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一婷心里叹了口气,忽然摇了摇头:“其实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以前都谈不拢,现在还谈什么呢?都已经过去了。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你回来工作,还是在宁远的单位,你别告诉我是巧合,我可不信。”

    “看来你还算了解我,这样规规矩矩,天天上班下班的工作,确实不是我所喜欢的。”萧子矜握着方向盘,穿过一条条街道,沿着河岸行使,空气中的柳絮迎面吹散开,飘荡起来,有种融融暖暖的感觉,“不过我觉得这应该是你喜欢的。老实说宋宁远和我想象的有所不同,我以为你只喜欢象蒋书呆那种类型的男人,宋宁远还算是和他有点差别。”

    “你别总拿有色眼镜看人。说吧,你到这里来工作到底想做什么?”沈一婷的语调置地有声,质问着仍然是一脸猜不透阴晴的萧子矜。

    “你真的要嫁给他?”

    “是的!”

    “如果我不许你嫁给他呢?”

    “你以为你是谁?”沈一婷从鼻腔里冷哼了一声,顿时觉得可笑极了,他到现在还指望来干涉她的事情,“几年不见,你还是那么自以为是!”

    “如果我不是这样,还不会被你骗的这么惨。”萧子矜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既有种自嘲,又带着一种咬牙切齿的痛恨,额侧的青筋慢慢凸显,“沈一婷,几年前我本来已经要放弃了,是你跑到跑到王家村去找我!你骗我,让我以为你心甘情愿要跟我在一起!后来我听到你和我姐姐的话,我觉得心都冷了,但是我还存着一点点希望,只要你来告诉我一句,你已经不爱蒋忠诚了!你后来的想法已经改变了!只要你说了,我就可以什么都不计较了!可你怎么样呢?你在跟我热恋的时候还在偷着给蒋忠诚打毛衣!还找机会约他见面!”

    “你胡说!”沈一婷再也按捺不住,抬高嗓门吼了一句,她知道跟他在一起从来不能心平气和的谈判,讨论这些问题的最终结果不过是越吵越凶,一切企图化干戈为玉帛的努力都是徒劳。

    “你不承认就算了!我也没指望要你承认这些陈年旧事!可后来你怀了孩子为什么要一声不响的做掉?!我连知道这件事的权力都没有吗?你到底把我当什么?!”萧子矜猛的刹车停在河沿上,激动的情绪连带着惯性,沈一婷朝前栽了过去,幸好有安全带勒住,头才没有撞上玻璃,惊的她心里扑通扑通直跳。

    “别再提这件事了!他有一个只认钱不懂感情的妈妈和一个混蛋不讲道理的爸爸,你说他有福气来到这世上吗?!萧子矜,我们俩从一开始在一起就是个错误,一度我还以为这个错误能变成对的!可后来发现越错越离谱!现在我们都已经放弃这个错误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要重新拾起来?!在你和我的恩怨里,我自认为只欠了你钱,其他的别无亏欠!而钱的问题,我总有一天会全部还给你的!”她大声吼着,她想说,在和他的过往当中,曾经也是全心全意付出了感情,所以在情感上并不认为亏欠了他,因为她爱过他。

    可这在萧子矜听来却是另一番景象,他的理解是沈一婷全然没在意过他,从始至终都是一种交易,因此两人的瓜葛仅仅是金钱上的,所以她说只欠了他钱。他觉得自己自己心口上象被人用力划了一刀,又深又痛,还隐隐的滴着血,牙齿在紧紧的咬住同时发出咯咯的声响,眼睛里瞬间通红一片:“好!很好!原来到最后你也不过是欠了我点钱而已……是我这个傻瓜白痴,被你把钱和心都骗走了!我本来已经打算开始新的生活了,是因为我听说你因为我做掉一个孩子我才鼓起勇气回来!原来你一直就没在意过!我这几年昏昏噩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过的他妈的这是日子!你倒是逍遥快活,欢天喜地的等着嫁给别人!我可不是吃干饭的,由着你耍我一次又一次!你欺人太甚就别怪我不乘人之美!”

