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天她最后找到他是在一家ktv的包厢里,黑暗的室内,只有液晶的大屏幕在闪动着歌曲的mv,五六个人横七竖八的倒在沙发上,酒瓶堆得整个茶几满满的,个别已经横陈在边缘,残余的酒汁正朝地板上慢慢滴去,萧子矜抱着麦克风狂吼着已经走调的歌曲。沈一婷知道他在唱歌方面挺有天赋,每次和朋友来唱歌他总是唱个开场,来调动气氛,接着他还会帮一些内向的朋友点歌,等大家都唱累了的时候,他就会主动把重新活跃神经的任务揽在自己身上,唱个拿手曲目。他的嗓音带着一种特别,沈一婷觉得他唱起歌来有陶喆的感觉。可是象那天一样狂吼乱叫的唱法,她是第一次听到。

    她走进那个包间以后,萧子矜仍然继续着他摧残自己的嗓子、别人的耳朵的歌曲,直到旁边的几个人都认出了沈一婷,推了一把还沉浸在歌曲中的萧子矜,他才有些懵懂,把醉意朦胧的把眼神聚到这边,看着站在门,背着光线的人,瘦削的身材,柔顺的直发,修长的影子拉了好长。

    直到其他人都知趣的离开,整个包厢里只剩下他们俩,而强动感的音乐依然没有停止,沈一婷伸手将声音调低,却被他一把抓住胳膊:“你怎么会来这里?”

    “蒋忠诚退学的事情是你搞出来吧?”沈一婷当时冷冷的追问萧子矜,目光都是寒冰利剑一样冷漠。

    “你怎么会认为是我?”当时萧子矜怔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带着一种不屑和嘲讽,甚至带着一丝失望的神情。

    “除了你还会有谁?这种卑鄙的事情只有你才做的出来!你知不知道蒋忠诚家里是什么情况?!你这样做等于把他毁了!”沈一婷只觉得愤恨极了,把一天来积聚着想说的话全都砸到他脸上。

    “蒋忠诚,蒋忠诚!你心里果然只有他!”萧子矜浑身的酒精不断往上冒,压抑不住怒火瞪着眼前的女人,“既然你已经这么认为了,那我再说什么也没用!就是我做的!怎么样?!不但是我要把他赶出校门,过几天我还想找人暗地里把他阉了!你觉得有问题吗?!”

    沈一婷觉得再也无法忍受眼前这个不可理喻的混蛋,愤怒已经直冲头顶,攥紧拳头,抬腿一脚狠狠踹上他的小腹,那回是她印象中对他最狠的一次:“你这个乌龟王八蛋!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他猝不及防这样的袭击,后背猛的撞上后面的花架,一个漂亮的盆景顺着肩膀掉了下来“咚!”的一声砸在地上,厚重而钝实,他觉得腹部疼极了,可心里更疼,那一瞬间他觉得疼的感觉已经蔓延到全身。

    ktv的管理人员听到动静来敲门询问,萧子矜硬撑着开门,告诉管理人员说只是不小心打坏了盆景,还另外签了张单子来准备赔偿。

    直到全部陷入宁静,两人象仇人一般互视着对方,她看到他眼里闪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光芒,象是一个赌徒穷尽了身上所有的筹码,想要孤注一掷的样子。她有些害怕他那种眼神,想逃离这种情境。可当她和他擦身而过的时候,他猛的拦腰抱住了她,接着将她压在沙发上……

    那次的经历在沈一婷的回忆中可怕极了,他把音乐的声音调到最大,将她的衣服全部撕开,猛烈的带着毁灭的劲头,滚烫的身体,灼热的唇。虽然从前住在小阁楼的时候两人也有过这样的关系,可从始至终他都是耐心的温柔的,将前戏做足了,而后慢慢的进入。可那次是不同的,粗暴的霸道,发狠的占有,带着一种绝望和不能遏止的愤怒……她当时觉得自己被撑的火辣辣的疼,拼命的掐他,打他,捶打,指甲嵌进他光洁的后背,抓出一道道血痕……

    可一切反抗和挣扎都是螳臂当车,那次是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在他面前是这么弱小,那么无力,连一点退缩的余地都没有,那一晚她觉得痛极了,哪里都痛……直到放弃反抗,最终瞪大了眼睛挑衅一样的看着他。那次的经历,彻底浇灭了她对萧子矜残存的一点点信心,她觉得,他们俩真的走到了尽头……

    耳边是震耳欲聋的音乐,身上是疼痛和一波接一波的**袭击,她看到萧子矜浑身都渗满了汗珠,一遍一遍的说着什么,可音乐和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淹没了他的声音,直到最后他抱紧她的身体,唇贴在她耳边的时候,她的意识中才恍然听清了他的言语——“为什么不爱我……”

    隔些日子以后,沈一婷发现萧子矜在小区里人缘和口碑越来越好了,一次和他是一前一后进了小区大门,一路上跟萧子矜打招呼的邻居竟然比自己这个已经住了十来年的老住户还多,而且这些邻居面对萧子矜的时候,往往更加热情和友好。

    在饭桌上,母亲一如既往的频繁提到萧子矜,甚至还听说他出钱帮助孤寡老人的事情,小区一进门的公告栏上,隔天就张贴出大红榜,指名表扬他的无私奉献精神,只是名字被写成了“肖子今”,沈一婷猜测是他故意将名字错报的,毕竟她的父母虽然没见过当年那个姓萧的混蛋,可大名是早有耳闻。

