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不冻港(婚恋) >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结束祭拜的第二天,桑鹤轩终于有空和新义安的老大见面。新义安在香港的势力仍在,大部分产业洗白,香港电影大部分制片都来自新义安的某位大人物,娱乐圈的明星可谓玩了遍。

    前一天还阳光明媚,第二天却又阴了天,桑鹤轩坐在黑色奔驰轿车的后座上,车窗开着,露出他若有所思的瘦削脸庞。

    他的表情总是冷冷淡淡,对谁都没有过多的亲密,一副金丝边眼镜架在他高挺的鼻梁上,他的肌肤仿佛上好的瓷器,白得细腻精致。

    见面的地点安排在尖沙咀,车子到达后,坐在副驾驶的廖乐山便下车为桑鹤轩打开门。

    修长笔直的腿跨下车,桑鹤轩习惯性扫视周围一眼,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将周围的一切都纳入心底。他稍稍整理西装外套,前面两人领路,后面四人跟随,目不斜视地走进洲际酒店。

    酒店对面的街道上,有几人见桑鹤轩一行人进了酒店,便立刻打电话把消息告诉上头,又经上头传达给他们的老大。

    沈嘉致得到消息,与下属一起到达洲际酒店,几乎跟桑鹤轩前后脚进入了里面。

    廖乐山跟着桑鹤轩上楼期间接了个电话,接完便凑到桑鹤轩耳边低声道:“桑先生,沈嘉致已经到了。”

    桑鹤轩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笑意,这个三十岁的男人总是表情莫测,明灭难懂,即便跟随他十几年,廖乐山依旧弄不懂他。

    “很好,不用管他,随他去。”桑鹤轩吩咐下命令,率先出了电梯,朝预定的房间走去。

    几人到达房间时,新义安方面的人已经到了,他们整齐地起身迎上来,桑鹤轩微笑着与他们一一握手,几人都是高个子,但桑鹤轩要更高一点,他至少有185,站在这些人里鹤立鸡群。

    “昨日因为一些私事推迟了见面,实在惭愧。今日我请客,几位一定尽兴。”

    桑鹤轩请他们坐在,招来侍应招待他们。他双腿交叠坐在黑色的沙发上,人影混着灯光在他凝止不动的脸上明明灭灭,他微微眯起眼,金丝边眼镜衬得他目光愈发深邃锐利,他像个大家长,看着一群孩子胡闹,微微上翘的嘴角,带着微妙又难以诠释的笑。

    之于桑鹤轩来说,他对着谁都是戴着面具演戏,由对面人的不同而分出戏真戏假的三六九等。

    一开始,对着安思淼他也在演戏,只不过比起演戏,他对上她时最懂得却是戏假情真。

    今天来这里和新义安的人见面,并不是单纯的饮酒作乐,否则桑鹤轩也不会亲自到场。

    几人面对面坐了不多时,侍应便拿来了上好的红酒来,为了防止有问题,廖乐山亲自检查过后才给诸位主角各自倒上。在倒到桑鹤轩这里时,桑鹤轩微微抬手盖住酒杯,白皙的手掌与透明的高脚杯形成鲜明对比,他修长的手指莹润了玉色,看起来非常斯文,力量却不容小觑。

    “今日我不饮酒。”桑鹤轩淡淡拒绝,未觉丝毫不妥,只一个眼神,便令廖乐山拿着酒离开了这里,为他换了一杯干干净净的白水。

    新义安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也没多说,热切地与他碰杯,联络“感情”。

    桑鹤轩今日来见他们是谈沈嘉致的事,沈家在香港的地位在沈天放在位时为鼎盛时期,沈天放死后沈嘉致上位,沈家的生意和各个方面都受到不小的冲击。

    沈家与桑鹤轩不对付,这是全香港道上人众所周知的事。桑鹤轩的地位不可撼动,许多人为了巴结他,便会给沈家穿小鞋,新义安也是其中之一。

    为了达到灰色平衡,新义安和桑鹤轩总维持着友好关系,桑鹤轩不打算亲自出面解决沈嘉致,那么作为友好伙伴,新义安自然义不容辞。更不要说,沈嘉致偷偷和新义安下面的人联系,在大陆伤了桑鹤轩的太太,单为弥补这件事,新义安也会表现一二。

    聚会持续到夜里九点多,期间桑鹤轩滴酒未沾,只是坐在那里安静地抽烟,与周围的气氛明明格格不入,却又觉不出丝毫违和。

    他总是有这样的本事,像变色龙一样融入任何环境。

    因为来的都是大人物,喝酒时陪着的自然也得是上的了台面的美人。名媛、明星、艺术家,各行各业光鲜亮丽的美人们汇聚在这里,为这些说一不二的男人热情服务。

    这些人一进来,几乎所有人的心思都挂在了桑鹤轩身上。她们有意无意地靠近他,表现出自己最娇俏的一面,因为今天这里谁是最大的主顾,实在太明显不过。

    天底下有谁不想碰碰运气飞上枝头变凤凰呢?追求好的物质条件,这实在无可厚非,但很可惜他们找错了对象。

    桑鹤轩将右手夹着的烟换到左手,用左手食指和中指夹着燃烧的香烟,按在偷偷把手伸向他大腿的某位美人。点燃的香烟毫不怜惜地灼烧着美人白皙的手背,夹着香烟的左手无名指上上戴着低调的婚戒。

