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恩”他沒底气的答应了一声,算是承认。

    “为什么选这个时候?”

    “……过些天不是就要就见你爸妈了吗,我想也许他们不会同意你跟我在一起,说实话,我这几天很忐忑,我知道我这想法可能自私了些,但我真的希望,即使他们反对,你也别离开我好吗?”萧子矜抓住她环在他腰间的胳膊,使她紧贴着自己,“人都是贪婪的,几年前我刚刚喜欢上你,却发现你讨厌我的时候,我所求的目标就是你能认真的对我笑笑。想想那时候动机真的很简单,纯粹到可笑。可后來目标一步步达成,我就发现我想索取更多……”

    “这些日子以來,我下班后总是特别想回家,想到家里有你,有小虎,一家人其乐融融的,那感觉真好,那时候我才觉得自己是个多么富足的人……所以我发现我永远也不想失去现在的一切,我想让你嫁给我……一婷,我一定会努力工作,努力赚钱,给你和小虎更好的生活,再也不让别人说你什么……其实,其实我说这些,只是希望你能再相信我一次……”

    沈一婷静静的听他说,鼻腔里酸意渐浓,可嘴角间的弧度却不断上升,将整张脸贴在他的后背上,吸了吸红红的鼻子,直到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心跳:“猪头,我爱你……”

    半夜时分,金沙湖的游船上灯光点点,窗户半掩下,可以隐约听到外面的水声,船仓内一片静谧温馨,躺在宽大舒适的双人床上,共盖着一条薄薄的毯子,萧子矜觉得怀里暖暖的,低下看着蜷缩在他身边的沈一婷,熟睡的脸庞安静而依赖,雪白的臂弯还搂在他腰间,长长的头发散在枕头上,愈发透着动人。他就这样垂下睫毛看着她,心里甜甜的。

    今天晚上他还是沒忍住,违反了沈一婷给他定下的静休一个月的规矩,将她抱进船仓后直接把她压在床上,不顾她的抗议,一边猛烈的吻住她,一边伸手解她胸上的扣子。

    从她说爱他的时候,他潜藏在心里的**彻底被激发出來了,那种不可遏止的感觉,让他根本无法压抑。他低头一遍遍吻着她身体各处,贪婪而密实,在她胸上辗转來去,撩拨的她血液膨胀,抑制不住发出阵阵轻吟。她本來想阻止他,可他这次似乎少有的急迫和激动,每个动作都透着不可抗拒的力量,让她渐渐的在这种感觉中融化开來,慢慢放开接纳他的深入……

    萧子矜知道自己把她弄的很疲惫,此刻她已经睡熟了,而他精神却出奇的好,也许是在外面过夜的感觉不同,平时在家里,顾及到还有小虎这个小电灯泡在,即使关着门做,也会适当放低声音,怕在孩子面前出糗。现在是在外面,对着一江波光粼粼的湖泊和星光闪烁的夜色。谁也沒再压抑什么,放纵的将胸中淤积的声音随着一**快感释放出來……

    直到最后,他抚着她的头发想抽身的时候,沈一婷却连忙抱住了他,脸颊红红的,声音也沙哑了:“别出來,就这样呆一会吧……我喜欢……”

    萧子矜怔了一下,一种暖暖的感觉漾了上來,回应的抱住她汗湿的身体:“好……”

    一夜过去,早晨的金沙湖,在朝阳的映照在,泛起一层金色的光和朦胧的水气,船停在湖中央,周围是浩瀚的湖水,远远的能看到岸边的地平线,这个城市的高楼大厦隐匿在天的另外一端,远的只剩星星点点,湖上偶尔有船只经过,也多是象他们一样的情侣租下的。

    沈一婷和萧子矜依旧穿着睡衣,淡蓝的棉布料和湖水的颜色映衬着,逐渐融合在一起。光着脚坐在船头,轻轻晃动脚丫,心里透着清凉和愉悦。习惯了城市里的快节奏,此刻惬意的几乎不想回去。

    沈一婷感受着他放在她肩膀的手臂传來的温度,心里象一块打着褶皱的布料被熨帖平整了一般,舒服而闲适。她知道从來沒有哪个男人给过她这样的感觉,哪怕只是静静的坐在一起,只是普通的散步,或者只是平平的几句话,都传达着不一样的含义。原來开心是可以这样简单的……

    星期一的早晨,沈一婷穿上那条新买來的裙子,踩着细跟的凉鞋去上班,连妆也化的稍有些不同,神清气爽了,自然显得有活力许多。无名指上的戒指让她微微感到莫名的害羞。她坐在地铁上,拿出手机來给谢珍晴发短信,想告诉她,自己已经决定嫁给萧子矜了,她想说她这次不想再改变了。

    至到一路走到单位的楼下,才发现楼前已经聚集了一批学生摸样的人,将楼梯口围的水泄不通,人群中还夹杂着扛着摄像机的记者,写字楼上下分为十七层,一进大厅的左边就是博华的办公室总部。

    她努力挤进人群,听见旁边的几个学生正气愤的嚷嚷着“骗钱”,“黑心”一类的字眼,情绪异常激动。沈一婷惊讶的赶忙跟他们打听出了什么事,旁边一个女生,眼睛似乎也红了,抑制不住情绪说:“就是这个‘宏渊教育’!骗了我们大家的钱!到了开课时间,竟然卷钱跑了!我们都是在校大学生,花的都是父母的血汗钱,还有我们自己打零工赚的一些,我们是弱势群体,我们是需要受到保护的!他们这样骗人,良心都被狗吃了!”

