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从早晨开始就阴沉沉的,天空象盖了一口大黑锅,闷闷的空气中带着一丝氤氲,极易引起人的烦躁不安。度假村的位置在城郊,是整个丽港有名的风景区,乘着公交车,沿着公路驶进一片山峦环抱之中,蜿蜒的公路盘旋进一片葱郁的树林,象一条美丽的花尾蛇,因为天气原因,本來葱翠的颜色泛起水湿的墨绿。

    沈一婷低头看着时间,心里隐隐的担心,约好的时间是晚上六点半,可去度假村的公交车最晚一班是九点半,如果这个尹浩然是个会磨时间的主,到时候连回家的车都要耽误了,只有坐计程车,这样一來花费肯定不扉,看來这一趟出來,不管谈成谈不成,都要耗费许多资金。

    车到达了终点站的时候,她慢慢走下车,看着正对面不远处的度假村主楼,设计的别具一格,象一只巨大而洁白的鸽子,和山色的青翠柔和着,浑然一体。前厅接待的服务员听到沈一婷亮明身份以后,热情的指引她朝后楼的花园区去。

    跟在穿着红色缎面旗袍的服务员身后,她不住的朝周围张望,穿过一条古朴的回廊,旁边还有用假山和青竹堆砌的园林风景。越往前走越能听到清晰的水声,似乎还有男女嬉戏的声音。直到进了一条两旁都是日式拉门的走道,她忽然觉得紧张起來,指间陡然升起一种凉意。因为从两旁的房间里,可以明显的感到这是一片纵情声色的海洋,过道上的牌子上写着“沐浴区”三个字。她顿时闪现出一个胆寒的想法,也许这个尹浩然是个好色之徒,不然怎么会约在这种地方?她停住犹豫了一下,沒料到服务员也停了下來,将旁边一间拉门打开,做了个“请”的姿势。房间里光线柔和,却很静谧,似乎不象旁边的几个房间那样纸醉灯迷,她低头看到自己的指甲还算长,包里还有一把随身携带的裁纸刀,这才硬着头皮进了门,将脚上的高跟凉鞋脱去,慢慢踏上干净的地毯。

    身后的门被关上了,她朝房间里四下张望,这是一间干净豪华的浴室,各种洗浴用品齐全,房间里飘着桂花清新剂的香味。直到目光定格穿着一件淡蓝色浴袍的男人身上,他背对着她坐在一张木椅上,手里拿着一张报纸,似乎已经來了很久,悠闲中带着一种疲惫。

    沈一婷一眼就认出是萧子矜,本來紧绷的神经迅速松懈下來,长出了一口气:“你什么时候改的名换的姓?”

    “这个名字被你骂了这么多年,我哪舍得改?”

    “……我是來谈赞助的。”

    “我是负责跟你接洽的。”

    “不是尹浩然吗?”

    “他委托我。”

    沈一婷知道萧子矜喜欢诡辩,不再跟他争执,转而撇开话題:“为什么约这里?”

    “气氛好。”他已经转过身站起來,和她面对面。浴袍的领口处露出光洁的皮肤,头发还是半湿,一笑起來依旧象从前一样灿烂。

    “你不是來跟我谈生意的。”

    “我是來跟你说清楚的。”

    “沒什么好说的……”沈一婷觉得话只说了一半,萧子矜已经走近,她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两步,鞋跟已经快顶到墙角。

    萧子矜抬起手來,直接绕过她的脑后,将房间里灯的总开关按了下去,瞬间灯火通明的房间一片黑暗。沈一婷当时就急了,眼睛一时间无法适应,伸手朝前摸索着,慌乱的抬高声音:“你关灯干什么?!”

    她转过身想重新打开灯,可开关处被萧子矜笼罩在掌心,她急着去扳他的手,却如何也掰不动。

    “你还是怕黑。”

    沈一婷愣了一下,用更大的力气去扳。

    “你还记得你当初是怎么答应跟我同居的吗?”萧子矜提到从前,象一根针一样刺到沈一婷的心口,手上的动作瞬间停住了,可脑中却混杂一片。

    她觉得自己也许当初真的是一时头脑发热。和蒋忠诚恋爱的几年,他并不是沒对沈一婷提出过那方面的要求,但凡恋爱中的男人,沒有不想和女朋友发生那种关系的。只是从前蒋忠诚的生活较为拮据,每月生活费平均划到只有一两百块,吃饭尚且紧张,想拿出闲余的钱出去开房实在困难。再加上两人那时候几乎都是老师和同学标榜的“学术性人才”,在学习上花掉了大半时间,真正的谈情说爱,有时候就象一种点缀。

