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不冻港(婚恋)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因为桑鹤轩要给汪永年换肾的事,安思淼也不好再提他们之间的矛盾,但那些事毕竟存在过,长在她心里就好像个疙瘩。

    桑鹤轩看人的本事自不待言,他也没逼她,只在每天早上和下午雷打不动地出现一两个小时,每次都赶在汪永年醒来前离开,兢兢业业地准备着带老爷子去香港做手术的事。

    利承泽听从桑鹤轩的吩咐筹备了医院和过港证件,在向桑鹤轩汇报情况的时候忍不住对他说,“桑先生,您真的想清楚了吗,您真的不用再考虑一下,”

    桑鹤轩手执钢笔快速地写着什么,头也不抬道,“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虽是问话,他却用的陈述语气,很明显是确定了别无他法,而事实的确如此。

    利承泽叹了口气,无奈道:“要不再找别人试试,您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我从来不开玩笑的。”桑鹤轩语调平淡,不为所动。

    “您就没想过这种手术一旦做了,您以后的生活要怎么办?虽然都说一颗肾也可以支撑人体正常工作,但绝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您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该为太太想想。”利承泽劝道。

    桑鹤轩写字的手顿住,抬头看着他:“就是为了她我才这么做,否则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他活动了一下手腕,望着一处道,“马上要过年了,如果汪永年在这个时候去世,不管在安家还是在戴丰那里都不是件好事,时间来不及,我也没别的办法,太太现在肯定恨死我了。”

    利承泽神色复杂地垂下头,桑鹤轩放下笔道:“还有事?”

    利承泽道:“是还有事,前几天我去订机票的时候,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虽然还不确定是不是他,但我觉得有必要告诉您。”

    “什么人?”

    “廖思远。”

    桑鹤轩眼睛一眨,若有所思。

    进入十二月,永江市气温直线下降,街上的行人也不似过去那么多了。桑鹤轩照例在早上十点来到市医院,推开病房的门时却发现汪永年还醒着。

    汪永年和桑鹤轩四面相对,脸色苍白地别开了头,没有让他出去的意思。

    桑鹤轩迟疑了一下,走进来关好了门。他将带来的午饭交给站在病床边的安思淼,安思淼接过来放到桌上,看看外公又看看自己的丈夫,深吸一口气坐到了椅子上。

    安父安母都不在,屋子里只有他们三个,气氛一度僵硬到安思淼不停擦汗。

    许久,汪永年语调无力地说:“淼淼,去给外公买点苹果。”

    安思淼看向老爷子,老爷子没有看她,眼神无光,被病痛折磨得不成人样。

    其实这里有苹果,桑鹤轩准备了很多水果在这,但安思淼知道,外公不是真的想吃苹果,他只是想和桑鹤轩单独谈谈。

    因为过不久就要去香港了,安家人也不能瞒着老爷子他们去香港的目的,所以安母一早就告诉了汪永年桑鹤轩要换肾给他的事。汪永年现在要找桑鹤轩谈谈也在情理之中。

    安思淼没多说什么,起身离开了房间,桑鹤轩望着她的背影,直到她彻底关门离开才收回视线重新看向汪永年。

    汪永年咳了两声,眉头紧蹙,似乎很痛苦。桑鹤轩很早就认识他了,自然见过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汪部长,汪永年现在和过去的形象在他心里形成对比,他也忍不住为此唏嘘。

    汪永年好不容易止住咳嗽,平静了一会,低声道:“我都听说了,你去跟我做了肾脏配型,而且还成功了。”

    桑鹤轩勾唇浅笑:“是的,千分之一的机会,我也没想到会成功,这是缘分,也是天意。”

    汪永年看向窗户,窗外是永江市阴沉的天色,冬日的城市总是充满了严肃气息,寒风凛冽,找不到一丝温情。

    “天意?”汪永年低声重复了一遍,苦笑道,“小桑啊,跟你说心里话吧,其实我也不想死。”

    桑鹤轩毫不意外,点点头道:“没有人想死,你,我,全世界的人,大家都一样。”

    汪永年转过头,凝视着桑鹤轩道:“可是,我更不想活。”

