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妃 > 第58章

第58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佩瑜知道,母亲素来是个说到做到的性子。

    果然,没过多久,白姨娘所生的弟弟就因为染上天花去了。那些时日里,白姨娘每日都要哭晕过去几次,醒来之后也一直在哭。

    而当天夜里就赶到了母亲的院子里请罪,在门前跪了大半夜,请求母亲绕过她这一次,不要为难她的女儿。

    那时,母亲问王佩瑜的决定,她原本有些心软了,想原谅王佩琦,然而,在看到母亲带了失望的眼神时,她就改了主意。

    “我不要原谅她,永远!”

    母亲听到她这话,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轻轻抚摸着她的头,道:“记住了,阿瑜,这个家里,除了我之外,你能信任的,只有自己!”

    她郑重的点了头,真正的将这句话记在心里。

    那一夜,大半夜的时候,张姨娘最终体力不支晕倒了过去,院子里一片嘈杂声,母亲却连起身都不懒得,吩咐了得力丫鬟将张姨娘送走,再去府外请大夫过来诊脉,又让麽麽将吵闹的丫鬟记下,等到白日里,直接发卖了。

    后来,王佩琦也生了一场重病,虽然险险保住了命,却是卧病在床一年有余,整个人没病痛折磨得不成样子,完全不复一年前健康有活力的样子。

    为此,父亲几乎气了个半死,怒火冲天的冲到母亲的院子里,不过都是一副愤恨不已的表情离开。

    在母亲这边讨不了好,没法给白姨娘一个交代,只能用物质来补偿,上好的布料名贵的首饰,源源不断的送到白姨娘的屋子里,一发不可收拾。

    而张姨娘那边,不过是象征性的关怀了几句。

    然而,母亲只说了一句话,父亲就停下了那种行为。

    “你就是想把这个王府都送给那个贱婢,我也没什么意见,前提是,从你自己的私库里出,别走公家的账上,我想,父亲会很高兴看到你这样的表现的。”

    整个王府之中,王维远最怕的人,莫过于老太爷王圳。

    自那次偃旗息鼓之后,不到万不得已,他没再踏足李芸娘的院子一步,即便过来了,也从不留宿。

    而对于王佩瑜这个女儿,从最初的极尽宠爱到后来慢慢忽视,最终变成了厌憎。

    奇异的,王佩瑜却一点儿也不觉得伤心。

    后来,白姨娘再度怀了身孕,十个月之后,顺利的生下了一个男孩,那断时间里,父亲脸上成日都挂着笑容。

    白姨娘经过上次的惨痛教训,终于学乖了,这次小心的缩在自己的院子里,不敢再招惹母亲。也正因为如此,她的孩子最后得以顺利长大成人。

    时间如水流过。

    一眨眼间,王佩瑜便由懵懂孩童长成了妙龄少女,二八芳龄,正是女子最好的年华。

    到了待嫁之年,提亲的人几乎踏破了门槛,母亲也为她挑选了好几户人家,要么是家世略逊于王家一筹,但是家世清白为人温和,要么就是门当户对的人家,家中人口简单,相处容易。

    经过儿时那次的教训之后,这些年来,她从来不曾怀疑过母亲的决定,事实也是如此,听从母亲的话,她再没做错过什么事。

    然而,这一次,她却无法继续认同母亲的想法,因为她心底忽然住进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百花齐绽的日子,空气里隐隐漂浮着一股淡淡花香味。

    她坐在凉亭里赏花,时不时扔下一些鱼饵到观景池里,引得池中饲养的鱼饵竞相跳出水面抢食。

    不经意间转头,就看见了那个从抄手游廊下走过的少年,一袭月白色绣墨绿竹节纹案的长袍,玉冠束发,轮廓分明的脸,剑眉星目,鼻梁挺直,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一眼万年。

