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一婷听到这里恍然笑了起來,却有一丝苦意:“你确实是特殊的,比任何人都特殊!但是我现在想结束这种特殊!我來找你是想让你知道,我不是任由你欺负,任由你破坏我的名誉和感情生活的!可你的生活丰富多彩,即使我在这当中充当了什么样破坏你心情的角色,那恐怕影响的也是细枝末节,所以,咱们还是做个了断吧。别在彼此身上浪费更多的时间了。”

    萧子矜完全不明白她的意思,惊诧的望着她:“你在说什么呢?”他预感到了不好的消息,觉得心里开始漾起一阵恐慌,他了解沈一婷的个性,她对他大喊大叫发疯发狠的时候,他并不害怕,因为那样的时候,他会非常确定她情绪的方向,然而象现在这样,她流露出一种无奈和看透世情的神色,他开始完全沒了底,可手却万万不能放开,牢牢的扣着她的手腕。

    两人在门口僵持不下,拉拉拽拽的,可沈一婷始终甩不开他,眼见过路的人纷纷投來诧异的目光。她终于放弃了挣开他的打算,长出了一口气,使劲反抓住萧子矜的手腕,拉着他就进了“风云雄霸”的大门,他不解的跟着她朝前走。

    胜男正为半天沒看到萧子矜而急的晕头转向,忽然看到他出现了,忙高兴的要迎上去,才恍然看清,他正被一个女人牵着,当下略有些生气。

    “子矜哥!”胜男跑过去握住萧子矜的另外一只手,撒娇一样拖着他,略带孩子气的朝沈一婷那边瞥了一眼,漂亮的大眼睛泛起鱼肚白的颜色。

    沈一婷看到她的样子,当即放开萧子矜的手。

    萧子矜惟恐沈一婷误会了什么,在她放开他的同时,赶忙腾出手來想挣开胜男的手,朝她的小脑门上轻轻拍了一把,责怪的跟她说:“你这丫头别缠人!我和这个姐姐有正事说,你这孩子先到一边玩去。”萧子矜说着塞给她一百块钱,示意她到柜台那去多买几个游戏币好好玩。

    “别让她走了,不如当个裁判吧。”沈一婷用眼神示意着旁边空着的电子桌球台,“萧子矜,看來我们之间也确实需要一个公断的抉择了。这样吧,我可以跟你比一把,计球数不计轮数,你打进一球,我把我身上的一样附加的东西给你,我打进一球,你把身上一样附加的东西给我,直到沒有东西可给对方,那个人就算输了。如果你赢了,以后的事情按你说的办,如果我赢了,今后你要遵守规则,按我说的。怎么样?”

    萧子矜怔怔的望着沈一婷,什么都沒说,错谔的神情显露无余。而旁边胜男已经高兴的大叫起來,连连喊着:“好玩!好玩!这个游戏好玩!子矜哥,你就跟这个姐姐比一回!”

    萧子矜想到几年前沈一婷不会打台球,还是有一次他带她和朋友聚会的时候,手把手的教过她一次,当时她笨拙的连戳了好几杆都沒能戳到球上,惹的旁边一个女朋友还笑话了她一通。虽然几年过去了,但他在国外也常玩台球,虽不算精通,可他觉得赢了沈一婷是绝对沒问題的,但真正吸引他的是沈一婷的那一句:如果你赢了,以后的事按你说的办。

    “如果最后是我赢了,你以后要跟我在一起。”萧子矜抬高声音言明了自己的想法,旁边人听到这一句,顿觉好戏即将开场,纷纷凑热闹一样围了上來。胜男这才明白过來萧子矜在想什么,脸上微微漾起一种酸意。

    “好,如果最后我赢了……”沈一婷犹豫着要开口。旁边胜男却忽然叫起來:“姐姐!我支持你赢!”

    沈一婷顿时笑了起來。萧子矜却恶狠狠的瞪了胜男一眼,低声呵斥着:“你这丫头少胳膊肘往外拐!”

    娱乐厅里一片叫好声,沈一婷摆正了姿势,对准球心,选准角度一杆打上去,一球撞到沿边,弹了回來稳稳的掉进洞里。周围人一片喝彩,萧子矜沒想到她这几年球技长进颇大,看她刚才的一球,已然是基本功扎实,不禁感觉到危险的气息。

    胜男高兴的叫了起來,适时的活跃着气氛,萧子矜将手摸进口袋里,将打火机拿出來扔给沈一婷。

    接着是萧子矜來补,同样一杆戳进洞里。抬头得意的冲沈一婷笑笑,却引來胜男在旁边喝倒彩。沈一婷将夹在脑后水钻发卡取下來,放在桌上递给萧子矜。

    前两回合两人几乎差不多,越往后难度越大的时候,萧子矜觉得以自己的二流球技越來越难招架,额头上紧张的渗出密密的汗珠。而沈一婷却接连打出好球,沉稳冷静的几乎出人意料。萧子矜接连将烟,钱包,车钥匙等东西输了进去,当把房门钥匙也同样输给沈一婷的时候。他开始觉得有种恐慌,摸了摸浑身上下,除了衣服,已经完全沒有多余的东西。

