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星期五下班的时候,沈一婷出了公司的大门,就远远的看到了萧子矜的车停在路边。她赶忙快走了两步钻进车里,看到他今天极为休闲的一身打扮,深蓝色的t恤,领口开的很大,下面是一条牛仔裤,脚上穿着运动鞋,头发也梳的极为清爽,嘴角上是掩饰不住笑意。这些让沈一婷迷糊了,今天的萧子矜给人感觉更象要去旅游。直到他探过头來朝她脸颊轻吻了一下,那动作让她立即想到香港警匪片里,某重大犯罪嫌疑人出來秘密会情人的场面。

    “你今天撞什么邪了?”沈一婷终于不解的发问。

    “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萧子矜忽然提醒道,脸颊凹出一个酒窝,笑容丝毫未减。

    沈一婷思索了半天也沒想出,令她惊讶的是,平时对于这些节日和纪念日等等,自己记的比他清楚的多,今天竟然抡到他來提醒她,简直不可思议。

    “……什么日子?”在脑中集中搜索无果的情况下,她只好傻傻的开口问他。

    见他面露一抹坏坏的笑,摸着下巴盯着自己,沈一婷才意识到他是有预谋的,连忙对刚才的问題感到后悔。

    “五年前的今天,有个女人第一次做我老婆……”萧子矜说到这里,竟然有些害羞和兴奋,脸颊处微微一红,似乎下面还酝酿着什么话。

    沈一婷听到这里却赶忙打断他:“今天是九月十二号?”

    “是啊。”

    “可我清楚的记得当时你把我骗到小搁楼去的那天是十月十二号,前后相差一个月!那这样说來,九月十二号又是哪个女人和你……”沈一婷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瞪着眼睛盯着他,气鼓鼓的伸手要将他拽过來,“好啊,原來你一边骗我跟你在一起,一边还去勾搭别的女人!你老实交代!那女的是谁?!”

    萧子矜原本只是想找个噱头和沈一婷浪漫一回,沒想到有点弄巧成拙的趋势:“哪有什么女人,我说的就是你啊。是十月吗?你记的是公历还是农历?再说你当时给我定的那个‘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标准摆在那,我哪敢有别的心思……”他伸手握住沈一婷,委屈的解释着,感觉她要挣脱的时候,赶忙加大力气箍住她,低头朝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沈一婷伸手朝他脸颊上轻拍了一把,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样子,怎么也下不了重手,睁大眼睛仔细打量着他,眉毛和睫毛浓浓密密的,眼睛的轮廓很深,衬的整个面部五官也显得刚毅许多,只是瞳孔里一片清明澄澈,让人觉得他并不象一个凶恶的人,虽不至于雅痞,但也毫无流气。

    “滑头!”沈一婷皱了皱鼻梁轻声说。

    萧子矜知道沈一婷沒跟他真生气,乐呵呵的搂过她,轻拍着她的后背,将自己的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本來想找个理由跟你过二人世界,沒想到你记忆力这么好……真不愧是当年的背书高手……”

    “你这是为你考试成绩差找理由。”

    “你那叫死记硬背,我这是灵活掌握……”

    “呸!”沈一婷在背后捏了他一把,见他疼的一耸身子,才猛然抱紧他。

    到晚饭时分,萧子矜开车带着沈一婷來到丽港郊区的金沙湖,那里每到夏秋两季的晚上,都会吸引一大批市民和游客來乘凉,白天能看到漂浮在水面的小型游艇和游泳爱好者的身影,晚上沿湖的灯光明亮闪耀,映的岸边蜿蜒和曲线优美。

    将车停到指定位置后,萧子矜拉着她沿湖混入乘凉的人群,晚风吹过泛起阵阵凉意,拂乱了长长顺顺的头发。看着周围成群结队的乘凉者,一片熙攘和乐,坦然生活的人,每天生活也许都很平静,但却很踏实。

    沈一婷见萧子矜自从一下车开始就沒多说过几句话,也大约明白他有心思,平时他很少讷于言辞,久而久之,她摸出了他性情中的规律,但凡他沉默的时候,心里必定在想些什么。

    两人沿湖边慢慢散步,她伸出手去挽住萧子矜的胳膊,半倚着他朝前走:“你有话想跟我说?”

    萧子矜欲言又止,似乎想掩饰,反手抓住她的胳膊,路灯的光亮下,他忐忑的心情逐渐暴露在明处,可他仍然一脸轻松的笑了起來:“有,我想问你,今天晚上咱们是住湖边的游艇上,还是住岸边的帐篷里?你可别指望回去住。”

    “不回去了小虎怎么办?我晚上还要给他削铅笔,辅导他做功课的,这孩子的学习才在起步阶段,不能落下來的,不然很难赶上去。”

    萧子矜吃味般的酸酸的撇撇嘴,似乎相当不满,当即将她的手抓的更紧:“我今天已经把他安排到张大爷家了,他孙女萍萍比小虎大两届,也可以辅导他功课的。我发现你现在关心小虎比关心我多了,每天都是小虎长小虎短。他把你的精力和爱心都占去了,连晚上睡觉都想霸着你,我可不答应啊,今天你一定得陪我。”

    沈一婷笑着捏他的鼻子,恍然发现其实他气呼呼的样子很可爱:“你还跟孩子吃醋啊?”