    桑鹤轩一怔,皱着眉头回望着他,抿唇未语。

    汪永年不在意道:“趁着今天还有劲,我就把想说的都告诉你,万一哪天我要是忽然去了,这些话不说岂不太遗憾。”

    桑鹤轩彬彬有礼道:“您请讲。”

    汪永年双手交握,安然道:“你不必帮我换肾了,我也不会去香港,把计划取消吧。”

    桑鹤轩眉头皱得更紧,欲说什么,却被汪永年打断:“你不用急着拒绝,听我说完。”

    对方都这么说了,桑鹤轩是晚辈,也不能多言,只好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汪永年掩唇咳了两声,缓慢地说:“我已经跟淼淼的爸妈谈过了,他们也同意了,我这把年纪,就算能手术成功了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更何况成功的几率那么小,我不能再牵连了你,让淼淼后半辈子活得不开心。”

    桑鹤轩将老爷子时不时停顿喘息的话一字不漏地听完,微微抿唇,诚恳地说:“您是个好外公。”

    汪永年笑笑,道:“这没有好与坏,这都是应该的,淼淼是我的外孙女,我疼爱她天经地义,反倒是你,我死了以后,你可不要以为淼淼没了靠山,对她不好,欺负了她。”

    桑鹤轩闻言,立刻保证道:“绝对不会。但是,您真的已经决定了?”

    汪永年点头,面色不怒自威:“是的,这么多年了,我也该去找淼淼她外婆了,这个罪我也不希望再遭下去,你的那些事我交代给了老卫,你以后有事就找他帮忙,他不会推辞。”

    桑鹤轩不知该怎么讲,只好点头。

    汪永年注视着他,好一会都没再说什么,半晌后才招招手示意他走过去。

    桑鹤轩起身走到汪永年的病床边,汪永年喘息急促地望着这个清隽挺拔的男人,他天生有种可靠气质,办事能力也的确利落不凡,将安家上下交到他手里,汪永年还是可以放心的。

    涩然地笑了笑,汪永年沉声说:“小桑啊,外公之前对你也不好,你要是有什么记恨在心的,等外公死了就忘记吧,不要因为外公而冷落了淼淼和她爸妈。”

    桑鹤轩皱着长眉,澄澈的眸子透过镜片睨着这位奄奄一息的老人,他仿佛下一秒就要离开了,那一瞬间的光彩像是回光返照。桑鹤轩心头一沉,立刻按了护士铃,汪永年随后便开始翻白眼,呼吸更加费力,病床边的仪器发出不稳定的声音。

    护士和医生很快赶到,安思淼也跟着跑了进来,站在护士和医生身后焦急地看着。

    桑鹤轩想给医生让地方,可老爷子忽然抓住了他的手,强忍着极大的痛苦断断续续地说:“小桑,我把淼淼托付给你,你……你不要……不要辜负了我……”

    桑鹤轩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老人对晚辈深厚的热爱让他回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他连父母最后一面都没见到,等他看见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是两具尸体了。

    桑鹤轩眼眶有些发热,慎重地点了点头,弯腰凑到他耳边道:“外公,你放心,只要我活着,我就会让安家平平安安。”

    汪永年欣慰地笑了,他笑得那么虚弱,却又让人觉得光彩照人,桑鹤轩被医生拉到一边,安思淼就站在他旁边,她看着医生对汪永年实施急救,表情呆滞。

    桑鹤轩握住她的手,拿出手机拨通电话,安思淼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很快她就看见父母来了。

    在这种时候,如果没有桑鹤轩在,她甚至无用到连通知父母来看外公最后一面都做不到。

    汪永年开始抽搐,他撑着最后一口气到安父安母来到这,医生摇了摇头让开了位置,和护士一起沉默地观看着已经见过许多次的生离死别。

    安思淼慢慢走到病床边,蹲在床头望着挣扎在生死线上的外公,泪如泉涌。

    汪永年语不成声,他们听不清他到底在说什么,他朝他们胡乱挥手,像是要确定他们的所在,安思淼握住外公乱挥的手,两人的手交握的那一刻,汪永年朝她的方向看过来,想要摸摸她的头,却再也无力抬起另外一只手。

