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不冻港(婚恋) >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桑鹤轩都这样“恳求”了,她再不同意就显得不近人情了。但是尽管如此,安思淼还是语重心长地嘱咐道:“眼看着咱们家就要添一口了,你可千万别再去跟那些人打交道,听见没?”

    桑鹤轩应下,揽着她躺好,自在地说:“你放心,我不去趟浑水他们就非常谢天谢地了,我只需要在做和不做中二择其一,但他们却要鼓足全部勇气才能再次站在我面前。”

    安思淼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在他转头时狠狠戳了一下他的额头,疑惑问:“你在得意什么?被人家避如蛇蝎有什么好得意的?”

    桑鹤轩将这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微笑着揉了揉额头淡淡道:“至少这样会少一些人烦我,我只需要你一个人就够了,有你听我说说这些闲事,帮我分担一些琐碎事,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就这样?”安思淼怀疑地问。

    桑鹤轩定定地看着她,清隽的五官染满了柔和的浅笑:“就这样。”

    安思淼勾唇笑了,捏了捏他的鼻子道:“饶了你这次。”

    桑鹤轩有些发怔,这些过于亲密的动作她做起来是那么自然,他很庆幸尽管他们之前经过那么多事,却没有留下隔阂。这很难得,一段建立在互相信任的基础上的感情,真的很难得。

    今晚午夜时分,雷声不时响起,雨越下越大,没有要停下的趋势,好像在为一些人抑郁的心情做布景。

    安思淼睡着之后桑鹤轩就起来了,他还有事做,现在还不能睡。

    将书桌边的小灯打开,昏黄的灯光照亮了一片角落,桑鹤轩坐在灯下,看着午夜的时钟滴滴答答地走着,大概凌晨三点多的时候,他关了灯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望向窗外,夜幕中这雨终于有了停下的趋势,空旷干净的山顶渐渐响起几抹亮光,几辆汽车从远处快速驶来,桑鹤轩唇角微勾,落下窗帘退出了卧室,将门关好下楼去了。

    几乎是桑鹤轩坐下的一瞬间,利承泽便打开了一楼的门,他是除了桑鹤轩之外唯二拥有这栋别墅钥匙的人,足可见桑鹤轩对他的信任。

    利承泽脸色难看地走进来,一抬眼便对视了桑鹤轩漆黑的眸子,他只开了小灯,昏黄的灯光将他的身影照耀得影影绰绰,让利承泽不由恍惚了一下。

    “回来了。”桑鹤轩率先开口,眼神移到利承泽身后,利承泽倏地回神,让开位置把身后的人展现在他面前。

    徐以菱面色苍白地缓慢走进别墅,身上披着利承泽的西装外套,她浑身上下都是水,显然淋过雨。桑鹤轩侧眼看了看利承泽,见他身上衣服也是湿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些了解。

    “桑先生,抱歉,我回来晚了。”利承泽挥退了其他人,只留他和徐以菱站在大厅,将一楼的门死死关住,关门声又吓了徐以菱一跳。

    桑鹤轩没吭声,只起身将大灯打开,屋子里顿时亮如白昼,徐以菱这才松了口气,看向站在灯开关边的桑鹤轩。

    桑鹤轩穿着简单的黑衬衣和黑色西裤,Hermès的腰带系在腰间,分割出他上下-身的黄金比例。他站在那,面色冷淡疏离,气质清贵漠然,和徐以菱第一次见他时一模一样。这么多年了,他没有任何变化,若非要找出什么不同的话,大概也只有五官更加成熟,气质更加睿智。

    “徐小姐,好久不见。”桑鹤轩礼貌地跟对方打招呼,却不料收到的回应却十分惊悚。

    徐以菱本来对周围一切都怯怯的情绪瞬间变了,望着桑鹤轩的眼神仿佛看着有巨大仇怨的敌人,毫无预兆地朝前猛冲直直奔向他。

    比起徐以菱,利承泽离桑鹤轩更近一些,利承泽在察觉到徐以菱动作的第一时间拦住了她,于是她本来想要落在桑鹤轩身上的伤害就转嫁到了利承泽身上。

    她整个人紧紧桎梏着他,一口咬住他的肩膀,利承泽忍不住痛呼一声,却并没有挣脱她,只是强忍着她唇下的力道,忍得面如金纸,额冒冷汗。

    大概过了十分钟,徐以菱渐渐安静下来,她后知后觉地松开嘴,嘴角和牙齿都是血,那是属于利承泽的。

    她狼狈不堪地凝视着利承泽灰色衬衫上深色的血迹,缓缓将视线移到利承泽干净平和的五官上,渐渐有些不知所措。

    “对……对不起,我不是冲你。”她尴尬地道歉,慌乱地捂着头蹲下,六神无主。

    桑鹤轩瞥了利承泽一眼,转身去医务室拿了医药箱递给他,随后便不顾他的阻挠径自走到徐以菱身边蹲下。

    徐以菱不敢抬头,只是盯着桑鹤轩黑色的皮鞋发呆,桑鹤轩淡淡道:“你很恨我?”

    徐以菱不语,连头都不抬。

    桑鹤轩缓缓起身,轻抚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停顿了一会继续道:“你觉得是因为我,你和承泽才变成今天这样,所以恨不得我死,对么?”

    徐以菱瞬间抬头望向他,眼里有被戳穿的惊惧,她站起身不断后退,眼看着就要撞上大门,正打算处理伤口的利承泽立刻放下东西冲到门口,无奈地将她护在怀里,声音沙哑疲惫道:“你好好听桑先生说话,这些事不能怪桑先生,是我们之间的问题,与别人无关。”

    徐以菱愤怒地仰头望着他,崩溃大喊:“到现在你还站在他那边!你是不是真的想我死了才满意!”