    少年自此扎根在她心底。

    后来,她从家中的兄长们的谈话间,得知了那个少年的身份。

    今上最为宠爱的皇子,于年前被册封为了太子的二皇子,白景玄。

    王佩瑜虽然不识得他的长相,对这个名字却一点也不陌生。

    白景玄。

    这是家中时常会在家中姐妹私下聚会的时候听到的名字,伴随着的,还有各种溢美之词。

    天纵英才,文韬武略,俊美不凡,为人温柔和善……

    最重要的是,他尚未册立正妃,甚至,府上连侧妃都没有。

    如若能嫁予他为妻……

    如若能得到他的宠爱……

    这样的事,便是想着,都觉得心底十分欢喜,好似能开出花来一般。

    她不敢想象,如若幻想成真,她该会有何种心情。

    在此之前,她也曾认真考虑过母亲给她选好的人家,她觉得,不求能得到戏剧话本里描述的那般举案齐眉偕老白首,只要夫君不像父亲一般,她便觉得无所谓了。

    温顺听话了这么多年,这一次,就让她再任性一次吧。

    她这般想着,却不知道,日后会为此付出多么惨痛的代价。

    她终于鼓起勇气去找了母亲,在她说出自己的决定的时候,时隔多年,她再一次在母亲眼里看到名为失望的情绪,或许还有别的情绪夹杂在其中,只是,那时的她还看不明白。

    在后来知道他们的相遇,是父亲刻意安排下的结果时,她也没怎么担心,因为,相遇虽然是父亲安排的,但选择却是她自己做出来的。

    那是一场盛大的婚礼,用了一年有余的时间准备。

    十里红妆,风风光光的嫁入了皇家。

    哪怕是多年后所有的情义被时间与现实消磨得干干净净之时,她回想起新婚那年里发生的点点滴滴,依旧会忍不住发自内心的觉得喜悦。

    新婚之夜,她身着凤冠霞帔,盖着红盖头,坐在喜床上,等待已经成为了她夫君的人。

    不知等待了多久,她听得门外传来脚步声,候在门外的丫鬟恭敬的唤了一声“奴婢见过太子殿下。”

    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忽然变得好快。

    盖头被掀起来的时候,她鼓起勇气抬起头去看他,着一身大红色喜服的他,同他记忆里的一样俊朗,她忍不住红了脸。

    “阿瑜,”他忽然唤她的小名,“以后我便这般唤你,可好?”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灼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耳际,叫她羞红了脸,好半天才轻轻点了头。

    照着麽麽的教导,完成了所有的礼仪,房中伺候的人尽数退去之后,他温柔的将她搂到怀中。

    从女孩儿蜕变为女人的过程,疼痛虽然无可避免,她却忍下了,然而因为他极尽温柔安慰声,她没能忍住,扑在他怀里低声抽泣。

    一夜缱绻缠绵。

    所有的一切,如同她所盼望的那样,举案齐眉,他总是会温柔的同她说话,偶尔会问一些她小时候的事,每逢出去应酬,总会提前与她说一声,几乎不再外面留宿。

    大夏皇室素来子嗣单薄,成亲一年之后,她的肚子也不见动静,他也不曾冷落与她,反倒拿话来安慰她,叫她莫要忧心。

    在这个时代,别说是坐拥江山的皇室,便是家中稍稍富裕一些的人家,纳妾之事,也是再寻常不过。

    他纳妾一事,要说她不在意,那是假的,毕竟那是她在意之人,然而,自小所受到的教导告诉她,这样的事迟早都会发生,她除了接受之外,别无选择。

    好在,即便纳了妾室,他也很少会到她们的院子里去,偶尔在那边留宿,第二日也会赶过来陪她用早点。

    因为他对她的宠爱,府中妾室亦不敢寻她的不快。

    那段时日,是她除了儿时天真无忧之时以外,最为开心的日子了。

    然而,好景不长。

    在她心心念念,求神拜佛,终于求得了一个子嗣之后不久,一切却都变了。

    她清楚的记得,她为他诞下了长子之时,他的喜悦是发自内心的,再三犹豫才定下了孩子的名字。

    白奕。

    孩子一周岁之时,府上操办了一场盛大的宴席,几乎所有有名望之人,都到场了,便是今上,也差人送来了礼物。

    然而,过后没多久,他因忙于公务,不慎染上风寒,昏迷了两天两夜,醒来之后就完全变了,好似换了一个人一般。

    “盏盏!”

    她还记得,他醒来之时挂在嘴边的名字,属于女子的名字,且不是这府中的任何一个女子的名字。

    只能是他在外面的女人。

    她当即便觉得心如刀割般,痛得几乎呼吸不过来。

    她从未因为他纳妾之事闹过脾气,甚至只要对方安分守己,她都会拿出最大的气度对待她们。

    如今,却从他口中听到另一个女人的名字,他甚至不曾跟她提过,却又在这样的情况下唤了出来,用饱含深情的语气,只有一个解释,那便是那是他放在了心上的人儿。

    皇家不比寻常人家,休妻之事,若不是罪不可恕,轻易不会发生,更何况她才为他诞下了长子。

    他舍不得心爱的姑娘伏低做小,受了委屈,干脆藏在心上,不与任何人说。

    她以为,她装作什么都不曾听到,一切就能如从前一般。

    然而,事实却残忍无比。

    他对她渐渐冷淡下来,对府中的其他女人亦是如此,每月只会在她房中留宿几日,大多也只是隔着一床被子睡在同一张床上。

    同床异梦。

    情况愈发的不好,后来所发生的那有事,叫她痛到麻木,以至绝望。

    她用尽了后半生的时间,来为当初的任性负责。

    临死之际,除了忧心唯一的孩子之外,她只有一个愿望——

    若有来生,再不入帝王家!

    作者有话要说:给阿遥的淑妃番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贵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夙夜笙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夙夜笙歌并收藏贵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