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停了片刻,象淤积了许久的情绪,接着说:“最让我失落的一次是四年前,我去你们学校找我妹妹,当时事情都办完了以后,我正打算回去的时候,远远的看见你抱着一迭书站在食堂门口,我当时犹豫了一下,上前准备叫你,可就是那个时候,一个高高的男生笑着朝你走去,把你搂在怀里,似乎在跟你讲这么什么新鲜事,我看到你笑了,我想那应该是你男朋友。我当时才明白,你的生活比我精彩,也不需要我去填充。直到一年多前,家里人说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当我听说那个人是你的时候,我才突然意识到,其实你的生活中不是没有我的舞台,只是在那之前,还没有伦到我登场而已。”

    隔了几天,沈一婷越来越频繁的在饭桌上听母亲提到对门的住户如何如何,母亲似乎对萧子矜印象相当好,才一个星期的功夫,几乎每天吃饭都对他大加赞赏一番,言语中似乎对于有了这个一个好邻居而大感庆幸,甚至连父亲也频频夸奖对门的小伙子热心又能干。

    沈一婷每每听到这些,都觉得背后一阵阴凉的感觉。父母当然不知道对门住的那个所谓热心勤快的好邻居就是当年和她闹出轩然大波,以至于让她很久以后仍在那段往事当中徘徊的人。沈一婷猜测萧子矜这种大献殷勤的表现很可能背后酝酿着什么,心里憋闷着却不能发作,如果可能的话,她想自己想办法让萧子矜离开他们全家的视线,不要惊动父母。

    “要说对门的小肖,那人确实好,上午我去买回一袋面粉,刚到楼下,正好他从外面回来,非得接过来帮我扛上五楼。前几天物管来收管理费,咱们家没人,他干脆替咱们垫上了,后来我要给钱他,他说什么也不要。”沈母说起萧子矜来,竟然有种神采飞扬的感觉,但凡岁数大些的妇女,对于勤劳能干的小伙子,或者乖巧伶俐的小姑娘都有一种特殊的偏爱。

    “是啊,说起来前两天我上班没有赶上学校的班车,正好他开着车要出门,看到我以后,硬是让我搭他的车走,结果比平时我坐班车的时间还早三分钟到地方。他还说要是时间来得及,天天送我去学校呢,这小伙子真是热情啊。”沈父平时很少夸奖别人,最近也一反常态,“小肖”这个称呼已经从这个沉默寡言的父亲嘴里提出了好几回。

    “你们怎么这么确定他是好人?没准他是另有居心!”沈一婷看着他们夫妻俩一唱一喝象在演双簧一般,而不明就理的夸赞着萧子矜的诸多“优良事迹”,自己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她猜测这会儿那个萧混蛋一定在偷着乐。

    沈母拿着大汤勺从厨房出来,象是在宣传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对他们父女说:“今天早晨二楼的张大嫂那个恶霸似的儿子小顺又来要钱了,这回更过分,对他妈拳打脚踢!换了旁人谁敢管啊?小肖放下包就把那混小子教训了一顿,让小顺当场跪下来给他妈磕头认错!”

    沈一婷知道小顺小时候和自己的哥哥经常一起玩,从前哥哥进了少管所的那回,也是和小顺同犯,只是过了这么多年,沈一鑫经历了三年前的事情以后早已改邪归正,而小顺却愈演愈烈,天天在外面鬼混,偶尔回家一趟就对他妈妈拳脚相加,不要到钱不走人,张阿姨已经为此自杀了两次,都是邻居及时发现送到医院才幸免于难。而小顺人长的虎背熊腰,从小就壮实,读书的功夫没有,打架闹事的功夫一流,两年前四楼的胡大叔管了一回,却没想到被小顺倒打一耙,把他从楼梯上推了下去,将腿摔成了骨折。从那以后大家只敢于背地里谴责,谁也不敢出头。

    这一回萧子矜竟然敢于和小顺那练过摔交似的身材较量,看来确实让周围邻居刮目相看,给他的印象分直线上升,大家仿佛把他当英雄看待一样。

    而沈一婷却完全不这么认为,听着母亲唏嘘不已的讲述着今天的惊险场面,父亲也跟着文绉绉的赞扬萧子矜为小区树立良好风气做了榜样的说辞,她只是一边帮母亲裹汤圆一边小声的咒骂了一句:“果然是狗咬狗。”

    母亲瞥了沈一婷一眼,不乐意的数落起她来:“婷婷,平时你不是挺有正义感的吗,现在怎么这么说话!”没有等沈一婷接过来反驳,母亲从厨房不锈钢带玻璃盖子的锅里盛出了热气腾腾的一碗汤圆,用精致的小瓷碗盛好,伸头对一脸闷闷不乐的沈一婷吩咐说,“婷婷,把这一碗汤圆给对门的小肖送过去。”

    沈一婷万般不情愿,父亲和母亲都在忙着,抽不出手,而母亲却非要给萧子矜送一碗刚煮好的汤圆去不可。最后推来拖去,自己还是别别扭扭的去敲了对面的门,一连敲了两次,屋里面竟然没有动静,她转身想离开的时候,忽然门轰的一声被打开了,敏捷迅速的吓了她一跳,赶忙回过头来,才望见萧子矜笑嘻嘻的露出两排牙齿,倚在门边看着她:“来找我?”

