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子矜两手撑着墙壁,将沈一婷半抱在怀里,盯着她气愤又痛心的眼睛,窗外透过的光亮,洒下一种皎洁又朦胧的色彩,一切都是黑的,除了眼里映出的一抹星辉。对视了良久,他忽然自失的笑了起來:“为什么每次你都认定坏事是我做的?难道你觉得自己放不下的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沈一婷沉默了片刻,终于重重的点了点头:“沒错,我是觉得让我牵肠挂肚的就是一个混蛋。我当初答应你姐姐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想的并不多,我以为自己还能全身而退……不过事实证明,我等于是把自己卖了,而且愚蠢的不想回头。”

    “你爱我!”

    “……这是我一直以來觉得自己最可恨的地方!”

    “……为什么你不相信我?!”萧子矜扳着她的肩膀,略抬高声音。

    “我已经相信你很多回了!”沈一婷不甘示弱的将他的声音压下去,“你从前跟我说的每句话我都相信了!你说爱我,想跟我在一起,说以后谁也不离开谁,还说毕业后要跟我结婚……这些我都信了,我以为你就是我将來的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可你都做了什么混帐事?!”

    “我所做的所有事中,唯一觉得后悔的就是当初不该放手!”萧子矜大声冲她喊,“一婷,你当时真应该來踹我两脚,那样的话,我才能明白其实你也是在乎我的!”

    他想起那年和沈一婷吵架后的第四天,正赶上春节的当口,街上一片热闹非凡,下了几天的雪总算放晴,可萧子矜却觉得那是有生以來过的最艰难的一个春节。他憋了四天沒和沈一婷联系,看着黑色的手机屏幕,从前那几乎每天都会有她的电话和短信,可现在已经四天了,与她割断了联系,他忽然觉得度日如年。翻看着前些天的短信,一条条的读下去,原來觉得平淡的就如同空气般的东西,其实却是深埋心底,一刻也缺不得。按动着手机按键:

    “懒猪,感冒了记得按时吃药。”

    “这些天你嗓子不好,不准你抽烟,否则罚你回來跪搓衣板!”

    “我晚上等你回家吃饭,新学了一道好菜,回來烧给你尝尝。”

    “又快到春节了,懒猪,我们又老了一岁……”

    他拿着手机,觉得手在不停颤抖,心里象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翻滚,这些往常的短信,字字句句看來都透着温馨。他“腾”的从床上坐起來,抓起外套就出了门。他那时候想,沈一婷一定是爱他的,他绝不能放手……

    他几乎是跑着出家门,空气中冰封凝结着呼吸,呼出的口气冒着白烟,脚下的雪咯吱咯吱的响,心里满载着迫不及待。他已经想好了,倘若见到她,就直接将她搂住,再也不放开。

    那天隔着马路,他远远的看到了沈一婷,出乎意料的,他看到她的旁边站着蒋忠诚,两人并排朝前走着,似乎在谈论着什么。直到最后,蒋忠诚笑着将自己的帽子摘下來,轻轻的戴在沈一婷头上,动作带着一种宠溺和愉悦。她似乎惊了一下,拿下头上的帽子,片刻又点了点头,仰起脸來对他笑了起來。萧子矜只觉得瞬间血脉膨胀,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邪火,握紧拳头,青筋顺着指间延伸到肘臂,继而是额侧……

    第二天,当他把蒋忠诚堵在巷子里的时候,一共叫了五六个人。他看到蒋忠诚慌了起來,眼里闪过一种惧怕的神情:“萧子矜!你找这么多人來,算什么男人?!”

    萧子矜盯着他,片刻后讥讽的笑了出來:“看來你想跟我单挑。”

    蒋忠诚不是傻子,也知道自己定然打不过他,何况他已然是人多势众。萧子矜从前也找过蒋忠诚的麻烦,可并沒有明着开打,这一次,他闭着眼睛也想到是因为沈一婷的问題。可眼下他并不想和萧子矜正面冲突起來,因为只要再过十天,他就可以顺利出国了。

    本想蒙混拖延,可周旋了半天,他发现萧子矜是真的准备來找麻烦,明白这次挨打是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但他绝不会让萧子矜心里舒服,因为这是他唯一还击的武器。

    “萧子矜,说实话,我觉得你很可怜,很愚蠢!你自己掰掰手指头算算,我跟一婷恋爱四年,你跟她凑合到一起才多久?满打满算也才大半年!从时间上你就输了!”蒋忠诚不屑的眼神,象两把刀子一般直刺萧子矜的胸口,“一婷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恐怕你根本不清楚,她从前喜欢的明星都是儒雅型的,足以见得她的审美标准是什么,而你觉得自己符合吗?如果你穷的一文不名,对她來说毫无帮助的话,你认为她会跟你在一起吗?女人都是实际的,让一个女人跟你在一起不难,让她爱上你才是难上加难!你不过是捡了我的残羹剩炙而已,你有什么可拽的资本……”

    萧子矜再也听不下去,一拳封在他脸上,气的提起他的羽绒服领子,将他猛按到冰冷的墙壁上。蒋忠诚的脸已经扭曲了,可还是倔强的继续朝下说:“萧子矜,你沒本事跟我抢女朋友!即使我双手奉送给你,你也吃不到肚子里!”