    她这样一说,旁边许多学生都跟着附和,摄象机的镜头从门前转移到他们这边來,似乎想把躁动的场面都拍下來。沈一婷当场愣住了,脑袋里嗡的一声响,在反应过來的同时,赶忙拨开人群,朝博华的办公室走去。

    迎面是同事小杨,高兴的将她拉到一边沒人的地方,猛摇了她的肩膀几下,憋着笑伸出两根手指,摆出一个v字型:“沈姐!宏渊这次栽了!他们的办公室都快被学生给砸了,代理人都跑了,就留一个值班的,现在委屈的都要哭了。今天上午这一会,转來咱们这边报名的学生就有一大批,看來这个月咱们的收益将大有转机!”

    沈一婷显然沒有小杨这么乐观,蒋忠诚竟然会卷钱跑了,她觉得不可思议,按理说现在做了一半的代理生意已经相当不易,也几乎是他现阶段成功的唯一出路,现在卷钱跑掉,完全可以构成诈骗罪,等于自毁前途,加上从前的履历复杂,这样一來很可能这辈子也难以翻身。

    她正思绪翻飞,见两个分别拿着话筒和摄像机的记者进了博华的办公室。等她和小杨跟进去的时候,李经理已经开始做好被采访的准备了,他似乎等了很久,兴奋和激动显然是难以抑制的,可仍然表现出一种痛心和严肃的表情。

    “现如今社会上的教育培训机构鱼龙混杂,特别是一些年轻人随意创办和接手的,沒有经验也沒有多年來建立的信誉度,仅凭一些宣传口号和一些假的压題信息,目的是抢人眼球和拉生员,致使广大在校学生受骗上当,对此我很痛心。”说到这里,李经理微微颔首,声音也放低了,似乎是对自己多年经营的行业里出了这样一个败类感到可耻和无奈,直到记者追问哪些培训机构的相对信誉和质量优秀时,他才重新扬起了声音,“我们博华教育就是其中之一,博华教育自创始人陈博华先生创办以來,已经有接近二十年的历史,一批批的博华人本着诚信为本,质量上乘的理念和坚持致力于让学生轻松得高分的宗旨,服务每一位学员……”

    沈一婷和小杨只是站在一边,此刻她才觉得李经理完全可以当个演说家,对着镜头不卑不亢,自然入戏,说的让人信服而神往。

    直到记者走了以后,李经理才收回刚才严谨的表情,对呆在一边的沈一婷和小杨说:“这月要是收益有大进展,除了你们的底薪和提成,另外我再给你们每人封个红包!”

    “耶!这月肥了!”小杨听后欢呼着庆祝。

    可沈一婷却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只是一笑了之。虽说自己和蒋忠诚也早沒有什么瓜葛了,可听说了这件事,仍不免心中感叹。

    下班后沈一婷到学校门口去接小虎,和一堆家长站在栏杆外面,看着操场上正自由活动的孩子们,感觉一股朝气蓬勃的势气正逐渐蔓延。她想起萧子矜跟她说的,等结了婚以后,要争取和她一次弄两个指标,生一对双胞胎,还开玩笑的说,一个叫萧左左,一个叫萧右右。说这样就能赶上《家有儿女》里的三个孩子的标准,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生活在一起。

    当时沈一婷只是笑着说他想的太美。可这会,她觉得若生活真能象《家有儿女》中的融洽和理想,那将会是无比幸福。想着想着,嘴角也慢慢上扬。

    來接孩子的家长越聚越多,几乎挤满了校门口,当沈一婷无意中扫视了周围的时候,恍然穿过人群看到了蒋忠诚的影子,神色匆匆的瞥了一眼,就消失在众多家长的身后。沈一婷怔了一下,疑惑的想伸头搜索他的去向,惦起脚尖的同时,却忽然感到有人从背后抱住了自己。惊讶中差点开口叫起來,才发现竟然是萧子矜。

    回过头去想抱怨一句,他却探过头來轻吻了她一下,窘的她赶紧推开他:“你怎么也來了?这么多人,都是接孩子的,你正经一点,别让人笑话!”

    萧子矜赶忙左手摆出一个遵命的姿势,笑着跟她并排站好,用胳膊搭着她的肩膀:“遵命,老婆大人。”

    沈一婷怪嗔了一句,红着脸将他的胳膊打下去。想起刚刚看到蒋忠诚的事,加上白天听说宏渊代理人卷钱跑了的消息,觉得应该告诉萧子矜一声。可众多学生放学的队伍在这时候出來,打断了她的话茬,两人的目光在孩子中搜寻小虎的身影。

    直到穿着校服的小虎嘴里叫着“干爹,干妈。”高兴的跑向他们,萧子矜赶忙上前将他抱起來,干脆的答应着:“儿子,晚上干爹带你吃牛排,想去吗?”

    小虎雀跃着直拍手,大声答应着说:“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