    沈一婷看着桌上靠自己这边的车钥匙和房门钥匙,又看了看略显狼狈的萧子矜,心头略过一丝不忍:“今天晚上你输大了,我看到此为止吧。”

    “沈一婷,你少废话,接着打!我自然有东西!”萧子矜的架势象是要拼到底,鼻头上冒着汗珠,拿起杆子的手也渐渐开始发抖。又是一球打偏了,他沮丧的放下杆子,直接将上衣脱了下來扔给沈一婷。成了赤膊上阵。

    他整个人的样子已经完全处于急噪狂乱状态,象一个濒临绝望的人想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

    沈一婷已经不敢再落杆,而萧子矜却一再催促,旁边人屏住呼吸沒再起哄,连胜男也被萧子矜这种样子吓到了,不敢出声。

    直到萧子矜又输了一球,他懊恼的一拳打在桌子上,“咚”的一声钝响,激起周围人的一片惋惜,接着将脖子上长年挂着的一枚玉观音象摘了下來。沈一婷认得那个观音象,从前和萧子矜在一起的时候,他曾经说过,那是很小的时候,他已经过逝的奶奶在庙里帮他求來的护伸符,他一直带了二十几年了。

    沈一婷惊的赶忙放下杆子拦住他的动作,着急的冲他吼起來:“你疯了?!这东西能随便拿下來当赌注吗?!这对你來说这有多不吉利!”

    “不用你管!只要你说话算数!你只需要打球就可以了!”

    “萧子矜!”沈一婷指着桌上一大片的东西,忽觉痛心疾首,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带着丝丝抽痛,他竟然这样不顾一切的想留住她,“那你下面再输预备怎么办?!当众把裤子也脱了?你怎么还不明白,如果我沒有绝对的把握,我会愿意跟你比吗?你这个傻子!非要一条胡同走到死吗?!”沈一婷沒有将桌上任何一样战利品拿走,抓起自己的包转身就朝外奔去。

    萧子矜一路跟了出來,直到门口才一把将她抓住,带有一种绝望的眼神,直盯着霓虹灯下被映的光彩夺目却又泛着氤氲的眼睛:“……你真的要走吗?你给我一会时间,一会就好,我把从前的事情都给你解释清楚!既然你都已经离婚了,那为什么不能再回头?你一个人还能去哪?”

    沈一婷看着他的样子,终于苦笑着叹了口气,觉得原本上火的感觉也消退了不少,无奈的摇摇头,他还是如从前一样固执,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个性:“再回头?如果人人都能简单的说回头就回头,世上有一半以上的问題就都能解决了,何况不论是你还是我,早已经都累了……即使我离婚了,你以为我就能轻易的放下原來的包袱吗?”她看到胜男站在电玩世界的出口,远远朝这边望着,才终于慢慢的抽了手,“那个小姑娘不错,最起码对你真诚,真的,不象我,总是在骗你……”

    萧子矜听到这里,郁闷的直解释说:“她不是我女朋友!是我一哥儿们的表妹!”

    沈一婷频频点头,想安抚他躁动的心情:“我知道,我了解了,子矜,其实你条件挺好的,人也很不错,除了有时候容易犯混,从前我总骂你,现在想想,其实一直在我心里,你的印象都很深,深的连我自己都沒预料到……包括从前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我想从前的事,也别解释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多提无益。沉溺于从前,对现在的生活总有影响,你是这样,我同样也是这样,只是我付出的代价比你惨痛的多……”

    萧子矜愣愣看着她,在他的印象里,沈一婷几乎沒叫过他“子矜”,从始至终都是连名带姓一起叫,可现在的情形,让他完全摸不透了。

    那天沈一婷记得他俩一直站在电玩世界的门口,说了很久的话,萧子矜一直握紧她的手,她觉得那宽大的手掌暖暖的,还象从前一样,只是出了很多手汗,微微的在颤抖,他在紧张,仿佛是怕她从此会飞离他的视线。

    回到家里,她觉得脚软软的,几乎毫无力气,倚着门后慢慢的滑坐在地上,疲惫的将手指顺着发线插进去,沒有开灯,就这样靠在黑暗的角落……窗口半明半昧的星光斜照进來,在地上映出一块银色的亮块,幽深而寂寞,屋子里静的吓人……

    其实她知道自己一时半刻也走不了,跟博华教育签的合同还有好几个月才到期,她得硬着头皮将这几个月做完。重重的叹了口气,才觉得今天的心情异常复杂,看到萧子矜身边的那个女孩时,她竟然有种窝心赌气的感觉,自己一个奔三的女人,和一个十**岁未经世事的小女孩,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而且萧子矜也早就不再是她男朋友了,可她竟然和当年看到那个学舞蹈的学妹时感觉有说不出的相似,只是当时气愤更多,现在却全是莫名其妙的无奈和一丝失落。也就是那一刻,她做了一个决定,尽早的远离萧子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