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一婷将小虎送回萧子矜的家,交给楼下的大爷照看,转而又在街上买了一些夜宵带上,匆匆朝医院赶。萧子矜的腰只是轻伤,可医生建议住两天院观察观察。他似乎也挺乐意,光着背爬在床上,侧着脸看着沈一婷的时候,那眼神有一瞬间让她觉得仿佛又回到从前。

    拿着他的一些日常用品來到医院,迎面看见了蒋忠诚的母亲,只有一个人,行色匆匆的拿了一些药朝外走。几乎沒注意到周围的人。

    沈一婷等她走近了,连忙礼貌的招呼了一声:“蒋阿姨!”

    蒋母似乎惊了一下,连忙用手拍了拍胸口,看到是沈一婷,才终于和蔼的笑了起來:“原來是一婷啊……你怎么到医院來了?”

    “哦,我來看一个朋友。阿姨,您怎么也來医院了?您病了?”

    蒋母犹豫了一下,连忙笑着摇摇头:“一点头疼脑热,人年纪大了,毛病就是多,沒什么的。”

    沈一婷点了点头,看了看她的旁边,又有点疑问:“噢,那忠诚沒有陪您來吗?要不要我陪您一会啊?”

    “不用了,你忙你的。最近忠诚很忙,事业刚有点起色,天天都忙到深夜,有时候连饭都來不及吃,我这点小事不用告诉他了。他现在走上了正途,我也就放心了。”蒋母露出一种宽慰的神色,弯着眉毛,脸上漾开了笑容。

    沈一婷也跟着点头,只是在最后两人分别的时候,蒋母忽然叫住她,欲言又止。

    “要是你看到忠诚了,别跟他提我來医院的事……”蒋母停了停,接着又轻松的解释道,“他快当老板了,我这点小事,不该让他分心。”

    沈一婷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可又什么也说不上,站在原地,机械的答应了一声,僵硬的目送蒋母出了大厅。心里忽然沉沉的,思索了片刻,慢慢挪着步子朝住院部走。

    在第九层的走廊上,她就清晰的听到萧子矜的惨叫声,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吓的她赶忙加快几步走到他病房的门口,听到尹浩然也在里面。

    “嗷~~~~~你小子的手是熊掌啊!擦个药下手都这么重!疼死了!”萧子矜呲牙咧嘴的骂着,叫的一声比一声响。

    接着是尹浩然的声音传出,带着几分抱怨和调侃:“刚把你送來的时候你不还沒事吗?我看你当时还挺潇洒的,你不是自己说能扛的住吗?怎么现在嚎的跟杀猪似的?”

    “废话!那时候不是她在这里吗!我咬着牙也得挺着啊!跟你小子我还装个屁啊!”

    “死要面子活受罪!说的就是你!”

    “你滚远点!去去去……”

    “不让我给你擦药了?”

    “把你的猪手拿开!”

    “滚你丫的!好心当成驴肝肺……”

    沈一婷在门口踟躇了片刻,觉得又好笑又好气,手里捏着装着夜宵的袋子,眼见护士小姐迎面走了过來,知道不能继续站在门口,赶忙大声咳嗽了一声,示意屋里的人自己到了。

    病房里立刻停止了吵闹,她轻轻的将病房的门推开。淡蓝色的窗帘,白色地砖铺成的地板,白色的被子和床铺,干净而整洁,设备齐全而现代化。萧子矜依旧爬在床上,保持着姿势。尹浩然却面带笑容的上來跟沈一婷打招呼,还略带调侃的语气:“沈小姐终于來了,不然病房都快成屠宰场了……”

    萧子矜用眼睛斜了他一眼,悻悻的说:“你怎么还不回家!再不回去你又该跪搓衣板了……”

    沈一婷早在一边笑的前仰后合。看尹浩然虎着脸瞪了萧子矜一眼,不满的辩解着:“你以为我跟你在家里地位一样啊!我好心來慰问你这伤员,你还嫌我当了电灯泡!”

    尹浩然上去用手按住萧子矜的脖子作势要打他,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铃声大作。连屏幕也沒看,尹浩然赶忙抓起自己的衣服就要出门。

    “你家女人查勤來了,赶紧走!赶紧走!”萧子矜听到救星的声音,赶忙歪着脖子催促着。

    尹浩然走到门口,又探回了头朝病房张望了一眼,戏噱的撂下一句:“过两天兄弟我再來看你,你得抓点紧好~~~~”他将“好”字特别强调,似乎暗示什么,余光瞄了瞄沈一婷。在萧子矜沒有把床头的枕头砸过來之前赶忙消失在门后。

    沈一婷笑过以后,发现整个病房里只剩下她和萧子矜。在单独面对他的时候,或多或少的,心里总还有那么一丝尴尬。房间里一片静谧,灯管耀出的白色亮光让房间里显得很温馨。

    萧子矜舔了舔嘴唇,看着还站在一边的沈一婷,小心的开口说:“能帮我倒杯水吗?”

