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一婷上去拉他走,他竟然挥了挥手,很不耐的嚷嚷了一句:“大老爷们儿说话,你少在这掺和!”

    她差点气结晕倒,又怕他酒后大脑不灵光,被人把银行卡密码什么的套了去,坐在他旁边盯紧他。到最后连乞丐都看不下去了,裹着一张破席冲宋宁远说:“兄弟啊,象你们俩这样的我见的多了,这一块儿天天到晚上都有这样的事,上回还有一个女的把一个男的捅了好几刀,血流的哗哗的,那叫一个惨!听说沒送到医院就死了……所以说,听哥哥一句话,想在一块儿也不难,但是好歹得回家把离婚证办了再说……”

    沈一婷听到那乞丐竟然把他俩看成了婚外恋,还说的这么语重心长,气的眼都绿了,刚想回骂两句。却看到宋宁远刚才还一直点头称是的乐呵表情,这时候忽然脸色就沉了下來,还未等沈一婷说话,他就先吼了起來:“谁说我要离婚?!”

    一句话惊的沈一婷和那乞丐都愣住了,见他“腾”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來:“谁跟你说我要离婚?!”

    那乞丐还不明白自己如何说错了话了,一脸疑惑的看了看宋宁远,又看了看沈一婷,片刻才无奈的笑笑:“你不离婚,还这样不等于耽误你老婆吗?”

    一句话彻底将宋宁远激怒了,借着酒劲一把将那乞丐从一堆破席中拽起來,馊臭的气息弥漫了过來,可他毫不在意,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恶狠狠的瞪着那人,甚至有种委屈和悲伤:“我耽误她?!我怎么耽误她了?!就因为她爱别人?!但是我才是她老公!我好不容易才娶到她!她也是心甘情愿嫁给我的!我又沒有胁迫情节!为什么我要离婚?!”

    沈一婷赶紧上去拉宋宁远,怕他跟乞丐撕打起來吃了亏,看他醉的神魂颠倒,万一把乞丐打出好歹,也是要追究责任的。她从后面抱住他:“宁远!放手!我们赶快回去!我求你了!”沈一婷连拖带拽,好不容易才将他和乞丐扭打成一团的局面分解开,“别耍酒疯了!跟我回去!”

    乞丐呲牙咧嘴的踉跄着坐回破席上,显然一副好心当成驴肝肺的抱怨神情:“这世道,怎么连第四者都出现了啊……”

    宋宁远放开瘫在一旁的乞丐,整个人象激斗中的狮子,不可遏止的愤怒和绝望,狠不得上去想再踹他两脚。沈一婷紧紧抱着他不松手。

    “她想跟我离婚?她真的想跟我离婚了?!”宋宁远有种无助的询问着,挣开沈一婷,慌乱的朝前走,步伐却带着一种紊乱和零散,走的很快,仿佛急于想寻找丢失的东西。

    沈一婷从后面赶到他前面,堵住他的去路,双臂猛然抱紧他,掂起脚來吻上他弥漫着酒香的唇,连带着一种安抚和惩罚。宋宁远脑中一片混沌,可这种感觉却异常清晰,吓的伸手想要推开她。沈一婷沒有给他神智不清的举动任何机会,双手象藤萝一样缠着他的后背,灵滑的舌头探入他口中,攫取酒的醇香甘甜,渐渐开始吮咬。宋宁远俨然被强吻的委屈和迷乱,连连退到人行道栏杆处,腰部倚着冰冷的栏杆,已经沒处可以退缩,象被逼到绝境,不知所措的跟随着她强势的动作,逐渐回抱住她,开始猛烈的回吻她……

    直到两人气喘吁吁的停下來,宋宁远因为酒劲的作用和长吻的缺乏呼吸,觉得开始眼冒金星,而耳边却是沈一婷斩钉截铁的声音,一种警告和依赖:“宋宁远你给我听着!我不会跟你离婚的!”

    一片安静和温馨,屋子里舒服而暖人心,宋宁远依旧沒敢动,温柔的姿势搂着她。而沈一婷也顺从的靠在他怀里,床垫软软的让人有种永远赖在上面的**,很久沒有的心安。

    “我们这样躺到什么时候?”宋宁远终于发问了,带着一种闲适和宠溺,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到家里,只是他觉得昨天晚上的梦很甜……

    “一直躺着吧,你想躺多久我们就躺多久。”沈一婷窝在他怀里喃喃的回应着。

    “你饿不饿?”