    这是个已婚男人,长眼的人都应该知道怎么做,不长眼的就要得到教训。

    被烫了手的美人忍着没有尖叫,因为她知道如果叫出来后果会更严重,更没有台阶下。

    她强忍着疼痛熬到桑鹤轩将烟挪开,她不敢自己抽回手,因为害怕他发火。

    桑鹤轩由始至终都不曾看那美人一眼,一直都嘴角噙笑地望着抽烟时喷出的烟雾,烟雾过后,空无一人。

    十点钟的最后一秒过后,桑鹤轩准时起身离开,与几人辞别后毫不留恋地返回住宅。这个时候,安思淼已经睡着了,他提前打过招呼,今晚会很晚回来,所以她也没等。

    他们是明天早上的飞机,他进卧室时看见床边摆着几个行李箱,是安思淼收拾好的行李。

    桑鹤轩走到床头缓缓蹲下,安思淼朝左侧侧躺着睡觉,这个姿势会压迫心脏,对身体非常不好,于是他站起身将她身体摆正,这个动作让她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你回来了?”安思淼声音沙哑地说。

    桑鹤轩低低地“嗯”了一声,道:“吵醒你了?继续睡,我去洗个澡。”

    安思淼皱眉点头:“去吧,一身烟味,难闻死了。”

    妻子一脸嫌弃的样子令桑鹤轩颇为尴尬,他替她盖好被子朝浴室走,一边走一边闻着身上的味道,嗯,确实很难闻。即便他滴酒未沾,可与人碰杯时靠得较近,难免沾染了一点酒气,酒味和烟味混合起来,连他自己都嫌弃自己。

    桑鹤轩去衣帽间拿了换洗衣服,脱掉安思淼送他的衬衫时非常犹豫,在心里叮嘱自己明天千万不要忘记拿回大陆,叮嘱半天又怕自己忘记,最后还是拿着出来,叠起来放到了床头。

    安思淼从床上爬起来,打着哈欠说:“怎么又拿出来了?明天还穿那件?”

    桑鹤轩毫不犹豫地点头,他的确是这么决定的,虽然往日他一天都要换好几次衣服,但这件衬衫对他来说意义不同。

    安思淼无奈地下床,捋着头发说:“你去洗澡吧,我帮你洗了挂起来,明早去机场之前熨了再穿。”

    桑鹤轩忙道:“我自己来,你都睡下了,别起了。”

    自从结婚以后,桑鹤轩过去一直由佣人定时拿去洗的衣服都被安思淼主动洗了,包括内衣。他一开始觉得很尴尬,但当时心怀不轨,怕她察觉,所以没提过什么。而到后来,这事对他来说实在是件幸福的事了。

    安思淼没搭理桑鹤轩,拿了衬衫就下楼去了,桑鹤轩最终还是听了她的话去洗澡,洗完澡出来时,安思淼已经回了被窝,她的效率之高可见一斑。

    “老公,来。”

    安思淼朝桑鹤轩伸出手,一脸求抱抱的样子,桑鹤轩的身体反应比脑子快得多,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已经上了床,紧紧地抱着她躺着了。

    “还是这样睡舒服。”安思淼在桑鹤轩怀里找个了好位置,安安心心地闭上眼,“下次不要这么晚了,我一个人在家心里不踏实。”

    桑鹤轩不置可否,吻了吻她的额头,环着她的双臂更紧了。

    安思淼靠在他怀里,很快就睡着了,桑鹤轩往日睡觉都很浅,睡得时间也少,即便睡着了也十分警觉,一点轻微的动静就会被惊醒,唯独与安思淼同眠时,他才能一觉到天亮。

    这一夜两人睡得都很好,第二天早上八点起了床,梳洗过后便拿了行李去机场。

    安思淼戴着顶圆礼帽,低着头拉着桑鹤轩右手食指数着步子往机场里走,来来往往的行人不时将视线转到他们身上,安思淼低着头没有察觉,桑鹤轩察觉到了,却并不在意。

    拿了登机牌,过了安检,桑鹤轩领着安思淼去头等舱专用的候机室等飞机起飞,安思淼有点犯困,靠着他又睡了会,候机室的地勤用艳羡的目光望着她,一脸惆怅。

    时间在悄然中流逝,开始登机时,安思淼被桑鹤轩叫醒,她迷迷糊糊地拎着包和他登机,廖乐山和几个随行保镖跟他们一起回大陆,几人前前后后把其他登机人撇开,毫无阻挡地到达了自己的位置。

    安思淼最近很嗜睡,坐好之后没一会又睡着了。桑鹤轩招手让空姐拿来毛毯,替她系好安全带,再盖好毛毯,一切做完后,自廖乐山处一探手,一本书就递到了他手中。

    桑鹤轩接过厚厚的书本,瞥了一眼飞机的窗户,飞机正准备起飞,外面的景色还是香港。

    很快,他将再次告别这里,告别这个养育了他几十年的地方。

    桑鹤轩面上无波无澜,只在心中道出二字,再见。

    作者有话要说:上班了,心好累,啥也不说了,全都是泪,干了这杯三聚氰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不冻港(婚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总攻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总攻大人并收藏不冻港(婚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