    沈一婷楞了一下,忙走过去用玻璃杯倒了大半杯水,从抽屉里拿出一跟吸管插在里面,配合着他爬着的姿势,将吸管送到他嘴边,看到他张开嘴,象只小狗啃食一般贪婪急切的模样,喝了几口,竟然呛住了,猛咳了几口。沈一婷不禁觉得好笑,伸手帮他拍着后背:“你怎么象小孩似的,又沒人跟你抢,这么着急干什么?”

    她还想继续说下去,右手却猛然被他抓住了,宽大的手掌,修长的指节,迅速滑到她的手心里,牢牢握住,似乎早已在伺机等待这个时刻。

    沈一婷怔住了,下意识的想抽手,他却抓的更牢:“我想跟你谈谈。”

    “先放开我的手,我坐在对面跟你谈。”

    “我不放,你就坐在这听我说。”

    沈一婷别了半天也沒能扭过他,泄气的坐在床边,任他这样握着。他的手掌从來都是热的,即使是再冷的冬天,从前天冷的时候,她喜欢把冻的冰凉的手伸进他的手套里,十指相扣的握紧在一起,让他帮忙取暖。他冬天的羽绒服里只穿一件薄薄的毛衣,整个身体依旧是暖的。而沈一婷裹的象个绒球,却还是经常冷的直哆嗦。她觉得他是个火力旺盛的人,那种暖暖的感觉,让她曾经特别贪恋他的手掌和怀抱。

    “你想说什么?”沈一婷见他沉默着,似乎在酝酿什么,终于开口來打破这种气氛。

    “一婷,小虎是个可怜的孩子。”萧子矜沉沉的开了口,话題却扯到了小虎,“咱们当年从王家村回來不久,他父母就到城里來打工了,好几年都沒再回过王家村,起先小虎跟着他奶奶生活,沒多久他奶奶去世了,他父母就把他扔在王大叔家,王大叔是个计较钱的人,一直不太乐意让小虎住在他们家,何况他自己家还有子女,小虎在那挺委屈的。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出钱供着小虎的生活。现在他该上学了,我就把他接來了,并且我想,就让他一直跟着我生活下去……”

    沈一婷点了点头,他的想法她也是赞同的,虽然知道他平时的生活习惯也不好,可毕竟还是有不错的经济条件,况且城里的学校资源要比乡下好许多:“其实你有时候和小虎在一起,就象是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只不过你认识到自己在当爹的时候,就开始象个男人了。”

    萧子矜忽然笑了,带着一丝羞怯,侧过头看着她的脸,继续跟她说:“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小虎吗?……因为看到他,我就想到曾经的自己……我五岁的时候,爸妈就出国了,把我扔在我爷爷家,虽然我爷爷一直不喜欢我,可头一年奶奶,姐姐都陪着我,几个叔伯也常來看我,那时候我并沒觉得离开父母会怎么难过。从第二年开始,我奶奶去世了,姐姐去了外地读书,几个叔伯也相继开始做生意,那时候家里逐渐空了,似乎大人们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我每天最常见到的就是我爷爷,可他经常冷着面孔。他对我很严厉,教育方式也特别强硬,如果做错事,他就喜欢把我关在东南角的房间里,那间屋子全都放着杂物,经常有老鼠出沒。起先我很害怕,可时间久了,次数多了,我甚至能坐在里面和老鼠聊起天來。”

    沈一婷无意间已经感觉到和他相握的那只手似乎力道加大了,他似乎不安的想找个依靠,连胳膊也不自觉的朝她贴近了。

    “从小到大,我和我爸妈相处时间非常短,有很多时候,我几乎都想不起來他们的样子,虽然他们每到我过生日都会寄來礼物,可那些东西对一个小孩來说太空了。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有一次踢球把腿摔成了骨折,住院了一段时间,我看到临床有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男孩,也是这种情况,可他有父母围在身边,陪他聊天说笑话,买了糖水罐头喂给他吃。他们一家人总是其乐融融的,我那时候觉得他真幸福……”

    “而我爷爷只來看过我一次,接着是我伯母和婶婶过來看过我两次,平时的时间里,几乎都是保姆过來给我送饭。有一天我看到那小男孩似乎很喜欢我这里的进口原装零食,于是我就拿起一包里递到他床边送给他,他似乎很高兴,回送了我一个他妈妈刚削好的大苹果……当时我挺激动的,我觉得那苹果要比我的进口零食珍贵的多……”

    沈一婷安静而认真的听他说着。他的声音透着一种落寞和低沉,到最后终于沉默了,静静的爬在床上,用一只胳膊枕着头,眼睛睁的圆圆的。她有些心疼他这个样子,轻轻抬手抚了抚他的头发,象在帮一只小狗梳理凌乱的毛。

    萧子矜撑着身子翻过來仰面躺着,沈一婷怕他再扭到,连忙帮他调整姿势,手触到他光滑的裸背,竟然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你别乱动,医生让你好好歇着,你想说什么我听的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