    他虚弱地说:“淼……淼,外公……外公看不见你了,外公……”他连话都说不完整,浑身抽搐,口吐白沫,非常辛苦。

    很快,他握住安思淼的手没多久就彻底失去了反应,闭起眼安静了下来。

    医生上前检查了一下,对安父安母道:“汪老先生已经去世了,节哀。”

    桑鹤轩不忍地别开了头,双手负后,缓缓交握。

    安父安母在得到父亲不愿换肾的消息那一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他们已经流过太多眼泪,看着父亲在他们面前痛苦的离开,他们也只能安慰自己,父亲去了天堂,就不用再那么辛苦了。

    安思淼呆呆地望着安静下来的外公,他那么安详地躺在那,如果不是嘴边的白沫,就好像还是那个会为自己的任何事紧张着急的外公一样。

    她缓缓站起来坐到病床边,轻轻摇晃着汪永年的身体,哽咽地唤道:“外公……外公你醒醒,起床了……”泪水不断顺着她的脸颊掉在被子上,安思淼无暇顾及,不停地唤着外公两个字,直到桑鹤轩抱住她将她拉开。

    安母泪如雨下地看着女儿和过世的父亲,她无法不痛苦,但她也知道这种道别每个人生命中都要经历,只是可怜了她的宝贝女儿,等她过世的时候还要再次承受这样的分别。

    其实安思淼也明白,就算外公这次好了,以后也早晚会离开她,外公每次透析都很辛苦,每天都要服用大量的药物,吃什么都很费力,他那样忍着痛苦吊着命,都是因为舍不得她,她又怎么能让外公走也走得不安心呢。

    可是,即便心里如此明白,安思淼却还是忍不住崩溃,她哭得泣不成声,桑鹤轩抱着她,在她耳边不断安慰着什么,可她一个字都听不见,满脑子都是小时候和外公相处的点点滴滴。

    她痛苦的样子让桑鹤轩看得心都痛了,他想,也许就是在这个时刻,他开始害怕死亡。他过去一直在想,走到他这个位置,不管哪天晚上睡着后再也睁不开眼都已经没关系了,但是看到如此痛苦的安思淼,他无法再将生与死置之度外,因为他不想再看她重复这种痛苦。

    没有光泽的天空笼罩着寒冬的永江市,十二月中旬,熬了很久的汪永年在永江市市医院过世。

    每个人的一生都要经历多次生死离别,过往的一切在死亡面前都苍白无力。我们孑然一身来到这个世上,又孑然一身地离去,重要的不是不舍与忏悔,而是我们到底有没有好好道别。

    当你变得成熟,明白什么是责任,什么是放下,你就真的长大了。

    作者有话要说:老爷子的事到此就告一段落,葬礼之后就全身心将故事开展在桑总和喵喵身上了

    这段拉出了一个人物,虽然只漏了个名字没有见人,但是个非常危险的配角(*^__^*)

    唔……老爷子这也算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如愿以偿吧,毕竟太受罪了,到那个时候真心会觉得死了算了

    我曾经在祖辈病床前照顾了差不多一年,看着老人那种被病痛折磨煎熬,生活不能自理,什么都要依靠别人时的心情真的无力又无奈,但这是每个人生命终结时都要经历的过程,我想如果我到那个地步,一定也恨不得赶紧死了算了,不要拖累亲人,也不遭这份罪

    人活一辈子,来过一趟,留下点痕迹,走得时候都是一把尘土,如果有来世更好,没有的话也不会感到遗憾,毕竟也不是人人都能有秦始皇那气魄,就算死了也要埋一大堆兵马俑陪着自己……

    PS:汇报一下相亲成果,本来以为会遇见个王宝强,但意外地发现还不错,蛮帅,是我喜欢的类型,斯斯文文白白净净,戴副眼镜,双方感觉都不错,目前正在进一步相处当中

    PPS:昨个琢磨了个加更规则,很简单,长评加更,评论破百加更

    以上

    今天更新晚了点,大家明天早上八点见!以后都恢复早八点更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不冻港(婚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总攻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总攻大人并收藏不冻港(婚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