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不冻港(婚恋)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医武兵王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泰坦尼克号是一部非常催泪的电影,看完电影散场的时候,安思淼的眼睛都哭红了,她拉着桑鹤轩的胳膊往外走,带着哭腔说,“你可真会选啊,选的电影可真好啊。”

    桑鹤轩护着她的肩膀避开拥挤的人群,微勾唇角道,“真的好,为什么我觉得你并不高兴。”

    安思淼瞪了他一眼,正欲说什么,忽然看见他身后不远出袭来一道白光。赶着离开影院的人群完美地遮掩了白光的来源,安思淼来不及思索,迅速将他朝一边拉去,奈何她身边都是人,桑鹤轩只朝前走了一步,根本没有离开危险范围,无奈之下,安思淼只好和他交换了位置。

    桑鹤轩的警惕性非常高,他总能准确地避开所有潜在的危险。当他看见安思淼眼神不对时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安思淼将他拉到她身边,又挺身挡在他面前,速度之快令他只来得及把她抱进怀里,锋利的刀刃划过她纤细的手臂,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

    “啊!”

    不知谁尖叫了一声,影院里瞬间乱作一团,有人拿刀砍人这个认知令人群彻底失去秩序,桑鹤轩紧蹙眉头将安思淼护在怀里,踹开面前挡路的人,望向袭击者的方向,那里只剩下一把带着血的西瓜刀。

    来不及耽误,桑鹤轩只看了这一眼便护着安思淼挤出人群朝外走去,走这段路时他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直到安全将安思淼送上副驾驶,他才稍稍松了口气。

    关好车门,桑鹤轩快步绕到驾驶座,正打算上车时,忽然看见前面拐角处有个熟悉的人影,那人穿着黑色的夹克衫,戴着一顶棒球帽,正望着他这边微笑着。

    桑鹤轩冷冷地瞥了他最后一眼,果断上车朝医院驶去。

    行驶向医院的路上,桑鹤轩一直在安慰安思淼,告诉她如何避免失血过多。安思淼很镇定,除了疼得脸色苍白之外,没有给他任何精神上的压力。

    桑鹤轩抿了抿唇,拿出手机拨通利承泽的电话,吩咐对方联系医生之后,又压低声音道:“半个小时后让廖乐山给我回电话,你马上派人到永江市电影院门口去,看看廖思远跑了没有。”

    利承泽一听见廖思远的名字就知道不好了,再联想到桑鹤轩让他找大夫,他不由担忧地问:“桑先生,您伤得严重吗?”

    桑鹤轩舒了口气,单手转动方向盘,艰涩道:“我没事,受伤的是太太。”

    “什么?”利承泽惊呼出声,赶忙道,“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安排,桑先生再见!”

    桑鹤轩挂了电话,紧握手机不安地望向安思淼,安思淼微闭着眸子静静地靠在车座上,脸色苍白如纸,右手紧紧握住左手手腕处的伤口,鲜血染红了她浅色的外套和白皙的手,桑鹤轩从来不是怕血的人,现在却只觉得那血流得他快要晕过去了。

    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市医院,市医院最好的医生和护士都等在门口,他们第一时间将安思淼送去急救,桑鹤轩自责地站在急救室外,即便知道她的伤不致命,可还是没办法不担心。

    桑鹤轩从西装口袋拿出烟盒,坐在长椅上抽出一根想要点燃,动作进行到一半才想起这里是医院,不能抽烟,于是硬生生折断,塞回了烟盒里。

    手机在他吩咐完事情的半个小时后准时响起,桑鹤轩起身朝远处走了一点,盯着急诊室的门接了电话:“给我个解释,廖思远到底是怎么来大陆的!”

    桑鹤轩说话素来不会语气过重,即使他真的很生气语调也相当平静,真实情绪从不外露。

    电话那头的廖乐山是跟着桑鹤轩最久的人,只这一句话就足以让他听出桑鹤轩此刻心中有多生气。联想到自己那个糟糕的弟弟,廖乐山的眼眶不争气地热了。

    “对不起桑先生,是我的错,我没有尽到职责,让他跑到了大陆。”廖乐山压抑地说,“他没有手续,是无法从正常途径前往大陆的,他应该是偷渡过去的,我会尽快找到帮他偷渡的人。”

    桑鹤轩有一种想要砸烂手机的冲动,他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做了,急诊室的灯灭掉,医生从里面走出来时,正看见有过几面之缘的那位斯文儒雅的桑老板将手机狠狠摔在地上,表情之森然,几乎让见惯了生死的医生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手机摔了也不足以宣泄桑鹤轩心里的怒火,见医生出来了,桑鹤轩面无表情地整理了一下西装外套朝他走去,毫无心思再去妆点语气,冷冰冰地问:“怎么样?”

    医生被吓到了,结结巴巴道:“没、没事,桑太太的伤口虽然很深,但送来得快,已经缝合止血了,不过愈合得会比较缓慢,需要好好静养。”

    桑鹤轩舒了口气,平复下自己的心情,点了点头道:“我可以进去看她了吗?”

    医生颔首道:“可以了,现在就给你们转到普通病房。”

    桑鹤轩皱起眉:“就在这不行吗?她现在受伤了,你老让她换地方干什么?”

