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举身赴小楼 > 第58章 知悔犹及

第58章 知悔犹及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九霄环佩?曲流觞一怔显然没明白过来,接踵而至的是遏制不住的怒意喷薄而上,“怎么,这个时候你莫不是还想要弹上一曲?”嘴角挂着讥讽的笑意。

    “我救你可不是为了听你抚琴的”,声音陡然变得冰冷,曲流觞觉得她的耐性已经被磨至极限。

    “不是——”卓清涟略带沙哑的嗓音轻轻摇摇头,对上曲流觞愠怒的眼眸,“里面,有你想知道的东西”。

    “嘭——”一声惊得众人齐齐侧目。

    曲流觞一掌击在卓清涟身旁的藤椅上,扑簌簌的木屑散了曲流觞和卓清涟一身,“你最好能给我一个信服的理由”。

    “觞儿,你的手——”曲流觞轻蹙眉心扫了眼迸裂的伤口,挪开眼视线飘向一边,“凤青,去将九霄环佩取来”。

    琴者,情也;琴者,禁也。

    霭霭春风细,琅琅环佩音。垂帘新燕语,苍海老龙吟。卓清涟一双手轻轻抚过膝上九霄环佩琴足处铭刻的几行小字,眼里眉间满是抑制不住的欢喜,“觞儿,你可还记得当年你送我这把琴时说过的话?”

    “往事已矣,早便忘了,说之无趣,还提它作甚”,曲流觞冷哼了声偏开眼。卓清涟搁在琴弦上的手指微微一颤,突兀琴声纷繁杂乱,卓清涟低眉垂眼,胸腔泛起苦涩,“是啊,往事已矣,说之无趣。那便再听我抚上一曲可行?”

    不待曲流觞应允,琴已置于琴案,右手拨弹琴弦出音,左手按弦取音,一道淳和淡雅的琴音自卓清涟指尖流泻而出,将曲流觞到嘴边的拒绝生生逼咽回去。愤愤看了眼卓清涟,这女人真的是长胆子了。

    九霄环佩乃上古伏羲氏古琴,琴以梧桐作面,杉木为底,纯鹿角灰胎显现于磨平之缎纹,目光所及贴格为一条桐木薄片接口于右侧当中,傅书华将琴身评量一番不禁暗暗称奇,琴腹内纳音微微隆起,弧线轻柔匀称,确实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当初能找来这把琴赠予卓清涟,想来曲流觞是花了不少心思的。静静望着神色恬淡的卓清涟,卓姨,你此番究竟是何用意。

    卓清涟指风轻盈,曲音轻清松脆,犹如风中铃铎,自由轻扬萦绕指尖让听到的人心情不由自主跟着愉悦起来,时光里最飘渺的梦境,朦胧的身影伴着远走的琴音。乐由心生,是什么能让抚琴之人绽放出这般温柔缠绵的念想。

    紧随而来曲调却由清新绵远转为清明铿锵,犹如敲击玉磬,声音急急切切宛若骤雨急降,迫在眉睫的感觉令人不自觉随之屏住呼吸,山雨欲来的压迫感迎面袭来,琴音中隐隐含着危险一触即发的紧张。暗沉阴霾的曲调听得曲流觞心底一沉,暗下眼眸抿着唇望着已经物我两忘的卓清涟不发一言。

    琴音愈发急骤忽而曲风尖脆纤细,散音中带着坚定的决绝与绝望,琴音“铮——”划破空气,房间中回荡着高音弥散不去的颤音,就在众人以为一曲终了之时,随之而来的是极轻柔飘忽的抚慰之音,哀而不伤,怨而不怒,温柔敦厚,包容万千,寂寥无助似有千言万语却欲言又止,方才一曲中篇带来的伤痛像是奇迹般被抚平,清雅淡然在心间缓缓流淌,却不知为何透着一抹让人心碎的温情。

    一曲罢,所有人都沉浸在这支卓清涟倾心之作的琴曲中尚未回神,“琴为之乐,可以观风教,可以摄心魄,可以辨喜怒,可以悦情思,可以静神虑,可以壮胆勇,可以绝尘俗,可以格鬼神,此琴之善者也。觞儿,你可是明白?”卓清涟默默将停搁在琴面上的双手收回衣袖,垂眼轻问道。

    兀自出神的曲流觞一口银牙蓦地咬紧,“够了,卓清涟,你的命我救了,你要的琴我取了,你弹的曲子我也听了,现在,我要的东西?”伸出手,眉峰紧锁沉着眼眸死死盯着默不作声卓清涟,曲流觞面色极不好看,再这么耗下去有什么东西似正从自己心间流走。

    “呵~~你想要的东西,什么东西?”一直沉浸在自己世界中不知其想的卓清涟似是终于清醒了过来,抬眼对着曲流觞轻巧一笑,笑颜明媚灵动,清雅婉兮,像极了水墨清华骤绽刹那芳华,一笑倾城……

