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不冻港(婚恋)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和桑鹤轩一起吃饭其实很没意思,因为他既不吃辣,又不吃肉,这个男人的口腹之欲就跟他的对事原则一样,淡到几乎没有味道。

    安思淼故作镇静地坐在餐厅的椅子上,两人早就点完了菜,等菜上桌的时候互相看着,谁也不主动说话。桌子对面那个男人,只用一双深邃的眸子静凝视着她,那眼神让她不寒而栗。

    桑鹤轩是个什么人,毫无疑问,他是个坏人、混蛋、犯罪嫌疑人,他这样的人,本该放在新闻报道里人人喊打,可现在的形式却是不明真相的小女孩们哭着喊着要拜倒在他的西裤下。

    是这个世道变了吗?自然不是,这些女孩,包括安思淼,他们不是没有是非观,只是有些事,当你切身实地的遇上了,就完全扯不清了。

    等菜的时间安静得让人尴尬,安思淼沉默半晌,主动开口道:“你今天很闲吗?”

    桑鹤轩微微抬眸,修长的食指推了一下眼镜,用眼神询问她:怎么讲?

    安思淼双腿交叠靠在椅背上,别开头淡淡地说:“如果不是很闲,你怎么会想起我?”

    桑鹤轩闻言皱起长眉,曲起手指敲了一会桌面,低声道:“今天下午和新科电子的董事长见面谈了合作事宜,回去之后就开始开会,会议结束处理文件,处理了一半又听了宏微香港总公司负责人廖乐山的汇报,然后我就去接你下班。嗯,今天其实比较闲。”

    安思淼嘴角一抽,脸色微红地垂头道:“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你今天可一点都不闲。”

    桑鹤轩微笑了一下,不置可否。

    对话到此处稍作了停顿,因为服务员来上菜了。

    “菜齐了,两位慢用。”

    上完了菜,服务员退出包间,包间里再次剩下他们两人。

    安思淼扫了一眼菜色,忍不住道:“怎么都是辛辣的菜,你不是不吃。”

    桑鹤轩的表情始终如水,看不出讨好的神色,也探不出悲喜善恶。他的声音一如他的神情那般波澜不惊,薄唇开合,不过四个轻描淡写的字:“你喜欢吃。”

    安思淼眼神闪烁了一下,没有再言语,拿起筷子静静吃起晚餐。

    桑鹤轩也不急,拿着筷子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吃两口就喝很多水,两人的相处模式似乎回到了他们第三次见面的时候。

    他那样一个能说会道的人,遇上这样的情况和对手,也无法避免地笨拙起来。

    安思淼没吃多少就不吃了,她放下筷子盯着垂眼进食的桑鹤轩,吃饭时他很少说话,将食不言寝不语的境界发挥到了极点。

    有时候她真的很恨他,她的世界本来一片光明,可自从遇见了他,就好像被一块黑暗的布遮住了心胸,满心都是无尽的黑暗,始作俑者就是他,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她曾经很恶毒地在心里诅咒他一辈子得不到幸福,就算她离开了他、脱离了他的控制他也得不到幸福,这样的她连她自己都无法直视。

    是不是如果她一开始没有鲁莽坚信,那现在就不会变成这个险恶的自己?

    被直勾勾盯着,饶是桑鹤轩也无法淡定用餐,他本就食之无味,现在干脆也放下筷子,抬眼与她对视起来。

    安思淼就在这时说:“你就没想过瞒我一辈子,一直骗我吗,你就不能一直哄着我吗?为什么非得告诉我真相,我知道你能做到。”

    桑鹤轩勾起一抹很奇妙的笑容,有点玩世不恭,又有点嘲讽:“虽然我现在有点后悔告诉你,但我心里很清楚,无论做什么都得冒着会天下大白的风险。那时候我也想继续骗你,只是不能安心。”

    安思淼微微颦眉,喃喃道:“你也会不安心么。”

    桑鹤轩的目光变得有些冷峻,视线毫无焦距,似乎穿过她看向了别处:“我也以为心这东西我没有。”他几乎自语般轻声道。

    安思淼抿了抿唇,看着表道:“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桑鹤轩沉默地站起来,领先出了包间,安思淼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垂在身侧的手,有点想牵起来,可又十分犹豫。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餐厅,桑鹤轩直接上了驾驶座,安思淼打开副驾驶的门跨了上去。

    刚刚桑鹤轩说他在后悔,这是真的。如果知道她的抗拒会持续这么久,他当初就不会真的说出来。就算不能安心,他也会选择承受那份苦恼,毕竟那只是他自己的良心在作祟,哪像现在,同时被自己的良心外加她的痛恨折磨。

    车子缓缓驶向电影院,安思淼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开车的人,只这一眼她就无法再移开视线。

    素来喜欢带着温和面具的男人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安静的样子给人冷冰冰的感觉,他的脸很英俊,五官精致,眼镜片后修长的眼睛却冷漠到了一个地步。

