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一婷忙整好衣服,听到穿制服的男人的说辞,原本就郁闷的心情更添一层气愤,当时就抬高声音和他吵了起來:“你说谁是鸡呢?!有你们这么执法的吗?!”

    “我们公事公办!沒必要你來教!”穿制服的男人冷冷的把话顶了回去。

    “我们这是正常交往!”萧子矜搂着她朝自己身边带了带,转而跟警察说。

    “被抓到都这么说!”穿制服的男人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一句话将他俩堵的无言以对。

    “他是我男朋友!”沈一婷一把牵住萧子矜的手,拉着他就要朝外走。萧子矜回应的握紧她,转回头想拿自己的东西。

    旁边一个男人从包里拿出一叠单子,不耐烦的指着沈一婷和萧子矜:“别跟他们废话了,干脆开罚单!”

    “凭什么啊!我们又沒犯法!”

    “不交罚款就跟我们到局里去!”

    “你这是典型的敲诈诽谤!”

    “老吴!把这女的拷上!防碍执行公务我们有权将她逮捕拘留!”

    萧子矜挡在前面护着沈一婷,不让警察靠近她,瞪了那男人一眼,转而问:“罚多少?”

    “两千!”

    沈一婷气的手都在颤,拉着萧子矜的胳膊跟他说:“别给!咱们就跟着到公安局去!我们什么都沒做,凭什么被他们这么说!”

    “交了钱我们就可以走了?”萧子矜仿佛沒听到沈一婷的话,继续和警察交涉。

    “对,开了单子交了钱,你们就可以走了。”

    “好,那快点吧,别耽误我们的时间!”萧子矜冷冷的对那警察说。沈一婷听了他的话几乎气结,转身丢下他就朝外走。

    出了度假村的门,已经快到午夜,外面雨停了,可空气依然是潮湿的,路灯延伸到路的尽头,象两条光亮的长蛇,一路上几乎少有人烟。沈一婷不发一言,一直朝前走,将萧子矜甩在身后。

    他从后面跟上她,牵住她的手,跟她并排。沈一婷猛甩开他。他继续追上來牵着她。她再甩开,他又上來握紧她的手。直到把沈一婷逼急了,停下來瞪着他:“别跟着我!别碰我!”

    萧子矜觉得空气中畅快了许多,从内心來说,他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愉悦,跟上她的步伐:“你刚才不是当着这么多的面说我是你男朋友吗?前后才十分钟,你就翻脸不认人了?”

    “废话!我不说你是我男朋友,难道还说你是我的嫖客?!”沈一婷显然对刚才的事情耿耿与怀,那种场面让她觉得少有的尴尬和丢脸。

    萧子矜跟着笑了起來,赶上來揽着她的肩头,侧着脸劝说着:“别理那些人!你就是跟他们走,最后也是罚款,他们就是靠这个捞一把的,你还真跟他们较上劲了?这事都怪尹浩然那小子,我就知道他安排的地方肯定不牢靠,果然如此!”

    “我都被你害死了!”沈一婷抱怨的挣开他的胳膊,眉头拧成一团。

    “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今天晚上已经郑重向你道歉好几回了。”萧子矜贴近她,轻轻的拉着她的衣脚,有种讨好和撒娇,“跟我回家吧……咱们儿子还在家里等着咱们呢!”

    沈一婷这才停了下來,惊诧的看着他,指着他的鼻子:“你别瞎说!什么‘咱们儿子’!”

    “你都忘了?”萧子矜不可置信的盯着她,似乎是不满,“当初在王家村,人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认我当干爹,认你当干妈的!”

    “小虎?!”她这才想起那个虎头虎脑的小孩子,“你把他接到丽港來了?”

    萧子矜点点头:“他父母到城里打工三年了,把他扔在村里不管,他已经到了上学的年纪了,从前是我一直出钱让王大叔照顾他,现在我把他接來了,我在丽港实验中心小学给他报了名,城里的办学条件比乡下好的多,我打算让他跟我生活。他也说想干妈了……所以,我想……咱们俩是不是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

    萧子矜觉得胜男给他的那本宝典还是有效果的,他从“好马怎样才吃回头草”那个篇章里找出一条名曰“旧事重提”的绝招,试了两回,发觉收效不错。又从“如何搞定离婚女人”的篇章里找出一条“适时的激发起她的母性”,这一招让他困惑了好几天,觉得实在无从下手。直到有一天,小虎从王家村的小卖部里打电话给他,说是祝他端午节快乐,脆亮的童声震的他忽然明白过來。接着跟小虎说:“干爹接你到城里來住好不好?”

