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色渐渐转亮,阳光透过浅色带花纹的窗帘,斜照进还带着朦胧睡意的卧室,软软的大床上,被褥凌乱的铺开着,床头灯的光亮照着枕边一隅,幽暗的一室景物映衬着沉寂的气氛。宋宁远半倚在床边吞云吐雾,屋子里弥漫着浓重的烟草味道,空气不顺畅他也毫不在意,凝重的脸色被昏黄的灯光映出半个轮廓,显得忧郁而沉重。宋宁远很少抽烟,只在偶尔应酬或者心情差的时候才抽上一两根。

    浴室里的水滑滑直响,沈一婷早早的起來就钻进浴室去了。水的温度适中,冲在身上暖暖的,顺着光滑的皮肤滚到地上,热气升腾,到处蒸的朦胧一片,仿佛水可以把心里的事情都洗掉。昨天晚上的紧张程度已经超过她的想象,她始终不敢看宋宁远一眼,心仿佛要跳出嗓子眼,从他让她留下來,从他激烈的吻她,或者说从打算跟他结婚,她早就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可临到关头,她沒想到自己竟然有一丝排斥……完全说不上來的感觉,于是她选择把眼睛闭上……直到两人衣衫褪尽,她紧张的几乎吐不出一个字,而宋宁远越來越激烈,激烈中夹杂着一丝蕴怒,她感觉到他情绪不对了,到后來几乎带着一种企求和哀伤……他终究沒有进去,泄气的放开沈一婷……两人并排躺在床上,躺了很久,但似乎谁都睡不着。沈一婷侧过头來想开口解释些什么,可终究宋宁远轻轻摇了摇手,阻止她说下去,他觉得心里真的有些慌了……

    宋宁远若有所思的望着天花板,除了浴室的水声,一切都静悄悄的,他在思索着一些问題,这些让他一夜都未能睡着。伸手将烟灰弹掉,一言不发的坐着,已然是个周末,本來预备早晨起來就去医院,可现在他觉得心里的担忧渐渐压过來。

    床头柜上沈一婷的手机忽然震动起來,连带着手机在光滑的板面上转动起來,他沒有理会,只是打乱了他的思路,他略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手机震了几声停了下來,过來两分钟又开始震动。

    “一婷!”宋宁远冲浴室里叫了一声,可卧室里那边稍远些,里面水声依然,可见并沒听到他的声音,他不知道是不是现在应该叫沈一婷出來接电话,伸头望了一眼屏幕,是一个陌生号码。他想这应当不是重要人,缩回头來不去在意。

    可当第三回响起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认真的看了一下那一串号码,默念了两遍,才觉得这号码似乎相当熟悉,沉思了片刻,赶忙从外套里掏出自己的手机,在电话簿里细细的翻找,直到临近电话簿的末尾,他终于找到了相同的号码,上面的匹配信息上赫然写着“萧子矜”三个字……

    他恍然懵住了,望着仍在震动的手机,觉得嗓子里猛然收紧,犹豫的看了一眼浴室的方向,刚想拿起手机,恍然间震动停止了。讪讪的缩回手,可心情却怎么也无法平静,将手里的半截烟猛按进烟灰缸里弄灭。重新拿起沈一婷的手机,躺在床上愣愣的盯着屏幕上三个未接來电的提示。不过半分钟,相同的号码再次打了过來,他这回沒再犹豫,直接按下接听键,只是对着听筒什么也沒说。他听到电话那边并不安静,果然是萧子矜,虽然只是很短时间的同事,可他的声音宋宁远仍能分辨出。

    “一婷。”萧子矜的声音有些无奈,却夹杂着一丝激动,称呼起沈一婷來,自然的仿佛脱口而出,不需要任何犹豫,宋宁远心里倒抽了一口凉气,却仍然一言不发,等着萧子矜继续说下去。

    “别挂我电话,我就几句话要说,以后我不会打扰你了。”萧子矜似乎平静了许多,认真的往下说,“我现在在机场呢,半个小时以后的飞机,就是上机前还有一些话想跟你说,也算最后跟你告个别。那两栋房子我委托别人卖出去,本來卖的钱想跟你对半分的,尤其阁楼那边,那是咱们原來的家,当初租那房子也都是用咱们俩的补助,现在卖房子,我真想跟你面对面的平分,至少这样还说明当初我和你是实实在在的在一起过,而不是从始至终都是我一厢情愿。”

    “……不过我也知道你不会要的……我把钱想办法交到蒋忠诚的妈妈那里了,如果一直都是我卑鄙无耻的伤害了他,坏了他的大好前途,那我也只能用这样的方法來弥补他了……”

    停了片刻,萧子矜沒有开口,宋宁远仍旧不说话,却也不挂电话,象是等他继续说,空气中紧张感愈发明显,他几乎能感觉到萧子矜在轻轻的叹气。

    “一婷。”终于还是萧子矜打破了僵局,可语气却显得有些自失,“有件事我一直沒告诉任何人,因为我觉得自己挺失败的,真的……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我爷爷,小时候我一直把他当心目中的大英雄,是我崇拜的对象,他有好几个孙子,我夹在中间,有时候他并不在意我,于是我就调皮捣蛋,想变着花样的引起他的注意,希望他能笑着肯定我一次。可是后來我发现越是如此,他就越讨厌我,他骂我是他最不争气的孙子,在他眼里我根本就是一事无成。后來我形成逆反心理,总和他对着干,他让我向东,我就偏象西。”

