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安思淼的外公叫汪永年,他退休以后因为身体原因一直在疗养院疗养,恐怕要过了年才能回家。

    得知安思淼要结婚的消息,老首长传下消息说要等他回来再摆酒宴客,于是安思淼和桑鹤轩领证之后就先搁置了酒席。

    酒席可以推后,不能推后的却是二人身为夫妻的同床共枕。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安思淼一想起这件事就觉得心里乱糟糟的,既期待又害怕。她常常想着别的事脑子就会自动跑到这件事上来,对于迫在眉睫的搬家感到万分苦恼。

    桑鹤轩对她很好,他在中山路购置了一处房产,离她娘家很近,房产证上写的是她的名字,没有他的。这让她十分矛盾,既不安又踏实。

    这个男人真的非常周到,完美得挑不出一丝错处,就连总是板着一张脸的蒋夏阳都对他赞不绝口。在二人成了好事后,他们专门请蒋夏阳吃了一顿饭,蒋夏阳还为他们准备了新婚礼物。

    蒋夏阳今年三十来岁,年少有为,与桑鹤轩关系很好,这于一个鲜少与外人交际的清高大律师来说是很难得的。蒋夏阳律师事务所的那帮朋友,更是对这个最近总出现在报纸上的港商十分钦佩。桑鹤轩没有跟着移民潮移居国外,反而回到国内投资发展经济,这样的人怎能不受政府和市民青睐?

    下午六点钟,安思淼下班后就步行回了家。这个家不再是她和爸爸妈妈的家,而是桑鹤轩在中山路新购置的房产,这里就是她以后要过下半辈子的地方了。

    用钥匙打开房门,两层的复式别墅里装修十分精致内敛,细节丝丝入扣,于无形之中透着气派与奢华。

    安思淼在门口换了鞋,往屋里看了看,安安静静,没人来过的痕迹,看来桑鹤轩还没回来。

    桑鹤轩已经搬进来住了,他就算每天工作再晚都会回到这里,但安思淼因为行李和一些小心思没有很快住进来。她倒是每天都来给他收拾屋子,虽然他请了钟点工。

    今天安思淼来这,不打算再离开了,她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自他们拿了证也过了十来天了,两人还是像婚前那样不温不火地处着,偶尔出来一起吃个饭,固定时间打个电话,这样的相处实在有点太公式化了,他不主动请她抓紧时间搬进来,她只能自觉了。

    把包放到沙发上,安思淼脱掉外套朝厨房走,她一边走一边用手腕上的发绳扎了个马尾,走到厨房后就十分自然地系上了围裙,打开冰箱取出中午买的菜洗手开始做饭。

    等桑鹤轩回来的时候,安思淼已经做完了一切,只等男主人上桌用餐了。

    桑鹤轩站在门口,手里拿着门钥匙,垂眼睨着整齐地摆在鞋柜边的女式高跟鞋,熟悉的款式让他一瞬间就知道是谁来了。

    他低着头,看不见他是什么表情,但他修长白皙的手指却不自觉地扣在了鞋柜上面。

    “你回来了。”

    安思淼听到声音走到门边,见到桑鹤轩后下意识甜甜地笑起来,连她自己都没发觉自己的笑容有多高兴,还是对方抬眼看见她后就一直没移开视线让她觉得颇为不自在。

    “我脸上有东西吗?”她摸了摸脸疑惑问。

    桑鹤轩摇了摇头,换了鞋朝屋里走去,安思淼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和外套,桑鹤轩立在原地看着她去帮他挂外套的身影,摘下眼镜,一边扯领带一边走向沙发。

    安思淼出来时,桑鹤轩已经坐到了沙发边,他一手捏着眉心,另一手夹着一支烟。

    “有烦心事吗?”安思淼走到他身后柔声问,“很累?”

