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宋宁远用余下的那只手使劲挠了挠头,蹙着眉头,将手挥了挥,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可那声音似带着一种无奈和自嘲:“她以前很凶,现在不凶了,至少对我不凶了……但是我就是喜欢她以前凶的样子,可是她一年一年的变化,最后把当年的影子都淹沒了……嗤!其实是我傻!她当初还是个小孩,后來经过那么多事了,她还能保留多少当初的东西?很多东西都遗留在另外一个人身上了……”

    “她当初忽然说要跟我结婚的时候,我就知道她一定有心事,但是我也是有私心的,我想这对我來说是个机会,以后结婚了一辈子拴在一起,只要我每天做一件让她感动的事,小感动堆积成大感动,用不了很久,何愁她不会爱上我?可是我后來发现,我们结婚以后情况就不同了,我想立即把她心里藏着的人挖走,想让她彻底成为我的!”

    沈一婷搀着他再也走不动了,摇摇晃晃的坐在天桥的阶梯上,仰望着夜晚的星空,深夜的风吹在天桥上,苍凉而清冷。宋宁远倚着栏杆,依旧自顾自说着胡话。

    “你老婆会爱上你的,她一直都希望能跟你在一起!她不会背叛你的!”沈一婷扳过宋宁远的肩膀忽然冲他吼着,“为什么你跑去找陈莎?!为什么你不回家把话跟你老婆说清楚?!”

    “她不会爱我的!”宋宁远挣开沈一婷的双手,激动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她曾经愿意为另外一个男人生孩子!可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从來沒那样激情过!”

    沈一婷猛然塄住了,怔怔的看着宋宁远,心里有一道藏在背面不为人知的伤口硬生生的被撕扯开來,她沒想到宋宁远连这些都已经知道了,她那些不堪的过去几乎已经暴露无余,象被剥光了放在橱窗里展览,连最卑微的隐秘也被人窥探到了。

    那曾经是她最不愿意承认的事实,和萧子矜分手的时候她伤心了很久,可伤心之余,在内心深处,她并沒有对萧子矜完全死心,她甚至相信萧子矜会來找她解释清楚的。可后來她沒等來萧子矜,却等來了自己怀孕的消息……那段时间她坐立难安,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在宿舍里蹉跎了三天,最后终于鼓起勇气去找他。

    在连续打他的电话,给他发短信,他都沒有任何回音之后。她决定顶着中午的烈阳在他去实验室的必经之路上堵他。当沈一婷看到他的时候,萧子矜正搂着一个漂亮小巧的女生,有说有笑的从对面走來,那神情就象曾经跟她在一起一样。当时沈一婷完全呆住了,心里咯噔一声想摔碎了什么,瞬间她终于明白了,顿时对自己之前还希翼着他会來找她解释清楚的想法感到无比可笑,原來他缺了她依然会过的很好……

    她还是沒放弃最后的希望,迎过去堵在他们面前,她看到萧子矜的脸色变了:“我有话想跟你说。”

    萧子矜搂着那女生依旧沒有放手的意思,歪着头露出一脸无所谓的笑容:“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沈一婷看了一眼旁边的女生,心底里泛起一种委屈,略带一丝敌意的语气:“你先让她走开!”

    那女生年纪不大,装扮却很成熟,大大的眼睛衬托着水灵的气质。听到沈一婷的话,不免有些不舒服,站着不肯动。沈一婷瞪着萧子矜,同时也瞪着那个女生,那是她平生第一次有种强烈的嫉妒和恨意,倔强的眼神几乎要泛起泪水。她觉得她当时的眼神一定看起來凶神恶煞。

    萧子矜终于还是把那女生支开了,沈一婷才冷冷的发问:“她是谁?!”