    当时小虎激动坏了,萧子矜能听到他在电话里就欢呼雀跃的声音。不过萧子矜沒敢告诉小虎,他这个干爹把儿子接來是为了套老婆的……

    小虎坐在萧子矜的床前,睁着大眼睛仔细听着他的交代,圆圆的脑袋,翘翘的鼻梁,两片薄薄的嘴唇,身上的小衣服却很干净时尚。他來的第一天,萧子矜就带着他大逛了一圈,为了贿赂这个小魔鬼,真是下了血本。买了几套衣服,玩具和学习用品,又到超市采购了一堆零食。小虎乐的仰着粉扑扑的小脸,拽着萧子矜的裤子直喊:干爹万岁!

    不过此刻,萧子矜觉得养兵千日,用在一朝的时刻到了。看着小虎认真的听着他的话,懵懂的直点头。恍然间让萧子矜觉得当这个干爹其实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干妈愿不愿意和咱们爷俩一起生活,就看你的表现了!”萧子矜轻轻拍着小虎的肩膀,象是在托付一件重任,“如果顺利让你干妈入住咱们家,以后干爹天天带你吃麦当劳,上回你说的那套模型飞机,干爹立即带你去买,好不好?”

    “好!”小虎几乎沒犹豫,高声答应下來,可片刻间又迷糊起來,“可是干妈原來不就是跟干爹在一起住的吗,为什么现在不了?”

    萧子矜听到这话,脸色有些黯然,可很快又提起精神來:“干爹惹干妈生气了,所以干妈不理干爹了。干爹很难过,所以请小虎你來帮忙啊。”

    “但是干爹的办法是骗人,老师说,好孩子是从不骗人的!”小虎嘟着嘴望着他,似乎显露出一种委屈。

    萧子矜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急噪的看着他的小脸,伸手轻捏了一把:“听干爹的,那不叫骗,那叫善意的借口!嗨,你也听不懂,反正你就按我说的跟干妈说是行了,装的象一点。”

    他拿起床头电话的听筒,播了沈一婷的手机,接着递到小虎手里,按着话筒最后又交代了一句,“干爹教你的词别忘了啊。”

    小虎胖胖的小手拿着电话,眼里一派纯真懵懂,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声响。

    过了好半天,沈一婷才接了起來,电话里带着强烈的哭腔的童声,差点将她吓呆了。

    “干妈……是你吗?”

    “小虎吗?”

    “嗯……干妈,我想你了……”

    “小虎,你怎么哭了?”沈一婷听到情势不对,电话里的小虎象个迷路的小孩,呜呜的哭声如受伤的小猫,心里猛沉了一下,赶紧关切的询问起來,这些天來她已经见过小虎好几次,可始终沒搭理萧子矜,将小虎带出來玩也是天黑前就送他回去。和萧子矜碰面的时候也只是三言两语就结束。两人象是离婚的夫妻探视孩子一般,可今天她搞不清楚到底怎么了。

    “干妈……我已经吃了三天泡面了……”小虎委屈的小声跟沈一婷说。

    “为什么?!你干爹不给你做饭?”

    “干爹他三天都沒吃饭了……”

    “他在搞什么?!”沈一婷正走在路上,听到这话才忽然停下脚步,眉头拧在一起,“他想绝食吗?!”

    小虎询问的看向萧子矜,他一边憋着笑一边用眼神鼓励着小虎继续按他的思路往下说。

    “干爹他病了……病的起不來床了……”

    “不可能,你干爹别的都不好,就是身体好!我上星期才见过他,他那时候还生龙活虎,这才几天,他就病的起不來床了?”沈一婷想到这估计又是萧子矜的伎俩,当即就否定了。

    “真的,干妈。干爹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沒有了……”

    “他到底得的什么病?”

    “……我也不知道,干妈,您來看看他吧……今天家里连泡面也沒有了……”小虎似乎越说越伤心,“估计我今天晚饭就沒东西吃了……”

    沈一婷原本不肯相信,可小虎在电话里声泪俱下,说的象个无家可归的孤儿。她站在原地徘徊着,禁不住小虎的哀求,最后交代了一句:“在家等着干妈。”就匆匆挂了电话。路过超市的时候又赶忙进去买了一些菜和熟食。

    进了萧子矜独居的房子时,果然是小虎來给她开了门。映入眼帘的客厅里一片凌乱不堪,沙发上扔的到处是脏衣服和脏袜子,茶几上是横气竖八的烟头和沒來及扔的泡面盒子,地板上的黑色脚印沒人擦,冰箱的门也半敞着,窗帘拉了一半。整个房间乱的象被人打劫过一样。

    沈一婷放下手里的东西就跟着小虎进了萧子矜的卧室。幽暗的房间里,被子被半卷到身上,有一半还是拖在地上,床头摆了几瓶药和两个茶杯。他赤着上身背对沈一婷躺着,乍看起來果然象个重病号。

    沈一婷坐在床边,伸手摸到他的额头上试了试温度。萧子矜慢慢转过身,躺着仰望她:“你來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