    “刚才为什么不开门?”沈一婷表情没有变,冷冷的问他。

    “你怎么这么没有‘三顾茅庐’的精神?才敲了两下就说我不开门。”萧子矜看着她意兴阑珊的样子,不满的抱怨着。

    沈一婷转身要走,忽然想到手中的碗,又回过头来将一碗汤圆递到他手里,末了又补充了一句:“我妈给你的。”

    萧子矜接过碗来从后面拉住沈一婷,捉住她的手腕不放。她着急了,极力想甩掉他的手:“你放手!”

    “跟我进来。”

    “我不!”

    “我有东西给你看!”

    “滚开!”

    沈一婷猛的甩掉他的手,指间在一瞬间触碰到了碗沿,晃了一下,半碗滚烫的汤汁随着波动翻到了他的手腕上,促使他倒抽了一口凉气,可依然没有放手,扣着她的手腕就是不放。沈一婷吓坏了,回头看着他已然开始发红的手腕,怔在那里做不出下一个动作。

    “我真的有东西给你看。”萧子矜一再坚持,沈一婷知道他从来就是倔强,有时倔强到让人心疼。

    从前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有一次吵架吵的很凶,沈一婷那次狠狠的说要分手,将他从租住的小屋推了出去,哭着叫嚣着让他滚。当时萧子矜也气昏了头,大声嚷着说:“滚就滚!”

    那回沈一婷听到门“嘭!”的一声被关上以后,觉得心里凉极了,夜晚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幽静的小屋,沉寂的让人心里发寒,躺了许久以后终于坐了起来,环抱着双腿,觉得周围无声的抑郁,只有窗外冷冷的月光。一直坐到后半夜,她终于起身去打开门,才发现萧子矜哪也没去,一直就坐在门口。

    “我不知道去哪,我哪也不想去。”当时萧子矜疲惫挫败的眼神,象一只流浪多时的小动物。那次沈一婷觉得可能以两人的个性,非要闹僵很久才能收场,可当她听到萧子矜说那句话的时候,忽然间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鼻腔里一时间酸酸的,上前紧紧的抱住他。

    这些故去的往事,总在心里某处潜伏着,能够暂时压下去,可却不能从脑海中清除,不知道何时就会突然冒出来,毫无防备。

    沈一婷终于还是跟他进了对面的房子,从柜子里翻出一些药膏,帮他涂在烫伤的手腕上。她发现他的房子很干净整洁,到处都没有多余的杂物,竟然没有象从前那样,总把穿过,没穿过的衣服混淆起来,从前因为这个,两人没少拌嘴。

    地板光洁平滑,色泽协调舒爽,这种地板本该是自己和宋宁远结婚准备买的,可现在的状况,她已经决定坚决不买这种地板作为装饰材料了。

    白色的膏状药物被沾上棉签慢慢涂在萧子矜的手腕上,瞬间一丝清凉环绕,沈一婷低着头认真的帮他擦着。从侧面的角度,他看着她细滑的皮肤,长长的睫毛,尤其一双手,细长白嫩,他曾经想,古文里形容的“削葱根”一样的手指应该就是她这样,从前两人亲密的时候,他总爱把玩她的手指,有时放在嘴里轻咬,气的她经常皱着眉头要掐他。

    “行了,这两天要注意一些,按时涂这个药膏,不然留疤就不好看了。”沈一婷将药膏的盖子盖好,跟他说着一些注意事项。未反应过来,可下一秒就被他紧紧箍到怀里,冰凉的唇紧接着贴了上来,一时间让她觉得窒息,怔了一下,赶忙用力推他,推搡间药膏瓶子“啪”的一声掉到地上,她猛的推开他,扬起手不客气的给了他一巴掌,愤怒的瞪着他,几近咬牙切齿的吼着:“萧子矜!狗改不了吃屎!你这混蛋本质从来没变过!”

    萧子矜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见她转身要出门,猛地拉住她,弄的她手腕生疼生疼,将她拽到离阳台近的房间里,一脚将精美的木门踹开,指着那空荡的房间里面用天鹅绒布料盖着的东西,冲沈一婷喊:“你敢不敢看看那是什么?!”

    沈一婷发现那间房子里除了那个东西,就是一些锤子,电钻,锯子一类的工具,旁边还放着几本书,她不明白这间屋子是留着做什么的,她也根本不预备知道。毫无兴趣的将脸别到一边。

    “你不想看?”萧子矜盯着她的侧面,感受到从她内心传来的防备和不耐,狠了狠心,走过去一把扯下天鹅绒布,顺着棱角滑落间,一张小巧精致的木制写字台展现在眼前,用浅色的漆粉刷了颜色,一排三个小抽屉,把手是环状的,带着晶莹透亮的光泽,桌子的周身被打磨的光洁平滑,看的出做工精良。沈一婷诧异的望着那张写字台,眼神终于转移到萧子矜的脸上。

    “你相不相信这是我做的?你相不相信我这三年来已经打了无数张写字台了?!”萧子矜盯着沈一婷,觉得蕴籍许久的愤怒和委屈都找到了源头,“你别以为我是给你做的!我根本不是为你打的!我就是克制不住,每回想你的时候都特想做一张写字台!我买了很多木工方面的书,还拜师学艺,于是我就一张接一张的做!做了多少张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了!可频率从来没因为时间过去久了而慢下来过!有时候我觉得我他妈真是个没出息的神经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