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嗨,小事儿,真是小事儿。”张顺挥了挥手仿佛并不曾在意,放低声音对沈一婷作了个姿势,“其实就是哥哥最近手头上有点紧,你也知道,哥哥我刚从局子里出來,我妈现在住精神病院也需要钱,哥哥我一个初中毕业,不象你是高材生,也找不到什么发财的地方……”

    “你想冲我要钱?”沈一婷冷冷的看着他,早已经猜的**不离十的事情终于确定了下來,狐狸绕再多圈子,打扮的再美丽,尾巴到最后总会露出來。

    张顺给沈一婷写了一串银行卡号塞到她手里,满脸堆笑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哥哥我不贪心,就五千块钱,你三天内打进帐里,我是守信的人,以后都装哑巴,真的!”

    “我沒钱!”

    “你看着办吧,哥哥不逼你。”张顺走到一边,跨上摩托车,带上硕大的头盔发动了车子,片刻又转头对沈一婷熟络的招呼了一句,“结婚的时候别忘了请我,我一定到的!”

    看着摩托车扬长而去的背影,沈一婷愣在原地足有一分多钟,指尖象冰冻一样冷的无法动作,心跳的扑通扑通却异常清晰。待到她反应过來的时候,几乎一秒也沒有停留,直接甩掉坏了一半的鞋子,只穿袜子就过了马路,一瞬间她特别想见到宋宁远,心里的慌乱而不知所措。

    踏上对面的人行道时,几乎路上所有的眼光都朝她这种怪异行为望了过來,她來不及管,只想冲进商场里去找宋宁远。

    迎面提着一个白色鞋盒的男人渐渐走近,她看清那正是自己想见的人,连忙加快了几步,踩在大理石的光滑地面上,朝着他奔过去。

    宋宁远也看到了她,见她慌张失措,赤脚就跑來的样子,惊的赶忙停住了脚步。沈一婷迎面扑到他怀里,紧紧的抱着他,象即将被水冲走的小松鼠死命的抱住岸边的树,脸埋在他胸上,仿佛想找到一丝安全感。

    宋宁远被她突如其來的举动弄的差点沒站稳,在反应过來以后,连忙反搂着她,感觉她的身体都在颤抖,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誊出那只沒拿东西的手,慢慢安抚她的后背,贴着她耳朵的轮廓轻吻她:“怎么了?”

    “宁远,别离开我。”她的声音闷闷的,带着一种无助和担心。

    宋宁远怔了一下,看着她的样子,片刻间又呵呵的笑了起來:“你老公我还健在,不会把你扔了的。”

    沈一婷犹豫了两天,考虑到张顺一定是《鱼夫和金鱼》里的那个老太婆,是个贪得无厌的人,如果轻易把钱汇过去,他一定还会要第二次,第三次……可是如果不满足他的要求,以他的为人说不定真的把她的过去添油加醋的抖出去。她急噪的不知怎么才好,倘若直接告诉宋宁远或许不太合适,两人的风波才刚刚结束,她再也不希望节外生枝。可她觉得自己一个人无论如何也应付不过张顺那无赖。想了很久才终于想起了沈一鑫,平时他们兄妹來往不多,小时候还经常因为母亲的偏心而发生争执,很长时间里,在沈一鑫的眼里都是厌恶这个妹妹的,直到三年前的事情发生以后,他再也不能对她冷漠和敌对,那时候沈一鑫得知沈一婷所做的一切时,几乎完全惊呆了,暗暗决定用以后所有的时间,尽最大的努力來來好好爱护这个妹妹。

    沈一婷播通他的电话时已然是无人接听,通话提示说转到语音信箱,她略带失落的挂上了电话,过了片刻思索着还是应该告诉沈一鑫一声,才连忙重新拿起话筒,在他的语音信箱里留了言,将张顺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來。

    第三天正赶上周末,沈宋两家专门在金福源酒店里订了一桌饭见面來商量结婚事宜,小包间里灯光和通风状况都相当好,精致的家常菜,衬上古朴的装修风格,加上碗碟都有着一种古韵特色,显得异常雅致,六个人按座次排列着,两家的父亲坐正冲门的位置,两家的母亲其次,沈一婷和宋宁远坐在菜口的地方,两人坐的很近,亲昵的靠着。饭间气氛一直很好,两个父亲平时共同语言就很多,从儿女婚事的问題上逐渐聊到对弈的技巧和学术方面的问題上來。两家的母亲虽然从前交流不多,可现在针对子女婚事问題上总算是有了共同感兴趣的话題。一起聊了一通过后,六个人分成了三拨聊了起來,撇下宋宁远和沈一婷两个。

    “他们的新房子里我老早就说要去看看,婷婷光从我这拿钱去添置东西,也沒让我看看买的东西好不好。年轻人有时候也应该听听父母的意见,毕竟咱们都是过來人了。”沈一婷听到母亲正和宋母絮叨着,带着一种欣喜的宠溺和略微的不满。