    星期六的时候,宋宁远单位为了迎接检查而被迫加班,本来的约会又暂时搁浅了,沈一婷想起最近一段时间的繁忙和筹备结婚事宜的不顺,两人已经快有十来天没见过面了,虽然每天晚上通电话,一聊就聊到很晚,有时候沈一婷觉得睡不着,就让宋宁远讲个故事什么的,他也是耐心的一直讲下去,从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工作,一路讲下来,有时候沈一婷听到一半的时候就慢慢进入梦乡了。

    早晨起来的时候,已经九点钟了,外面阳光明媚,拉开窗帘的时候,阳光照的整个屋子亮起来,有种新鲜澄澈的感觉,洗漱以后,她将头发挽好,觉得神清气爽,四月的天气,带着丝丝温暖和生机,父母恰好都不在家,吃了一块蛋糕,喝下一杯牛奶,接着从冰箱里拿出一块牛肉,一些桂圆,枸杞,花旗参等东西,开始照着烹饪书上准备来煲一锅汤。

    她从前是不会做饭的,母亲几乎包揽了她所有的琐碎事情,时常告诉她,只要专心学习,其他事情可以不用管。她安心的从小学一路读到硕士,最后才发现自己似乎最擅长的东西就是考试,从前在学校的时候,但凡考试她都能顺利过关,同学中时常有羡慕她的考试成绩的,她也曾经以为自己过五关斩六将得来的学位和文凭能一路保着她将来的工作,可后来踏入社会以后才觉得事实并非如此,她惧怕面试,在一些工作能力方面,她觉得自己甚至不如一个普通本科生。她曾经考过一次公务员,笔试顺利过关,几乎在意料之中,可面试的成绩却相当惨淡。她觉得自己八面玲珑的本事这辈子恐怕也学不会了,于是毕业后一开始找了份管理资料室的工作,她喜欢那里的安静,仿佛可以一头钻进书里,不去考虑纷繁的事情。

    沈一婷后来回想和蒋忠诚在一起的原因,才豁然发现,两人其实是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的。蒋忠诚的母亲也是个一心望子成龙的人,从小将他呵护的很好,为了让他专心读书,几乎把所有事情都兜在自己身上,节衣缩食的供儿子上学。萧子矜常骂他是书呆子,虽然偏激却也不无道理。她想起自己和蒋忠诚恋爱的四年时间里,很大部分时间花在共同学习上,两人互相督促着完成了许多事,有时回头想想。那几近于一种“革命友谊”般的恋爱,牢固了整整四年,要不是萧子矜象一个天生的破坏者一样把她原本的信仰和坚持都摧毁了,她想她也许现在还和蒋忠诚在一起也说不定,如果是那样,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后来跟萧子矜在一起的时候,反倒是他做饭的几率更多一些。只有一回,萧子矜打球弄伤了手,沈一婷亲自下厨给他煮鱼汤,杀鱼的过程让她胆战心惊了许久,她一直怕这种活物,弄的自己狼狈不堪,才终于让鱼下了锅,最后煮出来的鱼汤苦腥不已,鱼胆被弄破了。那回萧子矜喝了两口,本想强装说好喝也没能忍住,最后干脆抱住沈一婷吻了起来,腥苦的味道一直传到她嘴里,弄的她难受的直皱眉头。事后很久以后,萧子矜提起这个,还郁闷的直说对鱼汤产生了后遗症。

    拂去这些过往,她才觉得现在的心情真的不同了,现在学这些,娴熟而沉稳,再没有当年那种慌乱无措的感觉了。

    电磁炉上放着不锈钢带玻璃盖的精致小锅,随着火候而不断翻腾的汤汁和材料,香味慢慢飘散,弥漫着整个屋子,她拿了把长长的汤勺翻搅了一番,舀出一勺来吹凉了放在嘴里,觉得味道滑腻爽口,带着留香的气息,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将电磁炉关掉,拿出一只粉红色的保温桶,小心的将汤盛进去,粘稠而带有质感,她确定宋宁远一定会喜欢这种口味。轻松的打了个响指,将盖子盖好,拎了拎略赶沉重的保温桶,觉得里面装的都是甜蜜,一路舒畅的出了家门,朝宋宁远单位的方向走去。

    他们单位离市中心很近,位于聚兴路宽段的宝地,那是一条两旁都长着参天大树的林荫大道,在城市里已经相当少见,大门虽然已经不算新了。旁边是大理石的刻字,“动物疾病防治中心”。一进门就是一个大花坛,触目可及的楼房墙上都生长着茂盛青绿的爬山虎,幽静中带着清凉,她喜欢这种风格的楼房,带着些许陈旧和沧桑,外面看来古老,里面却相当现代化。

    顺着楼梯上了三楼,来往的人并不多,院落里停的几辆车,多是公费配备的。走廊上安静而简约,宋宁远曾经说过他们单位人并不多,工作也比较清闲,却是个能拿稳定工资的事业单位,所以沈一婷从来都很羡慕宋宁远,自己这样一个喜欢安逸闲适的人,却要随时警惕,努力护好自己的饭碗,生怕哪一天就有“下岗”的危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