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呸呸呸!你瞎说什么呢!”沈一婷被他搂着,近距离的看着他,伸手作势要撕他的嘴,“一个大男人,玩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你羞不羞啊!”

    “不羞!我死前还得写好遗书,交代清楚那个负心女是谁,让大家都来谴责你……”

    沈一婷气的伸出两手来揪住他的腮帮子,扯的他直叫唤:“无赖无赖!”

    她还记得后来萧子矜曾经带着她去见过自己的爷爷,那是一个刚直硬朗的老人,头发花白,岁月的沧桑在他身上没有过重的显现,鹰目依然炯炯有神,沈一婷当时想,他真有一个老英雄的气势。

    “你终于带了个正经人回来。”他爷爷看到沈一婷以后,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爷爷!那个金镯子,奶奶留下的,就是两位堂嫂都有的那个,您也得给她一个吧!”当时萧子矜理所当然的语气着实把沈一婷吓坏了,她没想到他竟然在没和她商量以前,就把话跟他爷爷挑的这么明白,他的言下之意已经相当明确,而沈一婷那时候还没和自己家里言明有萧子矜这号人存在,自然是再三推辞不敢接受这么贵重的东西。可萧子矜不依不饶,硬是给她把自己家的传家宝讨来了。

    那个锦盒装着的金镯子被自己一直锁在最私密的保险柜里,她知道那个镯子是萧子矜给她的最珍贵的礼物,一个进入萧家的凭证,一个一辈子的承诺,她知道那里面很重很重。

    直到后来和他彻底决裂的那天,她还记得萧子矜那么痛心的表情。“我到底是不是你男朋友?!”这是他最后问她的话,她看到他眼睛里仅存的一丝希望,他在等她一个肯定的回答,等了很久很久,可那个“是”字,她最终没说出口……

    最后的时候,她想到应该把镯子还给他,那东西太沉重了,也许不该属于她,可萧子矜却不屑的笑了,甚至带着一种自嘲:“你扔了吧,那东西不会再属于第二个人了。”

    沈一婷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神游下去,赶紧拍了拍脑袋,继续手头上的工作,既然以前的事情都已经结束了,并且自己也不打算再想起,那就重新开始现在的生活,努力忘记从前。

    宋宁远的电话更加频繁了,几乎每天都有好几个,小赵每次听到沈一婷的手机响,都会回过头暧昧的冲她笑着挤眉弄眼,弄的她很是尴尬。不过自从和宋宁远确定关系以后,她觉得日子过的忽然踏实了许多,一直迷路的人,忽然找到了航标,那种感觉透着心安。

    “宝贝,晚上我们单位有饭局,下班以后不能去接你了,你回家小心点。明天请你去看电影。”沈一婷看着屏幕上显示的短信,是宋宁远发来的,微微笑了笑,将手机收了回去。

    下班的路上,看着周围穿梭往来的行人,忙碌和喧嚣和气息充斥着整个繁华的城市,穿过每天必经的农贸市场,感受着鲜活却血腥的气息,象每天必须温习的功课,时间久了,就象曾经经历的事情一样,不去在意的时候就丝毫没有痛感了。

    “婷婷!”她走在前面,突然感到喧闹的市场里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惊了一下,转头看过去,才发现是哥哥沈一鑫,穿着一身米色的t恤,袋子里放着一些蔬菜和猪肉,脚上一双拖鞋,居家气息很浓厚。

    “哥。”沈一婷赶紧停了下来,看到他提着这么多菜和水果,一脸笑容的过来,和从前总是桀骜不训的样子,凡事抱着一种仇视的态度完全不同了,更象一个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男人。

    “刚才在后面看着就象你,怎么样,下班了?”沈一鑫一笑起来眼睛眯在一起,高高大大的男人,提着一堆菜,样子颇有些滑稽,可沈一婷看的出他现在过的很开心,这一切她相信都源自她未来的嫂子。