    桑鹤轩淡淡地“嗯”了一声,面色无波无澜,眼睛微微闭着。

    安思淼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搭在了他肩上,轻声说:“我帮你按按。”她似乎是有些紧张,颇为不自然地解释自己的行为,“爷爷和爸爸也总是很劳累,按一按会舒服点。”

    桑鹤轩的身体一开始非常僵硬,片刻之后便放松下来,他没说话,骨节分明的手指弹着烟灰,手法优雅熟稔,让人不由觉得抽烟这种危害健康的事也变得赏心悦目起来。

    “吃过饭早点休息吧,不然一会凉了。”安思淼给他按了按就放开了手,转身朝楼上走,一边走一边道,“我去帮你放洗澡水。”

    桑鹤轩没有回应,因为安思淼根本不需要他的回答,她的态度很明显,这个女人表面上看着似乎毫无主见柔柔弱弱,但她一旦决定做某件事,就没有人可以让她改变主意。

    掐了烟走到餐厅,桑鹤轩扫了一眼餐桌,一道道很普通的的家常小菜整齐地摆在上面,清淡的味道和悦目的颜色让忙碌了一天都没怎么进食的他还真有些饿了。

    他坐到餐桌边,这儿只摆着一副碗筷,于是他起身走到厨房又取了一副,回来时安思淼正要走进来。

    “你陪我吃。”桑鹤轩将碗筷放到对面,坐在椅子上听不出情绪地说。

    安思淼其实一点都不饿,她想减减肥,但他似乎不接受拒绝,于是她就坐到了他对面。

    “我帮你盛饭。”安思淼接过他要自己动手的碗帮他盛了米饭,放回他那边后才给自己盛了一小勺。

    “吃那么少?”桑鹤轩不轻不重道。

    “我不饿,你吃就好。”安思淼笑了笑,期待地望着他。

    被她那样看着,桑鹤轩不自觉拿起了筷子,品尝了一下离他最近的香菇油菜。

    薄唇咀嚼着嫩绿的蔬菜,安思淼忐忑地问:“好吃吗?”

    桑鹤轩抬眼睨了睨她,颔首道:“嗯,你也吃。”

    安思淼听他这么说大大松了口气,开始漫不经心地吃饭,她大多时间都在给他夹菜,但她发现他虽然不抗拒她的行为,却没有吃任何她夹给他的肉。

    “你不吃肉?”她问。

    桑鹤轩放下碗筷:“嗯,我吃素。”

    ……

    口味清淡,还吃素,难怪那么瘦。

    安思淼嫉妒地看了一眼身材很好的男人,撇撇嘴问:“再吃点吧?”

    桑鹤轩起身道:“吃太多会胃疼,我来收拾吧。”

    安思淼忙道:“别,我来就好。”

    她抢在他前面打扫餐厅,桑鹤轩一直看着她,直到她动作开始僵硬,他才收回视线上了二楼。

    他走后,安思淼稍稍放松了一些,她心情飘忽地收拾好一切,将一楼的灯关掉后,脚步很轻地踏上二楼。

    要休息了,这才是重头戏。

    桑鹤轩什么都没问,应该是已经猜到了她今晚不会离开,他总是这样细心周到,不会让她感到任何尴尬。

    走到两人的房门外,安思淼看见了已经洗完澡坐在床边擦头发的男人。他难得没戴眼镜,一身笔挺的西装也换成了居家的黑色棉质睡衣,拿着墨绿色毛巾的手白得几乎可以看见血管。

    “去洗澡吧。”桑鹤轩抬头对她说,“我帮你放好水了。”

    安思淼红着脸点点头,走到衣柜边取出自己的睡衣,捋了捋耳侧的黑发屏着呼吸进了浴室。

    他们的卧室是套间,浴室和洗手间都在卧室里,这很方便,不过此刻就意味良多了。

    哗啦啦的水声从浴室里传来,桑鹤轩擦头发的手停顿了一下,顶着一头凌乱的黑发看向电视机,找到遥控器把它打开,并将声音调大,这样就听不见水声了。

    安思淼出来时,桑鹤轩已经提前把声音调小,她并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但她发现桑鹤轩在一些事上固执得有点神经质。

    他很小心,不,应该用“非常”来形容。安思淼躺在床上,穿着白色的吊带睡裙,一头半干的黑发披在肩上,澄澈的眼睛静静地凝视着已经在第四遍检查门锁和窗锁的丈夫。

    他背对着她,很安静,动作很轻也很熟练,看样子是常做,并不是故意以此逃避她。

    他结束第四遍后回过了头,带着一些笑意看着她,居高临下,似乎可以看透她所有想法。

    要怎么形容呢?他那个笑容和以往有点不太一样,电视画面不断变幻的光芒掠过他的脸庞,忽明忽暗。

    他这个人,比电视上那些演员更懂得怎么演戏。

    这样的他,年纪尚轻的安思淼如何抵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不冻港(婚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总攻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总攻大人并收藏不冻港(婚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