    “我可沒不让您去看啊,您不是说对我们都很放心,看不看都一样吗。”沈一婷赶忙吐着舌头开脱,言语中有一丝撒娇,心中却盛着满满的喜悦。

    宋母出院不久,人还瘦了一大圈,可精神却出奇的好,一中午都神采奕奕的,听到这里呵呵笑了起來:“宁远和一婷这两个孩子都挺懂事稳重的,买东西精挑细选,花钱都挺理智,我看他们买的东西也都很实用。亲家母对这两个孩子大可以放心。”

    宋宁远在桌下伸手将沈一婷的手握紧,又转过头跟沈母说:“妈,下午一婷可能要去公司一趟,我正好沒事,我开车带着您去我们的新家看看,您看布置的有什么不好的,我们俩也沒什么经验,那边地方还比较宽裕,以后您和爸爸也可以时常过來住住。”

    沈母看着沈一婷连连点头的表情,笑着指了她脑门一把:“我这女儿从小惯着,有时候不太懂事,宁远这孩子倒真是个稳重有想法的好孩子!又这么会说话,说实话跟你们家结亲家我和她爸爸一直都很满意。”

    沈母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从前同住一个院子的时候,谁若是和她吵架,她定会不甘示弱的奉陪到底,可谁若是好言好语的悉心劝说,她自然就软了嘴。沈一婷知道母亲的脾气,总很少公然拂了她的意。

    直到下午宋宁远开车载着沈母去看了他们的新房子,舒适宽敞的布置,装修的漂亮精致,极具现代风格,收拾的似模似样。沈母看到房子的合同和地契,又四周参观了一圈地点和环境,听宋宁远叙述了一番近几年的打算,才终于放下心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生怕女儿走了她的老路。只是从前她沒想到自己悉心培养的女儿,竟然会比她更出格。现在她想努力的帮沈一婷把未來的路铺顺了。

    “这些家具都是新买的,很配套,也很配合家里的装修,这颜色和质地都是一婷选的。”宋宁远卖力的在一旁介绍着,尽量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出來。

    沈母边看着新买的家具边点头,流露出一种满意的神情:“你这孩子是真让人放心,一婷那丫头面上看來很细心,可有时候却很马大哈。上回莫名其妙的买來一张很漂亮的桌子,还花了不少钱,到最后却扔在地下室里招灰尘,被我说了好几回。我看那桌子和你们这家具颜色也很搭配,放在书房里正合适,不如你找个时间拉过來用,不要暴殄天物了。”

    宋宁远不知道她说的是怎样的桌子,赶紧点头答应着,参观完了新房子,就开车跟着沈母去了家里拉。

    他走进有些阴暗的地下室里,堆的大多数是废弃的杂物和一些零散的储备品,许多已经落了厚厚一层灰尘,陈旧的堆砌在一边无人问津。靠东南一隅的一块棉布的覆盖下,一张玲珑的桌型凸显出來,成了与众不同之处。

    宋宁远走过去慢慢掀开已然落了灰尘的棉布,尘土飞扬,使得他连忙挥了挥手,才看清那是一张精致而设计独特的桌子,茶栗色的漆料,大方得体,颜色上确实和他们买的家具很是搭配。这种样式和质地的桌子按说沈一婷应当很满意才对,现在在他全然不知的情况下花钱买來却随意丢弃在地下室里,让他觉得大惑不解。但也沒细想,直接叫了邻居帮着抬上了车拉到他们的新家里。

    晚上沈一婷沒有去新房子,而是回了自己父母家里,连日的工作和筹备结婚的忙碌,让她有些招架不住,白天上班的时候直打瞌睡,下班的时候头还昏昏的。

    走到小区花园的时候,手机的铃声骤然响起,掏出來握在手里,屏幕上赫然显示着沈一鑫的号码,她心下有种激动,连忙按下接听键。沈一鑫的声音素來浑厚,而今天又添了一层气喘:“婷婷,到楼后拐角这里來一下。”

    沈一婷心里咯噔一声,而对方已经挂了电话,未及犹豫,连忙到沈一鑫说的地方。楼后向來很少有人去,路灯坏了一半,杂草丛生,幽暗的蘑菇亭上早已经长满了爬山虎。沈一鑫正将张顺按在灰尘班驳的墙壁上,低声呵斥着他什么。

    她连忙跑过去,心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张顺的颧骨已然肿的老高,嘴角还渗着血,可嘴上丝毫不软:“沈一鑫你算什么东西!沒有你妹妹罩着,你早在牢里呆着了!现在还趾高气扬的教训我?!我呸!”张顺扬着脖子骂着,被打肿的脸面显得更加狰狞,转而又对旁边的沈一婷说,“姓萧的上回揍我的那一顿我还沒來及报仇,这一回你又把你哥抬出來!婷婷,我不过是冲你要五千块的封口费,你这样算什么意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