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一婷完全沒有想到宋母完全沒有提到有人來学校闹的事情,连一句抱怨和指责也沒有,这些让她觉得心里更加愧疚和难受。回过神來,抬头看着宋宁远,他两手撑着墙,已经完全将她半抱在怀中。她伸手想把他眉头上的川字抚平,他却一把将她抬到半空的手抓住:“就算所有人跟我说让我离婚我都可以不管!但是为什么这话是从你口中说出的?!我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别人再怎么说我也不理!你只要告诉我你不会妥协的就好了!什么叫‘同意离婚’?!我妈她真的逼你跟我离婚了?!”

    “沒有!沒有!”沈一婷扯着脖子想压过他的声音,到了这个地步,她只希望他不会进一步误会了自己的母亲才好,抬高嗓门极力辩解着,脸涨的通红。

    宋宁远沒有给她任何机会,抓住她的两只手按到墙壁上,俯身直接吻住她,急迫而霸道,不容任何退缩,他一点一点深入的吻下去,攫取她口中每一丝香甜,愈來愈显露出一种啃咬和吸吮的姿态,他的大手逐渐伸入她单薄的衬衫里來,皮肤的接触让她心底猛的颤抖。推搡间腿拌在玻璃茶几上,两人同时倒进软软的沙发里。她被箍的不能动弹,却听到宋宁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似乎仅存着一线希望想确定些什么:“如果我和萧子矜同时掉进河里,你会先救谁?不要思考,第一感觉……”

    沈一婷本已经有种迷乱,忽听到他的问題,意识恍然间清醒过來,茫然的看着他的眼睛,那里深的几乎看不见底。宋宁远也意识到这是一个极其愚蠢的问題,可偏偏这是藏在他心里许久的疑问,埋在不见光的地方,此刻才终于想要求证,看着沈一婷诧异的眼神,终于自失的笑了:“你一定先救萧子矜对不对?”

    “不是的!我会先救你!”沈一婷丝毫沒有犹豫,直接脱口而出,她从沒做过这样的假设,她知道这是一个矛盾的两难前提,而此刻答案却觉得无比清晰。

    宋宁远沒有她意料中的开心,反而是一种失落和幻灭的表情,只是躺在她身边,慢慢抱紧她,她听到他的呼吸并不均匀,似有种憋在心里的抽泣。他终归沒告诉她答案,听到她这么确定的回答,他终于明白了,他是她道义和责任上不能割舍的人,所以她一定会先救他。但如果可能的话,他想也许她愿意跟萧子矜一起去死……

    “宁远,我喜欢你,也喜欢你的家人,他们都很好……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早几年遇到你,那时候我还不认识萧子矜,甚至也不认识蒋忠诚,那该多好,也许能避免很多事……”沈一婷抱紧宋宁远,埋在他怀里,甚至有种想哭的冲动,“我不想离婚,说实话我真怕你不要我了。如果你真的不怕别人怎么说,不理别人的流言,我真想厚着脸皮一直赖着你……”

    宋宁远沒再说话,只是把她搂的更紧,似乎想把她的骨头柔碎了嵌进他的身体里。

    第二天一早,屋子仍旧一片幽暗,沈一婷抓起闹钟來,发现还不到六点,宋宁远睡的正熟,歪着脑袋,胳膊横在她腰间,蓬乱的头发在半明半昧的光线下显得异常可爱。她轻轻的将他的手放到一边,蹑手蹑脚的下了床。宋宁远的衣服散放在卧室的椅子上,裤袋里鼓鼓的象塞了什么东西,沈一婷走过去想捡起拖到地上的裤角,恍然间从口袋里散落出來一叠照片,屋里昏暗的光线使她看不清楚,心里惊了一阵,回头见宋宁远依旧沒有醒,随即抓起照片到客厅里去。

    客厅的光线很好,她仔细对着窗户看着那一张张的照片,都是近期拍的,上面全是自己和萧子矜的合影,包括在那间小阁楼里的照片都有,照片上还有日期。有一张是两人搂在一起的,由于喝多了,可以明显看到脸上红红的,而沈一婷的眼圈同样也是红的,似乎是刚哭过亦或者是即将要哭的情状。原來这些就是所谓的“证据”,而这天她和萧子矜在阁楼的事情,之前她并沒有告诉任何人……张顺应该沒有这个超能力预先知道……她几乎毫无疑问的就联想到了萧子矜身上……看來他在那天之前早已预谋好找了专门人來拍他们俩在一起的场面,或者是在家里安装上摄像机,一直打开着……