    “袁姐姐还好吗?前些日子听说你们要结婚了,房子买在什么地方的?”沈一婷伸手要帮他拎一些东西,和他并排朝前走着。

    “好着呢,房子买在城东的富康小区,地方虽然不太大,不过住的挺舒坦,价钱也合理,二手房,里面装修还是挺齐全的。我们俩过些日子就去登记,婚礼举办我想从俭一点,请一些亲戚朋友办几桌就行,具体日子我想请爸爸拿主意。”沈一鑫说这些话的时候,嘴角间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幸福的笑意,当年凌厉的气质消散的差不多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平和,沈一婷喜欢这样的哥哥,觉得这样一家人才算安稳和睦了。

    一边聊着一边朝前走,几乎将家里的事说了一遍,一直走到岔路口要分手的地方,沈一鑫顿了顿,才终于开口道:“婷婷,哥有今天的日子,全靠你当年……哎,要不哥恐怕还在牢里呆着呢。”

    沈一婷有些尴尬的摇摇头,想止住他的愧疚:“没什么的,哥,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现在过的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婷婷,当初哥太任性了,做了不少错事,却还要你来帮忙善后……让你跟一个那样的人在一起,受了这么大伤害,我想阿姨这辈子也不会原谅我了……”沈一鑫显得懊悔又挫败,和她面对面站着,两人同时沉默了。

    沈一婷想起几年前,当自己从学校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差点翻了天,母亲抱着她嚎啕大哭,说父亲要把房子卖了,把存款全部提出来把哥哥保出来。她才知道沈一鑫在外面酗酒闹事,不但砸了一家酒店,还将老板打成了残废,一切就象乌云压顶朝自己家袭来,毫无预兆的恐惧……

    “如果酬不到钱,那家人就要打官司!到时候一鑫就非坐牢不可了!那样一鑫这辈子就毁了!”她记得父亲从来没有过象那一次那样决断果敢的神情,一种痛心疾首却还极力护犊的姿态。

    算了算房子的价值和存款,即使全卖了,仍然不够和那家人商定好的赔偿金额,那一回母亲甚至要和父亲签离婚协议,拉着沈一婷说要离开这个家,自己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家,眼看就要分崩离析,那时候她还没有从和蒋忠诚分手的伤痛中走出来,接着又遇上这样的事,只觉得心情低落到极点。

    “听说你新交了个男朋友,相处的怎么样?”沈一鑫见她神色黯然,稍稍转移了话题,想让她舒心一些。

    “挺好的,他就是当年的宋元,很久以前和咱们住在一栋简易楼里的。”沈一婷提到宋宁远的时候,终于微微露出一个笑容,想是从乌云背后透出的一抹阳光。

    “哦?是他呀!多少年没见了,那改天找个日子大家聚聚吧,原来都是老熟人。”沈一鑫想到当年的宋元,不禁笑了起来,想到沈一婷终于要走出从前的阴影,而对方也是个知根知底的熟人,他心里一下安定了许多。

    想到三年前,他半夜里听说沈一婷不见了,一切就象乱了套,一家人几乎分头去寻找,那时候他想不到她和蒋忠诚分手的时候都没有情绪这样波动过,而和萧子矜这种人分手以后,竟然会半夜不回家而躲了起来。当时他一路开着摩托车沿着街道找过去,想着她平时喜欢去的地方,直到很晚,才在穿城而过护城河的大桥的桥洞里找到了她,那时候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桥洞的边沿,两条腿晃荡着眺望着远处的霓虹灯,桥上的路灯亮了一夜,可河上的冷风和鱼腥一阵阵的飘过,清爽又透彻。

    那一回沈一婷没有想到找到自己的会是沈一鑫,这个很久都不联系,仿佛是陌生人一样的哥哥。两人并排坐在大桥上,一句话也没有说,任风吹在身上,泛起冷冷的寒意。最后他终于将沈一婷揽到自己肩头,让她痛快的哭了一场,一直到天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