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举身赴小楼 > 第5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第5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医武兵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信件在傅书华手中被缓缓打开,傅书华一双失去神采的眼睛在看完这封信后又重新盈满泪水。

    傅书华用手捂着自己嘴巴,眼泪一颗一颗断了线的往下掉,再后来双手已经遮不住嘴角溢出的嘤嘤声。傅书华哭的蹲在地上用牙齿紧紧咬住手腕处,直到手腕鲜血淋漓也不肯松口,整个人几欲背过气去。

    不知道这番过了多久,傅书华咬咬牙站起身用衣袖擦掉眼泪,将散在一边的信件捡起重新展开。

    “书儿,爹娘对不起你,因为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爹娘已经安静的离开了这个尘世,今后一切均得由你自己重新开始。

    不要怪爹娘狠心,原谅爹娘的自私,我们在这世上一天便是你的一个拖累。你从小到大,爹娘都不曾有责罚于你。上次爹爹动手打你,爹不后悔。你也不要恨爹娘留下你一个人承担这么多,你要记住,你,是傅书华,是我傅家唯一的后人。

    爹娘知道,让你亲眼看到这副场景对你来说实在是过于残忍。爹娘不怕死,但是你还这么年轻,还有那么多路要走,切莫一时糊涂随爹娘去了。若是如此,奈何桥上,我们也断不会认你这个女儿的。

    你也莫要做那些偏激之事,为了报仇便当真嫁入沈家,白白葬送了自己的一生。傅家落得如此田地,均拜沈家所赐,你万万不可遂了他们意,不然爹娘泉下有知必定死不瞑目。

    真要报仇,我们傅家也不能如沈家这般下作,要赢,我们就堂堂正正的赢。不管沈家做出何种勾当,你都不能将清白折在他们手上。

    如今爹娘不在,是以对外所欠钱款理应一笔勾销,你且将傅家祖宅卖掉,然后离开宣州,一路北上,用换得的银钱作为本钱在北方活动,相信以书儿的聪慧才智必定能让傅家东山再起,有朝一日替我们雪恨。只是此番光景当真是苦了书儿你,爹娘的丧事一切从简,卖屋之事尽量低调,莫要声张,以免沈家听到风声后为难于你。切记,切记……

    爹娘这一辈子在别人眼中鹣鲽情深,却没有机会亲眼看到书儿你凤冠霞帔,对镜花黄风风光光从傅家出嫁的模样,只盼日后书儿能找到一个良人托付终身,爹娘也算是了却此生一大憾事。

    后事交代至此,望书儿你理解爹娘的一番苦心。”

    傅书华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捏着信纸,半晌不曾动作,直至手腕上的伤口传来的阵阵刺痛才逐渐唤醒傅书华的意识。她颓然倒坐在凳子上,灵魂被一下子抽空似的那种空虚、无助感席卷傅书华全身。

    傅书华直直地来到厨下,默默取柴烧水,炉灶的火光跳跃在傅书华绝美的脸上,将那张没有生气的脸庞映照得更加清楚。取水回房,傅书华仔细为爹娘擦洗身体,更换衣物,整理遗容到一半时,傅书华看着这两个自己朝夕相对,本该是今生最亲近的人此刻却了无生机的躺在床上,眼泪竟又不由自主的滑落整张面容。

    就这么哭一阵,忙一阵,待到傅书华为二老穿戴整齐,规规矩矩在床前叩完三个响头,天色已经放白,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傅书华既已见识到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叔叔伯伯的冷血无情,自是不愿在爹娘丧事上与他们扯上瓜葛,况且爹娘在遗书中有交代丧事从简,因此一大早傅书华就托了傅家以前的老管家帮看着些,两人一起准备好了发丧物品,顺便悄悄的将傅府抵卖祖宅的消息放了出去。

    傅家丧事尽可能低调,初始两天竟真的没有消息传到沈家耳中。可是傅书华终归是低估了沈家的情报网,部分心怀不轨的人偷偷向沈家药行的人告密,称有小道消息得知傅家抵卖祖屋。

    沈家药行的人心想此事绝非空穴来风,于是赶紧将消息呈报了上去。沈昊得知消息气的咬牙切齿,心道决不能让傅家有翻身之日,命令下去弄清楚傅家当前境况,明明这傅家已经被自己下令逼进了死胡同,就等着你傅家乖乖将傅书华送进沈家了,没想到竟给来这么一出,不惜变卖祖宅也不肯认输,当真是好得很呐!