    桑鹤轩像是在入神地思索什么,本来在直直地看路,忽然就摇了摇头,仿佛非常失望似的叹了口气,那叹气声轻不可闻。

    其实他的确觉得很失望,安思淼曾经建筑在他面前的一切美好都在他亲手的摧毁下濒临崩溃,他觉得自己再次陷入了十几年前曾经历过的绝境,不明确该怎么进行下去。

    在感情方面,桑鹤轩是绝对的新手,置身事外时他可以将一切都看得很透彻,真的身处当中后却无法不被变幻莫测的情绪所左右。他现在的思想,一片混乱。

    车子安静地停在电影院门口,这场电影的看客相当之多,电影开场在即,影院门口人山人海。

    桑鹤轩停好车先下了车,安思淼下车后朝他那边望去,就看见他隔着车和她对望,身后摩肩擦踵的行人好像江河湖海。

    “进去吧。”他用口型对她说了三个字,绕开身边的人朝前走。

    安思淼思索再三,深吸一口气挤开人群跑到他身后,拉住他的手挽住了他的胳膊。

    桑鹤轩诧异地看向她,一脸的惊讶,安思淼装作什么都看见似的说:“我们看什么电影?怎么这么多人?”

    桑鹤轩回神,凑近她耳边回答道:“泰坦尼克号,国外的票房冠军,在大陆也是一票难求。”

    安思淼露出一个笑容:“这么难买你却买到了?”

    桑鹤轩已经有好几个月没看见她的笑容了,见她终于露出真正的笑容,他竟然有些激动:“这个世界上没有用钱买不到的东西。”他如实道。

    安思淼就知道他又花了高价钱,心里念叨他败家的同时,装作漫不经心地说:“以后别再做犯法的事了,外公已经不在了,没有人再帮我们了。”

    桑鹤轩此刻正在检票,耳边传来她这句话时,他忍不住眯眼笑弯了眉。检票的女士乍一看他笑得这么俊俏,不禁有些愣住,后面跟着要检票的人忍不住催促,她这才继续了自己的工作。

    两人并肩走进影院,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后,安思淼接着道:“你是特意为了请我看电影才买的电影票吗?”

    回答这个问题,如果说是,会不会被她觉得自己是刻意算计,让她不高兴?那么回答不是,又会不会显得自己不重视她?

    有些为难该讲什么答案,所以桑鹤轩久久没有回答。临近电影开始,安思淼才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不说话,那就是不是了?”

    桑鹤轩张张嘴,还来不及说什么,安思淼就接着道:“为什么不找朋友一起来看?说起这个,除了你的员工和那个二哥,我好像从来没见你有过什么朋友。”

    这个问题让桑鹤轩有些尴尬,半晌才道:“这个……我和朋友的关系都不太好……”

    安思淼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感兴趣,所以听得聚精会神。当她听见他难得不自然地说出这句回答时,忍不住笑出了声。

    因为在影院的关系,安思淼急忙捂住了唇,不让自己的笑声影响别人。

    电影屏幕开始播放片头,安思淼捋了捋头发,靠近身边的人低声道:“就这么原谅你好像有点太不划算了,问你个问题吧。”

    桑鹤轩立刻摆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安思淼小声道:“你……你那时候说,只是一开始有目的,后来就不是了,这话是真心的吗?”

    桑鹤轩想都不想便点头:“是,如果有假,就让宏微破产。”

    “破产?那不是要没很多钱?”安思淼诧异地看着他,“拿那么多钱打赌,你也舍得?”

    桑鹤轩不在意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那些都不重要,你相信就好。”

    安思淼微微抿唇,好一会没言语,电影片头快结束的时候她才说:“老公,这次我相信你,相信你现在是一心一意和我在一起的。但是你记住,没有下一次了。”

    桑鹤轩赶忙皱着眉头一本正经道:“没有下一次。”

    他想为了她改变自己,很想。

    电影正式开场,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各怀心事地目视前方看着电影。

    桑鹤轩不时用余光打量专注看片的安思淼,思索良久,将手从扶手下穿过,轻轻握住了她的。

    安思淼的手僵硬了一下,没有看向他,依旧直视屏幕,但手却在僵硬之后反握住了他。

    桑鹤轩脸上不自觉泛起浅笑,这一幕落入安思淼的余光,同样也落入坐在他们后面第三排的某人眼中。

    那是位男性,戴着一顶棒球帽,帽檐压得很低,身上穿着很常见的夹克衫。他的脸看不清楚,只能看见留着胡渣的下巴,他嘴角的勾着的弧度森然可怖,与电影的气氛格格不入。

    作者有话要说:只有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的人才是大富翁喃!

    啊啊啊 为什么还不放假 不想上班 不想起床 嘤嘤嘤!

    我和我爸说,我想天天呆在家里数钱T^T

    我爸语:呵呵,我怕你累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不冻港(婚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总攻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总攻大人并收藏不冻港(婚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