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早晨沈一婷醒过來的时候,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像被人打了一棍,窗帘沒有拉开,而外面却已经阳光明媚,她知道时间不早了,一向习惯早起的自己这回真的睡过了头。赶忙掀开被子穿拖鞋下了床,打开卧室的房门跑到客厅里,父亲早已经去学校上课了,母亲正在厨房打扫卫生,屋子里空空的,象沉寂的冰窟中忽然有细碎的声响,牵动她隐隐的担忧。

    母亲从厨房出來,看到僵站在客厅的沈一婷,有一丝吃惊:“你醒了?昨天怎么跟宁远一起喝了这么多酒?你们俩虽然办了结婚手续了,有些事妈干涉多了也不好,但是你们年轻人不该玩的这么过火,昨天晚上你恐怕都不知道自己成什么样子了,那象个正经的姑娘干的事吗?昨天我和你爸爸好好的跟宁远谈了这个问題,你爸爸狠狠的批评了他!”

    “昨天宁远送我回來的?”沈一婷心里咯噔一声,空空的象折断了什么。她只记得昨天一直跟萧子矜在一起,然后吃饭,喝酒,接着他拉着她,她想也沒想就打了上去,之后就一片空白了……想到宋宁远将自己送回來,她不知道他有沒有看到萧子矜。从前的事情她终究沒來及告诉他,如果他看到了什么,一定会误会。

    “当然了,你看看你昨天那个样子,如果不是宁远陪着,我们真担心会出什么事!这孩子平时稳重踏实,昨天你喝成那样,他也不劝着点!你们小两口真让人操心!昨天你爸爸跟他谈到半夜,关于你们俩将來的问題,跟他详细的探讨了好长时间。”母亲边说边摇头,本以为这个女婿很让人放心,可沒想到事情并不这么简单,略微有一丝失望,接着又想语重心长的教育女儿,“婷婷,以前的错误你不能再犯了,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沟里!如果当初我和你爸爸知道你会用那样的方法帮咱们家解困,就是借高利贷也绝不会让你和那样的人在一起!”

    沈一婷苦笑,觉得简直是一种讽刺,原來人换一副嘴脸出现,就会给人截然不同的印象,母亲对从前那个萧子矜的印象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败类,一直觉得那是给了女儿一生涂上不光彩经历的人。而对现在这个对面的好邻居,却不明就理的抱以啧啧称赞。想到这里,她不得不佩服萧子矜两面派的本性,原來双子座的人真的具有双重性格。

    “妈,以前的事情别提了,我已经跟那个人彻底断了,他以后都不会再出现了!”

    吃过午饭,沈一婷给宋宁远打了好几通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想起昨天晚上他到半夜才从沈家离开,按说他们已经是夫妻,他完全有理由暂时住一夜,但他竟然沒有。沈一婷有种后怕,她不知道父亲和宋宁远都聊了些什么,可她相信那其中一定涉及了萧子矜。

    她不敢再去宋宁远单位找他,怕再碰到萧子矜,辗转跑到宋母住的医院里,带了一些她平时喜欢的水果和糕点,病房大楼宁静而肃穆,空旷的回声,伴随着药用小推车在大理石地板上摩擦出的声响。她找到816的房间,放缓脚步,从玻璃窗口处探头,才发现里面只有宋母和陈莎两个人,床上的支撑架被翘起,宋母舒服的半躺在床上,陈莎端着一碗粥,笑呵呵的喂给宋母,亲热的象一对母女,她今天穿的不是护士服,沈一婷猜想她今天应该休息,或许是专程过來看宋宁远的妈妈的。

    沈一婷轻轻敲了敲门,面带微笑的走进去,正对门坐着的宋母先看到了她,赶忙不吃了,停下來乐呵呵的跟她打招呼。陈莎转过头看见沈一婷,站起來冲她点头,眼睛象一弯月牙,笑起來甜甜的:“一婷姐,是你啊。”

    三人互相寒暄了一番,沈一婷询问了宋母的病情。陈莎和气的在旁边帮着介绍:“伯母的病情好多了,现在能吃东西了,气色也好了许多。”

    宋母的精神状态较先前有很大改观,心情也日渐好起來,指着陈莎直夸了许多:“小莎这孩子就是懂事,比我那闺女玲玲好不知道多少倍,可怜从小还是个孤儿,等我出了院,把你伯父,宁远哥,玲玲姐都招过來,正式认小莎为我个干女儿,今后大家都是一家人!”

    陈莎笑迎迎的象个文静的小姑娘,看着沈一婷还未曾回过神的表情:“那今后我得叫一婷姐嫂子了。”

    三个人都乐了起來,坐在一起拉着家常,沈一婷略略宽了心,犹豫了片刻,找了个聊天的空隙,才开口问起來:“妈,宁远今天下午下班应该会过來吧。”

    宋母看着沈一婷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了起來,摇了摇头:“你们小两口到底是新婚,昨天才见的,今天就想了,不过他这两天比较忙,昨天下半夜才忽然跑到医院來,我让他今天下班回家去休息。我这老婆子病的也真不是时候,耽误你们办婚礼,昨天我和他爸爸合计着,5月18号是个好日子,离现在不到两个月了,我这身体到那时候应该沒问題了,抓紧把你们的事办了,就算到时候沒好彻底,你们一办喜事,我这病沒准就冲好了呢。”

    宋母的眼角鱼尾纹已经相当明显,可语气却很慈和,看着面前的沈一婷,总是一脸喜色。

    一直坐到傍晚,宋父过來送饭的时候,沈一婷才终于离开了,出了病房的门,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步子仿佛也迈不开,坐电梯下了住院部大楼,在一楼的大厅里迎面看见了一脸疲倦的宋宁远,穿着一身灰色的衬衫和西服长裤,提着两盒药进了大门。

    沈一婷看见是他,心里漾起一阵喜悦,赶忙上前快走了几步:“宁远!”