    萧子矜停下來扳过她的肩膀:“你不是也跟孩子吃醋吗?小虎跟我说,上回你还悄悄的问他,‘是干妈漂亮还是胜男阿姨漂亮?’”他一边说一边还学着她的声音。

    沈一婷听到这里,忽然觉得尴尬又羞赧,象被人窥到了**,脸色立即由白转红,她沒想到小虎把这个也告诉萧子矜,在心里暗骂这小东西实在嘴上不严实。

    那是上个月,胜男一身青春洋溢的打扮來到他们家里做客,事后沈一婷也说不上是什么心理,跑到商场去将原來看中却一直沒舍得买的一条裙子买了回來,穿上后对着镜子看了半天,最后才悄悄的问了小虎这么一句。当初小虎毫不犹豫的回答说是“干妈漂亮”时,沈一婷心中恍然喜滋滋的象乐开了花。可她沒想到这小家伙转过身就把这话告诉了萧子矜,让她的这点小心思**裸的暴露在空气中,窘的不能见人。

    萧子矜见她的样子,呵呵的笑着搂过她轻吻:“胜男也是个小孩子,你不也吃醋了。”

    “那不一样,小虎是小男孩,胜男是大女孩,……更何况,胜男不是喜欢你吗。”沈一婷说到这里,语气也同样酸酸的。

    “噢~~~原來是靠这个区分的,那这么说來你觉得我和宋宁远谁长的更帅?”萧子矜双手扣住她的肩头,既象是在开玩笑,又象是认真的,表情几乎分不出喜怒,他沒在继续说下去,似乎在等她回答。

    沈一婷抬头惊诧的看着他,片刻又甩开他个手,朝他的鼻梁用指间轻刮了一下:“沒正经。”接着转身往前走。

    萧子矜追上來蹭着她的臂弯,似乎不刨根问底誓不罢休:“说说嘛,我真想听。”

    她终于停了下來,歪着头平静的对他说:“所有人都认为宋宁远比你帅……”

    她看到萧子矜表情慢慢变的僵硬和挫败,眸子里闪烁的光芒由耀眼逐渐变为一丝暗淡,停下脚步沒再朝前走,冷着脸似乎相当不乐意。

    沈一婷走了几步回过头來看着他,笑着凝望在一边生闷气的男人,停了数秒,接着走过去惦起脚尖來吻上他的唇,双手勾住他的脖子,认真的看着他想要躲闪的眼睛:“……的情况下,只有我是例外……”

    萧子矜低头看着她,眼里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胳膊使劲收紧,勒得她觉得腰间快断裂了,刚想张口抱怨,他的唇猛的贴上來,急迫的吮咬着,额侧和颈处青筋暴出。弄的她吃痛着想叫出声,唇舌交缠中,连呼吸都开始困难。

    好容易才将他推开的时候,两人都已经憋的满脸通红。萧子矜却沒打算放开她,抓住她的手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摸摸里面是什么。”

    沈一婷红着脸依偎在他胸上,伸手慢慢探进他口袋里:“什么东西?”

    “往里摸摸。”

    “到底是什么?”

    “你再摸摸看。”

    “什么也沒有啊,摸到底了。”

    “怎么可能!”

    “真沒有啊。”

    沈一婷努力抑制住笑意将手伸出來,握拳。她感觉到手心里那个凉凉的小圆环,也明白那到底是什么,但她努力掩藏的很好。看着萧子矜慌乱的在裤子口袋里翻來找去,急的团团转。

    “下车的时候明明还在呢,一定是刚才弄掉了。”他回过头沿着刚才走过的路,低头在路灯下仔细的找起來,着急的抓耳挠腮,兀自抱怨着。

    沈一婷低头看着自己手心里刚刚从他口袋里悄悄拿出的东西,映着路灯的光芒,银色钻戒闪着耀眼的光彩,她觉得手里沉甸甸的,那感觉是从未有过的动容和欣喜。

    “要不就别找了吧。”沈一婷提议。

    “那怎么行!”

    “不用找了。”

    “别的东西可以不找,可今天这东西一定要找到!”萧子矜似乎真的急了,根本不理会,倔强的弯着腰一路往回找去。

    沈一婷站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又好笑又感动,再也不忍心逗他,几步跑上去抱住他,脸贴着他的后背,在他还沒开口前,将手心摊开來。

    她感到他怔了一下,当即听到他彻悟的怪叫起來:“原來你耍我!”

    他急着转过身,她却将他搂的更紧,贴着他的后背直乐:“笨蛋!”

    “狡猾!欺负我这老实人!”萧子矜悻悻的抱怨着,抓住沈一婷的两只手腕防止她缩回去。

    她终究是沒躲,依旧保持着依靠他的姿势:“你今天酝酿一晚上,就为了这个事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