    医生愣住了,怔怔地看着他,桑鹤轩掩着唇斜睨向一边,隐忍道:“麻烦快一点。”

    医生瞬间回神,立刻安排人换房间,安思淼被推到新病房,换上病号服吊着胳膊躺在那,脸色虽然依旧苍白,但看上去要比在车上时好了很多。

    桑鹤轩站在病床边等着医院的人离开,医院的人被他那副煞星样吓得不轻,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整理好一切,做了简单的嘱咐之后就一溜烟跑掉了。桑鹤轩这才朝前一步,坐到了椅子上。

    因为缝合伤口时打了麻醉,所以安思淼现在感觉不到疼,她白着脸望向桑鹤轩,对方端正地坐在椅子上,两膝微微分开,双手平放在膝盖上,眉目如画的脸上乌云密布,镜片后那双修长的黑眸里翻涌着沉沉的杀意。

    安思淼吓了一跳:“老公,你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桑鹤轩手抚上额,声音无比沙哑:“我没事,有事的是你。带你出来看电影却遇到这种事,真的对不起。”

    安思淼被他的反应逗笑了,只是笑得有点虚弱:“你道什么歉啊,这种事又不是你能料到的,只不过你报警了吗?行凶者的目标是你吗?”

    桑鹤轩没有隐瞒,干脆地承认道:“是我,还没报警,但我已经让人处理了,你不用担心,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第二次,没有如果。”

    安思淼静静地看着他眨了几下眼,苍白的脸竟泛起了绯色,半晌才略显羞涩地“嗯”了一声。

    桑鹤轩见她如此,微蹙眉头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

    看他要站起来,安思淼忙道:“别去,我没事,就是……”她顿住,有点不知该怎么说下去,可桑鹤轩依旧站在那坚持着,貌似她不给个回答就一定要去找医生,她只好十分窘迫道,“我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刚才说话的样子……嗯,很英俊……有一种‘不愧是我老公’的自豪感。”

    桑鹤轩一愣,回过神后有些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无奈地唤了她一声:“安安。”

    安思淼撅起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就当没听见好了。”她闪开视线,用没有受伤的手抓起被子盖住半张脸,大眼睛里委委屈屈的。

    桑鹤轩迟疑了一下,扫了一眼病房门口,确定短时间不会有人来后,他回到病床边坐到病床边沿,避开她受伤的手,拉下被子,缓缓弯腰在她苍白的唇上落下一吻。

    安思淼愣愣地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庞,他的眼睫又长又密,接吻时会轻轻刷过她的脸颊,她只觉心像是被击中了一般,跳得快要飞出来了。

    桑鹤轩的吻很浅,很快,只轻轻落下便结束了。他直起身,坐回椅子上守着她,她红着脸望着天花板,好一会才转头看向了他。

    桑鹤轩在这时问她:“想不想知道那个人和我有什么过节?”

    安思淼挑眉:“可以知道吗?”

    桑鹤轩给予首肯:“可以。”

    安思淼思索了一下,说:“也不用告诉我太多,适当地说一点就可以了。”

    桑鹤轩朝她递去一个感兴趣的眼神,她扁扁嘴道:“电视上不都那么演吗,知道多了不安全。”

    桑鹤轩缓缓垂眸,嘴角带着微小的笑意。他其实并不想现在谈论廖思远的事,他很担心自己会忍不住现在就冲出去杀了他。廖思远伤了安思淼这件事让他非常生气,不过他心里酸涩隐忍的同时,又不得不审视自己。因为从严格意义上来看,他也是罪魁祸首之一。

    利承泽的出现很好地替他解了围,给了他一个组织好语言再坦白的机会。而对方之所以过来,是因为桑鹤轩摔了手机,别人根本联系不上他,更无法汇报一些重要信息。

    “抱歉,桑先生,打扰了。”利承泽上前递给桑鹤轩一个纸盒,“和您之前用的是同一款,卡已经补好放在里面了。”

    桑鹤轩略微颔首,作为秘书,利承泽相当合格,这种紧要关头下,老板的手机却打不通,绝对是在盛怒之下摔掉了,所以来之前利承泽就去买了新手机补好卡带给自己的老板。

    做完这一切,利承泽微微弯腰,低声说:“桑先生,借一步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o(╯□╰)o大坏蛋廖思远正式出场!

    话说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为什么都不给我留言,难道就因为我没卖萌你们就不鸟我了吗

    难道在你们的心里我就这么没有地位吗,你们这些没良心的,始乱终弃不负责任,搞大了我的肚子现在说走就走,拔**无情,我真是分分钟不能忍,我现在马上就去跳楼,你们等着明天见报吧o( ̄ヘ ̄o#)

    这不是威胁(╰_╯)#

    好吧,给你们一个弥补的机会,今天补回来留言的话,我就当做昨天的事没发生过,来嘛来嘛客官~按一下键盘只需要几秒钟,几秒钟就可以把你的BABY拎回家呀,这么合算的事怎么能不来一发呢,叔可忍婶都不能忍了-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不冻港(婚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总攻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总攻大人并收藏不冻港(婚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