    “饿了,我昨天晚上的饭都沒吃,一直饿到现在。”

    “我也沒吃。”

    “那咱们吃点什么吧。”

    “吃什么?你说吧。”

    沈一婷思索了半天,才终于从他怀里抬起头來看着他提议道:“去吃‘品冠天下’的盖浇饭吧。”

    “好。”宋宁远想也沒想直接答道。

    和宋宁远在一起似乎最常吃的就是盖浇饭,经济实惠,味道也好,两个人二十元就挡住了,另外还附送一小碗紫菜蛋汤,吃的舒服惬意,“品冠天下”的环境也相当好,干净利落的白色桌子,蓝色座椅,轻音乐回荡着整个店面,令人心驰神往。

    “婚礼的事儿差不多了,婚庆公司都联系好了,过几天我爸妈想请你父母,连带着咱们俩一起吃顿饭,商量商量办婚礼的琐事。”宋宁远看着自己面前的鱼香肉丝盖浇饭,略带轻松的对沈一婷说。

    “我爸妈对你父母的安排也沒什么意见,大家坐下來也就是见见面,随便聊聊家常吧。从前咱们好歹也邻居好多年,叙叙旧也有不少话说。”沈一婷故意避重就轻,因为以自己母亲的个性,向來不是好惹的。从前和宋宁远住邻居的时候,自己的母亲和宋宁远的母亲也总是互相看不惯的。母亲说宋母平时有点知识分子的清高,见人爱理不理,用鼻孔看人。而宋母总觉得沈母沒什么高深文化,沒什么正经工作,天天在家东家长西家短的太过俗气。楼上楼下的住了好些年,见面真正交流的时候并不多。倒是两家的父亲很谈的來,经常坐在一起下棋或者讨论学术。当初介绍沈一婷和宋宁远见面的时候,沈母考虑再三,最后想到宋宁远还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才同意让女儿跟他相亲。

    两人吃过饭出了餐厅,台阶的高度一时间让沈一婷难以适应,一脚沒踩稳,猛然一拐将鞋跟崴断了,险些从台阶上跌了下來,幸亏宋宁远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捞住才让她整个身子平衡了。

    “这鞋什么质量啊?”宋宁远看着她断掉的鞋跟和无法走路的状态,几乎沒犹豫,直接将她横抱起來,下了台阶,四处张望了一番,直接走到树荫下的长椅边,将她轻轻的放在上面。

    “我这是名牌鞋呢,沒想到这么不结实,你带我到维修点去,人家会免费修的。”沈一婷还保持着搂住宋宁远脖子的姿势,尴尬的跟他提议。

    “别麻烦了,坐在这等着我,我到附近的鞋店给你买双新的,一会儿就回來。”宋宁远笑着拍拍沈一婷的脸蛋,示意她乖乖的坐着,自己站起來过了马路到对面的大商场去。

    沈一婷忽然觉得有种感觉甜甜的,就在心里,其实自己所求的不过就是每天的平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百无聊赖的玩起最原始的游戏,俄罗斯方块。过了小十分钟,她觉得眼前的阳光忽然被一个黑影挡住了,诧异的抬起头來,才终于发现是张顺,不远处还放着他的一辆摩托车,穿着一身灰黑色的t恤,五大三粗的身段,而脸上一笑起來露出两排大门牙,活象《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只是沈一婷知道张顺可沒那么憨厚。

    “婷婷啊,你怎么一个人坐这啊?听说你要结婚了,这请帖怎么也沒给哥哥我发一张啊,好歹咱也十好几年的邻居,这个面子都不给?”张顺显然对沈一婷的做法相当不满,摇着头抱怨着,见她仍然沒有理睬的意思,才继续说道,“姓萧的是怎么被你打发走的?连房子都卖了,你妈可为失去这么好一邻居惋惜了好几天呢,小区里据说还要给他开什么欢送会,你当时沒去参加吧?”

    沈一婷懒的听他胡言乱语,想起身走人,无奈鞋子不方便,只是冷漠的把头转到一边:“小顺哥从局子出來了?今天这么闲,不如回去好好陪陪张阿姨,别人的事不管的好。”

    张顺碰了一脸灰,却丝毫沒有退缩的意思,仍旧笑呵呵的望着沈一婷:“你哥听说姓萧的回來了,可气的不轻啊,他该不会是被你哥打走的吧?”

    沈一婷早料到沈一鑫知道萧子矜回來的消息肯定是张顺说的,心底更加漾起一层厌恶,早知道他的为人,便决计不愿再搭理这种人。

    “婷婷,你小顺哥我对你可是知根知底的人,你对那姓萧的怎么样,哥哥我心里头清楚的很,当初你和他住在外头的时候被我撞见了,不还托哥哥我替你保密吗?后來你跟那小子有崽儿了,你早就知道了,可是拖了三个多月,马上纸都包不住火了,才被你妈发现了。当时还是哥哥我悄悄跟你妈透露了一个比较安全保险的地方去卸货呢。你当时心里在想什么不是很明显吗,你为那姓萧的都这样了,要说自己对他沒感情这鬼才相信!”

    沈一婷实在听不下去他的话,恨不得立即将他赶走,拿起电话來想打给宋宁远,却一把被张顺拦住了,一脸意味深长的表情,却显得乐呵呵的,似乎在告诉她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你老公和你婆家的人恐怕还不知道这些吧?中国人还是比较传统点的,谁希望自家媳妇带着一大堆过去?就算你老公能接受,那他家里人呢?婷婷,你和我那可是和自家兄妹一样的,哥哥我不护着你护着谁啊?是不是?”

    “你到底想干什么?!直接说重点,不用再绕圈子了!”沈一婷愤恨的瞪着他,可心里已经慌成了一团,咬着牙,觉得身子都在发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