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举身赴小楼 > 第27章 皮肉之苦

第27章 皮肉之苦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啊咧~~傅姐姐,傅姐姐,你听到了咩,他说冷面人是女子”,被震惊到的段小兔子又开始叽叽喳喳乱叫个不停。

    “知道了,”自己又没聋,自然听到了。不过傅书华在意的并不是顾轻离的女子身份,而是今日在马车上的诡异的场景。这顾轻离与苏笑浅看来关系绝不简单,绝不是普通的主仆关系。

    段小楼还在边上不依不挠的,“唔~~怎么会呢,冷面人怎么就是个女子呢?可惜了,我还想找个时间和她切磋一下剑术呢……”挠了挠后脑勺,段小楼嘟哝着嘴很是苦恼。

    “这有什么关系?是女子也可以找她切磋啊,再说你不就是女子么?”傅书华真为段小楼的思维着急,原来她一直絮絮叨叨的是因为想要找人家比试身手啊,真是个笨蛋。

    “对啊,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不过,冷面人现在受伤了,等她伤好了我再去找她,顺便帮她把把脉,看看伤口之类的”,段小楼又开始眉开眼笑的叨叨念了。好在这时顾叔方才吩咐服侍她们的人现在送饭菜进来了,这才堵住段小楼喋喋不休的嘴。

    这呆子又在犯傻了,人家顾轻离是明面上的女子,你段小楼现在的身份可是有妇之夫,人家女孩子的身子怎么能随便给你瞧了去。傅书华也不说穿,由得段小楼一个人兴致冲冲。

    而此时兰苑的气氛可就没竹苑那边静谧和谐了……

    “你到底是脱还是不脱?”苏笑浅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话,一边冷着脸的顾轻离身子没来由一颤,但还是倔强的低着头只盯着自己脚尖一言不发。

    从苏笑浅身上传来越发低沉的气压逼得顾轻离的胸口一紧,苏笑浅的一双眼睛亮闪闪地似是有什么东西在燃烧,她露出白玉般地贝齿冲着顾轻离微微一笑,那排整齐的牙齿好象会咬人。顾轻离忍不住打一个寒噤,她有多久没见过这样子的大小姐了。

    “轻离莫不是在害羞?呵~~你身上有什么东西是我不知道的呢,恩……”这番暧昧的话着实不像是从苏笑浅嘴里说出来的。

    “大小姐……这实在不妥,我还是……”顾轻离面上一红,僵持稍有松动,心里盘思着想好好同苏笑浅话语。

    “顾轻离!” 苏笑浅这句听似声音不大却包含怒气的一叫令顾轻离更加忐忑。自己都这样子放下架子差不多是在……是在,都威逼利诱了,这人却还是无动于衷,竟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自己就这么让她不愿接受么。

    “你究竟是要糟蹋自己到什么时候……”,苏笑浅说到这里声音带着一丝呜咽,看着眼前怔怔的顾轻离,苏笑浅又低低开口央她道,“轻离,你就让我看一眼好不好,我只是想看一看”,最后甚至都透出一股哀求的味道。

    默默看着眼前几近低声下气的清丽佳人,顾轻离感觉自己的心跳已经不属于自己。在心底长长叹一口气,打消了想要自己上药的念头,顾轻离慢慢转过身背对苏笑浅,将腰带轻轻解开,身上的衣物缓缓褪至腰间,几道骇人的伤疤霎时印入苏笑浅眼帘,苏笑浅抽了口凉气。因为受伤的时间过长,现下顾轻离背部被划伤的部位皮肉翻开,肩胛那处深可见骨,样状甚是可怖。

    饶是习惯了见到顾轻离身上的伤痕,就这么突然的看到顾轻离肩背的一片血肉模糊,苏笑浅都心里犯堵。

    “轻离~~”苏笑浅咬紧下唇,鼻头发酸,那张淡漠的脸上此时卸下所有伪装,写满对眼前人的心疼,可惜背对她的顾轻离却是什么都看不见。

    克制住拥住顾轻离的冲动,苏笑浅颤抖的手指轻轻抚及顾轻离肩上那道斜至肋下的伤口,指尖感觉到顾轻离的身子微微战栗。

    “大小姐……”顾轻离不自在的轻轻耸了下肩,她感觉暴露在空气中皮肤的毛孔一阵一阵收缩,分不清是因寒冷还是由着苏笑浅的触碰。

    收回纷乱的手指,苏笑浅恢复成往日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趴好”,还是那副冷清的嗓音,仿佛刚才那个为之动容的女子根本不曾出现过。