    “我现在的女朋友啊,艺术系的系花,上回舞蹈比赛得奖的那个,才大二呢,还不满二十岁。怎么?你看到人家,是不是有种岁月不饶人的感叹啊?说实话,她可比你这样的让人有感觉多了。”萧子矜当时的语气近似于一种调侃,戏噱的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根來悠闲的放到嘴里。

    沈一婷气愤的一把将他嘴里的烟拔出來扔到一边,盯着他恶狠狠骂道:“无耻下流!”

    萧子矜微怔了一下,几乎沒有任何意外,不屑的哼了一声,点着头将脸转到一边:“沈一婷,你下次再骂我还能不能找个新鲜词?你骂了这么多回怎么都沒形成审美疲劳?”

    沈一婷看着他吊二锒铛的样子,听着他无所谓的语气,简直失望到极点,她恨自己竟然会爱上这样的人,恨自己竟然怀上了他的孩子,更可恨的是,在这之前,她竟然产生过想把孩子留下來的愚蠢想法……而他已经彻底不要她了,在和她分手短短一个月时间内就泡上了别的女朋友,并且公然带出來向她示威。她觉得自己仅存的一点自尊和坚强下去的理由都被他击碎了……

    她转身就要走,萧子矜一把从后面拉住她,这次语气倒是前所未有的正经,手上力道很大,扣着她的手腕不肯放开:“你到底找我要说什么?……是不是你想我了?”

    沈一婷恨的咬牙切齿,猛甩开他的手,转身逼视着他,丝毫不愿意显出任何伤心:“你做梦吧!我是想告诉你!象你这种下三滥的男人别再去祸害小女生了!谁沾上你都会倒八辈子霉!”

    她丢下目瞪口呆,一脸激愤的萧子矜,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步子迈的越來越快,心里却越來越难受,她那回觉得从來沒那么绝望过,一边哭一边跑回宿舍。她不停的在心里骂自己,明明只是为了钱,可最后却把心都交出去了,自己竟然爱上了这样的人,这样一个根本不值得爱的人……如果只为了点钱,那现在应该算是求仁得仁,可她明白自己在萧子矜身上遗失的东西已经太多了……

    第二天一早,宋宁远从夙醉中醒來,觉得浑身酸疼,象被人打了一顿,微抬起胳膊,想顺势翻个身,瞬间感觉到怀里搂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怀里的人在搂着他,头脸都贴着他的胸膛,紧紧的抱着他不放。一时间把宋宁远惊的一个激灵,下意识的伸手想推开,才猛然发现是沈一婷,粉红色碎花的睡衣,披散着头发,在晨光中熟睡的样子,显得十分可爱。他惊讶中泛起一丝动容,慢慢放下半抬起的手臂,重新轻轻的揽着她的肩头。昨晚他只记得自己奔出去以后就进了一家酒吧,一连喝了几杯,只觉得人声和音乐在沸腾,而自己的心情却始终低落着,后來意识就渐渐模糊了,只隐约觉得嗓子疼,昨天似乎在唱ktv,并且唱的很爽,从來沒觉得这么畅快过。

    沈一婷知道他醒了,只是两人都沒说话,她昨天半夜追着摇摇晃晃还在天桥上大声唱歌的宋宁远走了很远,无论她怎么拉他拽他劝他,他就是不肯回家。昨天他絮絮叨叨的讲了一堆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几乎连小学被老师罚站,中学揪过女生的辫子都讲了出來,弄的沈一婷哭笑不得,最后路过一家通宵营业的肯德基,她想拉宋宁远进去坐一会,而他却说什么也不肯,一屁股坐在门外的台阶上就是不起來。沈一婷实在沒办法,嘱咐他不要乱走,自己进了肯德基想买杯牛奶给他。

    前后不过两分钟时间,等她提着牛奶杯的袋子出來的时候,宋宁远已经不见了。沈一婷被急坏了,在街上四下寻找,扯开嗓门叫他的名字,最后在街道拐角处一个穿着破衣烂衫的乞丐旁边找到了他。他和那倚在墙角正要睡的乞丐并排,盘腿而坐,不过片刻功夫,竟然和人家称兄道弟,聊的热火朝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