    虽然明面上不能给爹娘风光大葬,但是礼数还是要做全的。傅书华每日在爹娘灵堂跪拜祷告,诵读《往生经》,只盼爹娘在泉下能尽快摆脱轮回之苦。

    傅书华靠着以前傅家一些家仆的接济勉强撑到了头七,自己拜托卖屋的人那头传来消息说有人愿意出高价购买傅家祖宅,一时间连空气里的阴霾都散去好些。

    傅书华在灵堂里静静等着买房人的到来,心中细想着如何将傅家祖屋尽可能以高价出售,然后依爹娘之言携款北上。但傅书华不曾想到的是,还没盼来买房人,竟来了间接害死自己爹娘、傅家不共戴天的仇人---沈昊。

    且说沈昊当时听闻傅家卖房,立刻让下人打探出了沈家二老已殆的消息,他心中微微盘算就有了主意。

    傅书华看着大摇大摆走进灵堂的沈昊,那对连日里来哭得红肿的双眸竟似要喷出火来,傅书华只欲上前将沈昊千刀万剐,生食其肉,仍不能解自己心中恨意。无奈沈昊身边随从众多,人多势众,傅书华虽练过一些拳脚,在这些练家子面前当真是不堪一击。

    傅书华在袖中握紧拳头,恨恨道,“沈昊,你来干什么,你根本不配站在这里,傅家不欢迎你,马上给我滚出去,咳咳---咳---!”近日的恸哭让傅书华的嗓子不堪重负。

    沈昊身边的护卫闻言欲上前教训傅书华,被沈昊拦下,“呵,我不配,那还有谁配?傅家?这还算是傅家吗?笑话!”

    “你这话什么意思?说清楚---”傅书华心中一紧。

    “呵呵,那你可听清楚了,我说---这里,从今以后,再也没有傅家了,能站在这里的,只能而且只有我沈家人”,沈昊得意洋洋的样子让傅书华气的几欲晕倒。

    “你---你胡说,傅家地契分明在我手中,我傅家祖屋何时是你沈家的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莫要颠倒黑白,是非不分!”傅书华的目光似乎要在沈昊身上烧出两个窟窿方能罢休。

    “颠倒黑白?那你看这是什么?”沈昊从随仆手上接过一叠纸不屑的扔在傅书华脚边。

    傅书华身形不稳的摇晃两下捡起那叠纸,傅书华发现这些竟是傅家在年后那些尚未偿还的银款欠单,不知怎么竟到了沈昊手上。

    原本这些欠款在傅家二老去世后可以一笔勾销,但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谁会放着送到口边的肥肉不吃,送上门的银子不要的,于是在沈昊费尽心思成为傅家的大债主时那些商家都及其配合的交出了欠单,使得沈昊成为傅家的收款人。

    换做他人,这些欠单定是要作废的,但到了沈昊手上,这无疑是用来给傅书华最后致命一击的最好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将自己垂涎已久的美人收入房中的绝好时机。

    看着这些欠单和在自己面前晃动的沈昊那张令人作呕的脸,傅书华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小美人,如果你从了爷我,我保证以后让你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你若是将爷伺候舒坦了,日后说不定连沈家当家主母的位置我都赏了你。怎么样?”沈昊涎着脸皮伸手要去拉傅书华。

    傅书华此番已是对那些所谓的名门望族,上层阶级之流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寒心和失望,想傅家不过是本本分分的生意人,只因自己生的这张脸就无故招致祸端,如此这般要这张脸何用,傅书华竟对自己的绝色容颜生出一丝恨来……

    就在此时察觉到沈昊的动作,傅书华回过神来下意识躲过,害的沈昊向前一个趔趄,样子好不狼狈。

    “美人你这是害羞了吗?”沈昊继续恬不知耻的朝傅书华扑过来,引得沈家随从在旁一阵窃笑。

    连着几日都未曾好好休息的傅书华,加上精神打击反应大不如前,竟让沈昊一把抱住挣脱不得。

    “放开我,无耻之徒---”傅书华的声嘶力竭根本没有给沈昊任何的作用,沈昊搂着傅书华调笑道,“娘子莫要心急,这番激动当心伤了身子,影响了我们今晚洞房花烛夜!”