    这和萧子矜的风格完全相悖,沈一婷觉得自从和他在一起以后,几乎沒能再潜下心來像从前一样认真学习过,他会用各种意想不到的花样将她的生活填的满满的。那时候她抱怨的捏着他的鼻子说:“和你在一起,把什么都荒废了。”可心里却莫名的甜滋滋的,贪婪的倚在他怀里。

    也就是那个时候,萧子矜正式的提出想和她住在一起。开始的时候,沈一婷是坚决不同意的,因为这不仅和他二十几年來所受的思想教育和熏陶背道而驰,更重要的是,自己的父母从來就不知道还有萧子矜这号人存在,这样贸然答应他这种要求,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后來萧子矜多说了几次,两人还差点闹翻了脸。

    直到有一天,萧子矜把她约到那间小阁楼去,当时天色已经不早,她一个人过去,踩着木制的楼梯,看着这所旧房子,幽静而带着市井的韵味,上到二楼的时候,恍然间楼道里所有的灯都灭了,瞬间一片漆黑,陌生的地方似乎还带着一种恐惧,楼下的窗子“轰”的一声被风吹闭上,猝不及防的让她原本就是怕黑的人,吓的扯开嗓子叫了起來。直到萧子矜在黑暗里抱紧她,她才明白灯是他关的,气的直窝在他怀里捶他打他,发狠一样咬他的肩膀。

    他一边安抚她,一边将她按到墙上,低头去吻她。她左躲右闪,他的唇却紧追不放,直到吻的她无处可躲,羞耻和迷乱漾开來,渐渐深陷下去,开始回应他……停下來的时候,两人都象是潜水运动员缺了氧,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忽然间,沈一婷觉得脚下一轻,萧子矜已经将她横抱起,上了第三层,他一脚将虚掩的房门踢开,用胳膊肘将墙壁上的灯开关全部打开,房间里顿时通透明亮。

    沈一婷这才看清,这间小小的屋子里已经收拾的干净又温馨,小小的彩色沙发,小小的透明茶几,小小的书桌和书架,一切都是小小的,惟独卧室中间放着一张大大的床。看到这场面,她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红的堪比国旗,可心里还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这是咱们的小家,再过大半年我就毕业了,到时候你嫁给我吧,我们会有个大家,以后家里永远都亮着灯,都有我陪着……”沈一婷记得萧子矜跟她说了很多,她搂着他的脖子,心里一寸一寸的被软化,直到他最后再一次提出让她别走了,她终于沒再拒绝。

    以至于她后來想想,觉得男人在恋爱的时候,总是嘴上象抹了蜜一般,象是后來听到别人说的一句话,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这张破嘴。

    可那个时候,她还是相信了。

    “其实那个时候,蒋忠诚來找过我几次。”萧子矜重新开口,将沈一婷的思绪拉了回來,手依然撑在她的身体旁边,“我知道蒋书呆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他是想先捞到出国名额,再想办法说服你回到他身边。可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我要让他知道,你已经彻彻底底属于我了。”

    沈一婷很早就知道蒋忠诚的想法,也略略明白萧子矜的意思,所以从前,她什么也沒说:“他也來找过我,可是那个时候,我真的从沒想过要再回到他身边,……也从沒想过要离开你……”

    萧子矜怔住了,低头看着沈一婷,从窗帘后透出的一抹微亮照的她眼中闪过一种他曾经熟悉的神情:“那时候……”

    “那时候你只知道发疯!即使蒋忠诚当初做人不够厚道,可你也威逼利诱在前吧?后來他也不过是來纠缠了几回,并沒做什么更出格的事,而你找了一堆小流氓去打他,去逼他退学!让他走投无路!如果退学的人是你,我相信你现在仍然能混的人模人样的,可是他不一样!他什么背景也沒有,他还背负着他母亲的希望!你就那样糟蹋他!你知道你有多可恨!”沈一婷觉得当初的气愤都快被逼出來了,“但是萧子矜,你知道你最可恨的地方是什么吗?是你当初跟我分手后沒几天,就搂着学舞蹈的学妹在学校里到处晃!我当时真想上去踹你两脚,再扇那小女孩两巴掌!……可我后來觉得自己真可笑,因为你那样已经彻底向我宣告,你不要我了……我那时候哭了多少回,我自己都记不清了,我只知道从來沒有哪个男人让我这么伤心过,从前蒋忠诚沒有,后來宋宁远也沒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