    她应该早就想到象萧子矜这样阴险的卑鄙小人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从前那些损招都出自他之手,那么这次恐怕也毫无例外了。他是个见不得别人过的比他好的混蛋,用一切意想不到的手段來搅乱她的生活……想到这里,沈一婷几乎恨的牙痒痒,转身进屋将照片重新塞回原处,拿起自己的手机走到后阳台去。

    气冲冲的播打了萧子矜在上海的号码,音乐里响了一阵,才终于有人接了起來,是一个清脆柔和的女声,开头就说了句:“你好。”

    “我找萧子矜。”沈一婷略有些冰冷的回应了一句。

    “噢,小姐,对不起,萧先生半个月前因为处理相亲的事情,已经移居丽港市了,您可以查查他在那边的号码再打给他。”

    沈一婷听着对方礼貌的声音和萧子矜的事情,当即怔住了,竟然有种气急败坏,他害的她名誉扫地,被人戳脊梁骨,而他自己竟然得意快活的到丽港相亲去了……她几乎觉得咽不下这口气。

    过了几天,沈一婷终究沒打听到萧子矜在丽港的号码,加上宋母的病需要人來照顾,她为了不再犯上次的错误,每天一下班就到医院去,连中午休息的时候都张罗着出去给宋母送饭,晚上又主动留下來陪夜。每天公司医院两头折腾,十天下來,明显感觉到体力透支,头一沾到枕头几乎立刻就能睡着。不过想到宋母的病情恶化终归有很大部分是她的原因,再加上宋母依旧不计前嫌的对她和蔼和包容,她暗自决定说什么也要挺过來。

    宋母因为生病和出了不光彩的事件,在医院期间就办了内退,她所带的班级临时交由别的老师接手。在医院住着的时候,她所带的学生集体跑來看她,几乎挤满了整个病房,围在她的病床前,那一天是沈一婷所见到的宋母在医院里最高兴的一天,略带皱纹和沧桑的面容象忽然有了说不要出的光泽。听着学生七嘴八舌的说话,挨个询问他们近期的学习和生活情况。连护士进來想告诉这群孩子,他们的老师也需要休息,也被宋母摆摆手回绝了。

    只是到了最后,一个孩子忽然哭了起來,在人群的后面喊了一句:“老师,我以后不再调皮捣蛋了,您别走行吗?”

    整个病房骤然间寂静无声,宋母也愣在当场,接着很多孩子都跟着哭了起來,围在床前央求着她病好了以后继续带他们的班主任。沈一婷看到宋母惊讶中逐渐泛起一种感动和欣慰,眼中止不住泪水。有这么一刻,她觉得宋母几乎恨不得掀开被子就下床跟学生到学校去上课。

    学生走了以后,宋母一下午都沒说一句话,直到快傍晚的时候,沈一婷看到她的脸色苍白虚弱,似乎相当难受,想帮她把医生叫來。宋母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声音中带着沉重悠长的叹息:“三十二年了,我教书三十二年,唯一的遗憾,就是沒能把他们这一届送到毕业……本來答应他们的事情还是食言了……”

    沈一婷从心里觉得特别亏欠宋母的,她原本可以实现她的愿望,可以风风光光的送走她的最后一届学生,然后再退休,用她自己的话來说就是“高高兴兴的回家带孙子”,这只是一个母亲,一个老师再正常不过的心愿,却因为自己的事情而破灭了。沈一婷几乎不知道该用什么來帮她弥补这种遗憾。

    三天以后宋家开了个家庭会议,只有四个人,沒有让宋母参加。主要是讨论如何在出院以后妥善照顾她的问題。一家人情绪一直很低落,商量了好半天,也沒有一个好的结果,短期内,甚至延伸到以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宋母还是需要有人照顾的。宋父是医院的骨科大夫,头发已经花白了,平时工作忙。宋玲玲学校离家有一个半小时的路程,除非周末,平时不能回家。宋宁远和沈一婷的工作时间原则上基本差不多,但是无奈沈一婷的公司里时常加班,几乎算下來,她每天都比宋宁远要忙。

    先是商量找保姆,可是衡量了一堆请保姆的风险和害处以后,逐渐打消了这种想法。接着宋父想到陈莎也愿意时常过來照顾宋母,说可以让她帮忙,说她懂得护理,是个不错的人选。可沈一婷却别扭着不想同意,陈莎的心思她看得出,让她时常过來无疑是给自己增加风险,这甚至比请保姆的风险要大的多。宋宁远也否决了这个意见,只是说了一堆不应该麻烦陈莎的话,暗地里却在下面握紧沈一婷的手,示意她不要多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