    沈一婷知道萧子矜是说的出就做的到的人,认真起来甚至有些执拗,她觉得在这一点上,自己和萧子矜是有着相象之处的,所以从前两人吵起架来谁都不愿意妥协。不过时间久了,沈一婷也发现了他的一些弱点,他有时候会很凶,火气很大,如果在这个时候跟他据理力争,最后总会吵到不可收场,可是倘若在这个时候跟他示弱,表现的楚楚可怜,就象在他的火气上浇上一盆冷水,很快就熄灭了。她明白萧子矜是个吃软不是硬的人,运用温柔刀的攻势比大吵大闹有用的多。

    可同样的道理,她也知道自己一样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如果萧子矜当初能跟自己推心置腹的好好谈谈,如果不是那样用各种手段来互相刺激,或许那时候不会象仇人一样的分手。

    她后来明白,为什么恋爱中总提倡性格互补,也许真的是对的,互补的两个人才能达到一种平衡,一种和谐的相处模式,一个人可以忍受另一个人,另一个人可以包容这一个人,于是两人才真正能天长地久的下去。可她和萧子矜恰好是性格相冲的,他们都了解对方的个性,可偏偏却无法改变自己,放下骄傲和自尊承认自己有错误,于是总是在互相伤害,互相抱怨,吵架又复合,复合又吵架……可虽然如此,两人却都不愿意放手,直到最后,沈一婷才恍然认识到和他在一起原来终究是个错误。

    分手后的第二年,萧子矜去了美国,象断了线的风筝,两人再也没有了联系,做掉了孩子以后,她觉得跟他真的要彻底结束了,她拼命的投入学习和工作,她那时候曾经想,也许这辈子和感情算是绝缘了。

    直到第二年的冬天,她找到第一份资料室的工作,每天把自己埋在一堆线装书里,一心不再它用,时间是治疗伤口的良药,她相信自己会慢慢忘了他。只是有一次,这个城市里下了十几年未见的大雪,天气冷的出奇,一来一回的上班,身上穿的单薄了些,冻出了感冒,既而发了烧,昏昏沉沉的裹着被子躺在家里没有去上班,看着窗外倏倏的雪花,铺天盖地的气势,仿佛把世上所有景物都覆住了。她记得那天是三年来唯一一次接到萧子矜的电话,铃声响了好久,家里没有人,她支撑着挪到话机旁伸手将听筒拿了起来,她没有象平常接电话那样先问句“你好”,电话那头有风声和车辆呼啸而过的声音,微微的还能听到有人的呼吸声,可终究没有人说话。

    她当时就知道是萧子矜,强烈的感觉充斥的心头震颤,握着听筒的手热热的,麻麻的,张开嘴,嗓子里却全是沙哑的声音,她无力高声说话,却无比肯定的对着听筒挤出一句:“是你吧。”

    电话那头依旧没有说话的声音,而风声似乎更猛烈了,她感觉到他在哭,无声的啜泣,气氛凝固了周围一切,她觉得耳朵里嗡嗡的听不清声音,可却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我想你……”隔了许久,她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了同样沙哑却熟悉的声音,带着一种浓浓的醉意和一丝乞求的语气。以至于她自己也在怀疑,也许她听错了,可眼睛里的泪水却不听使唤的啪嗒啪嗒往下落,胸口疼的厉害,象被人狠狠的割了一刀,有一瞬间,她真的想张口回应一句:我也想你。

    那几个字就象针尖一样刺的心口疼极了,两人再也没说过一句话,静静的拿着听筒足有半个多小时,她听着他那边的风声和呼吸声,可他听不到她这边的落雪声,只剩一室静谧。

    后来她才想到美国那个时候应该还是半夜里,她不清楚为什么萧子矜那时候会忽然打电话给她,也从来没想过要搞清楚,只是在最终放下听筒的时候,觉得象是割断了什么东西,那种痛觉比什么都清晰。

    夜晚的时候,宋宁远照旧打电话来和她聊到很晚,将以后的生活规划的更细致和充实,谈着谈着,两人差点睡着了,沈一婷再也不想打破这种宁静的生活了,她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想过安定的生活,远离大风大浪和痛苦深渊,以前的事情,似乎早应该抛诸脑后了。

    “宁远,我们结婚吧。”沈一婷仰面看着天花板,幽幽的对着电话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