    宋宁远见到是沈一婷,怔了一下,停在原地沒有再朝前走。因为这两天的劳累和心烦,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脸色也憔悴许多。沈一婷见他的样子,心里掠过一丝心疼,过去挽住他的手,掌心依旧是温热的,而指尖却有些冷,隐隐的带着颤抖:“你下班了?”

    宋宁远略停了几秒,看着沈一婷含笑的眼睛,他判定那里存着几许依赖和关切,就象小时候,她喜欢拿着棒棒糖站在他家门口,奶声奶气的叫他“圆圆哥哥”一样,如果她找不到他,就会变的慌乱,变的狂燥,有时候站在楼梯口就哭,从前她在自己的母亲面前从來都是个乖女儿,可面对宋宁远的时候,却任性撒娇,跋扈张扬,她那时候恨不得向所有人宣布“圆圆哥哥”是她一个人的。可宋宁远却莫名的喜欢她那种强盗似的样子,鼓着气呼呼的小脸。

    他猛然反握住沈一婷的手,十指紧扣着,疲惫中露出一丝微笑:“來了多久了?”

    “一下午,我想呆到晚上的,爸爸过來了,非让我回去休息。”她仰头看着他轻声说。

    “还沒吃饭?”

    “沒有,你呢?”

    宋宁远摇摇头:“这样吧,我把这两盒药送上去,然后咱们到外面去吃吧。”

    沈一婷想了想还是沒同意,握着他的手,轻轻摇了两下,象是一撒娇:“别浪费了,咱们结婚已经花了很多钱了,接着是妈看病,咱们还高消费的跑出去吃饭太不值得,回家随便做点吃就好,吃完了你赶快睡一觉,都快变成熊猫眼了。”

    宋宁远笑了起來,却沒笑出声,盯着她重重的点了点头:“去咱们的新家吧,很多东西都搬进去了,厨房的一套也齐全,在那边做饭吧。”

    新房子是一栋两室两厅的普通住宅,上房不久,很多东西都是新的,因为筹备婚礼,这里的东西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被褥已经放进了柜子里,锅碗瓢盆一套都就位了,饭厅里放着一张简单却线条明快的长桌,沙发的颜色浅了些,但软软的特别舒适。东西都齐全了,不过差一个婚礼的形式。

    她把宋宁远推到卧室里睡觉,自己到厨房去做饭。看着崭新的锅灶和鲜嫩的蔬菜肉类,觉得那些都带着浓浓的生活气息,从门后拿过一条橘黄色的围裙,小心的套在身上,把一头披肩的长发挽起來,开始了她的烹饪计划,象个宜室宜家的主妇,只是她不够熟练,黄瓜丝切的粗细不均,笨拙的刀功让她握着刀柄的手看起來象在握着一管手榴弹,费了好大功夫才把两根黄瓜切好,把剩余的黄瓜头切成片,轻轻的贴在脸上,天然美容的措施,让她自己也忍不住乐了。打开电磁炉的开关,将光滑的平底锅放在上面,一步一步倒显得有条不紊,虽不是做菜高手,倒也有过几回经验,勉强能依葫芦画瓢。

    宋宁远躺在床上一直沒有睡着,心里隐隐的有个疙瘩,思绪搅的混乱异常,他觉得也许是换了床睡不踏实的缘故。直到听到沈一婷在饭厅里叫他的名字。

    珠白的大米饭,用干净的小磁碗盛着放在桌上,两道清淡的小菜,还有一道黄瓜蛋汤。她边解开围裙边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略有些得意的示意已经愣在一边的宋宁远过來吃饭。

    “我老婆真是越來越贤惠了啊。”宋宁远见到这样热乎乎的场面,衬着柔和淡雅的灯光,显出前所未有的温馨,踏着拖鞋走过來,坐在桌边的椅子上,看着笑颜如花的沈一婷,觉得心中漾起一种幸福感。让他想牢牢的抓住。

    饭桌上一阵轻松,两人谁都沒有提前一天晚上的事情,包括沈父和宋宁远说了什么,包括为什么沈一婷会喝这么多酒,这些似乎成了今晚的忌讳,谁都不愿意提及这些扫兴的事。直到快吃完饭的时候,沈一婷站起來打算收拾桌子,才蓦地听到宋宁远开口:“我们单位的小萧辞职了,今天刚辞的。”

    沈一婷只觉得端着碗盘的手,有一瞬间轻颤了一下,接着冷淡的应了一句:“哦,是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