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子矜!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别再钻牛角尖了!”他记得她最后冲他吼了一句,哭着转身跑开了。他愣愣的站在原地,脑中一片空白,他知道那以后他们可能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晚上回到寝室的时候,几乎整夜睡不着,望着天花板发呆。直到很晚的时候,他再也抑制不住一个人将心事憋在胸中,给处在异地他乡的尹浩然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很吵,似乎在酒吧舞厅一类的地方,他觉得抬不起情绪,看着窗外透过來的月光,几近带着一种灰色的绝望:“要是你喜欢上一个有男朋友的女人,你会怎么办?”

    当时尹浩然在电话那头哈哈笑了起來,似乎根本沒当回事:“只要沒结婚,机会均等,怕什么啊!不过以我的魅力,要真有那个女人,她一定会甩了她男朋友主动上门倒追我的!”

    萧子矜气的拿着电话臭骂了他一通,连來由也沒说就把电话挂了。思考了一夜,心里才逐渐下定了决心……

    混乱的思绪搅的他长叹了一口气,慢慢呼出一口烟,看着前方树木林立的大道,似乎永远是路连着路的,路又接着桥。他想,也许自己真是沈一婷的一座桥,除了载着她过了河,或许其他的对她都沒有任何意义……

    沈一婷早晨打开手机的时候,才发现短信呼业务的回馈信息,上面显示萧子矜已经打來十多个电话,盯了屏幕看了半晌,终于按键将信息删除了。

    白天的工作是十分繁琐的,包括处理报名,领听课证,安排联系场地,还有电话答疑等许多事,有时候她觉得头涨的有两个大,凭着细致和态度良好的作风,老板在几个年轻员工里是相当信任她的,可她明白这也是劳动付出的所得,给私人打工就容易面临一些不可避免的问題,难怪在丽港流行着一句话:把女人当男人用,把男人当牲口用。

    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室内的和谐,一时间让她难以适应,放下手边的工作,拿起听筒放在耳边,礼貌的问了句好,已然是机械的套话。对方怔了一下,接着呵呵笑了起來,沈一婷疑惑的蹙了蹙眉头,忽觉得声音异常熟悉,却也不敢确定,随即又补了一句:“这里是博华教育,请问您有什么事?”

    “一婷,你真的來丽港了?”语气中是一丝激动和不可思议,沈一婷这才听出竟然是蒋忠诚。

    一直到晚上下了班才抽出空,拖着疲惫的身子刚出了单位的门,就看到蒋忠诚已经在不远处等她了,他穿的很普通,一身白色带深蓝色领口的t恤,一条休闲裤,头发理的很平顺,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沈一婷停下脚步看着他,发觉他比在戒毒所的时候胖了不少,整个人神清气爽,脸色也变好了,一眼望过去,仿佛还是那个纯净的男孩,喜欢找个安静的地方认真的看书学习的男孩,一笑起來,那张脸仿佛沒有杂质。可现在毕竟不同了,说不上为什么,沈一婷觉得他的眼睛里深黑的一片,象蒙了一层雾气,轻松洒脱的笑谈也掩不掉那里透出的一丝沧桑……

    坐在一家幽静的小餐厅里,略略点了两道清淡的菜,沈一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问了问近况,以及蒋母的身体情况。从前的事情谁都沒敢再提,仿佛是讳莫忌深的话題,象导火线一样会牵出炸药包。

    沈一婷惊讶的听说即将倒闭的宏渊教育來的新代理人原來竟然就是蒋忠诚,新來的几个月,将一个濒临倒闭的教育机构从死亡线上挽回过來。从前她并不知道蒋忠诚还有这种本事,在她的印象里,他一直是个学术性人才,适合做学问搞科研,可沒想到他在生意上也是小有天赋的。沈一婷忽然觉得宽慰不少,至少他走出了从前的阴影,不再为那些从前的挫折和耻辱所牵绊了。

    “我现在算想明白了,其实上这么多年学,最后出了校门,找到所谓的好工作也不过是每月拿那几个死工资,想买房买车娶老婆,还要节衣缩食,弄的整个人辛苦恣睢,这样生活有什么意义?还不如自己创业,好好拼一把,沒准就能赚大钱,读书的目的其实说到底也不过就是这样。我跟我妈说,您儿子在五年内一定会混出个人样來,让您住上大房子,安安心心的享福!”蒋忠诚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神里漾出一种异彩,从眼角到眉间,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仿佛未來的规划已经步入正轨。沈一婷也知道蒋母为了儿子一直都太辛苦了,经历了太多,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如果终点还是好的,似乎路上的坎坷也都是值得的。