    “你他妈找死!”萧子矜那时候觉得潜藏在心里的委屈和火气全都被蒋忠诚的话激起來了,攥紧拳头狠命的打过去。

    他那时气急了,觉得原來自己真是个被人耍弄的傻子,活在别人布置好的假象里,却还开心的象个上窜下跳的猴子。这种认知让他浑身都燃烧起來,被气愤和痛恨的火苗烧的皮焦肉烂。拳脚丝毫沒有留情,一下比一下更狠……完全沒顾及蒋忠诚忍受不住的惨叫。也就是这个时候,他看到了在站在巷子的另一端,一脸震惊和痛心的沈一婷……

    “我那时候是打了蒋书呆,而且如果换做是现在,我仍然会去打他!可是他后來为什么会退学,会吸毒,如果你都归结为我做的,那我也无话可说,包括后來你和宋宁远发生的事。”萧子矜回过神來继续说着,房间里依旧黑暗,可他仍能分辨着沈一婷的表情。

    “为什么当初你不反驳?不解释?!”沈一婷抬头看着他,努力的想追问。

    “反正我在你心里早已经罪名累累,多一条少一条,也早就不是重点了……”

    “胡说!”沈一婷猛然打断他,瞪着眼睛看着他,“萧子矜,我当初就是讨厌你这种态度!因为你完全不明白,我从一开始就愿意相信你!只要你说一个‘不’字!可你当初给了我一个什么答案?你说‘是我做的又怎样?’。你知道我有多痛恨你这句话!你让我觉得我在爱一个流氓,一个无赖,一个混蛋!你带给我多大的耻辱感你知道吗?!”

    萧子矜慌乱的看着她,头上象被人猛敲了一棍,他完全沒想到会是这样,看着沈一婷掰开他的手,转身要出门。他丝毫沒犹豫,上前从后面搂住她,扳过她的肩膀,恍然间有种彻悟,懊恼又悔恨,张开嘴却只剩语无伦次:“我……”

    沈一婷再次死命挣开他,快步朝门外走,身后萧子矜忽然叫住她:“我错了!”

    她停了下來,但沒有回头,心里象有什么东西在翻腾,紧捏的指间微微的颤抖。

    “我错了……真的错了,我,我以为你从來都不信我……我以为我在你心里从來只是烂人一个……”

    “沒错,你就是烂人!是我当初脑抽风,跟一个烂人同居,给他打毛衣,还想嫁给他,跟他有孩子!”沈一婷回过头朝已经木在一边的萧子矜吼着,狠狠的将积聚了几年的话都砸到他头上。

    萧子矜沒再停留,一个箭步上前就把沈一婷搂过來,一手圈住她的腰,一手环住她纤削的后背。她使劲的掐他打他推他。

    “你每次都用这一招!我讨厌你!你滚,滚!”沈一婷发狠的想推开他,恶狠狠的语调猛然被他的唇封住。他吻的很急,双臂箍在她背上,紧紧的,仿佛怕她逃掉。她又急又气,顺势咬他的唇肉,她能感觉到他吃痛的从鼻腔里哼了一声,眉头间凝结起來,却仍然丝毫不退缩/

    推搡间,脚下的地毯被打起褶皱來,略一发力,脚边牵绊着沒能站稳,天旋地转中两人同时倒在地上,刚刚的拉扯让萧子矜的浴袍已经滑落大半,露出结实的胸肌和光洁的脊背。沈一婷的外套已经凌乱不整,头上的发卡松散开來,里面的吊带和抹胸若隐若现。

    身体交叠在一起,姿势已然暧昧非常。沈一婷尴尬的想推开他,萧子矜忙按住她的胳膊,犹豫着张口想说些什么。房门边“轰”的一声响,直把两人都吓蒙了。门被撞开了,黑暗中亮起几道手电筒的光线,直朝这边扫射过來。不过两秒钟,将室内所有的灯都打开了。

    强烈的光线和门口站着的一堆人,将两人的尴尬和羞耻提高了数十倍。两人仓皇的起來,萧子矜直接将沈一婷搂在怀里。

    “我们是分局的!你们涉嫌卖淫嫖娼,请跟我们走一趟!”站在最前面的穿制服的男人亮出了证件,冲着他们说。门口已经有许多男女的吵闹声,刚才由于他们也在吵架,一直沒注意到外面,看來度假村正在被集体排查,门口衣衫不整的男女,正是刚刚被抓出來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