    利承泽眼睛都直了,摘掉眼镜极度疲倦地揉了揉眼窝,艰涩道:“我只是就事论事,如果你死了,我也不会再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徐以菱呆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仿佛不认识对方了一样:“你说什么?”

    利承泽没有再重复,转头朝桑鹤轩深深鞠躬:“对不起桑先生,我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来处理我的个人问题,这段时间暂时不能帮你做事了。”

    桑鹤轩坐到沙发上静静地看着他们,没有很快回答他,审视和思索的目光让徐以菱刚刚平稳的心情再次濒临崩溃,望着他的目光凶狠而愤恨。

    对于她深刻的敌意,桑鹤轩只是淡淡一笑,轻声道:“徐小姐变成现在这样,和我也有莫大关系,你就带她去我在这的另一栋宅子休养吧,治疗的所有费用都记在公司账上。”

    桑鹤轩说的是他在半山区的另一栋豪宅,离这里不算远,利承泽有那里的钥匙,买那栋宅子是为了以防不时之需,没想到今天真的派上用场了。

    “桑先生,您真的不必这样,这么多年来,您对我的照顾远远超过我的付出,我不能再接受您的好意。”利承泽心里很清楚,自己能有今天桑鹤轩帮了多大的忙,别人帮我们是积德,我们不能把人家的善心当做依靠和索取的工具。

    桑鹤轩不置可否,但还是坚持道:“遇到这种事,你还具备理智判断的能力,没有被情绪左右,这一点我很欣赏,也算我没有白栽培你。至于那些虚言,你还是都收回去吧,赶紧带她过去,再不过去天就亮了。”他轻描淡写地说完,站起身准备上楼,一抬头却看见安思淼站在楼梯口。

    “你怎么起来了?”他迅速皱眉,抽出抄在兜里的手快步上楼,环住她的肩膀严肃道,“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不睡觉出来做什么?”

    安思淼看看楼下紧紧盯着她的徐以菱,又看看面色疲倦的利承泽,无奈地说:“你们这么吵,我想睡觉也难啊。”

    徐以菱刚才反应过激时有尖叫,他们说话的声音虽然有放低,但对于一向浅眠的人来说也没什么用处。

    桑鹤轩瞥了一眼面露思索的徐以菱,忽然升起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他挡到安思淼面前,皱眉催促道:“承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利承泽没再拒绝,“嗯”了一声便拉着徐以菱的手强迫她离开,在离开的这一小段路上,她一直没有从安思淼身上移开视线,即便桑鹤轩挡住了她,可她的视线仿佛可以穿透他,落在那个无辜却幸福得让人嫉妒的、属于“桑先生”的女人身上。

    等他们离开了,桑鹤轩心里那股厌烦也没消失。他隐约觉得,留下徐以菱绝对是个隐患,等明天从心理医生那里了解了具体情况,还是先把她和利承泽的父母一起送走比较好,免得被沈嘉致的人抓了把柄。他必须安排好所有人的去处,这样才可以无懈可击。

    转身牵着安思淼往卧室走,现在已经快四点了,没有几句对话,却用去了将近一个小时,可以想见这中间的对峙有多激烈。

    安思淼看着一脸思索寡言沉默桑鹤轩,轻轻拽了一下他的手指,他这才看向了她,疑惑地挑起了眉。

    “那个就是利承泽的女朋友?”安思淼好奇地问。

    “是,怎么?”他反问。

    安思淼皱眉道:“她看起来好像不太正常,生病了吗?”

    桑鹤轩拉着她回到屋里坐到床边,直言不讳道:“应该是抑郁症,大概是这些年两人不怎么见面,经常吵架,怨气累加造成的吧。”

    安思淼非常可惜地说:“你应该多给利秘书一些假期的,那位小姐看上去是个倔强的人,利秘书也很疲惫的样子,估计双方父母也过得不好。”

    桑鹤轩惊讶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儿女不顺心,父母怎么可能过得好。”

    “……我会好好考虑,这件事是我思虑不周,以后不会再犯。”

    安思淼瞧他那郑重保证的样子不由笑道:“你不用这么自责,你也不是超人,当然有考虑不到的地方,你每天那么忙,下属的私人问题顾及不到也不能怪你,毕竟你只是老板,不是兄长。”

    桑鹤轩闻言轻抚唇角道:“我一直把承泽当做弟弟来培养,所以这件事我会负责到底。”

    安思淼欣慰地摸摸自家老公的脸颊,拉下他抚唇的手,轻轻“嗯”了一声。

    桑鹤轩用空着的手摸了摸她的头,柔声说:“很晚了,快睡吧,你这样下去身体受不了的,别因为这些事动了胎气,那我就真的难辞其咎了。”

    安思淼躺回床上,脱掉外套盖好被子乖顺道:“好,我睡觉,你也换衣服快睡。”

    桑鹤轩点头应下,起身去换衣服之前对她说:“等天气暖和一点,我带你去祭拜我父母。”

    安思淼怔了一下,立刻慎重地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他父母的死到底是为什么,但似乎和沈嘉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不会逼问他,如果他愿意将那些往事告诉她,她就听,他不愿意的话,那就让过去都随着他父母的离开永远埋在地下吧。

    作者有话要说:徐小姐真的是个隐患,不过也是个悲剧,利秘书现在的心情估计比我都复杂 啧,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我到底要不要让他们俩HE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不冻港(婚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总攻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总攻大人并收藏不冻港(婚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