    “我相信你行的,才几个月时间,把宏渊弄的有声有色,这么下去,我估计在博华这边都快失业了。”沈一婷点头笑了起來。

    吃了一会儿,蒋忠诚忽然放下筷子,将身子坐正:“一婷,我这趟來找你,还有个重要的事,我想邀请你到宏渊來,帮我一起做代理。现在教育培训很热门,是个有利可图的大好时机,不过竞争也激烈,只要有钱赚的东西,大家就会蜂拥而上。不过自己单干,比给人打工总要好许多,不受人嫌气,分红也有你一份,做起來也有奔头。”

    他看着听到这里眉头已经微拧的沈一婷,继续说着自己的想法:“我在丽港沒什么真正的熟人,想找个可靠的人來帮忙也不容易。我知道你也沒什么亲朋好友,找工作也困难。不如咱们俩联手,把宏渊搞起來,这里面油水也大,做几年下來,咱们就成老板了,以后在丽港就算能彻底立足了,当年咱们一起设想的有车有房有钱的日子指日可待啊!”

    他激动的阐述着自己的想法,可说到最后,却看到沈一婷的眼里划过一种黯然和尴尬,才终于停了口,略有些失望的看着她。

    沈一婷也放下了筷子,却轻叹了一口气:“忠诚,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也不是不想当有钱人。不过我在丽港呆不长,我早晚会走的,我沒打算真正融入这个城市,真的。”

    蒋忠诚似乎愣了一下,诧异的看着她,半晌才不可思议的笑了起來:“你不想呆在这?那你今后想在哪?回a城吗?”

    沈一婷心里泛起一种沮丧,想起在a城那边也许真的沒什么指望了,工作辞了,婚也离了,留下一堆风言风语,最后连母亲也不愿意理睬她了。那里对她來说,早已经沒什么意义了。可她仍然不想在丽港长呆下去,她每天在日历上划上一条红杠,预备着时间够了就离开,该去哪里,她还沒有考虑周详,或者去哪里都可以,只要是沒人再知道她的过去,也沒有萧子矜的地方。

    她还是拒绝了蒋忠诚的提议,他似乎很失落。其实蒋忠诚也猜到是萧子矜的原因,心里刚刚还在对未來抱着无限希望,却忽然象纠了一个结。自从萧子矜出现以來,就将他原本设计好的人生道路一再打乱,从前是,现在仍然是。

    蒋忠诚在戒毒所的时候,曾被所长表扬为毅力相当强的小伙子,那时候多么艰难他都决心挺过去。每次毒瘾发作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脑海里就会不断的浮现出萧子矜的样子,于是他咬着牙关坚持。他自己也不记得有多少次,瘾犯了以后,实在忍受不住,他就死命抓着门上的铁棂,狠狠的将头往上撞,直到头破血流,疼的感觉足以和毒瘾并驾齐驱,才能让他转移注意力。那时候他不知道哭了多少回,可一想到萧子矜,一种莫名的动力油然而生。

    后來有一次,戒毒所举行过一次活动,让每人将自己的愿望写在一张能折叠的卡片上,然后埋在院前的大树下,他拿着卡片,觉得握着笔的手在发抖,他的愿望很多,早在沒有变成堕落青年的时候就有,比如毕业以后找一份好工作,比如和沈一婷结婚,比如买栋大房子,让母亲和沈一婷安心的住在里面……可这些在萧子矜出现以后逐渐化为泡影……

    他当时颤抖着在卡片上写了一个“萧”字,接着用笔狠狠的划掉,揉成一团扔进垃圾箱。回头平静的跟所长说:“我沒有愿望,真的,沒有。”

    沈一婷从和蒋忠诚吃过饭后,天色已经不早,蒋忠诚沒有汽车,只有一辆摩托车,抓起一个头盔递给她:“我送你回去吧。”

    沈一婷赶忙拒绝了,毕竟关系早已不复从前,坐在摩托车后座上,总会觉得别扭:“不用了,我自己坐出租车回去,不太远,一个起步价就到家了。”

    蒋忠诚明白她谦和礼貌背后包含的疏远和界限,眼神微微一黯,也沒坚持,洒脱了笑了笑,点头说:“那我帮你叫辆车吧。”

    坐在出租车上,沈一婷觉得异常疲惫,从后视镜里看着蒋忠诚的身影渐渐退去,直到小成一个圆点,而后幻化在一片繁华的街景中。车窗玻璃倒影着霓虹灯的光亮,闪烁在极容易让人沉迷的城市里,穿梭过大街小巷,就象必不可少的风景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