可是也跟着杨默学到不少东西。现在杨瑛直接把他们俩推到了台前,他们都没有给杨瑛掉链子,说起来还是多亏杨默对他们多年的栽培。

    现在,在杨益壮的心里,杨瑛虽然和杨默表面的生疏异常、矛盾重重。可是有什么事了,两个人肯定是统一战线一直对外的。

    再说了,杨益壮认为不管形式是什么样,杨瑛肯定都是公认的是杨默的,杨默也是杨瑛的。那就是不管是杨瑛在还是杨默在,对于浪沧夜唱他杨益壮都要看好。今天,杨益壮已经接到杨益强的消息,说药膳堂那边来了殷饕,安保部要全力保证那边的安全。那娱乐厅这边就相对来说安保势力要单薄一些了。再加上,今天杨瑛又在厅里用餐了,杨益壮那是对每一个客人都分析到位了的。现在,最重量极的人物可能就是——刻意加座在杨瑛附近这一桌的这位金主。

    杨益壮对这个人也有一定的了解,这个人虽然来有次数少,也不算是新客人了,每来一次都会闹出点什么事的。最初一次来,这个人变戏法似的带走了柴安安。那时杨益壮就记住了这个人的名字——郝麟!可是查不出任何其它底细时,杨益壮怀疑过郝麟不是真名。可是真名后来也没查出来;因为没有威胁到浪沧夜唱的利益也就没有创根追底。再后来郝麟自己亮出了一个明确的身份——钫钜的执行长!难怪,大财团的首席,出手阔绰一点也算是正常。却不多说郝麟和柴安安闹出来的家喻户晓的花边新闻……杨益壮记得郝麟最近一次来——就是扛走了醉酒的柴安安。如果按这么推测的话,那么今天这个郝麟应该又是这个目的。那么事件也能控制——让他扛走就行了!

    杨益壮只所以确定郝麟的目的,那是因为他多看柴安安两眼都收到了郝麟的敌视眼神,就只能说明郝麟对柴安安的关注程度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

    那么,本性忠厚、稳重的杨益壮当然想着会成全郝麟的这种境界;因为上次杨瑛没有阻挡郝麟带走柴安安。

    杨益壮正放心的让事态顺着自己的想法发生时,事情出了他的预料。

    开始的步骤是重复的。

    柴安安还是像上次那样喝得趴到了桌子上睡着了。

    郝麟也是站起来和杨瑛点头打了个气招呼之后想着扛柴安安走的。

    只是在郝麟手刚碰上柴安安时,杨瑛手里的酒离开杯子成团型对着郝麟飞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冷魅首席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画村如锦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画村如锦2并收藏冷魅首席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