    “是”,顾轻离很是配合的将上半身伏在桌上,让伤口更好的呈现在苏笑浅面前。

    打开搁置在桌上的药箱,里面造型精巧,分支九格。苏笑浅将上层拉起,带出下面一串三层,竟是叠套在一起的。三层由不同的机括控制,但归于一处开合。上面两层都摆放着各种伤药,均有精巧的白瓷瓶装好密封,看样子是经常用到的。

    苏笑浅取出最下层的针匣子,熟练的取针封住顾轻离的神堂,风府,玉枕三处,将帕子在温水中浸湿,稍拧后极其耐心细致为顾轻离清洗伤口。

    顾轻离背上的伤口远比苏笑浅想象的要严重,原是受伤后只是草草处理一番止了血便急着回城,现在部分伤口血液已经凝固在上面,衬得翻开的皮肉有些发黑。好在袭击她们的人武器上没有抹毒,不然顾轻离就算有十条命也得交代在那里。

    凝住的血液和顾轻离的衣服粘在一块,方才顾轻离解衣服时又将一些伤口扯开,鲜红的血液灼伤了苏笑浅的眼。当时顾轻离打斗沾了不少灰尘草屑在上面,纵使苏笑浅为她封住了几处麻穴,现在要细细从伤口挑出那些碎屑,顾轻离痛的牢牢抓紧桌角,骨节分明的手指捏得泛白,却始终是不吭一声。

    不光是额上渗出汗水,苏笑浅也明显看到顾轻离的后发髻也被濡湿了,背上也有薄汗轻覆。苏笑浅的手抖了抖,一滴眼泪没忍住滑落在顾轻离原本白皙细致此刻伤横累累的背上,刺激得顾轻离整个肩膀微微一缩。

    “大小姐~~”顾轻离很想回头看看苏笑浅,但苦于身后银针封穴,倒也不敢轻举妄动。

    “作甚,都伤成这样了,还不老实”,苏笑浅故作不满的轻轻拍了下顾轻离没受伤的左肩嗔道。

    “轻离,跟你说过多少遍,莫要叫我大小姐,难道你都听不进去吗”,轻轻拭去顾轻离背上那颗晶莹剔透的眼泪,苏笑浅岔开顾轻离的话。

    “尊卑有序,轻离不敢僭越。”顾轻离冷静且刻意疏离的声音在苏笑浅听来又是惹得她一阵无名怒火。

    呵,尊卑有序,苏笑浅本来放得柔和的面容因得顾轻离这句话瞬间冻成冰霜。

    苏笑浅一指没拿捏准针尖进的又深了几分,顾轻离脖颈向上昂起几分,桌上的手指倏地收紧,额角细密的汗水渗出。

    苏笑浅却是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不再刻意放轻手里的动作,只冷着脸一板一眼的将碎屑一一挑出,也不管身前几欲将一口银牙咬碎的顾轻离。

    纵使身后几处麻穴被苏笑浅封住,待药粉洒在伤口上,撕裂的皮肉猛的收缩,顾轻离还是痛的面色发白,血色尽失。对于从小到大都由苏笑浅亲手处理伤口的顾轻离来说,整个过程是隐忍且艰辛,漫长而短暂的。

    看出顾轻离的隐忍,苏笑浅还是妥协似的放柔手上的动作。及至顾轻离身上最后一处伤口也被包扎完毕,苏笑浅也觉得自己背上一片濡湿。

    帮顾轻离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衫,苏笑浅长长舒了口气,背上一片黏腻让苏笑浅不自主的皱了皱眉,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再一次沐浴更衣,当即唤了下人进来吩咐准备用物。

    顾轻离乍一听苏笑浅要沐浴更衣便要告退,“多谢小姐替轻离疗伤,轻离这便回去了”,说完起身就要出门。

    “站住,谁让你走了,谁准你走了,”苏笑浅眼里闪着危险的光芒。

    “今晚你哪都不许去,更不许你回松苑,你只能待在这里,在我身边。”

    顾轻离记不清已有多久没见过这般霸道的大小姐了,有多久了,久到连两人都记不清了罢。顾轻离一时失了神,没有反驳在自己眼前笑得倾国倾城的苏笑浅,明眸皓齿的苏笑浅,冷清却散发着蛊惑的苏笑浅……

    当顾轻离终于领悟自己方才没有拒绝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时显然已经太迟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举身赴小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成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成林并收藏举身赴小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