    “后來我喜欢上了你,我千方百计的想让你也喜欢我,所以我拼命想表现自己,我想把横在你我之间的鄣碍都清除掉。在那年的除夕以前,我一度以为你也是爱我的,我那段时间真的很开心。可直到那一天我才知道原來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但是就算你不是因为爱我才跟我在一起的,我也希望你能继续在我身边。可我越想抓住你,你就越厌恶我,恨我,现在我在你眼里几乎就是卑鄙无耻下流人的代名词了吧……原來象我这样的人,越喜欢什么就越得不到什么……”

    宋宁远听到萧子矜的声音有些沙哑,说到最后,嗓子里似乎艰难异常,可片刻似乎又勉强恢复了平静:“有一把钥匙,我放在咱们原來那小阁楼门前的大花盆下面了,你拿着钥匙到向阳路156号的仓库去,那里面是我寄存的要送给你的东西,如果你不接受的话,直接拿钥匙交给看仓库的大爷,他就明白了,会把那些东西销毁的。”

    “一婷,我不会祝你和宋宁远幸福的,你和他要是不幸福,我会很兴灾乐祸的,真的!你也知道,我一向不是什么大度的好人。如果你那天晚上承认你爱过我,我是绝不会放手的。可是现在我明白了,真的明白了……”

    宋宁远觉得手心里冰凉一片,萧子矜说的每句话,他都听的真真切切,他恍然间了解了许多,先前的认知,更加深入而透彻,脑中嗡嗡直响,看着挂断的通话,他足足怔了好几秒,随后赶忙熟练的按键,将几个未接來电和他跟萧子矜的通话记录彻底从沈一婷的手机中删除。

    沈一婷从浴室出來的时候,见屋子里到处烟雾缭绕,空气中略有缺氧,赶紧将窗户打开换上新鲜空气。宋宁远依旧倚在床上,只是看到沈一婷穿着睡衣,披着湿漉漉的头发进來的时候,本來带着忧郁的表情忽然缓和了一些。

    “一大早起來就抽烟,这习惯可不好,我以前怎么沒发现你这坏毛病?今后我可要天天看着你改正。”沈一婷抱怨坐到床边,将宋宁远身上的被子扯到一边,用带着沐浴露留香的细嫩手指捏了捏他的鼻子。

    宋宁远顺势握住她的手,仿佛有种依赖,攥着她的手掌搁在自己胸口边:“今天有什么打算?”

    沈一婷任他这样握着,想了想他的问題:“我等下要先回家一躺,拿一些东西,公司里星期一要交上去一份文件,我还要抽时间打一份。你起來以后先去医院吧,我下午再到医院去看妈妈,晚饭我做好了带过去,你就别操心了。”

    宋宁远听着她平和安定的语气,心里踏实了几分,刚才的患得患失的感觉消散了些,半坐在床上,干脆将她搂到怀里,一瞬间仿佛怕她真的飞了。

    “哎,,,我头发湿着呢,把你衣服都弄湿了。”沈一婷赶忙要推开他,而宋宁远却加大力道,将她整个人按进怀里,仿佛怄气一样,就是不松手。沈一婷不明就理,看他倔强的样子,只得笑了起來,“你这动作就象我当年怕我的洋娃娃被人抢了,紧紧的抱在怀里的感觉一样。”

    “……沒错,我真怕你被人抢了。”宋宁远把头搁在沈一婷肩膀上,语气中略有些撒娇的感觉。

    沈一婷咯咯的笑了起來,贴着他的耳边小声骂了一句:“笨蛋!”

    沈一婷回家了以后,宋宁远并沒有直接去医院,开着车一路來到萧子矜电话里说的那个阁楼,在a大附近的一片居民住宅区当中,那里相当平民化,老式的建筑,一排简易楼过去,半空中横七竖八的晾衣竹竿,串街弄巷里还有叫卖豆腐花的声音。他一座一座找过去,终于看到了那间阁楼,虽然很久沒人住了,可门前打扫的十分干净,整洁的走道,一排开的正艳的花。他摸索到一盆月季花的盆底,指尖果然触到了一个凉凉的东西,轻轻拿了出來,才看清那正是一把钢制的钥匙。望了望周围,犹豫了了半晌后,终于将钥匙放进自己的口袋里。

    向阳路也是一条老街,那里的很多建筑据说是民国时期保留下來的,渗透着沧桑的况味,他沿着车道放慢车速,很快就找到了那间所谓的仓库。宋宁远从包里掏出墨镜带上,接着下了车。

    看仓库的大爷倚在旁边的小屋里正打着瞌睡,直到宋宁远将那把沉重的钥匙“啪”的一声搁在木桌上,他才恍然被惊醒。

    “大爷,萧先生寄存在这边的东西在里面吗?”宋宁远抬高声音问着仍然懒洋洋的老头。

    “是的!”老头看见他把钥匙亮出來,赶忙点头承认,“你是來看东西的吧?那跟我过來吧。”

    宋宁远略一犹豫,赶忙摇头:“不,东西我不看了,萧先生应该告诉过你,如果货主不想要,就请你销毁了是吧?那麻烦大爷您直接销毁了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