    时间在静止。余晖散尽,渐暗的光线笼罩着窗台上那盆曲流觞视若珍宝的菡萏。素白的花瓣开始缓慢羞涩渐吐芬芳,只有它还在真实刻录着时间流逝。

    “嗯哼……”一声略带痛苦的闷哼打破这种僵硬得令人呼吸停滞的气氛。

    身子猝不及防抵住冰冷的墙面,对上的是一双溢满恨之入骨的眼眸,咫尺之遥却因卡住自己脖子的那只手臂无法靠得更近,卓清涟感觉自己那所剩无几的生命正在曲流觞的指缝间一点一滴流逝。没有挣扎,没有反抗,卓清涟就这么静静闭上眼任由曲流觞掐断自己所有的念想。恩,这墙面果真是没有觞儿的怀抱温暖呢。

    在一边看傻眼的众人被眼前剑拔弩张的这一幕弄得不知所措,说好的证据在哪里,为何一曲罢卓清涟却又反悔了。傅书华秀眉紧蹙,盯着面容安然的卓清涟轻轻咬了咬下唇。

    “放开她”,段小楼的声音带着急切怒意正要上前救下卓清涟,与傅姐姐相握的手指却蓦地拉住了她,看着一脸不解焦急的段小楼,傅书华坚定地摇了摇头。皱起眉,段小楼正要叽叽喳喳开口讲话,傅书华却先她一步抚上段小楼的嘴角,“信我”。

    指尖触碰的酥麻感让段小楼不觉舔了下唇角,眨眨眼,看看曲流觞手中的卓清涟,又重新看看表情严肃凝重的傅书华,想了想终是忍住了。没关系,只要不是到最后一刻无可挽回,自己还是有把握救下卓清涟的。傅书华奖励似的赏了个赞许的眼神给段小楼,视线重又集中在掐住卓清涟脖颈的那只手上。

    脑海中一直浮现方才卓清涟笑容深处那丝隐隐的残忍。傅书华眸心愈发深邃,卓姨,你有把握吗?

    “卓清涟,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了么”,曲流觞此刻如同地狱深处化身而来的恶鬼修罗,重新覆盖血色的眸眼锁在身下那个面容安详地女子身上,为什么在一次又一次挑拨自己后还是这般顺从无害的模样。

    明明已经承受不住了,还要强作镇定吗,求我啊,为什么不求我,只要你开口。手指蓦地加重力道,感受到卓清涟身子明显颤抖,惨白的面容上只剩那对卷曲羽睫犹在簌动,曲流觞眼眸中暗黑涌动,捏紧喉头的手指有着几不可察的轻颤,只要自己再微微使力,身下之人便会自此香消玉损。

    喉咙发出一声低吼,手指退离脆弱的喉骨,曲流觞狂乱甩开衣袖,整个人在原地愤怒踢曳怒不可遏。曲流觞在愤怒,很愤怒,却又无所适从。但凡是她目光所及,屋子里的所有陈设均被破坏殆尽,粉碎掉最后一座笔架,曲流觞站在原地像一只荒漠中孤单哀伤的小兽,呼哧呼哧喘着粗气,陷入魔障的曲流觞忽地眼底精光乍现,集内力于左手狠狠一掌击在自己右臂,“喀嚓~~”手臂应声折断软绵绵垂在身体一侧。

    脱离曲流觞的钳制,卓清涟的身子软软顺着墙面滑下,“……咳咳…咳咳咳……”杂乱的咳嗽由喉底呛出,火辣辣地感觉充斥喉间,新鲜的空气涌入口腔,卓清涟抚住心口,细细喘息。

    背对众人的曲流觞只能看到她肩头剧烈起伏,断臂之痛却不曾从她口中听到一字流泄。默默转过身子走到卓清涟面前,曲流觞似有些精神恍惚,语气飘忽幽远,“我再问你一次,证据,到底在哪里?”

    “咳咳……你的手臂”,卓清涟挣扎着试图站起来,“最后一次,证据?”

    卓清涟望着敛去锋芒的曲流觞,心底宛若腊月白雪化作春杏,泛着清新的苦涩,“觞儿,你这是何苦?”

    “你果真是在骗我吗,原来你还在骗我”,忧伤化作低声呓语,曲流觞低头望着方才被碰倒后幸存脚边的九霄环佩,原来取琴也好,抚曲也罢,权是拿来拖延自己的幌子罢。“既然如此,这东西便也没有留在世上的价值了。”

    话锋忽转,曲流觞提脚便要朝九霄环佩踢过去,眼看琴身就将不复完好,卓清涟惊叫着扑上来倾身护住九霄环佩,“觞儿,不要——”,却被来不及收势的曲流觞正正踢中小腹,一口鲜血喷薄而出,怀中古琴跌落一边。

    一直静立旁观的众人见状大惊急急抢身上前,傅书华扶起身心俱疲的卓清涟,“卓姨,你没事吧”,先前本就受过曲流觞狠手一掌,加之天寒侵袭五脏,现又腹部重创,卓清涟整个身子瘫软无力倒在傅书华怀中,“……咳咳…琴……”这一身伤怕是连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傅书华皱着眉依着卓清涟的话语看过去,“呀——这是——”

    方才九霄环佩受到那一脚冲击滚落一边,琴轸边上一个小木格脱出散在脚边,伴着傅书华这一声惊呼所有人的视线顿时被小木格中崭露的一角暗黄吸引住。

    曲流觞呆呆望着脱出的木格,这是——

    作者有话要说:请笑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举身赴小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成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成林并收藏举身赴小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