    傅书华听了沈昊的话反而安静下来定了定神,沈昊见状以为是傅书华从了自己,当下放松警惕。

    没想到一转眼功夫,傅书华一脚就跺在沈昊脚上,等沈昊吃痛松手退步,傅书华转身又是一下狠狠踹在沈昊命根,当即是把沈昊疼的哭爹喊娘,满地打滚。

    这番仍是不解气,傅书华重新扑上前对沈昊又抓又咬。这一连串发生的简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待沈家众仆反应过来上前想将傅书华跟滚作一团的沈昊拽开,却发现沈昊的一只耳朵已是被傅书华咬的血肉模糊,极为可怖,连沈府那些练家子看到都禁不住虎躯一震,这女人也太狠了!

    沈昊疼的连腰都站不直,在仆人的搀扶下一个劲儿哆嗦,不知道是顾着下身还是顾着耳朵。沈昊此刻怒火中烧,哪里还想着什么怜香惜玉,洞房花烛,当下就只想用最最残酷的手段折磨的傅书华生不如死。

    “把这贱人给我卖到暖春阁,不,送到仙人院,我要让她尝尝被千人骑万人跨的滋味!”既然自己一个人她不愿意服侍,那就让她傅家大小姐受尽侮辱,在最最卑贱的男人□□承欢,这样方能解自己心头之恨。

    沈昊就这么被她一脚伤到命根,也不知道日后还能不能人道,想至此处沈昊又是上前“啪啪”给了傅书华两个耳刮子。

    傅书华被沈家护卫钳制住,动弹不得。满嘴鲜血,面色凄苦,表情中透着一丝决绝,连那些大男人看着都心生惋惜。

    傅书华心知沈昊不会放过自己,没曾想竟是要将自己卖入勾栏,饶是傅书华已做好准备,却还是感到一阵恐慌,只怕到时自己只能以死明志了。

    傅书华不知道的是,暖春阁的的确确是青楼,但是沈昊将自己送去的仙人院却不是普通的妓寨。

    正如酒楼茶馆还分三六九等,这妓院也是有等级的。仙人院便是其中最下等、最没有阶级地位的下贱妓寨。里面的那些姑娘多是些下等货色,供那些扛包人、车夫、伙夫最最下等的平民发泄用的。所以一旦有些稍稍看的过眼的货色入院,不管是自愿还是非自愿,院中的妈妈就会想尽一切手段方法让姑娘就范,以求得院中得一头牌。

    “一路过去你们要敲锣公告,傅家高高在上大小姐今日卖身仙人院,引越多人围观越好。然后你当着众人的面告诉那里的妈妈,这个贱人我以一百两卖给她,但是不管有人出多少银子都不许这贱人赎身,让她给我好好□□,事情办好了我重重有赏”,沈昊叫唤完就指使仆从找来软榻抬他回府,剩下人押傅书华去仙人院,以免路上傅书华诡计多端逃脱了。

    一路上傅书华被推推搡搡朝着仙人院走去,沈家家仆按照沈昊的吩咐敲锣打鼓好不张扬,宣州百姓哪里见过这阵仗,何况这又是傅家难得一见的,传说中貌若天仙的傅家大小姐,一路上人群将道路围的水泄不通,争先恐后想见识见识傅书华的庐山真面目。

    到得仙人院门口,老鸨已经听到风声候在外面了。沈家家仆将沈昊的吩咐说了,引得围观众人哗然,“真的假的,傅家这大小姐以后真的就在妓寨接客了吗?”一些心怀不轨的好色之徒还有几分不确定。

    而傅书华羞愤的只欲在此刻死去,但是沈家护卫精明的很,生怕傅书华死了不能交差,一路上点着傅书华的麻穴让她连咬舌自尽的力气都没有。此刻浑身麻软的傅书华只能瘫倒在地,一身素缟都被仙人院门前的污雪弄脏,连脸上都沾上泥迹斑斑。

    “傅小姐这么国色天香,我出五百两买傅小姐做我第七房姨太太”,一个一身肥膘的矮墩儿在边上叫道。

    “那可不行,我家少爷吩咐过傅书华只能在仙人院接客,不能赎身的”,沈家的随从在一旁趾高气昂的答道,“这位客官,想要她陪你睡,没问题,上仙人院交上几两银子,一晚上你都可以软玉温香在怀”,仙人院的老鸨笑的满脸肥肉都堆挤在一块,我仙人院终于有头牌了!

    傅书华只想这一切尽快结束之后,她早点自尽,一死了之,免得辱没傅家门楣。只是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去,着实对不起死去的爹娘……

    就在众人讨论的热火朝天,老鸨眉开眼笑,傅书华心灰意冷之时,一个清朗的声音穿过人群扩散开来,

    “这个姑娘,我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举身赴小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成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成林并收藏举身赴小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